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三十一章恍然大悟

正文 第八百三十一章恍然大悟

    -<>-

    他的那一股力量乃是他故意通过了灵引送进这时空的,此时所在的位置,自然便是那一件七阶法宝所在的位置了。-<>-/-<>-/

    在进入这一个时空之后,没有了不同时空的阻隔,他对于自己那一股力量的感应变得更加的清晰了,甚至隐隐间还能够看到那力量周围的景象到底是何等模样。当然,看清景象那已经是另一个级别的范畴,哪怕对那力量的感应已经变得如此清晰,他所看到的一切却也都是模模糊糊的。

    再加上,他所看到的景象被无穷彩色光华充斥,个呢个是难以看清那力量周围到底是一个什么模样。

    这时一片时空的规则、法则乃至大道都被某种无法形容的存在扭曲回了永恒森林之外的天元大天地之中的状态,而其中充斥着的天地元气更是带上了丝丝先天元气的气息,如同正在从先天化为后天的中间状态一般。在这种天地,这种时空之中行走,对罗帆来说却是一种难得的体验。

    虽说他在永恒森林外界还是不久以前的事,但这里看似与外界一模一样,但却也包含着许多外界所没有的特性,在这时空行走,让他自然生出一种正在天元大天地无穷久远的岁月之前行走的感觉出来,这对他来说自然是一种新的体验了。

    一路飞遁当中,罗帆却是感应到了有着九股气息存在的痕迹。

    那显然便是血木王等这太古遗迹周围的九大势力的统治者了。

    他们先于罗帆进入这时空有着数个时辰之久,此时早已是领先了他一步,不知到了何处去了。

    罗帆一路走着,一路感应着周围时空的玄妙,努力的牟取这时空之中带着的种种信息。

    这显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片时空的一切元气都是流转不休,循环往复的,因此每一点元气所存在的时光却都不是很长,顶多也只是数十万数百万年罢了——更久远之前的元气早已被这天地的循环运转所消去,转化为如今存在的众多元气了。

    而这时空之中又没有外界那天地层次之中存在着的波动。真正能够承载久远岁月留下了来的信息的,除了规则、法则、大道之外,也便再没有其他什么存在能够做到了。

    而显然,想要将规则、法则乃至大道之上所承载的信息完全吸取出来。这种神通威能,已经超越了罗帆所能做到的极限,甚至已经超越了仙人所能达到的极限。

    在这种情况下,罗帆的努力自然不会有太多的成就。

    一路飞遁当中,罗帆渐渐向着那一处自己力量所在的位置靠近着,过了数刻钟之久,他眉头一皱。脸上现出惊讶之色。

    “原来他们的目标居然也是这一件法宝。”他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却是他在此时此刻已经感应到了那力量所在之处周围有着数股六阶仙境的气息存在着,那些气息对他来说十分的熟悉,正是那血木王等遗迹周围势力的统治者。

    “看来却是相当的凑巧。”罗帆叹息。

    猛然加快速度向着那一处位置飞遁而去。他原本飞遁的速度便已是相当惊人了,此时再加快速度,几乎化光而去,只是数十个呼吸之间便跨越了数十万里,直接来到了距离入口之处数千万里之外的一处位置。

    远远的,他便看到一个足有数千里直径的巨大球体悬浮在那无边的虚空之中。

    周围虚空灰蒙蒙的景象在那球体之处完全被改变了。整个球体便好似一个世界一样,凭空的在无边虚空之中造出一个世外桃源。

    那一个球体上面有着淡淡的五彩光华将之过程一团。

    这些五彩光华十分内敛,好似被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限制在其表面一定范围之内。因此让罗帆在这外面看来只能看到淡淡的五彩色泽出现在这球体的表面,却根本看不出那光华到底是多么强烈,更无法透过这光华看到那球体的表面状态。

    “却是和宇宙之中的星球差不多。”罗帆暗自想到。

    念头一动,抬手虚抓,便有着一缕五彩光华被他猛然从那球体表面拉出来。

    这五彩光华虽只是光华罢了,但却沉重得无法想象,光是在罗帆手中的一缕,在他拉出这光华的过程之中,便让他感觉好似正在搬动一座百万丈高的铁需山峰一般。

    好在哪怕是搬动一座这般沉重的山峰对罗帆来说也没有丝毫压力,不然说不定还得出手第二次才能够将这一缕光华抓取。

    这光华落入罗帆手中之后。开始剧烈的波动,疯狂的挣扎起来,便好似是活物,是生灵一般。甚至隐隐间这光华还?p>

    鐾妨匙ψ映岚颍脊セ髀薹话恪?p>

    罗帆念头一动,一股强大无匹的意志轰然一罩。便将那光华之中蕴含的灵性完全镇住,那光华瞬间软倒,好似丝带一般躺在罗帆手心之上,两头往下垂到了罗帆的脚踝之处。但却也没有散去,更没有消失。

    罗帆到此,方才细细的体悟这光华。

    “原来是法宝的宝光,怪不得如此沉重,如此的灵性。”随着感应,罗帆却是明白了这光华到底是何物。甚至也明白了这光华的大概功用,大概威能。

    这光华却是那间七阶法宝的宝光,也是那七阶法宝的威能所寄。

    这光华玄妙无匹,虽是虚体,但却有着一切实体的性质,几乎能够化为万物,甚至能够演化为无穷生灵。这种光华,便让这一件法宝变得近乎无所不能,根本没有任何功用的限制,只要这法宝的主人想得到,其便极有可能能够做到。

    只是,可惜的是这光华之中所蕴含的灵性并没有蜕化,依然只是灵性罢了。根本没有任何一丝丝转化为灵智的迹象。

    由此便可推知,那法宝,必定也是天元大天地最典型的法宝,哪怕是有着这等惊呼没有任何限制的功用,却也因为其只有灵性,没有宝灵。故而在没有主人的情况下,却无法自身完美的发挥出自己的威能。

    当然,若是有了主人,那情况便会完全不同。除非那主人实在不成器,否则这件法宝将发挥出惊天动地的神威,足以让那生灵在七阶层次近乎无敌了。

    明白此处,罗帆念头一动,那球体表面的那众多光华忽然间剧烈的波动起来,那原本平缓内敛的表面忽然间有了剧烈的扭曲,似乎有着某物在其中剧烈的挣扎着一般。

    过得一会。那五彩光华的变形似乎超越了其所能达到的极限,在罗帆身前的某一处位置,五彩光华忽然破开一个大洞,从中有着一股力量直冲而出。

    这一股力量,便是罗帆之前发出的,被这一件法宝消磨了大半的那一股力量。

    在这一股力量之后,那被破开出来的大洞却并没有消失,好似有着一股巨大无匹的力量正在压迫着这一个洞口一般。让这事一个洞口周围的五彩光华疯狂的蠕动着要收敛,却完全无法将这洞口弥合,显露出一道长长的通道。直接通往这球体的深处。

    将那力量凝合在自己的手心之上,罗帆不由得现出了淡淡的笑容。

    那一股力量因为这段时间存在于这法宝之中,自然沾染上了那法宝的力量,此时凝聚在罗帆手心之上却是形成了一个五彩琉璃珠子的模样。

    正是凭借着这一股力量与那法宝散发出来五彩光华的联系,他用自己的超强意志掌控了一部分五彩光华,从而形成了这样一条直通法宝核心之处的通道。

    这一道通道并非直线,而是扭曲蜿蜒,好似在绕着迷宫一般,几乎是螺旋模样的通往那球体中心之处。

    这球体有着数千里直径,其核心之处自然不太可能便在这球体的表面。而该是在那球体的中央之处。

    罗帆拖着那五彩琉璃小珠,并没有犹豫,抬步一跨便跨入了那通道之中。

    一跨入通道,他便感觉周围似乎凝滞了许多,好似充斥这某种无法形容的压力在身周一般。这种压力,正是因为周围五彩光华并没有被完全排开。依然有着一些稀薄的铺在通道之中所产生的,是属于这法宝本身的压力。

    罗帆发出的力量毕竟只是一丝丝罢了。这样的力量想要掌控四五阶法宝,甚至便是六阶法宝也是极其轻松的事,但对于七阶法宝来说,却还是力有不逮。再加上只是这般短的时光,故而他虽能够勉强的让这些五彩光华排开形成一条通道,但显然不可能完美的掌控这些五彩光华,自然还有许多最为凝聚的,与这法宝融合更加紧密的五彩光华是那一点力量所不可能掌控的,它们便自然留在了这通道之中,自然便会对要用强硬手段驱除它们的罗帆产生巨大的压力了。

    当然,这压力对罗帆来说虽说无法忽略,但却也无法对他造成太大的阻碍,他前进的速度并没有因此而有所减少。

    进入了通道之中,他便发现了这五彩光华是如此的明亮,如此的耀眼,甚至达到刺目的程度。

    若是这些光华完全散发出去而不是内敛在这球体表面的话,这球体绝对会成为这一片时空的太阳,让这一个时空化为一片白昼,再非此时这般灰蒙蒙的虚空模样。

    如此光芒,对于常人来说,哪怕只是一瞬,都足以让他们双目成盲,让他们灵魂崩溃。

    但对于任何一名仙境修士来说,却都算不得什么,对于七阶仙境的罗帆来说,更是连激起他力量防御都无法做到,让他能够仅凭自己的肉眼便完全承受住这些光芒,更看清这光芒之中的一切了。

    将目光投往那球体表面,只见得这表面有着一个五彩光华构筑而成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五彩光华所凝聚而成。其中有山有水,更有这众多动植物存在于这世界之中。

    而这一切,完全便是五彩光华凝聚而成。

    只是,因为这些凝聚成为山水、动植物的五彩光华却是极其内敛,根本没有多少光华从中透出,故而这些原本由更多光华凝聚而成的山水生灵,反而是显得十分暗淡,与周围的五彩光华相对比,简直便如同众多黑影一般。

    一眼扫过。罗帆刹那间便将这整个球体向着他这一面的几乎一切都看个透彻。

    瞬间便发现了几名不是五彩光华凝聚而成的生灵存在着。

    这些生灵,罗帆虽不算熟悉,但却曾经清晰的感应过他们的气息好几次,赫然便是血木王等周围几大势力的统治者!

    此时。他们几个正在这球体表面的五彩光华世界之中四处奔走、四处寻找着什么,看他们的模样,每一个都颇为急迫,似乎都想要在其他人之前找寻到那物体。

    罗帆微微一感应,便发现了他们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他们的魂灵之中都隐藏着一块玉牌模样的奇异物质。在那物质之中隐隐透出点微不足道的灵引气息。

    但感应到这令牌以及那灵引气息的存在,罗帆瞬间恍然大悟。却是明白了许多之前所不曾了解的东西。

    比如,为何他们要进入这遗迹天地,为何他们能够进入这时空,又为何要进入这时空之中,甚至隐隐间还能够推算出他们在进入这时空之后的种种作为。

    那玉牌,显然该是一种类似传承资格的凭证,而那传承,显然便该是在这法宝之中。甚至便是这法宝。而他们之所以能够进入这时空,正是因为那玉牌之中有着这法宝的灵引,正是这灵引让他们能够穿过时空的门户。进入这时空之中,甚至也正是那灵引将他们引导进入这五彩光华之内。

    而他们此时正在做的,或是寻找传承的线索,或是在完成那传承的考验。

    至于他们进入这时空之后的种种作为,应当便是在争夺激活这玉牌的物质,或者是某种果实,或者是某种生灵,或者是某种力量——不管如何,结果定然是让这玉牌能够完全激活……而争斗的原因,应该是激活这玉牌的顺序对于接受传承有着一些影响吧。

    大概推想了一番。罗帆便将这想法放过。

    不管如何,这些与他都没有多少关系,他们几人虽是六阶仙境的存在,更因为掌握着势力,有着靠山,故而有着种种手段发挥出超过他们境界的威能。但那对罗帆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

    哪怕是与他们发生冲突,也只是给他带来一些麻烦罢了,根本不可能真正破坏他的计划。因此,他自然没有什么必要去具体推算他们的种种经历了。

    这一条通道直接从外面通往这球体的内部,其中没有多少五彩光华,这在无穷五彩光华充斥着的世界当中,却是显得十分的显眼。看起来便好似有着一条黑色的通道直接从天空之外直穿而下,贯通这世界的地底一般。

    因此,在这一瞬间,那血木王等人都在这通道出现的瞬间便看到了这通道的存在。

    他们都是掌控一方势力的六阶仙境修士,心智自然都是相当的不凡,只是瞬间,他们所有人便都猜出这通道必定是那之前他们并不在意的七阶仙人所开辟的。而这代表的意义,对他们来说根本便没有什么好猜的,除了谋算这一件七阶法宝,哪里还有什么其他理由?

    这球体有千里直径,视觉看起来已经是极为巨大了,但相对于仙人来说,哪怕是绕着这球体飞上十圈,也不过是瞬息间的事情。

    只是,他们在见到这通道的瞬间,却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向这通道而来,便好似有着一股无法想象的力量限制着他们,让他们无法脱离那一定的区域一般。

    甚至,罗帆都能够从他们的脸上看到极其不甘,极其愤怒的神色。

    “这该是传承的规矩吧。”罗帆对此微微有些惊讶,不过很快的便想清楚了。任何传承,都必定有着某些规矩来考验接受传承的生灵,除非通过种种考验,表现出足够的潜力,否则任何传承都不会降临其身。

    而他们此时显然便是处于某种考验当中,正是这种考验,限制了他们离开他们所在的区域。也就是说,他们此时除非有着打破这传承的规矩,也就是这七阶法宝威能的力量,否则便只能继续经受这法宝的考验,继续在他们各自的区域寻找着。

    但显然的,七阶法宝没有生灵肉身限制,其力量能够越级发挥出来,其本身至少能够发挥出类似仙境八阶的威能——当然,比起真正的八阶仙境修士来说,自然是远远不及的。这种威能,哪怕血木王他们每一个都有着种种手段发挥出超越本身阶级的实力,却也不可能与之相媲美的,想要打破传承的规矩,自然是不可能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罗帆在那通道之中渐渐走向那法宝的深处核心之处,心中虽有无比的愤怒,却只能压抑着,无法发泄出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