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一章 祭炼信息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一章 祭炼信息

    :

    在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自己与周围的这片星空忽然生出了某种无比玄妙的联系,好似在这一瞬间整片星空都被纳入他的掌控范围之内一般。

    他心念微微一动,整片星空便瞬间转变,在他的前方生成了一块平面,一块好似在他洪荒天地的法宝虚空无极宫之内极其类似的一块平面。

    这平面极其玄妙,根本没有任何厚度,更没有任何起伏,好似便是将数学上抽象出来的平面给直接具现化出来一般。

    罗帆抬步跨上这时平面,那平面中央自然生成了一个蒲团出来供他盘坐。这些都是罗帆一念所生,他自然不会有什么迟疑,几步间便来到蒲团之上,盘膝坐定。

    随着他坐定,整片星空好似被什么恐怖的力量镇压住一般,开始生出微妙的变化,那流转方式变化为以罗帆所在的平面作为中央运转着。一切变化都似乎是因这平面而生,因这平面而亡。

    这些却非是罗帆掌控,而是这房间自然产生的变化。

    对此,罗帆却并没有太过在意,在盘膝做定做之后,他缓缓的闭上双眼。

    此时此刻,他所要做的,并非开始整理自己的世界观,而是将自己些时日所获得的,六大道尊的传承重新祭炼一遍,将之化为一种压缩的整体。

    整理自己的世界观所需要的基础便是这六大道尊的传承,而显然的,整理自己的世界观对于罗帆的重要性超乎想象,却需要统合他洪荒天地的本体,地球宇宙的分体,这天元大天地的分身这三者的一切智慧与力量方才能够做到。

    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是需要先将这六大道尊的传承传递给洪荒天地的本体,再通过洪荒天地的本体传递给地球宇宙的分体,如此方才有着将三者智慧统合在一处的基础。

    而显然的。远隔不知多少旹空的两个天地之间传递信息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哪怕是本体与分身、分体之间有着某种微妙无比的联系,也是绝不轻松的事情。

    而这六大道尊的传承,哪怕是那极光道尊的传承,罗帆也足足花费了三年之久方才接受完成。六大道尊的传承包含着多少信息,可想而知。若是如同传承一般将这些信息传递到远隔不知多少旹空的本体所在,那得耗费多长时光?有需要耗费多少精力?甚至最终的结果还可能是断断续续的,让那传承变得并不完整——毕竟,两个天地之间的时空是完全不同的,在天元大天地的分身连续的两个刹那,洪荒天地的本体可能间隔了无数年……

    很显然的。有着这种种弊端的方法,自然是不可取的。

    因此,罗帆要将六大道尊的传承传递给本体,便需要将这些传承的信息量进行祭炼,将之压缩成为一个哪怕是断裂的时空都不能将之分割的整体。唯有如此,方才能够让远在洪荒天地的本体完整的,快速的接收到这些传承的信息。

    闭上双眼之后,罗帆心神意念之间开始有着五行道尊的无数法门不断的浮现出来。

    六大道尊的传承之中。五行道尊的传承是罗帆所最熟悉的。毕竟他已经体悟了两千年之久了。

    那天内之法的无数修行法门与天外之法的众多法门铺天盖地一般的占满了他的整个心神意念,几乎让他的心神意念都产生饱胀之感。

    罗帆的心神意念宽阔到无法想象,此时居然能够有着饱胀之感。足以表明这五行道尊的传承信息是多么的巨量了。

    对此,罗帆早有预料,此时却是不慌不忙,不断的将那无数修行法门一道一道的抽取出来,将之转化为一道道玄之又玄的线纹,开始在他心神意念的一角不断的勾勒搭建着。

    他对于这些修行法门极其熟悉,甚至将天内之法的无数真意都提取出来了,此时这种抽取修行法门化为线纹的过程却是发展得极其快速。

    只是花费了三年时光。

    那无穷修行法门便完全转化为玄之又玄的繁复线纹,堆积在罗帆心神意念的一角,形成了一团看似杂乱无章的巨大线团。

    那众多的修行法门虽是转化为了线纹。但每一道线纹之中都包含了修行法门的一切信息,其中没有任何哪怕一丝丝的遗漏,只要稍稍转化一番,便能重新将之化为一部同样的修行法门出来。

    一切天内之法,天外之法内部包含的修行法门转化为线纹之后,其体积却是减少了亿万倍。让罗帆原本饱胀的心神意念瞬间变得空荡荡的。

    那线团在最后一部修行法门加入之后,猛然一震,轰然一散,向着他的整个心神意念扩散,并在接触到罗帆心神意念极限的瞬间轰然收缩,转眼间便凝成了一个奇异的形态。

    那是一个峨冠博带的中年,其面貌无比威严,周身的任何一道线条都好似凝聚了天地无穷奥妙一般,其身上的每一点变动,都好似大道演化,好似天地自然流转。其双眼开合之间,更是好似将无穷天地包含在其中。

    这一形象,并非罗帆故意控制而成的形象。而是那些无穷修行法门转化的线纹相互影响,相互作用所自然形成的。也是所有线纹组合而成的,最为完美,最为稳固,最为不可分割的整体!

    罗帆感应着心神意念之间出现的这般一个奇妙存在,心中忽然生出一种明悟:“这,应该便是五行道尊的样貌了。”

    心念一动,他将一股强大的意念向着那中年轰过去。

    这一股意念强大至无法现象,哪怕是发生在外界现实当中,也足以将任何一名六阶仙境的存在完全抹去,足以将中千世界完全覆灭,甚至便是七阶仙境的存在,也极有可能因之而受到强烈的影响,战力因之而完全失去。

    而在这心神意念之间,这样一股意念的威能却是更加恐怖看,比起在外界现实强大了何止万倍。

    这样一股意念冲向那中年,若是普通的信息。绝对无法承受,足以将之完全崩碎,化为不可收拾的污水信息粉末。

    但,便在这意念接近那中年的瞬间。那中年忽然自然做出反应,右手轻轻一抬,有着一道五彩光华从其手中发出,轻飘飘的向着罗帆轰过去的那一股意念缠绕而上。微微一收缩,便将罗帆足以将中千世界覆灭的意念完全剿灭。

    将轰击自身的意念剿灭之后,那五彩光华一缩,便缩回了那中年的体内。那中年也重新静静悬浮着。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见此,罗帆终于放下心来,知晓这五行道尊的传承总算是祭炼成完整不可分割的整体,再不会被时空变换的不同所破坏。

    在放心的同时,他更是有着强烈的震撼。五行道尊留下的传承光是信息的组合,便有着这样强大的威能,那五行道尊本身到底是多么强大呢……

    “道尊,道尊……”罗帆发出了意义不明的感慨。将心神意念之间产生的意念缓缓的压下。

    接着,他将自己记忆之中的,极光道尊的传承重新调出来。

    刹那间。他原本空荡荡的心神意念化为饱胀,被那极光道尊传承的信息完全塞满了。

    有了之前一次经验,虽说罗帆对极光道尊的传承并不如对五行道尊的传承熟悉,但却也只是花费了四年时光,便将这极光道尊的传承之中所蕴含的一切信息化为一道道线纹,并让那线纹自然组合成为一名青年模样。

    这青年身着长袍,头戴高冠,面容英俊冷漠,双眼之中如同两个黑洞一般,似乎能吸引一切投入其中。而且身躯的每一道最细微的线条。每一点最细微的动作变化,都同样如同五行道尊的传承信息体一般,好似包含了天地宇宙的无穷奥妙在其中,显得无比的玄奥。

    同样是用一股意念试探一番那极光道尊的传承信息体,那青年双眼一凝,一道激光凭空生成。将罗帆的试探意念轻松剿灭,看其姿态,甚至比起之前五行道尊的动作更加轻松,更加自如。

    这当然并不代表这极光道尊比起五行道尊要强大,而只是两者的力量表现形式并不相同罢了……

    罗帆对此并没有太多的想法,知晓这极光道尊的传承信息凝成一体,再不可分割之后,便将之挪移到五行道尊的传承信息体旁边,自己却将黑暗道尊的传承信息才从记忆深处调出。

    与之前类似的过程再度出现了。

    有了之前两次的经验,这一次罗帆却是显得更加的轻松,只是花费了三年时光,便将黑暗道尊的传承信息完全化为线纹,任其凝成一体,现出一名黑袍高冠的中年出来。

    这黑暗道尊的世界观虽是比起五行道尊与极光道尊的世界观要宏大,要有气魄,但其传承的信息量却并没有比他们多,因此整个过程却并不比之前两次难上多少。

    只是,几种传承的世界观毕竟是有着差距,这便代表着他们传承信息背后隐藏的真意有着差距,这自然便造成了他们传承信息凝成的整体相互之间也有着高下的差别。

    这种差别使得那黑暗道尊的传承信息体却是比起五行道尊与极光道尊的传承信息体要强上许多。光是站立在那里,便自然让五行道尊与极光道尊的传承信息体自然远离它,甚至两者隐隐联合起来与它对抗。

    对此,罗帆却是大喜。

    这种变化,显然从另一方面代表着他之前在接受传承之时的感悟是正确的,那世界观的深入程度,宏大程度果然是影响着道尊的道行与潜力。

    虽是知晓这黑暗道尊的传承信息体应当是已经完成,但为了谨慎起见,罗帆还是同样发出一股意念试探那黑暗道尊的传承信息体。

    而黑暗道尊却是与之前极光道尊与五行道尊的传承信息体不同,它动都不动,任凭那意念轰在其身上。而那意念,却好似轰击在一个空荡荡的洞穴之中一般,一接触到那信息体便完全消失无踪,更没有什么轰击到物体的感觉。

    见得如此,罗帆终是完全放下心来了。开始了继续祭炼那传承信息的过程。

    接下来他所选择的,乃是光明道尊的传承。因为之前已经完全熟悉了这过程,因此这一过程他只是花了两年半而已。

    两年半之后。光明道尊的传承信息体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形成。那光明道尊却是一名女子,一名圣洁无比,美丽至极,周身每一点线条。每一个动作都带着无穷神圣意味,包含无穷奥妙的女子。

    这女子出现之后,自然躲开了其他几名道尊的传承信息体,隐隐间也对黑暗道尊的传承信息体十分忌惮的模样。

    罗帆同样是一道意念试探。那光明道尊的传承信息体一拂袖,无穷圣光铺天盖地一罩,轻松的将那意念化为圣光,随着那圣光渐渐消散。同样是与之前几名道尊的传承信息体一般轻松。

    之后的现在道尊的传承信息。罗帆用了两年便将之化为传承信息体,凝成了一名光头模样,面容慈悲,双眼好似看透了无穷天地一切奥妙的青年男子。这青年男子身着简单的长袍,站在那里,自然便好似整个天地,好似无穷尽的历史压缩在其体内一般。

    这现在道尊的传承信息体抵挡罗帆意念攻击的方式却是最为诡异。那意念轰过去之后,并没有受到阻挡。也没有被击散,更没有被截断,而好似进入了一个若有若无的无穷虚空一般。似乎在某一处位置循环往复的流转,似乎永远去不到那现在道尊的传承信息体身上一般。

    这种永远没有尽头的攻击,罗帆自然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在知晓攻击不到那现在道尊的传承信息体之后,罗帆轻松收回了意念,开始了最后的祭炼过程。即是,对与黑暗道尊传承信息同样重要的,大力道尊的传承信息的祭炼。

    这大力道尊的传承信息量并不比其他道尊多上多少,但,其世界观,却是与黑暗道尊一般。同样宏大,同样是有着惊人的气魄,深入了混沌根源,解释了混沌状态之前的状态。

    且不说这传承罗帆还有着其他用处,光是这,便足以罗帆将其提升到了黑暗道尊传承的同一个级别了。

    因为对大力道尊的传承更为重视。因此哪怕是这大力道尊的传承并不比其他道尊的传承信息量大,也并不比它们复杂,但罗帆还是花费了更多的时间在那上面,对每一点信息都重复的检查,以求没有丝毫错误。

    故而,这大力道尊的传承信息体却是在五年之后,方才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形成。

    而待得这大力道尊的传承信息体形成,罗帆却忍不住一愣,甚至有种自己是不是中间犯了什么错误的感觉,生出重新再来一次的**。

    之所以如此,却是这大力道尊的传承信息体的形态并非他之前所预料那般乃是一个壮汉,而是一个极其瘦小的,看起来只有五六岁模样的小孩!

    虽说,这个小孩周身韵满了力量的气息,站在那里便好似一名顶天立地的健壮存在站在那里一般,但这形象也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

    好在,罗帆毕竟理智尚存,微微一想便知晓自己的祭炼过程没有丝毫错误,这大力道尊的传承信息体的形象并不会有丝毫错误,那大力道尊的身形,恐怕真的便是这样的模样。

    “居然是这样……没想到是这样……”罗帆不由得面现苦笑。

    这大力道尊的传承信息体强大无比,一出现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其他五大道尊的传承信息体便都隐隐有着忌惮的感觉出现。

    哪怕是原本最为强大,被五行道尊、极光道尊、光明道尊、现在道尊的传承信息体有着联合在一处向对抗意思的黑暗道尊的传承信息体,也对那大力道尊的传承信息体有着忌惮的意味存在,甚至隐隐间与其他几大道尊的传承信息体相互靠拢,相互联合,要共同对抗那大力道尊的传承信息体。

    而那大力道尊的传承信息体悬浮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面上神色平淡无比,眼中虽没有太多的灵光,但隐隐间却依然能够透出几丝不屑,似乎便是信息体也在鄙视着其他信息体一般。

    罗帆一见如此,不由得更是欢喜。

    看来这大力道尊的传承比起那黑暗道尊的传承更加强大啊。

    心念微微一动,他便有一股比起试探其他道尊传承信息体十倍的意念向着那大力道尊的传承信息体轰去。

    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一切变化都是在他的控制之下,他想要轰击任何道尊的传承信息体,任何道尊的传承信息体都没有任何躲闪能力的被轰到。

    但便在他的意念轰击那大力道尊的传承信息体之时,他忽然间发现自己的意念居然有些锁定不住那大力道尊的传承信息体,好似那大力道尊的身躯根本不存在一般,让他的意念不知轰击何处才能将轰到它!(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