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二十六章 剧变

正文 第八百二十六章 剧变

    “轰”的一声巨响响起。

    这噬仙异兽在这一刹那间便好似受到了整个天地的疯狂撞击一般,只感觉有着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撞在自己的鼻子之上。接着它的鼻子便是一震无法想象的剧痛,鲜血飙涌,整个身体如同一片纸片一般,以比之前扑击更快上十倍百倍的速度向后倒飞而出,重新撞入了那高塔之中。

    将噬仙异兽轰回高塔之中的罗帆神色微微有些动容,暗自赞叹:“果然强大,居然便是脆弱的鼻子都有这般强悍,我这一拳原本足以将正常七阶仙人的身躯化为齑粉,打在此物身上居然在还是让其流了一点鼻血罢了。”

    赞叹着,他的身形已经走入了那高塔之中。

    在高塔在外面看来这塔中是一片漆黑的,但到了里面才发现其中十分宽敞,十分明亮。

    这里,是高塔的第一层,其面积大概有着数十万丈,却是比起外面看起来要宽阔上许多,显然是有着某种玄妙的时空法门被包含在其中。

    这塔中的煞气比起外面要浓郁上百倍以上。若非罗帆早有准备,乍一进入此处怕是会吃上一些亏。

    此时,那噬仙异兽肚皮向天的躺在对面的墙壁之下,在那墙壁上有着一个巨大的噬仙形体的痕迹,很显然,方才罗帆那一轰,直接将它轰到了那墙壁之上,将那墙壁撞出了一个巨大的痕迹出来,接着在罗帆踏入这高塔之前,那噬仙方才缓缓滑到此时这等姿态。

    粗重的呼吸声从那噬仙身上传出,在其身下更是有着一滩鲜血正在不断的扩大着。浓郁无比的血腥气味在那无穷煞气之中显得越来越浓郁,越来越惊人。

    很显然,这种表现表明了那噬仙异兽虽被罗帆这一招轰得狼狈不堪,但却并没有身死。只是一时间起不来罢了。

    罗帆举步上前,几步之间,便已经跨越数十丈距离。来到了那视线身边。

    低头一看,只见那噬仙狰狞的脸上闪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双眼之中更有着茫然无比的神采,光是看其这等形态。便知晓其此时心中的种种念头了。

    “你这异兽也算是难得,便此放弃却是太过可惜了。”罗帆看着这异兽,道了一句。

    说话间,他抬手向着这异兽一罩。

    瞬间按,亿万毫光从他手中喷涌而出,在虚空之中编织成为一个玄妙难测的图案,牵引着无穷规则、法则乃至大道向着这下方的噬仙异兽直扑而去。

    那噬仙异兽心中警兆狂闪。

    一种无法形容的危险感应从心而生。这种危险的感应强大到超越它这一生所能感应到的最为危险的情况都有百倍以上。

    在这种如此强烈。如此惊人的危险之下,他无比迅速的从那无边的剧痛,难以置信之中回过神来,将自己体内的一切吞噬力量凝聚起来,身体之中刹那间好似有着亿万炸弹轰然引爆一般,整个身躯爆发出无穷的力量,无穷光芒从其体内瞬间冲出,周围的规则、法则在这力量。在这光芒之下被瞬间扭曲。

    转眼间,它与罗帆发出毫光组成的那玄妙图案之间的距离被拉开了千百丈,而且还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拉开。眼看着彼此之间的距离便要达到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状态了。

    不过,他的反应速度虽是快速无比,但相对于罗帆的动作来说,还是太慢太慢了。

    只是刹那间,那玄妙繁复的图案便直接跨越了千百丈的距离,好似没有经过任何时间间隔一般,直接便来到了那噬仙的身上,猛然一震,一沉,便完全进入噬仙的体内。

    刹那间。噬仙只觉得无法形容的痛苦从那图案与身躯接触之处传出,差点直接将他的心神冲破,让他耗费不知多少亿年时光方才积聚起来的智慧直接化为泡影。

    这等惊人的痛苦哪里是它所能够忍住的。

    刹那间,他张大嘴巴,发出了声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

    这些惨叫声是如此的强烈,如此的渗人。让任何生灵一听,都会生出一种无比痛苦的感觉,若是心智不够坚定之人,甚至会因为这惨叫声而无法自主,直接自杀身亡。却是这惨叫声之中蕴含的痛苦意念强大到拥有不可思议的感染能力了。

    当然,这对罗帆来说并不算什么。

    罗帆心念一动,那他手中发出毫光所化的那玄妙图案在刹那间便改变了形态,瞬息间千百万种形态被其衍生出来,直接打入了这噬仙异兽的体内各个部位,直接深入了噬仙异兽的本源。

    再轰然一震之间,整头噬仙异兽伴随着一声凄厉无比,绝望至极的惨嚎声化为一团玄光。

    随着其化为玄光,这整个高塔内部极其周围的无穷煞气好似被黑洞牵引一般,疯狂的向着这一团玄光凝聚而来。

    恍惚之间,好似一道龙卷风忽然间凭空出现在这玄光周围。

    这一过程持续了数刻钟之久。

    在这种无比恐怖的牵引之力作用了数刻钟之后,哪怕这高塔极其周围的煞气浓郁得超乎想象,却也再无法有点滴能够被遗漏出去,却是完完全全的被那玄光所吸收。整个高塔,连同周围的那些煞气统统消失一空,那种环绕在这一天地层次的无穷煞气,在肆虐了不知多少亿年之后,终于完全消失了。

    随着这些变化,高塔周围忽然响起了无数咔咔咔咔的声响。

    那无数被煞气侵蚀了不知多少年时光不曾损伤的尸骨在这些煞气消失之后,无法承受这种落差,直接便化为无数碎片。

    只是呼吸之间,那众多尸骨便化为了无数粉末,只有寥寥数具生前较为强大的尸骨方能保持完好,在那无数粉末之中依然保持着完整形态。

    不过,哪怕是形态依然完整,但他们本身的姿态却也因为这种忽如其来的变化而有所改变,几乎没有一具能够保持原本的姿态。甚至有着一具原本蹲坐着的尸骨忽的弹跳起来,好似挣脱了某种无法形容的压力一般,到了数十丈的空中之后方才往下掉落。最终被埋在那厚厚的尸骨粉末之中。

    周围虽只有数万具尸骨,但因为这些尸骨并不完全都是先天道体的模样,其大小也并不都是如同常人那般高下,因此这数万具尸骨所产生的粉末却是极其大量的。分散开来,甚至直接淹没了这高塔的第一层,只是因为高塔之中拥有某种玄妙的力量挡住大门,故而虽是几近淹没了高塔的第一层,却根本没有什么粉末从那高塔大门涌入高塔之中。

    八元与封灵这一人一宝原本一直站在这天地层次的交界之处等待着罗帆。

    罗帆进入高塔那一瞬间的遭遇实在是发生得太快,那身形又被那强烈无比的煞气微微扭曲,故而他们却只是看到那高塔之中有着某物扑向他。但却直接被他以更快的速度轰回去罢了,根本看不清到底扑向罗帆的是什么,更不知晓罗帆这般轻松的将其轰回去到底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却只觉得正常无比,甚至生出跃跃欲试,跟在罗帆身后进去那高塔之中,看看那里面到底有什么的心思。

    好在他们理智尚存,知晓罗帆吩咐他们在此等待,便表示这前面的天地层次对他们来说乃是无法抵御的。却没有莽撞的跨入其中。

    之后,等了数刻钟,便在高塔周围尸骨产生变化的时候。在他们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却让八元毛骨悚然,几乎忍不住便要往后退。

    只见得刹那间,那高塔周围的不知多少尸骨忽然间好似活过来一般,忽然间无数都扭曲起来,甚至有些直接站起,跳起,最终直接在半空中解体化为化为无数粉末倾洒而下。

    那些尸骨的粉末十分大量,好似奔涌的海浪一般,从那高塔所在之处向着四面八方奔涌而出,直接突破了那天地层次的间隔。向着八元与封灵两人淹了过来。

    封灵还好,他乃是法宝的宝灵,并没有正常生灵的许多恐惧,虽是震惊,却没有失去判断,在那尸骨粉末淹过来的过程之中一跳而起。悬浮在半空中,看着那尸骨粉末从自己脚下涌过。

    八元与封灵相比,却便没有这种能力了。他乃是正常的生灵,却是会受到情绪的影响,因为那种忽如其来的诡异景象,他一时间却无法掌控自己的身躯,勉强做出的反应也是向后跳了一步,根本没有任何作用的便被那尸骨粉末给淹没了。

    别看这些尸骨粉末似乎风一吹便直接崩溃化粉便觉得其脆弱,事实上,这些尸骨生前至少都是四五阶仙境这等存在。

    这等强大的存在,在这整个天元大天地之中,哪怕是在这永恒森林之中也是算不得强大的,甚至只能算中游罢了。但,那毕竟是在洪荒天地属于太乙三境的强大存在,比起地仙三境,哪怕是金仙之境的存在都要强大不知多少万倍。

    自然的,这些尸骨之中的任何一具生前都比起这八元要强大不知多少万倍。

    而这些尸骨虽说死了不知多少年,力量都已经是散逸得差不多了,但其基础毕竟放在那里,而且其数量也有那般巨量。

    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每一点尸骨粉末对于八元来说,都相当于一座大山。这无数尸骨粉末向他奔涌过来,便好似无数大山奔涌着向他不断的冲击一般。

    那种感觉,简直是欲仙欲死,让他忍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出来。

    整个身体如同破布袋一般随着那无数尸骨粉末一同向着后方奔涌而出,似乎他也化为了那尸骨粉末的一部分,成为了其中的一粒粉末一般。

    若是以前,此时的八元说不定便已经昏迷过去,直接被那无数尸骨粉末冲破身躯,直接真正的化为粉末了。

    但此时的八元毕竟与以前不同,他的心志比起以前提升了不知多少,自身的境界更是已经提升到了三阶仙境的巅峰,更记下了无数他所不能理解的,当初罗帆与喙椁交谈所涉及的种种修行奥妙。

    在这种情况下,他却是勉强保持着自己心神的一点清明。

    在那无边的剧痛当中,无穷的压力之间,瞬间激发自己盘踞在心脏之处的那点心火。

    这心火瞬间暴涨不知多少倍,直接将他整个身体完全包裹起来。让他好似变成了一个火人一般。

    那些尸骨粉末毕竟不可能无穷无尽,因此裹挟着八元奔涌的距离自然也不可能太远,只是奔涌了数丈之后,那些尸骨粉末便停了下来。八元也由此而脱离了那尸骨粉末的无数强大冲击,停留在了那尸骨粉末之下,静静的躺在地上。

    那些尸骨粉末相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厚重了。

    哪怕是停留在那里,他依然是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承受着某种无法想象的压迫,似乎有着无数座大山正在压迫着他一般。

    这种沉重的压力,让他终于激发出心中的血性出来。那心火随着他心中的那股血性,性质瞬间改换。疯狂的灼烧着周围的那些粉末。

    这些粉末的身前至少都是四五阶仙境的存在,虽是死亡了这般多年,力量散逸得差不多了,但其中依然存在着相对八元来说极其浩瀚的力量。

    被他的心火这般灼烧起来,却是开始渐渐融化,其中的力量开始渐渐的释放出来。

    感应到这些粉末的变化,八元瞬间产生一种无法形容的狂喜,再不客气。心火疯狂暴涨,尽自己所能的包裹着越来越多的尸骨粉末,将越来越多的尸骨粉末点燃。将其中所释放出来的力量不断的化作他心火的燃料,让他的心火越来越旺盛,越来越剧烈。

    八元此时的修行,便是这心火。这心火,便是他的根本力量,便是他道行境界提升的根本所在。心火的旺盛,心火的增加,便代表着他力量的旺盛,他力量的增加。

    而在经过之前那一段时间的数次机缘之后,八元所缺少的。已经并非境界,而恰恰便是力量。在这种情况下,力量获得提升,简直便相当于瞌睡来了枕头,这让他怎能不喜,怎能不激动?

    一时间。八元只感觉自己的力量在不断的提升着,身体所受的周围压力也在这过程之中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弱。

    恍惚之间,他发现自己已经能够站起来,再不需如同之前那般被无穷的粉末压得只能躺倒在地。

    又过了不知多久,他发现自己的力量已经比之前增强了数倍,周围的压力更是减少了不知多少倍,悬浮而起对他来说再非什么难事,于是他的身形缓缓的飘了起来。

    这种变化在他自己的感觉是如此,在外面的封灵看来,却是极其惊人。

    他悬浮在半空中,待得那尸骨粉末的奔涌平息之后方才发现八元消失无踪了,一时间没有想清楚这对八元来说到底是怎样的灾难,毕竟他乃是六阶法宝,这些尸骨粉末对他来说与真正的粉末也没有太多的区别。因此,却只是暗笑八元反应迟钝,实在丢脸。

    待得八元的闷哼声传入耳朵,他方才想起原来八元是如此弱小,自己当成普通粉末的尸骨粉末对其来说便是一座座大山,被这些粉末淹没的他与被一座座大山淹没并没有太多的区别,不由得吃了一惊,心中生出点点担忧恐慌。

    他虽是法宝宝灵,根源上没有真正的恐惧,但这却并不代表他真的是毫无所惧。他既然拥有灵识,拥有智慧,自然便会思考,自然便会因为种种遭遇而产生种种相应的思绪。因此,表现出来,也自然便与恐惧类似了——这便与有些人一样,有些天生冷漠之人对亲人并没有太多的感情,但因为道德,因为法律,因为其他种种因素的影响,表现出来的也便与与亲人有着很深感情一般。

    因此,他之前被罗帆炼化之时的惶恐,此时的恐慌,却并非不合他宝灵的本性。

    而此时封灵这般有着担忧恐慌的表现,却并非他对八元是如何关心,而是他有着种种理智的思考,明白八元若是出事,自己的主人可能对自己会有着一些惩罚出现。故而表现出来的才是这种担忧恐慌。

    而接下来事情的变化,很快便让他觉得自己的这种担忧恐慌是多么的不合时宜了。

    因为,在他刚刚产生这种情绪之时,那下方尸骨粉末的边缘,也就是之前与八元接触的那些尸骨粉末开始产生微妙的变化。

    似乎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强大热源忽然出现在那尸骨粉末包裹之中。

    接着,那些尸骨粉末开始渐渐的融化,渐渐的塌陷,周围的尸骨粉末开始向着那融化塌陷之处不断的流淌而下,继续着被融化,被塌陷的过程。

    这种变化,对于封灵来说,乃是无比陌生的。但他却知晓,这种变化的出现,必定是八元弄出来的,而八元既然能够弄出这种变化出来,自然便表示他的安全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未完待续。。)

    看最快更新,就来<<>>

    列表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