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二十四章 争斗

正文 第八百二十四章 争斗

    罗帆念头微微一动,抬手虚空一抓,便将隐藏在这水晶宫深处的某一件器物抓取出来。

    这一件器物乃是一件奇异的法宝,其级别并不甚高,只不过是三阶罢了。这种级别,放在洪荒天地之间,也便只不过是仙道之宝巅峰罢了,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甚至只能勉强达到这个天元大天地的四阶仙人这一级别罢了。

    不过,哪怕只是这样的法宝,却也已经是相当珍贵了。

    这件法宝显然不可能是随意放置在此处的。

    罗帆随手一点这形如净**的法宝,便有着无数繁复玄奥的线纹刹那间在这法宝之上显现出来,这些线纹每一道都繁复玄奥至无法想象的境地,每一道线纹的闪耀之间,都有着波浪声从中传出。

    “果然是用来当做淬炼法宝之地。”罗帆心中暗赞。

    这件法宝显然便是某些修士放置在此处淬炼,以便让其水性变得更加浓郁,让其威能变得更加强大的。

    “住手……好痛……”一声断断续续的叫声从那净**之中传出。

    罗帆一愣,接着恍然大悟,知晓这乃是这法宝的宝灵所发出的声音。之所以如此,正是因为这法宝也是在这永恒森林之中所诞生,被这永恒森林之中的规则、法则、大道所影响,灵性蜕变,终于化为了这种宝灵。

    只是,这法宝因为其主人祭炼不得法,也并非使用最适合宝灵诞生的禁制炼器法来炼制它,故而这宝灵却极其不完善,远远比不得封灵。

    若说封灵已是有着常人的智慧、心智。那么眼前这法宝的宝灵便只不过是拥有着大概相当于两三岁婴儿的智慧、心智罢了。能够勉强表达出痛苦,要人住手,已经算是颇为难得了。

    “可惜了。”罗帆不由得叹息一声。

    这法宝有着化出完整宝灵的基础,也有着成就完整宝灵的种种条件,更有着漫长时光来堆积,最终却只是成就这般残破的宝灵罢了。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浪费。

    他并没有继续激发那法宝,将手指收回,那法宝之上的无数线纹便重新隐没,被收入那法宝的内部。当这一切完成。那法宝之中传出了一股感激的叹息声。显然是那宝灵简单的心智对罗帆表达着自己的感激。

    罗帆也不管这法宝,随手又是一招,从那水晶宫深处又有六七件法宝从中飘出。

    事实上,这些法宝并不只是单纯的摆放着罢了。恰恰相反,在这些法宝周围却是有着密密麻麻的不知多少重阵势防御着。

    这些阵势每一重都极其惊人,每一重都比起那上方进入这遗迹下方的那些封印的总和要巨大千百倍。若是一般人,哪怕是六阶仙境的存在。也决不可能毫无声息的突破这些防御阵势将这些法宝取出来。

    但显然,罗帆并非一般人。以他的见识,这些防御阵势对他来说并没有任何秘密。而他本身又是大罗散仙巅峰的存在,也就是这个天地七阶仙人的层次。在这种情况下,自然能够轻松的绕过这些防御阵势将那些法宝取出了。

    这些法宝每一件都是与水相关的法宝。其形态也大都是水容器的模样。

    只是,每一件法宝都只是三阶罢了,最强的一件法宝也只是勉强跨入四阶层次罢了。

    很显然,将这些法宝放置在这水晶宫殿之中的生灵。应当是同一层次的生灵,很有可能便是周围几个大势力的统治者了。

    这些法宝威能都相当有限,但皆是放在这水晶宫殿之中有不知多少万年之久了。每一件法宝都带着相当多的水性。其本身的威能比起他们当初刚刚放置在这水晶宫殿之中之时要强上不少。

    微微一感应,罗帆又是暗叹可惜了。

    这些法宝本身都拥有着成就完整宝灵,拥有完整智慧,完整心智的基础与条件,但却都因为其主人的祭炼不得法,故而却只能勉强说是拥有宝灵罢了,其宝灵的智慧与心智最多的一件,也只是与四五岁小儿相当而已。甚至有着一件只是勉强的脱离灵性,与刚出生的婴儿也差不了多少……

    这让罗帆怎能不感到可惜呢?

    “这些法宝若是稍稍重炼一番,所发挥出来的威能顶多只能提升百倍。但妙用却至少能够提升万倍不止。”念头微微一动,罗帆也毫不客气,将这些法宝随手一罩,便全部收入自己的袖里乾坤之中去了。

    他来此处太古遗迹行走虽更多的是为了见识自己所未见的东西,让自己能够受到一些启示,从而提升自己的修行。但有好东西摆放在他面前。他却也绝不会跟谁客气的。这些法宝本身的威能他虽看不上,但毕竟是拥有宝灵的玄妙之物,浪费了却是着实相当可惜了。

    “主人怎么看上了这些废物?这些东西根本没有什么用处,有我一个,就已经能够抵得上他们无数件了。”封灵在一旁看了,却是十分不屑的嘟囔道。

    他毕竟只是一件法宝的宝灵罢了,却没有真正生灵那种看到同类那种亲切感,更没有天地间没有同类的那种孤独感。对他来说,其他法宝,都是他的竞争者,这天地间最好就只有他这样一件法宝,那就是最完美不过了。

    正是因为这种心态,他丝毫没有因为这些法宝是他极其难得的同类而同情他们,甚至求罗帆帮他们真正开启灵智。

    罗帆扫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道:“这里没有什么好东西了,我们走吧。”

    说着,抬步一跨,带着八元与封灵两人便跨出了这水晶宫。

    这水晶宫积聚了不知多少亿年的力量,其本身的威能相当的恐怖,哪怕是六阶仙人也绝对无法与之相比。若是一不小心触动这水晶宫内部机制的攻击,那这不知多少亿年积聚的力量便会瞬间转化为破坏力,直接将触动其机制的一切存在完全抹去。

    因此,别看罗帆如此轻松的抬步跨入跨出便觉得这水晶宫没有什么威能。

    罗帆与八元等人在那水晶宫之中待的时间并没有太久,但经过了这段时间,这一片天地入口之处广场那里已经爆发了一场极其惊人的战争了。

    无数强大的力量冲击不断的从那广场之中爆发出来,各色玄之又玄的光影。冲击不断的从那一处位置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一股股杀意,煞气,喊杀声,惨叫声。阵势爆破的声音冲天而起,一股股黑雾不断弥散开来。

    周围几个势力虽在单独的实力上比不得那血木王,但他们合起来的实力却要比起血木王强上许多,只是之前没有理由完全联合,故而才让血木王一直这般嚣张罢了。

    而此次血木王直接破坏规则,直如直接打他们的脸,那简直便是破坏他们统治地盘的根源。他们哪里可能再退缩?终于是完全联合起来,以最快的速度联合在一处,带着众多手下跟着血木王冲入这太古遗迹之中,要给血木王一个教训。

    他们的背后毕竟也都是有靠山的,以前之所以在面对血木王退缩并非真的似的惧怕血木王,而只是觉得没有必要罢了。

    那血木王的手下虽是在那广场之中抢先布下了重重防御,但总体力量毕竟不如其他几大势力的综合,因此却是渐渐的被压在下风。其重重防御渐渐的被崩溃,越来越多的死伤不断出现着。

    这战斗双方的生灵,至少多是仙境级别的存在。他们如此战斗。对周围环境的破坏、影响都是极其惊人的。若是在正常天地之中,这种仙境级别产生许多死伤的战斗,方圆数万里范围的天地都可能被打成废墟。

    但在这太古遗迹的奇异天地之中,他们所发出的力量在崩散之后,根本无法对周围造成多少影响,直接便散入天地之间,化为无形。

    因此,哪怕是他们的战斗这般激烈,产生了那般多的死伤,但那广场却没有因为那战斗而受到什么破坏。顶多便是广场周围的尘土被卷起许多,洋洋洒洒的阐释着那战斗是多么激烈罢了。

    当罗帆从那水晶宫之中出来之时,刚好便是那血木王手下的重重防御完全崩溃之时。

    当那防御崩溃之后,那血木王的手下见得大势已去,一声呼啸之间,便用各自的方式向着这天地的各个方向飞速飚射而出。

    有些钻入地下。有些融入虚空之中,有些直接便趁着尘土飞扬化入其中向远方遁去。

    看他们那熟练的模样,显然是对于这种逃跑的做法早已有了很多经验,必定是早已试过了不知多少次了。

    在血木王的那些手下离去之后,方有六名六阶仙境的存在从那阶梯之中冲出。

    六阶仙境,在洪荒天地已经是太乙金仙级别的存在了,虽比不得罗帆,但也是极其强大的存在了。

    这六名六阶仙人一出现在这天地之间,便散发出滚滚的气息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出,激荡着上方的云层,激荡着周围的元气,瞬间,便将周围那因为战斗激发出来的种种波动完全镇压下去了。

    “血木王居然没有留下什么算计我们的手段?这怎么可能?!”一名瘦小如同猴子一般的六阶仙人嘟囔着。

    这六人,形态各异,但大体上都是属于这天元大天地的先天道体模样。只不过有些高达数丈,有的却只是数尺罢了。那说话之人,便是那最瘦小的,只有三尺高下的一名六阶仙人。

    “看来他走得相当的匆忙啊。早知道我们便直接冲出来碾压了,现在反而是浪费了这么多时间。”一名身高有丈六高下,周身蓝色,隐隐有着波涛水声在其体内回荡着的存在皱着眉头道。

    “那我们还等什么,我看血木王一定是到那里去了,只有到那里,他才需要这般匆忙。”一名肥肥胖胖,横过来便有丈六,高度却只有两丈,周身依然有着木质纹理的中年胖子十分不满的道。

    “想来该是哪里了。算算时间,也是这数日之间那东西就要成熟了。看来当初那血木王一定在那里留下了一些手段监测,今日哪怕是没有那存在进入这遗迹,他也定会找其他借口进来的。”六人之中唯一一名身材还算正常的美丽女子皱着眉头道。

    “那我们出发吧。”剩下两人一个身材极高,有着四丈高下。周身泛着淡淡白光,隐隐间有着锐利气息在向着四面八方冲击,一个是正常中年男子的模样,只是双眼似乎有着无数个同心圆。隐隐间有着照彻一切的意味。说话之人,便是那看起来是正常中年男子模样之人。

    其他几人对他显然较为信服,因此却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吩咐西面他们的手下一声,各自化光向着血木王之前离去的方向快速飚射而出。晃眼之间,便已经消失在天际,进入了这遗迹天地的深处。

    这些变化。罗帆并没有认真却听,认真去推算。

    但他们几人飞遁的方式如此直接,如此嚣张,他又怎会没有感觉?

    “他们前进的方向似乎是一个地图上标示出来的危险之地啊,难道那里有什么秘密不成?”罗帆心中暗自思索着。

    不过也只是念头一闪罢了。这太古遗迹之中难道还会少了好东西不成?若是他什么东西都想要参上一手,那他哪里还用得着做其他事情,光是这件事怕都够他忙的了。

    因此,在念头闪过之后。他便再不管他们如何,带这八元与封灵两人继续往下一个目的地去了。

    而那几名六阶仙人带来的众多手下在打扫完战场之后,却并没有分散开来。而是便在那广场之中驻扎起来,合在一处,在那广场之中布下了一重又一重的防御阵势。只是这次却并非针对那上方下来的阶梯,而是针对外界整个遗迹天地,将那广场,将那阶梯完完全全的守住。

    很显然,他们却是干着之前血木王那些手下曾经干过的事情,守住了对方必经之路——血木王他们显然不可能永远在这遗迹天地之中,他们是必然要离开这遗迹天地的。而离开这遗迹天地却只有他们背后的那一道阶梯。因此,只要守住了这道阶梯。便相当于扼住了对方的咽喉,不管他们在这里面有着什么打算,事情都不会超脱控制之外。

    ……

    罗帆一路走着,那速度并不会太快,也不会太慢。只是不紧不慢的,从一栋建筑走向另一栋建筑。

    这太古遗迹极其广大。哪怕是那封灵表面用来当幌子的地图也有着数万里方圆已经探测出来的面积了。那其内部隐藏着的,已经探测出来的面积更是比这要广大十倍以上。而这,显然也只是这整个遗迹极小极小的一部分罢了。

    如此广阔的太古遗迹,其中所存在的建筑数量之多,自然是达到一个相当惊人的地步。可以让罗帆有兴趣探索的建筑,自然也是绝不会少的。

    因此,罗帆却也不愁无聊,一路上悠哉游哉的逛了一个又一个的建筑。

    罗帆所逛的建筑大都是完好的,但也有一部分建筑的废墟因为一些特殊的气息引起他的注意,让他改变路程,去哪里耽搁了一些时间。

    这整个太古遗迹乃是一片极为玄妙的天地,但这天地却与外界正常的天地并不相同。

    整个天地似乎无边无际,似乎站在任何一处位置看向四面八方都能够一眼看道天地的尽头一般,似乎整个天地便是毫无遮掩,毫无阻拦的等待着生灵探索。

    但事实上,唯有亲自前往,亲自在这天地之间行走,亲自向着天地的深处走去,才会发现这天地之间存在着的一层又一层的屏障。

    这些屏障似乎无形无质,但却将天地分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层次。

    其中每一个层次的天地都有着与其他层次不同的性质。这些性质各不相同,便与这天地间存在的无数建筑一般,有着各种不同的作用,对于生灵有些只有坏处,有些却有着无穷好处——有些天地层次的性质能够让生灵在踏入其中的瞬间便将道行境界提升一个级别,有些甚至能够将四五阶仙人瞬间抹杀。

    这种层次性质的变化,并没有任何规律,甚至便是这些层次一层层的形状,它们之间的区分也都没有任何规律。

    并没有说什么这一层是怎样的性质,下一层就会是另外一种怎样的性质。

    甚至每一个层次的分界到底在哪里,也只有亲自感受到方才可能真正的知道原来这里已经是另一个层次,原来这个层次的天地性质是这样一种模样。

    不过,虽说具体性质没有,但大概的变化方式还是有着一些规律的。

    那便是,越是往这天地的深处,也就是往这遗迹的深处,这种变化便越是剧烈,那层次的形状也就越是混乱,越难以猜测。

    那模样,便好似原本无比规律的存在被从中央直接绞散,将规律完全打乱,进而渐渐辐射到周围,让周围也被绞散,让周围的规律也被打乱,这才造成了中间变化剧烈而外界便趋于平缓的状态。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