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三十四章百年

正文 第八百三十四章百年

    那老者在花费三年时光将五行之道天内之法的种种讲述清楚之后,并没有停下来,而是接下去将那天外之法讲出。//

    这天外之法乃是根基于天内之法之上,必须将天内之法有着相当深入的彻悟,方才可能对其理解一丝半毫,方才可能真正的了解那法门的奥妙,真正的理解其中的真意。

    天内之法乃是使用无数法门将整个天地的一切用五行进行解释,将其实现。而天外之法却与此不同,虽依然是五行之道,但却超脱了平常的五行,而是将五行拓展开去,将一切蕴含金性、木性、水性、火性、土性的一切都包含在其中。

    这种概念上的改变,瞬间便将这五行所包含的范围增长了无数倍。

    比如,时间这种在天内之法需要借助不知多少亿万次分解方才可能化为五行的存在在这种拓展开来之后的概念当中,百年因为其无法截断,更拥有近乎无法抵御的流动性这些特点,被当成水性存在,被分在水中。

    与时间一般的其他种种存在,都是因为类似的方法被各自分类。

    如此的拓展,使得这天外之法几乎不用任何步骤的,便能够将这整个天地之间的一切有形无形的存在分在那五行之间。

    从而,让那五行之道的适应性,暴涨了不知多少倍。

    的那个明白这天外之法的基本概念之后,罗帆双眼亮如两个太阳一般,心中唯有一种无法形容的震撼在不断的环绕着。

    若说天内之法将天地万物当成是五行组合而成是一种粗陋的世界观,那么这种将五行拓展成为五种性质之后,这种世界观便变成一个无比宏大,境界提升到一个罗帆所无法想象的世界观了。

    在这世界观之中,一切事物的表象,都已经完全化为虚幻,留存下来的。便唯有原本隐藏在那种种表象之下的真实。

    如此世界观,却是罗帆所做不到的,更是他之前所未曾想到的。

    哪怕他有着看破一切事物表象,照彻一切事物真实的能力。他眼中所见到的世界,顶多也只是比起一般修士所见的多了许多原本不可见的存在罢了,虽看透了许多假象,但毕竟还被重重表象所遮掩,那天地的真实,世界的真相,依然是隐藏在重重迷雾之间。想要看透这些迷雾,依然需要他耗费无穷精力,运使种种神通方能将之照彻。

    那老者一旦进入讲述天外之法的过程,便全神贯注,完全不顾外界的一切变化。甚至便是罗帆的种种反应,他也没有丝毫的注意。

    他口中所吐出的言语单单一个个来看的话,都只不过是普通平常的远古文字罢了,虽说繁复玄奥。但却依然是能够让一切修士轻松的理解。

    但当这些文字窜在一处,形成一句句的句子之后,却产生了种种不可思议的变化。每一句话都变得深奥莫测。每一句话都好似蕴含了天地宇宙之间最深邃,最不应该=形诸言语的秘密!

    随着其讲述,罗帆与这老者周围的时空完全崩溃,化为一团灰蒙蒙,足以遮掩一切光芒,一切影像的奇异存在。

    时间、空间、物质、能量在这奇异存在之中似乎存在又似乎不存在。周围似是变得无边无际,又似是完全没有了任何空隙可以容纳超过他们两人之外的任何物质、任何能量。

    一切的一切,都好似重归了混沌状态一般。

    那混沌状态不断的翻涌着,不断的变动着,好似正在酝酿着什么东西一般。肉眼便能看出其在产生无数不可思议的变化。

    但不管如何变化,不管这混沌状态如何翻涌,都依然只是混沌状态。依然是一片时间、空间、物质、能量混元一体的状态。

    这天外之法比起天内之法复杂了何止万倍。

    但其中却都是一些观念,一些理念,一些世界观的描述,真正具体的修行法门却比起天内之法少了无数倍。只有寥寥数十部罢了。

    在这种情况下,这比起天内之法复杂不止万倍的天外之法,那老者却只不过是讲了接近一年罢了。比起天内之法讲述的三年时间还要少上三分之二。

    待得一年之后那老者将天外之法的种种讲清楚,在罗帆与这老者周围的混沌状态开始渐渐平息下来。一片无垠星空出现在他们的周围。他们两人端坐在那蒲团之上,便好似两名创世神灵端坐于宇宙星空之间一般。自然而然的便透出一股苍凉威严的气息。

    那老者在停下讲述之后,面色显得极为疲惫,脸色也微微有些苍白。

    似乎这种讲述对其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负担一般。

    而罗帆在听完这老者的讲述之后,早已是紧闭双眼,心神意念之间智慧灵光疯狂闪烁,不断的体悟着五行之道的天内天外两种法门。

    五行之道乃是一种直通混元的成圣之道,此道之复杂,却是罗帆修行不知多少万亿年来仅见。其中涉及的法门繁多到极限,而几乎每一种法门,都可以说是这天地间众多修士所梦寐以求的法门。每一种法门,都足以让普通修士将一生精力完全耗费在其上。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这些法门虽说数量繁多到极限,但却每一种都无比重要,每一种都是这五行之道之中不可或缺的法门,任何一种法门的缺失,都会造成此道的不完整,最终让修行的修士失去凭借此道成圣的可能。

    那任何两种法门之间,都形成了某种极其微妙的互补关系。特别是天内之法。天内之法所涉及的修行法门数量是天外之法的不知多少万倍,其中更没有任何主次之分。

    也即是说,若是修行天内之法,可以从任意一部修行法门开始。之后每多修行一部修行法门,前一部修行法门的威能都将获得巨大的提升,一直到将所有天内之法涉及的修行法门完全修成,便会直接将那天内之法完全修成,获得无上神威,直达超脱仙境九阶的无上境界。

    天外之法的每一部修行法门虽是与那天内之法之中的任何一部修行法门关系紧密。但却却是超脱天内之法的众多修行法门之上。

    乃是以天内之法的众多修行法门作为基础,踩踏着那天内之法的众多修行法门而向着不可臆测的高度提升着。

    之所以那天内之法的任何一部修行法门缺失便会造成不可测的后果,乃是因为它们之中任何一部的缺失,都会造成天外之法修行基础的缺失。显然。基础不稳,何以求道?何以成圣?

    那繁多至极的修行法门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不断的流淌着,被他闪烁着的无穷智慧灵光打散,不断的将其中的真意一点一滴的提取出来。

    这一过程显然不是什么轻松的过程。那五行道尊乃是超越仙境九阶五大境界之中最后一个境界的存在,甚至已经踏入成圣之路内部,极有可能正在向着圣人境界冲击着。这种存在所留下的传承,必定是经过了无穷岁月的打磨。经历了无数次的精炼,必定已经是将五行之道真意尽一切可能的描述清楚了,想要在这种道尊境界的存在尽一切所能清楚描述出来的文字之中更深一步的提取出其中真意出来,那难度之大便可想而知了。

    在罗帆不断提取那五行之道真意的过程之中,百年时光晃眼即过。

    这百年间,他的肉身一直是盘坐在那一件七阶法宝之上,一动不动的,便好似一具已然失去一切生命力的肉身一般。而那一个虚幻的门户。也一直是在他的面前,一动不动的,好似亘古以来便一直存在于此处一般。

    而他那点意念。便是在那门户之中,在那五行道尊的投影之前盘坐着,双目紧闭,一动不动,如同死物。

    至于那五行道尊,却也是盘坐在罗帆的意念面前,只是他的双眼却并非紧闭,而是好似看透了时空一般,穿透了虚空,照到了一个不知何处的所在。显得有些茫然。

    对已经存在了数十万亿年的他来说,百年时光与一眨眼哪有什么区别?再说,他独自一人呆了那般漫长的时光,自然有着自己的消遣方法,自是不会因为等了百年而有所变色。

    这一日,罗帆心念一动。忽然缓缓睁开双眼,道:“看来真正道尊真正的传承者已经出现了,在下却是不得不告辞了。”

    那老者双眼神光微微凝聚,一笑,道:“没想到数十万亿年不曾有生灵踏入此处,现在区区百年时光,居然接连有生灵来与本尊相见,实在可喜。后来者,你如今已是得了本尊一切法门传承,可惜你不愿真正接受传承,拜入本尊门下,那本体所留的许多宝贝却不好与你。你此时留在此处也无用了,自去便是。”

    罗帆躬身一礼,道:“多谢道尊传法之德,日后若是有暇踏足成圣之路,在下必会努力寻找道尊本体。”

    “去吧去吧。”那老者一笑。说着,随手一拂,周围时空变换,渐渐消失在罗帆的面前。而罗帆的这点意念却是微微一震,恍惚之间时空改换,已经离开了那时空,重新来到了他身躯的面前。

    那在他面前出现了百年之久的虚幻门户,却早已消失无踪,便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罗帆的肉身缓缓睁开双眼,微微一笑,念头一动,那点意念便重归本体,完全与他的心神意念合一。这百年时光虽看似他的这点意念与本体完全分开,似乎经历了完全不同的事迹一般,但事实上,意念所遭遇的一切,几乎没有任何时间间隔的直接传递到他的本体之上,百年时光意念的体悟,便相当于他本体的体悟。彼此之间根本没有多少本质的区别。在这种情况下,意念回归身躯,自然不需要有着任何记忆转移,自然是显得自然而平淡,好似很平常的将普通的意念收回一般。

    便在罗帆将意念收回之后,不远处的虚空Φ男榭瘴101で凶乓坏阈橛坝尚榛档幕夯撼鱿帧?p>

    看那身形,却赫然便是那九大势力的统治者之中的一位。显然,是在这百年之间,那血木王等人终于有了一位通过了重重考验,来到了这法宝的本体之处接受传承。

    只是。此人却并非那九名势力统治者之中的最强者血木王,而是一名很是普通,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女性六阶仙境存在罢了。

    罗帆却不愿与这女子面对,心念一动。身形自然隐没,在那女子即将完全显现的同时消失于无形之间。

    他不愿与那女子面对,倒不是怕了那血木王等人,而是觉得此时自己已经获得了自己所要的好处,与他们面对的话只会增加麻烦罢了,既不能让他获得更多的好处,也不会让他获得多少胜利的快感。自然不愿意自找麻烦了。

    随着那女子的出现,过得好一会,虚空又是一震,又有一个虚幻的门户在那女子身前出现。那门户对罗帆来说却是无比的熟悉,正是在他面前出现了足足百年之久的门户,乃是那五行道尊的投影意念所创造出来的虚幻世界的入口。

    罗帆一看,不由得一笑,知晓已经进入了正式传承的过程。也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念头一动,便要离开。

    便在此时。一声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此处混元道境还有着十来位道尊的传承之宝,乃是当初与本尊本体共同去闯那成圣之路的道尊所遗留下来的传承,你既有意寻找自我之道,或可前往找寻,必将对你有许多帮助。”

    “多谢道尊提醒。”罗帆一听,便知晓这是那五行道尊的投影指点自己,双眼一亮,向那光门躬身一礼,道。

    接着,也不迟疑。念头一动,抬步轻跨之间,便直接跨越了数千里距离,直接出现在那法宝周围的五彩光华层之外。

    在百年之前他穿过那五彩光华层还需要借助灵引,创造通道方能进入其中,但在经过百年时光体悟那五行之道后。他虽没有直接修行,但通过体悟已经是对五行之道有了初步的了解,这些五彩光华乃是五行所化,却正好在他了解的范围之内。因此,他在这百年之间确实对这五彩光华的特性有了更深入的体悟,因此才能够在不触动那五彩光华的同时直接挪移虚空,出现在这法宝笼罩范围之外。

    有着这样举重若轻的表现,却代表着他对那五行之道的了解比起百年之前已经提升了数倍以上。

    “或许,我该在这混元道境之中呆上很长一段时间了。”望着前方那五彩星球一般的球体,罗帆如此想着。

    百年时光的体悟虽让他对五行之道的了解加深了数倍,但那提取天内之法无数法门真意的过程,却进展缓慢。虽不能说一无所得,但却也达不到他想要达到的目标。

    这种体悟速度,让他知晓,自己想要从中提取出自己所需要的,能够对自己创造法门有所帮助的奥妙出来,却还需要颇为漫长的时光才能够做到。

    正是因为有着这种认识,他方才有着在这混元道境停留下去的决定。

    反正,这天元大天地之中的任何地方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这混元道境虽说只是天元大天地之中一个相对**的永恒森林之中的一个遗迹天地内部的一个道境罢了,但既然环境合适他修行,他也绝不会因此而有着什么心理障碍。

    至于那在他袖里乾坤之中呆着的八元与封灵他们,此时早已被他抛在脑后了。

    八元只是他的奴仆,而封灵他们却是他的法宝,他显然不是那种会做出为了奴仆与法宝离开一个对自己修行颇为有益之处这种愚蠢决定之人。

    因此,在思考去留的过程之中,他完全没有想过八元他们此时那无知无识躺在自己袖里乾坤之中的处境。

    做出了决定,他感知发出,向着四面八方扫荡一番,细细感知着周围。

    很快的,他便发现了适合自己修行的所在,身形一动,化为一道无形遁光向着他挑选的方向飚射而去。

    这过程之中,他依然没有忘记隐藏自身的身形。

    要知道此时血木王等人可是没有放弃找他别扭的打算,若是被他们发现自己所在的方位,虽说不会让他的生命受到威胁,但却可能打断他修行的过程。这可不是他所愿意的。

    反正隐藏自身身形也不是什么难事,他更不介意这种看似胆怯的行为显得有些丢脸,自然便直接做了。

    当然,此时此刻血木王等人正在努力的寻找着传承的线索,接受着传承的考验——虽然,从他们进入这五彩光华之中接受考验到如今已经过去了百多年时光了,但这传承考验之复杂,之困难,却使得他们依然看不到任何考验成功的迹象,依然只能努力的寻找着完成考验的线索,将一切精力都放在五行道尊的考验之上。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之间自然不会有谁关注五彩光华之外到底发生什么,罗帆的谨慎,却是做给瞎子看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