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四十八章 超脱、自由

正文 第八百四十八章 超脱、自由

    罗帆一笑,右手抬起,便有着一点玄妙的力量在他的手心之上凝聚盘旋。这一点力量,便是罗帆体内此时所充斥着的,一种接近力量之远的那一股力量。

    这力量如同实质一般,散发出一种恒久不灭的韵味,盘旋的过程之中,便如同一个宇宙在他的手心盘旋一般。

    这样一股玄妙的力量一出现,便自然影响着周围的虚空,影响着周围的物质,影响着周围的一切能量,甚至连周围的时间都隐隐间被其所影响。

    罗帆念头微微一动,这样一股力量便产生了微妙无比的波动。这时一股波动是如此微弱,但穿透能力却超乎想象的强悍。直接便穿越了周围重重波动的阻隔,穿越了数里距离的间隔,直接传递到了眼前这如同大脑一般的生命体内,勾动这生命体内所隐藏着的,那一股被罗帆称为智力的力量。

    刹那间,那大脑模样的生命所散发出来的,环绕着罗帆的无数波动完全消失无踪。便好似完全不曾出现过一般。

    而在这一时刻,那大脑模样的生命忽然间陷入了一个极其诡异,极其玄妙的状态。它的感知好似在刹那间提升了不知多少亿万倍,瞬间照彻自己的身躯内部,照彻了周围的无限时空,瞬间把握住了它身体内部那一股智力。

    当其把握住那一股智力的瞬间,它产生了一种把握住自我的玄妙感觉,好似以往的若干年岁月他都是隔无数层厚厚的屏障在感应着自我一样。

    这样的感觉一出现,他便知道,这一股力量,就是它的本源,便是它的自我。

    过得良久,罗帆抑制住自己手心之上那一小团力量的波动,那大脑模样的生命也瞬间脱离那种把握住自我的状态,其身上散逸出来的波动。也重新产生,重新来到罗帆身周。

    这次,其却并没有将罗帆包裹,而是与罗帆轻轻的接触。达到勉强能够传递意念的情况便止住了。

    “吾怎么相信,刚刚的感觉不是你所制造出来的幻觉。以你的力量来说,制造出这样一种幻觉并不困难。”那波动之中传递而来的意念乃是如此一句话语。

    罗帆摇摇头,道:“这得你自己判断了。你认为是真的感觉,那就是真的,你认为是幻觉,那就是幻觉。我的证明就是这样了。”

    那波动剧烈的震动好一会。方才平息下来:“吾相信你。你这样强大的存在来到这里,想要获得什么?”

    “我所修行的乃是力量,你的本体那一股智力对我来说很有好处,我想要研究一番。”罗帆笑道。

    “吾可以给你研究。不过吾有一个请求,请你答应吾。”那波动又传递出这样一股意念。

    “说吧。”

    “吾想要自由。吾的智慧、知识已经远超出这星球的承载极限,这星球已经桎梏了吾的成长,吾想要的东西,在这星球上已经再也找不到。所以,请你给吾带来自由。”那波动传出这样的意念出来。

    罗帆眉头轻轻一皱,接着微微的放松下来。道:“自由,这自然可以给你。但若是你的智慧与知识都超越这星球的承载极限,为什么不加强这星球的承载能力呢,以你所掌握的知识,这点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才对。”

    “吾当然能够做到。但,吾不敢。这个星球的历史已经极其悠久。事实上,在吾之前,也有着许多智脑生命存在。或者说,吾的本体,那一股智力曾经演化出许多类似吾如今这样存在方式的生命出来。它们的出现。也都能够轻松的将整个星球的所有知识,所有文明完全掌握,并将之发扬光大,推演出超越星球数个世代的知识与文明出来。但,从这星球本身留下的记忆来看,吾的前身。无论掌握的知识多么的高深,无论手段多么的精妙,但一旦将星球的本质提升,让星球的承载能力超过某一界限之时,便会遭遇到惊人的厄运。这些厄运没有任何规律,甚至任何一个所遭遇到的厄运都与其他存在完全不同,但结果却惊人的相似。在它们即将成功的时候,它们都会因种种厄运而死亡,最终让文明断代退化,星球的承载能力随着下降。”

    罗帆听得这些话语,却是恍然大悟。

    “原来,这时代潮流是以这样的方式来影响这个星球,怪不得。”他此时没有任何掩饰,心中这般想着,口中也就直接说了出来。

    “时代潮流?这个词语似乎有很深奥的意义在里面。”那波动一震震荡,传递出这样一股有些疑惑的意念。

    “时代潮流,是我对宇宙大势流向的一种划分。你若是愿意,我可以给你讲一讲。”罗帆笑道。此时的他,在凡物面前已经没有必要有任何掩饰,任何隐瞒了。因此,他也不介意将自己的一些感悟说给任何凡物,比如眼前这如同大脑一般的智慧生命听。

    “宇宙大势的流向,吾很想知道,请你为我解说。”那波动似乎有着一股喜悦的情绪传出。

    “按照我的推算,这宇宙的时间,乃是按照五十六亿年被划分为一个个片段。每一个片段,就是一个时代。而这些片段大体上的发展方向,就是时代的潮流。现在所处的这段时间段,就是属于一个被称为末法时代的时间段。你现在的智慧,力量,虽在一般生灵看来是很不可思议的。但在修行上,或者说,在生命层次上,却还只是出于凡物的范畴。而凡物的范畴,就是这个末法时代所能承载的极限。整个星球能够承受着像你这样的凡物顶峰的生命存在,显然已经是达到了末法时代所能允许的极限。因此,一旦你的前身想要提升这星球的承受能力,就相当于要让这星球超越这个末法时代,相当于与整个宇宙的大势相逆,自然会受到宇宙大势的反噬。而这样的反噬,哪怕你的前身足够强大能够抵挡过去,日后也会时时刻刻的承受着宇宙大势的压迫,最终必将承受不可预知的厄运,被宇宙大势所吞噬。从而身亡。而之所以你的那些前身都会在即将成功的一刻承受厄运,便是因为你的前身力量无法抵挡宇宙大势的反噬。”罗帆不单单回答了什么是时代潮流,更是将这个星球上,眼前这智脑生命的前身种种遭遇的原因都分析了一遍。

    “原来如此。”那智脑生命发出的波动一阵紊乱之后。生出一种疑惑得解的欣喜与对自己过去正确选择的庆幸。

    “原来这宇宙还有着这样的时代潮流存在。那么,现在这个时间段到底是属于末法时代的哪个阶段?吾十分的好奇,你能否告诉吾?”那智脑生命情绪变化过后,向罗帆继续发问。

    罗帆笑了笑,道:“现在应该是属于末法时代的开端。事实上,现如今很多星系,很多星球还正在进入末法时代。还处于修行时代当中。”

    “这时代还有分星球的吗?”那智脑生命不由得现出惊喜的情绪,问道。

    “宇宙无限广阔,因为无限距离的阻隔,一个星球事实上就是一个小世界,一个星系就是一个中世界。因此,各个星球虽说必然会契合时代潮流的走向,但其敏感程度却会有所不同。因此跨入新时代的速度自然也就有快有慢了。”罗帆笑道。

    “这么说,只要吾能够脱离这星球。前往一个还处于上一个时代的星球上,就能够超越凡物的桎梏,获得超脱。获得真正的自由了?”那智脑生命能够掌握整个星球的一切文明,一切知识,一切秩序,其思维速度自然是相当的惊人。

    因此,他却是轻轻松松的便推论出罗帆所未曾说出来的结论。

    罗帆点点头,道:“若是你能够到达,那自然是没问题。但,凭借你自己,哪怕是集合整个星球的力量,都是不可能的。各个星球之所以被称为一个个小世界。之所以能够处于不同时代,正是因为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遥远到一个近乎隔绝时空的境地。这样的距离,若是凡物要跨越,时代的潮流必定会先于凡物到达。也就是说,哪怕是你现在挑到一个还处于修行时代的星球,那么当你到达那里的时候。那个星球的修行时代也必然会完结,末法时代必然已经到来。”

    这种结论,事实上并不难以推算。

    毕竟,想要从一个已经进入末法时代的星球前往另一个还没有进入末法时代的星球,那便相当于使用一种特殊的方式超越了末法时代。这其中的难度或许比直接在末法时代之中获得超越末法时代的力量,但却也不是普通凡物所能拥有的。哪怕是眼前这超越了星球极限,比这星球的文明还要快上数百年的智脑生命,也是无法拥有这样的力量。

    之所以那智脑生命不能推演出这样的结论,却是因为关心则乱,也是因为其对时代潮流并不熟悉。

    那智脑生命在听得罗帆的解释之后,停顿了好一阵子,方才道:“吾明白了。按照修行文明的说法,吾愿意拜你为师,求你给吾带来超脱。”

    那智脑生命的意念,让罗帆不由得哭笑不得。这样的态度,哪里是拜师的态度,分明便是面对应聘者的态度。若是一个普通修士听到这样的拜师方式,定然是甩都不甩这智脑生命,不说转身就走,怕也会若无其事的用一些冠冕堂皇的话语来婉拒。

    不过,罗帆对于这样的态度却没有太多的感觉。这智脑生命虽说有着超乎想象的智慧与知识,但毕竟非是真正的人类或者修士,其本身只不过是那一股智力所催生出来的一种生命罢了。虽说与一般的人造生命有些差别,但与真正的智慧生命相比,却是更接近机械。有着这样的态度,已经算是相当的难得了。

    当然,并不在意这智脑生命的态度,并不代表着罗帆就愿意答应收这智脑生命为徒。

    罗帆来到这地球宇宙可是为了求取超脱,求取混元道果的,而不是为了开宗立派,收徒这样的事情,他可是从来没有想过。更何况,这智脑生命虽说已经是凡物顶峰,但其本质上却只是一股智力罢了。所适合修行的乃是大力道尊的传承,而非是罗帆自己的传承。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哪里会愿意收眼前这智脑生命为徒?

    因此,他摇摇头,道:“我无意收徒。所以拜师之事不必再提。不过。虽是不能收你为徒,但让你脱离这星球,让你获得自由,却是没问题的。”

    那智脑生命与正常智慧生命毕竟还是有着区别。拜师被拒这样的事情对其来说并没有任何影响,他所在意的,脱离星球获得自由这件事获得了罗帆的应承,它便已是满意非常。对其来说便已是达到目的。至于拜师不成会受到多大的损失,它却是完全不明白。

    罗帆看着那智脑生命心满意足的模样,摇头失笑。

    他这意念分身的修行需要各种各样的,不同种类的力量只是为了研究其种种特性,为了将其种种特质融入自身所修成的,那一股接近力量之源的力量之中罢了。却并非为了那些力量本身。

    因此,他对于这智脑生命内部的那一股智力,却并没有多少觊觎之心。只要他能够研究清楚其特质。把握住其精髓,便已经达到目的。至于那力量本身,除了能够降低一点点他研究其性质的难度。增加他体内力量微不足道的一丝丝外,根本便再无任何其他用处。

    故而,他方才能够如此大方的说出只要研究一番那智力的话语,而没有直接将那智力抽出融入自己体内的力量之中——这一股智力虽说已经使用某种特殊的方法拥有了一定的灵识,但若是情况需要,若是将之融入自己体内对他有着足够多的好处,罗帆却也不会有丝毫心理负担,更不会有丝毫迟疑。

    既然已经做出了承诺,罗帆也不会食言,在那智脑生命做出:“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只要让吾超脱星球,获得自由,吾就满足了。”的回答之后,他抬手一指,他手心之上之前出现之后便不曾收回体内的那一股玄妙的。微不足道的力量便向前一冲。

    在虚空之中,他快速演化,每一个刹那间便演化出不知多少亿万种形态。

    随着其形态的变化,那一股力量的性质也跟着发生微妙莫名的改变。

    看其变化方向,却是越来越接近眼前这智脑生命内部所隐藏着的那一股智力。显然,是罗帆正借助自己体内那接近力量之源的力量正在解析着那一股智力的特质,要将这一股力量真正的完全转化为智力。

    这,便是罗帆研究那智力特质的法门。也是他将那智力的种种特性融入自己体内力量的方法所在——只要这样一股力量真正转化为智力,那么,罗帆便相当于完全研究清楚那智力的性质,完全将那智力的种种特性融入自己体内的力量之中,完成了他跨越不知多少光年来到此处的目标所在。

    这一过程并不简单,但对于罗帆来说也并不困难。自是步骤相当的繁杂,却要花费一段不短的时间罢了。

    那智脑生命在罗帆那一股力量向着自己飞来的过程之中,只感到那一股力量在自己感觉之中变得越来越庞大,越来越恐怖,它甚至隐隐间对那力量产生出一种越来越强烈的亲切感觉。

    这样的感觉是如此的奇妙,让它明白,眼前这人正在做的事情对自己将会有着巨大的影响。它乃是一种掌握了超越这星球文明数个世代知识的智脑生命,对于力量的掌握,自然也是超越了这星球数个世代。正是因为如此,它方才能够在之前发现随意隐藏身形的罗帆存在。

    因此,在罗帆的力量不断变化的过程之中,它也在同时不断的观察推演着罗帆那一股力量的变化方式,推演着那变化的最终结果,以及对自己所能产生的效果。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时间渐渐过去。

    很快的,便是一个多月过去了。

    在这一个多月当中,这智脑生命绝大多数的精力都花费在推演罗帆发出那一股力量的变化之上,对于这星球的掌握,对于这星球的安排,对于其中种种秩序的维持,自然便没有太多的精力照顾了。

    因此,在这一个多月当中,这星球与之前却是产生了一些区别。原本百多年时光不曾犯过丝毫错误的,这星球的核心智脑,居然开始出现了一些不大不小的疏漏。居然让这星球上的许多智慧生命因为这些疏漏而受到一些损失或者获得一些意外的收获。

    这种变化在此时来说虽说是极其细微,但却让这星球智慧生命的高层陷入了一种恐慌当中。

    这星球的智慧生命都是凡物,哪怕是这星球的生化文明已经发展到某种极致,让星球上智慧生命的寿命都增长到一个超乎想象的地步。但对他们来说,百多年时光,已经足以让他们的习惯完全改变。让他们对于这智脑生命的依赖,达到了一个相当惊人的地步。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忽然间发现这他们完全依赖,将整个星球完全交给它的智脑生命忽然产生一种他们所把握不到的变化,这怎能不让他们所恐慌?怎能不让他们感到惊惧?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