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二十八章重炼九宝

正文 第八百二十八章重炼九宝

    -<>-

    念头微微一动,罗帆抬手一指,那点灵引便被他从那玄光之中抓出。-<>-/-<>-/

    这点灵引极其玄妙,威能极其惊人,刚自离开那玄光,那与这灵引相联系的神秘渠道,便自传来无穷力量,攒住这灵引,对其产生惊天动地的牵引力,要将这灵引拉着前往一个距离此处不知多遥远的,近乎另一片时空的所在。

    罗帆对此早有所料,这牵引力量虽是强大到无法想象,但他的力量却在那灵引消失的瞬间直接将那灵引罩住,截断了这灵引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哪怕是那神秘渠道坚不可摧,却也只能勉强维持着一点联系,那从不知何处传递而来的力量却再无法传入那灵引之中,更无法继续牵引那灵引前往其所在之处了。

    罗帆抬手轻轻一捏,那灵引便落入他的手中。

    这灵引乃是细小到比起微尘粉末都要小上不知多少倍的存在,其本身更是没有什么实体,而只是一个由种种玄妙的能量凝聚转化勾勒而成的一个奇异图案罢了。落入生灵之手,除非早知其存在,不然绝难发现它已经在生灵手中。

    而感知若是没有敏锐到一个近乎极限的地步,更是完全不可能感觉到那灵引在手中的感觉。

    罗帆自然是有早已知晓,更是感知敏锐到近乎极限的生灵了,因此,他却是轻松的看到、感觉到那灵引的存在。

    那灵引此时在他的手中,被他的力量所包裹,以某种极其玄奇的频率在不断的跳动,不断的挣扎着,便好似是某种生灵一般。

    对于灵引,罗帆虽从人尊口中听到其种种特性,但毕竟是第一次见到,因此他对于这灵引却也是相当的感兴趣。此时体内力量如同沸腾一般运转,双眼之中闪着照彻一切的光华。紧紧是锁定自己指尖的那点灵引。

    那灵引虽是比起微尘还要细小不知多少倍,但在这种情况下却在他的眼中猛然放大,那细小得比微尘还要小上无数倍的形体几乎变得如同一方天地一般广大,其中的每一道线条。每一点力量,都变得无比的巨大,无比的明显。

    在这种情况下,罗帆只是一眼扫过,便看清了这灵引的整个结构。

    灵引乃是天元大天地赐予一切法宝的玄妙之物,乃是天地按照法宝的性质所生,其复杂程度却非是普通修士所炼制之物所能比拟。虽是从比微尘细小不知多少倍的尺度放大到此时这般如同充满整方天地这般大小。但这灵引之中依然是密密麻麻的有着无数的线条,依然是几乎找不到任何空隙,几乎每一处位置都被那蜿蜒扭转的线条所充满。

    而这每一道线条,虽是比起原来巨大了无数倍,但却依然只是手臂那般大小罢了,想要充斥整方天地那般大小的灵引,那线条的长度至少也得是上亿万里长……

    如此复杂的结构,哪怕罗帆一眼看清。却也无法瞬间将其分辨清楚,更不能通过对这灵引的分析而完全明白这灵引所对应的法宝具体到底是怎么一种模样,怎样的级别。怎样的功用。

    他只是能够大概的感应得出,这灵引所对应的法宝至少也是七阶法宝。

    也就是说,放在洪荒天地之间,至少也是大罗天宝这一级别的存在。

    若是真的如此,这可以说便是罗帆这一生所遭遇的,除了他所炼制的虚空无极宫之外第二件大罗天宝了。由此便可知晓这法宝到底是多么的珍贵,多么的强大了。

    哪怕是罗帆道心坚韧,对外物几乎没有任何**,只求能够提升自身的道行境界,却也不得不对这件法宝感到心动。

    心念微微一动。罗帆已是做出了决定。

    他将一股力量灌入这灵引之中,同时微微放开对这灵引的封锁,让通过神秘渠道与这灵引相连的法宝瞬间将他的力量猛然一吸,瞬间穿梭时空,去到了另一个时空。

    到了罗帆此时这等境界的存在,他的一切力量都已经深深的打下了他的烙印。与他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力量哪怕是被转移到另一个时空,只要不被消化一空,他也能够对其有着隐隐的感应,知晓那力量到底是到了何处。

    而之所以那灵引能够牵引他的力量,却是因为他这一股力量并非他平常所使用的力量,而是他根据那灵引吸引那玄光之中的某种存在所特别改变力量性质,让其模渀那玄光之中被吸引的某种存在的一种力量。

    在那力量传递出去之后,他重新将那灵引封锁,将那灵引与法宝之间的联系屏蔽到若有若无,近乎断绝的地步。

    之后,他随手将这灵引一收,便收入了自己的袖里乾坤之中去了。

    做完这一切,他静静的感应着自己已经被牵引到另一个时空的那股力量,感觉其状态,通过其状态的变化推测其此时正在遭遇的对待。

    那一股力量在刚刚传递到那时空的瞬间,便似乎受到无法形容的压力,被消磨了大半。

    接着,在被消磨到核心之处时,那一股力量似乎已经抵受住那种消磨的力量,虽是依然在受到无法形容的压力,受到种种消磨,但却再不减少,似乎已经再无法受到损害一般。

    感觉到这些,罗帆松了口气,脸上现出了淡淡的笑容。

    “看来,那件法宝应该只是七阶法宝,并非八阶或九阶法宝。”

    那一股力量乃是大罗散仙巅峰的力量,虽是经过改变,但其本质并没有提升,也没有什么减弱。若是那法宝超越七阶,定然能够瞬间将那一股力量完全消磨,完全吞噬。此时只是消磨一半,吞噬一半便无法继续,那表明那法宝顶多也只是与他的道行境界相同,同样是七阶罢了。

    七阶法宝的价值自然远远比不上八阶、九阶法宝,但七阶法宝却勉强属于罗帆能够打主意的级别,若是那法宝的级别达到八阶、九阶,那虽说价值大大提升,但却已经是超过了罗帆此时所能打主意的极限。除非他能够恢复本体所拥有的神通威能。否则只能离那法宝远远的。正因如此,罗帆此时方会露出如此笑容出来。

    既然那法宝刚好是他能够打主意的,罗帆自然不会客气。

    他暗自推算一番,却是已经知晓自己自己的力量被那法宝牵引到何处。也就是那法宝到了何处。

    那虽是在另一个时空,但其入口却并非其他位置,正是在这太古遗迹之中。

    而且,看那大概的位置,却似乎便是那血木王等人此时所在的位置。

    “看来,这一着还是免不过去的,没想到是用这种方式发生联系。”罗帆苦笑。

    也懒得继续往这高塔的上层而去。直接便将自己之前收取的几件法宝舀出来,随手一拍那玄光,便将那噬仙异兽所化的玄光分成九份,瞬间一指,便将它们完全打入那九件法宝之中。

    那九件法宝本身都是四阶、五阶法宝,更因乃是在这最适合器物生出灵智的永恒森林之中炼制而成,故而拥有着宝灵,只是因为祭炼不得法。无论是宝灵还是法宝的威能都没有达到本来应该具有的层次罢了。

    而此时罗帆打入这些玄光,便是为了重炼这些法宝,将这些法宝原本因为祭炼不得法所造成的弊端给消除。

    之所以这般做。倒并非罗帆对于这些法宝多么看重。

    只不过是这些法宝此时已经落入他的手中,已经是他的法宝,无法发挥其所有潜力而觉得可惜罢了——反正消除这些弊端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玄光乃是噬仙异兽的力量、肉身、魂灵、煞气乃至其他一切所化。而噬仙异兽乃是仙境七阶的存在,也就是与罗帆此时一般同一层次的存在。

    这种存在的力量,比起四五阶法宝强大了何止百万倍?哪怕是此时罗帆将那玄光分成了九份,每一分所拥有的力量,都比起任何一件法宝要庞大万倍以上。

    如此这般的一股力量被打入那法宝之中,瞬息间,那些法宝的宝灵都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哪怕是他们的灵智极其不完整,但毕竟是灵智。毕竟也知晓痛苦,自然也会惨叫。

    而他们原主人原本留在这些法宝之中,与法宝的任何一点细节完全结合在一处的烙印更是在一瞬间便被那狂暴的力量冲击得四分五裂,瞬间便化为无形。

    便在那法宝之中的烙印被抹去的瞬间,在罗帆前进方向数千里之外的某一处天地层次之中,正守在几个方向围着一个门户对峙着的血木王几人都是心神一震。刹那间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感觉上便好似失去了身体的一部分一般。

    却是他们便是那些被罗帆夺取的法宝的炼制着,那些法宝内部的烙印,也正是他们所有。

    此时那些法宝上的烙印被罗帆借助那玄光抹去,他们自然心神受损。好在他们毕竟都是六阶仙境的存在,心意坚韧,那些留在四五阶法宝的烙印被抹去对他们的损伤却是并不算大,因此他们才只是脸色一白,心神一震罢了。

    若是那些法宝与他们同阶甚至比他们高阶,那他们此时便不是心神一震脸色一白能够了事的,吐血,那是至少的,便是直接身受重伤,战力全失,那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他们几人虽是彼此戒惧,但在这感觉出现的瞬间,不由得彼此相视,都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皆是面色大变。

    “没想到那七阶的存在对四五阶的法宝也有兴趣,若是被他发现这里,事情怕就麻烦了。”他们几人心神意念之间尽皆闪过类似这般的想法。

    这种想法闪过,他们各自起了急迫之念,有心尽快解决其他对手,尽快的将那他们争夺之物夺取。

    罗帆自然不知自己重炼法宝到底会引起他们几人的什么念头变化,但也知晓这必定瞒不过他们,但他显然不会在意他们的想法。别说他们找不到他,便是找到了,也只是给他带来一些麻烦罢了,哪里用得着在意……

    他此时心念九分,裹住了那九件法宝。

    这九件法宝本身的力量比起那灌入其中的玄光所包含的力量弱小了不知几万倍,瞬间便被那玄光包含的力量冲破了其原本稳定之极的结构。

    九件法宝瞬间化为了九团闪烁着不同色泽的光华。那光华之中各自有着各种各样的奇妙线条、符号、图案、文字以及其他种种玄妙的大道载体在其中沉浮、重组、纠缠着。

    那些宝灵在这些法宝的稳定结构被冲破的瞬间,便停下了惨叫,各自陷入了迷蒙当中,那原本便弱小的灵智瞬间进入最深层的沉眠。

    炼制这些法宝的法门虽各种各样。但却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都是使用这天元大天地流传甚广的炼器法门所炼制而成的。

    而罗帆让人尊讲述起所知晓的一切有关天元大天地的信息,其中自然也包括了种种炼器法门。因此,这些法宝的炼制方法对罗帆来说却并没有任何秘密。他只是念头微微一动,每一件法宝是怎样炼制而成,使用什么材料,经历了多少时光方才成就法宝。又经历了多少时光方才达到如今这等级数,其中又有什么根本上的疏漏,有到底是什么造成了它们的威能这般弱小,造成它们的宝灵是如此的粗陋,这一切的一切都瞬间被他所掌握。

    他心念微微一动,脸上现出淡淡的笑意。

    这些法宝都是经历了不知多少岁月方才成长到如今这般级数,因为岁月的积累都具有巨大的潜力,只要他将那玄光融入其中。并在这过程调整一番,这些法宝每一件都能够成就六阶法宝巅峰。而且,它们的性质也将会各自变化。再非之前那般都因为那水晶宫殿之中有着虚空性质的水漫长岁月的淬炼而变得有些雷同。

    这些法宝本身的级别并不相同,或是四阶或是五阶,但他们本身的基础相对于那灌入其中的玄光来说,弱小得几乎可以忽略。故而决定他们重新炼制后级别的,便再非他们原来的级数,而是那玄光。故而才可能尽皆成就六阶法宝。

    以罗帆的道行,在看清这些法宝结构的瞬间,便已经是同时想清楚了该如何去调整这些法宝了。

    因此,脸上笑容并没有消失之时,他便开始动作起来。

    心念动转。那九团闪烁着各色色泽的光华便开始疯狂的变化起来。那光华之内的奇妙线条、符号、图案、文字等等存在都开始疯狂的重组,疯狂的繁衍,其数量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便增长了千百倍。

    而那些光华本身所占据的面积也随着而扩大了数倍之多。

    整个高塔的第一层空间都在这变化之下被这些光华几乎完全充满了。

    这变化持续了足足一刻钟之久。

    待得一刻钟之后,已经增长扩张到极限的九团光华猛然一滞,接着快速的收缩,转眼间便已经收缩为九件散发出强大气息的器物。

    这些器物分别是一个净**。一个铜锤,一座祭坛,一座三十三层的宝塔,一块板砖一般的印玺,一把四尺长剑,一块铜镜,一个双龙盘绕的小杯,一根短小的毛笔。

    这些器物悬浮在半空中,分别散发出一股震荡虚空的气息,便好似虚空都无法承受他们的存在一般。

    在这些器物内部,隐隐间似乎有着某些生命在渐渐的从沉睡之中苏醒过来,让这些器物的生机变得愈来愈浓郁,让这些器物变得越来越灵动,让那些器物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随着而变得越来越强悍。

    过得数个呼吸,声声大梦刚醒的呻吟从那九件器物之中传出。

    接着,那九件器物在虚空之中一震,一散,又是一凝,便化为了九名男女童子。

    这九名男女童子皆是七八岁的模样,每一个都粉雕玉琢,哪怕罗帆审美观与天元大天地的生灵并不十分相同,也觉得这些如同大头猩猩一般的童子十分可爱。

    这九名童子互相望了望?p>

    倏纯醋约旱纳砬允欠3隽司薮蟮幕逗羯催丛暮靡换嶂螅讲沤德湎吕矗蚵薹虻梗肷搅艘痪洌骸安渭魅耍嘈恢魅顺扇!?p>

    这些童子,自然便是那九件法宝的宝灵。

    它们的灵智根源,依然是那九件法宝原来那粗陋低弱的灵智,但经过罗帆重炼之后,它们的灵智提升了不知多少倍,此时已是与正常成人没有多少区别。更因其中的一切原主人的烙印已经在之前便被罗帆完全打散,此时一苏醒过来,便自然将罗帆认作主人。

    罗帆看着这九名童子,心中颇为满意。他满意的自然不是这九名童子的态度,而是满意这九件法宝都是完成了他的预定目标,皆是成就了六阶法宝,将那玄光,将法宝原来具有的潜力都发挥出来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di</d

    </td</

    </tr</tab

    -<>-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