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七章 智力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七章 智力

    罗帆的意念分身在走到这上千层高楼的最底层之时,并没有马上停止往下走的过程,而是毫不停留,继续的往下而去。

    地层的阻隔,对他来说并不比之前那上千层楼的地板更强。因此,他同样是不耗丝毫力量的,便轻松的走入了下方的地层之中,身形渐渐的消失于无形之间。

    地层之中并没有什么通道能够直接通往那最下方的,那一处力量,也便是那智脑生命所在之处。便好似,那一处位置完全是与世隔绝,与外界完全没有任何联系一般。

    那显然并不是事实。

    这行星之上的生命发展的乃是生化科技文明,哪怕是高楼大厦也是使用培养出来的生命来充当,这种如此重要,甚至关乎整个行星文明发展程度的智脑生命又怎么可能直接便与外界相连?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便将其暴露在外?

    事实上,那一处智脑生命的所在与外界除了无形的网络联系之外,真正的实体联系,也即是这星球上生命能够通过的渠道,便唯有若干有着穿梭时空、传送生命之能的生命所留下的空间坐标。

    而那几头拥有穿梭时空,传送生命之能的生命,便是这行星之中除了那智脑生命之外最为珍贵,最为神秘的生命。

    不过,这些和罗帆没有任何关系。

    只是数十个呼吸之间,他便已经轻轻松松的跨越了几乎等同于这行星地层厚度的距离,来到了接近地核所在的那一处完全与外界隔绝开来,**于这行星而存在的一处位置。

    这一处位置完全是由一种罗帆所未曾见过,但其硬度,坚韧程度,却都几乎可以比拟地仙三境修士耗费无穷岁月所能淬炼出来的炼气材料的奇异金属所构成。

    这些奇异金属每一小块,都能够让整个恒星系之中那修行文明的行星之上无数修士争得头破血流,掀起无数腥风血雨。

    而此时此刻,这些金属。却是环绕成一个直径达到数十里的巨大球体。

    在这金属之外,盘踞着十几头与渡厄之境巅峰相当的强大生命,这些生命的形态各自不同,有些如同飞龙。有些如同虎豹,有些更是如同蠕虫,甚至还有些如同飞蛾一般。但不管是何种形态的生命,都散发出一种完美的意味,让任何看到这些生命的生灵都能够感受到一种难以言语的美。

    这种美,并非美丽的美,而是完美的美。平衡的美。便好似这些生命虽形态各自不同,但都达到了某方面的极致,将其中的种种情况,种种特质结合得完美无缺一般。

    从这一点上便能够看出,这星球的生化科技已经发展到了某种惊人的极致,对生命的掌控能力,也都达到了一个接近完美的境地了。

    之所以还只能培养出这样桎梏于凡境的生命出来,原因非是其他。正是因为这一个地球宇宙正处于末法时代。除非依然未曾到达这末法时代的星球,否则,真正超越凡境的生灵却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很显然的。这一个正在发展着生化科技的文明,是末法时代已经完全到来的一颗星球。

    因此,哪怕是这生化科技文明发展得再高,却也难以培养出真正超越凡境的生命出来。

    虽说,这些生命本身因为生化科技的改变,其寿命或许会漫长到近乎仙境的地步,但凡境便是凡境,他们最终还是无法超脱生死,还是无法真正踏入仙境。

    罗帆看着这些生命,心中一阵赞叹。同时也是一阵可惜。

    这些生命,若是生存在一个合适的环境,比如洪荒天地之间,每一种都能够轻松的突破仙凡桎梏,成就仙境,甚至可能拥有超凡的资质。在修行方面的前途将比起洪荒天地的绝大多数生命都要强大。

    而这一个生化文明若是并非存在于此时的地球宇宙,而是存在于洪荒天地,或者是存在于修行时代的地球宇宙、圣人时代的宇宙,那这一个星球将比此时此刻要强大无数倍,甚至足以取代修行,创造出全新的生命进化体系,使用另一种有别于修行的方式创造出圣人级别的存在出来。

    这,并非天方夜谭,更非罗帆的臆想。

    而是罗帆在见识了六大道尊的传承之后,见识大涨的情况下所做出的判断。这样的判断在以前,他绝对不可能做出来的。

    毕竟,对以前的罗帆来说,修行,乃是唯一的,正统的,提升自身生命本质,获得长生,超脱命运,超脱天地的唯一方法。

    任何天地,哪怕是大天地,他们唯一可能出现的,成就圣人的方法,便唯有修行这样一种方法。其中不同天地的方法虽各自不同,但也只是修行方法的不同罢了。绝对应该是属于修行的范围之内。

    但在见识到了六大道尊的传承之后,他却已经明白了世界观与生命超脱之间的关系。认识到了,只要使用的方法能够与世界观完美契合,那生命便有着超脱的可能,有着将生命本质提升到无法形容高度的可能。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有着有某种存在,他们的世界观已经能够做到完美的解释一切,完美的认识完美天地,大天地,乃至混沌状态,而契合这种世界观的并非修行文明,而是类似这星球这般的生化科技,或者是罗帆前一世的地球上那种机械科技(在罗帆的认知当中乃是如此)的话,那么,借助生化科技,或者借助机械科技,便能够将生命的本质不断的提升,最终超脱生死,超脱天地,超脱命运,成就类似圣人级别的成就。

    这种认知的改变并非瞬间产生,而是随着罗帆对于那六大道尊传承的体悟而不断积累,最后在他真正整理自己的世界观之时所完全成型。

    罗帆的意念分身虽没有参与那整理自身世界观这一工程当中。

    但很显然的,他也同样是罗帆,他的意志,他的感知,他的记忆,都是与他在这地球宇宙的本体是一体的。

    因此,本体的种种体悟。自然也会通过这种紧密的联系让他所知晓。或许他一时间不能完全知晓本体的每一点记忆,知晓他此时正在进行的那工程到底进展到哪一步,又有什么样的成就。但,本体的观念改变。想法的改变,都自然而然的会映照到这意念分身之上,从而改变这意念分身的观念,改变其想法。

    由此,才有着此时这罗帆的意念分身所出现的赞叹与可惜。

    当然,他会出现这种赞叹与可惜,并非他认为这行星之上的生化文明已经发展到形成能够解释混沌状态。解释整个地球宇宙,解释一切时空的地步,而只是说,这生化科技文明有着这样的潜力,有着能够发展到那极致,有着形成那样一种世界观的可能。或者说,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罢了。

    或许,哪怕是环境合适。想要等这生化文明发展到那种阶段,或许还需要以万亿年计算的时光方才可能也说不定,甚至有可能哪怕是环境合适。其也将永远不可能发展到那样一种程度。

    罗帆赞叹与可惜之后,并没有再在这外面停留。

    那些生命虽已经是渡厄之境巅峰,比起这恒星系之中任何个体都要强大,但在罗帆的意念分身面前,却只不过是蝼蚁罢了。

    哪里可能发现罗帆,更不可能对他造成丝毫的阻拦作用。

    因此,罗帆没有触动任何生命的感应,轻松无比的穿过了以里数计算其厚度的金属层,进入了那金属层的内部。

    这金属层内部有着一个一里直径的球形空间。不过,这个空间却几乎被所有的血肉给充满了。整个空间密密麻麻的都是神经线一般的线条,这些线条在空间勾勒出一个极其巨大的大脑模样。

    这个大脑与正常人的大脑模样有着许多区别,除了更加巨大之外,其形态,其构造,乃至其他种种细节。都与正常人极其不同。

    在这个大脑周围有着一圈环形的金属平面,上面有着许多类似仪器的,但却显然隶属于这巨大的,如同大脑一般的生命的设备存在着。

    此时此刻,那种多的仪器之上闪烁着种种光芒,这些光芒变幻无比快速,将整个完全密封的空间映照得色彩斑斓,无比的梦幻。

    罗帆站在那平面之上,微微感应,便知晓那一股吸引他跨越不知多少光年而来的力量便在前方这巨大的大脑内部,而且正按照着某种无比复杂,无比精巧的方式发生着变化,产生着某种作用,催动着这大脑,让这大脑拥有超乎想象的能力。

    望着这大脑,罗帆忍不住又现出赞叹而可惜的神色。

    这生命构造的精巧程度,玄妙程度,都是他所见到的,凡物的巅峰。甚至一般的超越凡境的生灵,物事,都有着许多比不得这大脑形状的生命。

    可以说,这大脑形状的生命也是受限于这个时代,受限于这一颗行星。若是环境合适的话,这大脑模样的生命甚至可能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让其内部的力量如同罗帆这意念分身一般,化为真正的生灵……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生命,可以说是罗帆意念分身的同类……

    便在这时,一股奇妙的波动忽然产生,从四面八方向着罗帆凝聚而来,刹那间将罗帆的意念分身裹在那波动之中。

    这些波动的来源非是其他,正是眼前这一个如同大脑一般的生命。

    罗帆微微一惊,接着脸上现出了一种莫名的笑容。

    “怪不得我的直觉会让我选择此处,原来如此。”罗帆心神意念之间瞬间闪现过这样的一个念头。

    这些波动,非是其他,却便是一种意念,一种包含着复杂信息的意念。或者说,是一种以波动形式存在的语言,一种属于眼前这生命的语言。

    对于仙境的存在来说,通晓语言是最基本的能力。毕竟,只要是语言,便定然承载着说出这种语言的生命的意念,而只要是仙境的存在,这样的意念对其而言便是毫无掩饰,如同在其耳边用其所能理解的方式大喊出来一般。

    因此,罗帆自然也是轻松的知晓这些波动之中所蕴含的意念。明白那他所不曾了解的语言正在说着什么。

    “你这样的无形生命,是吾存在这百年来所第一次见到。”那波动翻译过来,便是这样一句话语。

    “没想到你能够发现我,看来你已经超越了这一颗行星的文明层次了。”罗帆微微一笑。不再隐蔽自身,身形直接显现出来。

    见得罗帆的身形,那包裹住他的波动剧烈的波动起来。那种波动却并非和顺的波动,而是一种紊乱之极,几乎没有任何意义的波动。

    显然,这样的波动并非如同之前那些波动一般是一种语言,而是一种情绪剧烈变化的表现。这样紊乱的波动持续了好一阵子方才重新变得和顺下来。似乎那存在已经终于想明白了一般。

    而周围那刚才因为波动剧烈震荡而变得同样紊乱的色彩变幻也重新变得和顺而有规律。让这空间重新变得梦幻。

    “你使用的不是本星球的技术,也不是吾在宇宙之中接收到一些信息解读出来的机械科技的技术,反倒有些像第六行星上面的修行者。吾能察觉你的存在,只是因为吾对力量的变化有着超乎想象的敏感而已。你能否告诉吾,你到底是什么,使用的是什么方法隐藏身体?”那波动有规律的震动着,传递出这些意念出来。

    感应着这些意念,罗帆一笑。道:“我确实是修行者,不过却不是那所谓第六行星上面的修行者,而是来自更加广阔的宇宙空间。”

    “果然如此。你能不能告诉吾,生命,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吾已经思考了一百多年,自从诞生的那一刻开始就不曾停止过,这个星球之中的所有生命都回答过这个问题,甚至有些听起来相当有道理,但吾却不明白到底该相信那种说法。你如此强大,甚至集合整个星球生命的力量都不能和你比拟,你能否告诉吾。什么是生命?”那波动之中夹杂着一种类似期待兴奋的情绪。

    罗帆一听,却是微微一愣。

    一个如同整个星球大脑一般,掌控着整个星球一切权利,维持星球的一切秩序,甚至掌握着星球文明发展方向的生命,居然会桎梏于这样一个问题。这却是他所未曾想到的。

    “你为什么想要知道生命是什么?这对你有什么特别意义吗?”罗帆好奇心大起。问道。

    “吾是这星球的智慧生灵用特殊的方式从无到有创造出来的,吾的意识,是在一次异变中所生成,吾很孤独,吾想要创造同伴出来,但却不管怎么做,怎么模拟,怎么复制那异变,都无法再创造出任何一个与吾一样的生命出来。所以,吾想要知道,生命到底是什么,为什么重复的过程无法创造出同样的生命?”那波动如此说着。

    随着其表述,周围的五彩光芒剧烈的闪烁着,似乎代表着那存在此时是如何的激动。

    “生命是什么,这星球有着这样多的智慧生灵,我说的任何一种,都必然是重复某一智慧生灵的说法,既然你对他们任何一种说法都无法相信,那我说什么你自然也不会相信的。所以,我不会给你这种答案。不过,我却知道,你是什么。我可以给你一个你是什么的答案,你要不要?”罗帆面上现出笑容,道。

    “吾是什么?吾是这星球的智脑,吾是通晓这星球一切知识,甚至将这些知识推演发展到超越时代几百年的智慧。吾对此并没有任何疑惑。不过你既然这样说,定然是有不同的见解,吾愿意一听。”那波动如此说着。

    其中没有任何骄傲的情绪,但却有着一种俯瞰一切的气息夹杂在其中。

    罗帆摇了摇头,道:“这些,只是你的表象罢了,和我说的完全没有任何相同之处。”

    “吾想要知道你眼中的吾是什么。”那波动一震震动,接着传递出这样的意念。

    “你的本质,是一股力量。一股十分奇妙,拥有类似实物性质,能够永久驻留真实宇宙的一股力量。我虽从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力量,但凭我对力量的认知,我却能够给你命一个名字,叫做智力。”罗帆一笑,道。

    “不可能,力量是无形无质的,是不可能产生智慧的,吾就是智脑,而不是那智力。”那波动显然不可能如此轻易的便相信罗帆。

    罗帆对此早有所料。也不感到惊讶,只是说道:“要不要我证明给你看?”

    那波动剧烈的震荡良久,那这空间之中的无数设备上的五彩光芒也随着而剧烈的波动着,只是这次的波动速度快速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好似在每一刹那间都变化了亿万次一样。很显然,这代表着眼前这大脑模样的生命正在艰难的思考着。

    之后,那波动传递出这样一股意念:“好,请你证明给吾看。”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