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三十章惊骇

正文 第八百三十章惊骇

    -<>-

    便在八元获得天大好处,突破了原本不知该花上多少时日方才可能突破的**颈之时,罗帆却依然沉浸在那无穷波动之中所包含的无穷信息当中。-<>-/-<>-/

    八元乃是因为机缘与某一微弱弱小波动产生共鸣,故而获得了那波动之中从诞生以来直到此时此刻所承载的所有信息,罗帆却与他不同,罗帆乃是直接用自己的强大意志直接沟通这众多波动,直接从那波动之中牟取其所承载的无穷信息。

    这两种方法的区别,使得他们各自的所得完全不同。

    罗帆所获得的信息,可以说比起八元多了何止亿万倍以上。哪怕是他的意志,他的心神意念比起八元强大了无数倍,却也需要耗费比八元多上许多的时间来整理这些信息。

    又等了一刻钟之久,待得八元将自身的身躯,力量,心火都完全稳定下来之时,罗帆方才缓缓的睁开双眼。

    此时此刻,在他的眼中,隐隐间似乎有着无穷玄光闪过。好似无穷规则、法则甚至大道在这一刹那间流过他的双眼一般。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罗帆的神色恢复了平常的模样。

    但,八元与那些法宝宝灵却隐隐间感觉到眼前的主人似乎有着某种奇妙的变化。这变化玄之又玄,超越他们所能感知的极限,因此他们却只能感觉到有着什么变化出现在他的身上,却根本无法知晓到底是什么变化,到底这变化代表着什么意义。

    除了罗帆与八元都有所得之外,封灵等法宝宝灵却一无所觉,那些波动对他们来说便好似完全不存在一般,既没有远离他们,也没有与他们发生共鸣,便好似他们只是普通的器物一般。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是简单。他们本来便只是器物罢了。法宝宝灵虽拥有灵智,但本质上依然只是一件法宝罢了。却非是生灵,自然不可能通过共鸣获得那波动之中承载的那无穷信息了。

    不过,作为法宝宝灵,他们早已明白自己的限制。也有着自己的道路,却也不因这种区别而气馁。只是紧紧的跟在罗帆身后,按照特殊的顺序站立着,摆出一副伺候罗帆的模样。

    罗帆自然不会管他们怎样。

    他此时正在观察着眼前这一个天地层次,感应着这天地层次之中的种种气息,寻找着进入隐藏在这天地层次之中的某一处时空。

    这天地层次之中有着一座小山丘,只有数十丈高下。占地面积也只有数百丈方圆,虽勉强称得上是山,但无论在罗帆眼中还是八元他们眼中,都只能算是石堆罢了。

    这山丘之上,怪石嶙峋,看那怪石的分布,隐隐间契合某种阵势的要求,牵引着这天地层次之中的一切力量。让这天地层次之中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力量循环,让这之中的每一缕力量,每一缕波动。都必然流经这山丘之中。若是以这山丘作为主体,更好似这天地层次之中的一切力量,一切波动都只是这山丘呼吸而生一般。

    罗帆看着那山丘,不由得暗赞。

    这山丘虽矮小,但因为经历了无穷岁月而带上了一股沧桑古老的气息,只是站在这里看着那做山丘,便能够感觉到一种古老久远的气息涌上心头,自然觉得自身渺小,觉得这山丘高大。

    那山丘之上众多怪石组成的阵势虽是玄妙,但却没有什么防御力。并不能阻拦任何生灵踏在其上。

    因此,罗帆也没有做什么准备,便带着封灵八元等人直接跨上那山丘。

    踏上山丘的瞬间,罗帆那敏锐无比的感知便感觉到似乎天地微微改变,这改变虽没有达到隔绝内外,将这事山丘变成另一片时空的地步。但却也形成了某种界限,让他感觉到一种异时空的气息。

    至于封灵八元等人,他们的感知比起罗帆差了无数倍,却是对此毫无所觉,只知跟在罗帆身后,不敢稍离。

    虽没有感觉到什么特殊之处,但此处明显便是主人的目的地,神通广大的主人要来此处干些什么不是他们所能够管的,但既然这般神通广大的主人对此处另眼相看,那此处必然不会简单。

    在这种心态之下,他们自然而然的便会感应到一股心灵压力,感觉到周围环境与别处特别不同了。

    很快的,罗帆便带着他们来到了这山丘顶部。

    在这里,有着一个三丈高下的石门。这石门此时紧紧的闭着,整个石门没有任何装饰,构造极其简洁,根本找不出任何标示这石门的文字、图案这一类存在。

    罗帆眉头微微一皱,接着眉头放开,一笑,已是明白了那时空便在这石门之后。而且也明白了之前那血木王等人确实是来到此处,而且通过了某些方法将石门打开,一起进入了那石门之中。

    之所以如此肯定,却是他在这石门周围感觉到了血木王等人所留下的一丝丝隐晦无比,接近消失无踪的玄妙气息。

    这些气息的存在对普通修士而言没有任何意义,不能让他们发现任何东西,但对罗帆来说却简直便是一面白墙上面的苍蝇一般显眼,足以让他瞬间知晓到底有多少人在什么时候停留在这里多久,最终又到了何处。

    “统共九人,他们之间该是争斗了几场,最后方才达成妥协,携手进入门户之中。”罗帆如此推测着。

    这些信息乃是他从那气息的变化之中推演出来,虽没有任何其他证据能够证明,但他却不会怀疑其中的真实。

    不过,这些对他来说却没有什么意义,因此他也不会去寻找什么证据来证明自己,上前来到那门户之前,细细感应这门户。

    这门户古朴简洁,上面没有任何装饰,没有任何文字线纹存在,似乎十分普通,但显然的,这门户根本不可能普通。其中必定有着无穷奥妙包含在其中,想要打开这门户定然是有着特殊的方法。

    随着他的感应。这门户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渐渐的分解,其表面笼罩着的屏障渐渐被他所撕开。

    构筑这石门的材质,并不是普通的石头,而是数十万种需石按照某种极其奇妙的方式堆积在一处构成的。

    这些需石每一种都是在这天元大天地极为难得的炼器材料。若是舀出去,任何一块都足以让仙境修士耗费百万年时光来将之洗炼成为一件法宝。这般数十万块堆积在一处构筑这石门,足可称得上是豪奢。

    这数十万种需石各自分开,任意两块需石之间都不曾融合合一,整个门户便好似是沙子构筑而成的门户一般。

    这种构筑方式是如此的诡异,似乎轻轻一推,这石门便会轰然倒塌。直接化为一堆沙堆一般。但事实上,这数十万块需石之间,任意两块需石之间都有着某种极其微妙的联系存在。

    这种微妙的联系,并非外界的力量所产生,而是这些需石本身所包含的力量因为这种奇妙的构造方式,因为数十万块需石合在一处所组成的特殊环境牵引所产生的。

    正是因为这种极其玄妙的联系,让这数十万块彼此**的需石所构筑出的这个门户稳固得无法想象。甚至便是罗帆,也感觉自己想要打破这门户都需要用尽全力。而且还不一定成功。

    要知道,罗帆的神通威能之强,早已能够毁天灭地。便是一个大千世界在他眼前,他也能够轻松的将之完全覆灭。

    但便是这般神通威能,都没有绝对的把握来讲这些需石堆积而成的门户毁灭,这足以看出这门户是如何的稳固,那数十万需石构筑门户之中所包含的奥秘是如何的精微,如何的玄妙了。

    罗帆此时对于天元大天地之中一切他所未见的,与修行有关的存在都感兴趣,这数十万块需石用这种方式构筑出这样的门户这般奇妙的事情他又怎么会放过。

    只是瞬间,便将有关这门户的一切都纳入自己的心神意念之间,深深镌刻在自己的记忆深处。

    这数十万块需石组成门户所包含的道理精深难测。更与那些需石的特质结合得紧密无比,近乎不可分割。因此,一时间,罗帆却也无法完全彻悟其中的道理。

    不过,虽无法彻悟其中的道理,但找出出入这门户的方法。对他来说却没有什么难度。

    “这门户的钥匙居然是那法宝的灵引,怪不得。”明白进出这门户的方法,罗帆不由得吃了一惊。

    法宝的灵引,乃是天地因这法宝诞生而自然生出的,与这法宝向契合的某种玄妙存在,是为这法宝留下的一线生机。这种存在对于一般生灵来说都是只曾听过却从未看过的。

    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有人能够将灵引利用到这种地步,不单单改变其依附力量的性质为依附生灵,更将之当成出入门户的钥匙,这种对灵引的利用手段,几乎可以说是出神入化,直将一般生灵看都看不到的灵引当成普通的铁石,这让他怎能不吃惊?

    只是,吃惊的同时,罗帆也渐渐生出了兴奋的感觉。

    他所寻找的,不就是这样的存在吗……

    念头微微一动,那一个被他收入袖里乾坤的灵引便浮现在他面前。

    那石门在那灵引出现的瞬间,微微一震,两扇门板缓缓的向两边打开,渐渐的展现出那门户之后的世界。

    一个灵引,一般只能将一名生灵带入门户之中。

    这限制直接便镌刻在那石门的本源之中,一般生灵根本不可能违反。不过这对罗帆来说也不算什么。他念头一动,八元等人便直接被他收入袖里乾坤之中,其气息完全被隔绝在内,并不透露一分一毫出来。

    之后,他握住那灵引,直接便跨入那门户之中。

    在跨入那门户的瞬间,他感觉自己似乎穿过了一层时空屏障,转眼间,时空转换,他已经来到了另一个时空。

    当一切变化稳定下来,罗帆心中念头一动,忽然生出一种自己是不是已经离开了永恒森林,重新来到永恒森林之外的无边天地的感觉。

    这种念头一现,他四处感应一番,便发现周围的规则、法则乃至大道都与外界有着微妙的不同。这种微妙的不同使得这些规则、法则乃至大道居然被重新扭回去。完全将永恒森林对规则、法则乃至大道完全消除,让其中的一切规则、法则乃至大道都重新变得与永恒森林之外的天地一般无二。

    “居然是如此,居然有着这样的神通,构筑这天地之人至少也是仙境九阶上三品的存在。不如此根本不可能在将规则扭曲回去。”罗帆暗自警惕起来。

    永恒森林之所以能够将规则、法则乃至大道扭曲。乃是因为无比漫长的岁月一点一滴积累而成的,是数字极限都无法描述的古木所有力量集合在一处所产生的成果。

    这种扭曲,几乎是本质的扭曲,便是这遗迹天地与那永恒森林已经不是一个时空,也无法脱离这种扭曲,依然是依附在那种规则、法则乃至大道之下,虽时空不同。但一切都与永恒森林之中没有什么区别。

    连这建造遗迹天地的强大存在都无法将永恒森林的规则、法则、大道加以扭曲,想要将这种种扭曲的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但在此处,居然出现了这般一个将一切重新扭曲回去的天地,开辟这天地的存在该是多么强大便可想而知了。

    心中警惕之下,罗帆细细打量周围。

    发现这一片时空与外面的遗迹天地极其不同。这里根本没有天空,没有大地,更没有山水。草木。整片时空无上无下,无左无右,只是灰蒙蒙的一片。便好似宇宙虚空之中一般。

    这片时空无穷广阔,其中弥漫着浓郁无比的天地元气。

    这种天地元气与永恒森林之中的天地元气不同,并没有那种对器物有着无穷好处的浓郁生机,的那却也与罗帆之前所感应到的,那天元大天地之中的后天天地元气不同。比起那种后天天地元气,这种天地元气之中似乎多了一些什么玄之又玄的东西。

    正是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让这种天地元气有着一丝丝先天的意味,带上了一丝丝先天元气的特质。

    猛然间,罗帆忽然明白了,这种天地元气。正是当初天元大天地正处于此时洪荒天地所在状态之时,那先天元气正向着后天天地元气演化的中间状态。

    明白此处,他不由得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天地存在的时光比我预想当中还要久远。”

    恍然之间,他已经明白,自己此时所在的这一片时空,这一方天地。极有可能在这太古遗迹被开辟出来之前的无数年前便已经存在了。甚至,极有可能是在这永恒森林存在以前便已经存在了!

    之所以如此推测,原因便是此时这片时空之中充斥的天地元气。

    这种天地元气,不肯能是凭空而生的。便是修士想要从外界的后天天地元气反推,也不可能反推到这个阶段——反推出先天元气相比之下反而更加简单。

    因此,最大的可能便是,在这时空被构筑出来的时候,在这片天地被开辟出来的时候,外界天地之中充斥的,便是这样的一种天地元气。

    天元大天地,是一个完美天地渡过至少九次天地大劫之后所形成的一个大天地。这样的天地,其种充斥着先天元气的时刻,绝对是天地开辟之初,距离如今甚至便是数字极限都无法描述出来的年份——那至少便是无数万亿个万亿年方才可能勉强摸到一点边的年份。

    这样久远的历史,哪怕其中先天元气充斥天地的岁月有着不知多少万亿年,与这段历史相比,也只是起始的,一点几乎可以忽略的,微不足道的一小点岁月罢了。

    在这种情况下,元气从先天向后天转化,从先天元气演化为后天天地元气这一个中间的过程距离现在到底有多少岁月,便可想而知了。

    想清楚这些,罗帆忽然间对那遗迹天地的兴趣变得更加浓郁了。

    “将这样的时空放在这里,这遗迹天地的主人到底要做什么……”罗帆如此想着,抬步一跨,便跨入了前方那灰蒙蒙的虚空之中。

    至于八元等人,他此时却没有什么心思放他们出来了。原来的目标,在此时此刻更是显得微不足道。

    存在时间如此漫长的时空,已经不是八元他们所能接触的了。而一个历史久远的时空,七阶法宝相比之下,其价值几乎无法放在一起相提并论。有了探索这时空的机会,他哪里还会将那法宝当成主要目标?

    当然,这也并非代表他便完全不去寻找那七阶法宝了。相反,他更要努力的寻找那法宝。毕竟这七阶法宝在这时空当中存在了不知多久,探索这时空从那件法宝之上入手却是最好的选择。

    因此,罗帆一边感应着周围,一边寻找着自己的力量所在的位置。(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