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三十六章 传道子

正文 第八百三十六章 传道子

    :

    在那镜子的正面,居然有着一个世界以平面的形式存在着。

    这个镜子之中的世界似乎无穷广阔,其中有着山川河流,有着平原丘陵,更有着无数生灵生存在期间。甚至隐隐间还有着修士生存的痕迹能够找寻得到。

    望着这世界,罗帆并没有太多的惊异,七阶法宝在洪荒天地之间已是大罗天宝这一级别的存在了,其威能之强,达到一个无法言说的境地,在其内部开辟出一个世界出来,那也只是一件小事罢了。

    不过,即便并没有因为这镜子之中存在着世界有着惊异的情绪,但他也不得不为炼制这法宝之人的奇思妙想而赞叹。

    毕竟,能开辟出一个世界对七阶法宝并不算困难,但这个世界以何种形式存在,那却是很考验炼制者的创造能力的。这法宝若是在内部开辟出一个世界,罗帆反倒并不会觉得太过惊讶,但这世界融合与这镜子的镜面,以一种类似二维的方式存在,这乃是他第一次见到,自然是有着一种大开眼界之感了。

    来到此处,这法宝的气息对罗帆而言变得更加的明显了。

    那气息之中的欢迎之意,也变得更加的直观,更加的强烈了。

    罗帆细细感应着这法宝的气息,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因为,他在这法宝的气息之中感应到丝丝其他生灵留下的痕迹。

    这些痕迹若有若无。一不小心便能将之忽略。但在罗帆的感应之中,这些气息却无比的明显,让他瞬间便察觉这额痕迹的虚实,知晓这些痕迹到底是多久以前所留下的。

    “这些痕迹至少是成千上万修士曾经进入过这法宝表面的世界方才形成的。而那距离此时最近的一道痕迹,顶多也只是相聚此时不足百万年罢了……”罗帆心念微动,已是从那痕迹之中分析出了许多。

    “那五行道尊留下的传承法宝有着数十万亿年不曾有生灵踏足过,这一件法宝怎的好似公共厕所一般,几乎是随人出入……”他心中疑惑,却是止住了立马踏入这法宝内部的想法。

    “看来,此处的传承却不是那么好得的。”他此时已经明白了这个事实。

    这种结论并不难得出。这件法宝有着成千上万修士出入的痕迹。但却依然留在此处,很显然,虽有着成千上万的生灵来此处接受传承考验,但却没有任何一个真正获得所有传承。将这法宝收取。

    由此哪里还不知道这一事实?

    在心有警惕之下,他将自己的感知发出,用最细致的方式开始感应着这一件法宝,体悟这一件法宝的构造、威能。

    以罗帆此时踏足二品七阶仙境的道行境界,感应能力之强,早已达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了。在这种情况下,他却渐渐的体悟出了一些这法宝的奥秘出来。

    则会一件法宝乃是七阶法宝,这自然不是假的。但这样一件七阶法宝,却并不是普通的七阶法宝,而是一件拥有八阶材质。炼制方法也足以让其成就八阶级数的七阶法宝!

    其之所以只是七阶法宝,似乎是被一股力量封印,被一种强大的存在镇压了。

    明白此处,罗帆不由得眉头大皱。

    心中却是起了离开此处前往另一处传承所在的想法。

    不过这种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罢了。他却知晓,哪怕是其他位置的传承之宝,也不太可能会比这一件法宝简单,若是因为这法宝隐藏着超乎他之前感应的威能而离去,那这十几处传承说不定他都必须离开,不敢跨入其中了。

    正因这种考量,那一个离开的念头却没有真正成型便被他掐灭。

    “也罢。在没有解开封印之前,这法宝也只能发挥出七阶的威能罢了。却并不致命。”罗帆叹息一声。

    抬步一跨,便来到了镜子的正面上,缓缓的降落身形。

    在他双脚触及那镜子正面的瞬间,他忽然感觉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从那接触之处传上自己的身躯。

    刹那间。他便感觉时空变换,自己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另一个世界之中。

    四处一看。赫然便是他在镜子上方所看到的那个世界,而他此时所站立之处,也正是那镜子之上他所挑选的落脚之处那座山峰。

    这座山峰在天元大天地甚至洪荒天地之间都不算多高,只有数十万丈高下,但在这镜子世界之中,却几乎便是整个世界最高的山峰了。四处一看,几乎整片天地都被纳入眼帘,无穷广阔的大地,无穷高远的天空,无穷多的山峰,无穷多的生机,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好似来到了一个完整的天地之中一般。

    深深吸入一口气,滚滚的先天元气从四面八方向他凝聚而来,直接涌入他的体内,瞬间转化为他的力量,让他感到有一股充实的感觉从心而生。

    “原来有着这样辅助修行的功用,看来这件法宝应该并非是为了对敌战斗而炼制的。”罗帆心神意念之间念头闪动着。

    周围的先天元气十分浓郁,虽说没有达到凝成液体气雾的地步,但却比起外界的混元道境之中存在的众多天地元气要浓郁上百倍以上。显然的,这法宝定是有着凝聚外界元气,将天地元气返化为先天元气的功用,而这种功用,很显然便是为了辅助修行,否则绝不会如此。

    这念头闪过,罗帆心中却是放松了许多。

    虽说并不认为这法宝能够瞬间提升到八阶将一切力量用来碾压自己,但毕竟这件法宝有着八阶的潜力,只不过是被封印被镇压方才停留在七阶。那种无法抵御的力量高悬在上。隐隐间威胁自身的感觉,哪怕是罗帆,也不能毫不放在心上,自然会感到颇强的压力了。

    此时此刻在知晓这件法宝并非攻伐之宝,罗帆自然会感到放松许多。

    抬手在虚空之中一抓,无穷强大的力量爆发而出,作用在这虚空之上。

    瞬间,虚空微微扭曲,面前的景象都发生了微微的偏移。过得好一会,方才重新恢复过来。

    “只不过是类似大千世界的强度罢了。”做完这些。罗帆已是得出了结论。

    他方才出手并没有出全力,甚至只是随手一抓罢了,若是这天地的级数超越大千世界,那他这一抓绝对不会让虚空产生什么变化。顶多只是让周围的先天元气被撕开一个元气真空区域罢了。

    但若是这天地的级数达不到大千世界的层次,那么这一抓绝对便会让虚空粉碎,让方圆数十里、数百里范围的虚空化为齑粉。

    他之所以使用这种方法来试探这天地所处的级数,而不是如同之前踏入那混元道境之中一般,微微感知便发现天地的层次,却是因为这一方天地与外界的混元道境完全不同。

    这一方天地的时空构造,与外界,与永恒森林,与天元大天地,与洪荒天地都完全不同。

    这天地的时空构造。却是一种极其诡异的扁平结构。

    这种扁平结构使得,这天地之中的一切都是扁平的,都是好似一个平面一般的存在。

    哪怕是这数十万丈高的山峰,事实上也是一种扁平的存在。甚至便是罗帆自身,在他踏入这天地之间,也已经变成了扁平的存在。

    之所以肉眼看不出来,好似一切都与正常天地没有什么区别,非是因为其他,正是因为肉眼的感知,意念的感知。都已经被扭曲,变得同样扁平起来,故而才会看起来没有什么区别。

    这样的天地,乃是罗帆第一次见到,自然无法轻易的衡量出这种天地的级数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需要使用此时这样看似粗陋的方式来衡量这天地的级数。

    “没想到居然有七阶仙境的修士进入传承天地,看来宗门传承真的已经衰弱了。”便在这时。一声悠然的叹息忽然在罗帆耳边响起。

    罗帆眉头一皱,这声音乃是来自四面八方,便好似是这天地所发出的一般。

    “阁下便是这天地的掌控者吗?不知可否现身一见?”眉头一皱之后,他便放松了下来,拱手说道。

    便在他说话间,有着一道身影缓缓在他面前凝聚出来。

    这身影乃是一名中年男子的模样,身着奇异的长袍,头上带着高冠,看起来雍容华贵到极点,脸上神色虽是黯然,但却自有一股无法形容的威严透出。

    “已经有三十多万年没有宗门弟子进来接受传承了,你是哪一宗门下,是第几代弟子?”那中年男子对罗帆说道。

    这男子一出现,罗帆便感觉他与这整方天地融为一体,每一次呼吸都引导着整方天地的力量循环,每一次动作都牵引着整方天地的无穷规则、法则。似乎只要一动念,便能对天地之间的任何存在进行毁灭性的打击,将进入这其中的一切存在完全抹灭。

    不过,这男子本身的道行境界,却也只是七阶罢了,甚至还不是上三品,而只不过是四品。

    对于这样一名修士,罗帆却并没有太过惧怕。

    这天地只不过是七阶法宝内部所开辟出来的天地,哪怕是一切力量凝聚起来,也只不过能够发挥出七阶法宝的威能罢了。而这男子本身又只是仙境七阶的存在,哪怕是中三品,却也并没有达到让他忌惮的地步。

    七阶法宝加上四品七阶仙境的道行境界,这样的组合,罗帆或许难以取胜,但想要离开,却不是什么难事,自然不会因之而惧怕。

    “道友却是误会了,在下却并非任何宗门弟子,进来此处也只是机缘巧合罢了。”罗帆拱手道。

    “嗯?”那中年男子眉头一皱,显然是没想到罗帆会如此回答。随着他的神色变化,自由一股压力从其身上散发出来。周围的虚空在这压力之下都微微有些扭曲。天空之上更是忽然间有着乌云凝聚。好似正在酝酿着无穷打击要轰击下来一般。

    “绝不可能,这传承之地乃是在三玄道核心天地之内,非是三玄道弟子,绝不可能踏入这里,你到底是哪一宗门下,是不是灭道宗门下弟子,竟敢不认宗门?!”那中年男子双目灼灼,身上散发出来的压力暴涨十倍,向着罗帆覆压而来。

    这压力足以让一般仙境七阶的存在感到难受了,但对有着本体带来意志的罗帆来说。这却根本算不得什么,根本无法让他有什么负面感觉。

    但,虽是没有负面感觉,却不代表他对此毫不在意。

    哪怕是没有什么影响。但对方想要压迫自己,想要让自己屈服这一点却是没有任何疑问的,自己没有招惹对方,对方却如此不客气的想要压服自己,哪怕罗帆道心坚定,也绝对不会没有丝毫感觉的。

    心中一个不爽,他也不回答,身体一耸,便有一股强大无匹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而出,向着那中年男子碾压而去。

    那中年男子面色一变。将自身发出的一切压力凝聚起来向着罗帆的气势挡来。

    只是,罗帆此时虽说没有全力催发气势,但却也将气势催至能够碾压这中年男子的级数上了,因此,那些中年男子发出的压力在刹那间便被罗帆的气势轰得粉碎,对那气势根本没有丝毫阻挡能力的便四处飞散,让那气势毫不受阻拦的继续向他碾压而来。

    那中年男子面色大变,不知做了什么,身躯忽然变得虚幻起来,好似刹那间挪移虚空。隐藏于另一片时空之中一般。

    罗帆的气势轰然落下,却没有落到任何实处,便好似那中年男子所在之处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物质存在一般。

    罗帆对于自身气势的掌控早已是出神入化,炉火纯青。虽是气势落到空处,但却也不会像一般生灵力气用错一般受到什么伤害。只是面上现出淡淡的笑容,轻轻一收。便将气势重新收回体内,静静的站在那里,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那中年男子见此,面色青白变幻,过得好一会方才恢复正常。

    而那虚空的变化,那天上的乌云,也在这时完全恢复了正常,虚空平复,乌云消失,便好似一切变化都不曾出现过一般。

    “方才在下因为忧心宗门,反应有些过度,实在是失礼了。”那中年男子重新现身出来,向罗帆躬身一礼,道。

    “道友忧心宗门的心意在下当然了解,自不会放在心上。在下罗帆,不知道友如何称呼?”罗帆回礼道。

    “在下乃三玄道传功长老,传道子。”那中年男子说道。

    此时此刻他心态恢复正常,一举一动都显得雍容华贵,自有一股慑人的魅力传出,让任何人都会心生好感。

    两人一番见礼之后,也没有马上便相互询问自己所关心的,那传道子却是邀请罗帆前往他修行的洞府做客。罗帆自然是欣喜应之。

    那传道子在在这传承法宝之中的身份十分特殊,他想要得到这法宝之中的传承,必然是需要经过传道子,自然是有着许多话要问他。

    而那传道子显然在这法宝之中存在了不知多少年,对外界的一切变化都不知晓,自然也有着更多的话语要询问罗帆。

    在这种彼此之间都有着许多话语要询问对方的情况下,他们自然需要一处交流地点,而不可能直接便在这山峰之上顶着寒风交流——虽说,周围的一切环境变化对于皆是七阶仙境的双方来说都算不上什么。但在恶劣环境下交流自然远比不得在好环境下交流了。

    那传道子的洞府所在乃是隐藏在云海深处。按照这一方天地的构造来说,便是处于这法宝的深处,处于一处在镜子上面不可见的所在。

    他们两人一同向着上方飞去,一路上,传道子给罗帆介绍着这天地的种种。

    这天地的构造其实与天元大天地颇为类似,只不过缩小了无数倍罢了。这天地之中有着数百块大陆。其中中央的数十块大陆被命名为内域,外面的数百块大陆被命名为外域。性质便与天元大天地的内域外域一般无二。

    这一方天地乃是大千世界级数的天地,与洪荒天地之中一般,也是能够诞生出四五六阶的修士。只是,因为这只不过是法宝内部的一方天地罢了,资源却是有限,故而在这无数年来,也只是有着数十名六阶修士存在罢了。

    而这六阶修士在这天地之中的地位,便好似圣人在天元大天地之中的地位一般。

    高高在上,掌控一切。

    因此,那数十块大陆之中,每一块,都是一名六阶仙人在掌控着,在镇压着。也正因为他们的镇压,故而内域显得更为祥和。

    而外域,与天元大天地或者与永恒森林一般,没有任何六阶仙人存在,但每一名修士都在努力的追寻着成就六阶的道路,故而却是显得极为混乱,同样是弱肉强食,同样是残酷无比的世界。

    听着传道子的解说,罗帆随着对于这天地的了解越来越深入,却渐渐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觉。(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