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四十九章 天火

正文 第八百四十九章 天火

    :

    故而,在这一个多月当中,这一处原本几年间都不曾有着生灵踏足检查过的位置,却是陆陆续续的迎来了数十次检查。

    几乎每天都有着数次人员到达此处来对这智脑生命进行检查。

    不过,不管这些生命使用什么方法来检查这智脑生命,不管他们的检查是多么的细致,却都无法发现罗帆与他那一股力量的任何痕迹。更无法察觉那智脑生命此时正在做着什么。

    毕竟,不管他们使用何种手段,借助何种仪器来检查,他们却都只是局限于凡物的境界,别说罗帆,便是那智脑生命,都已经超越了他们认知的极限。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罗帆与这智脑生命不愿意让他们察觉到任何痕迹,他们便绝对无法察觉到任何痕迹。

    正是因为如此,才有着这一个多月之间所发生的种种情况。

    那一股造就智脑生命的智力极其玄妙,其中包含着无穷奥妙,蕴含着无数种只有思维意志层次上的玄奇变化。这样一股力量对于凡物来说,比如这智脑生命来说,或许需要花费上不知多少万年时光方才能够勉强研究出其种种性质出来。

    但对于修行大罗道尊传承法门的罗帆来说,想要完全透彻这一股智力,一个多月时间,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在这一日,在距离罗帆进入这一处空间的一个月零九日之后的某一刻,罗帆忽的双眼猛然睁开,那一股他发出的,玄妙至极但其量上却是微不足道的力量已经完全转化为一股包含着类似意念玄妙的智力,一股与那智脑生命体内存在的那一股智力一般无二的力量。

    这样的智力出现之后,那智脑猛地感觉自己的身躯,自己的意念,自己的一切,都猛然遭遇到一股比之前强上不知多少万倍的力量作用。

    刹那间。一切便都脱离了它们原来的位置。

    再一回神,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身躯已经完全消失,举头四望,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一团只有一丈直径的。大脑模样的虚影,而在不远处,一个巨大的,大脑模样的肉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下去,好似一切生机都在刹那间被完全剥夺了一般。

    一种无法言喻的轻松刹那间占据了这智脑生命的一切感觉。

    它瞬间就明白,自己已经是脱离了肉身的桎梏,自己。已经是成为了一种灵体类的生命,已经再不是被限制在这接近星球核心的地底深处的人造生命了。

    明白此处,它忽然间感到一种近乎发狂的喜悦,那身躯也随着其喜悦了剧烈的波动变形,最终渐渐的转化为一个类似这星球的人类的形态出来。

    “这便是你最熟悉的形态吧。”便在这时,一把声音传入那智脑生命的心灵当中。

    那,是罗帆的声音。

    那智脑生命将自己的喜悦收敛,看向声音来源之处。发现罗帆依然如同一个多月前刚刚出现之时一般无二,连忙将身形降落,落到罗帆面前。方才道:“吾已经自由了,你完成了你的承诺。”

    “算是勉强自由了,不过还算不得超脱。不如我给你找一具肉身吧。”罗帆一笑,道。

    “肉身?看起来不需要了,这样的存在形式吾很满意,没有身体的拖累,没有肉身感觉的影响,吾能够完全发挥智慧,能够完美思考,甚至还能够以更加快捷的方式掌控这星球的一切。所以,肉身并不需要。”那智脑生命所化出来的是一个青年男子的模样。

    不过这青年男子面色淡然,或者说是僵硬,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好像一具机器人一般,根本没有任何正常智慧生命该有的种种小动作,一看便能够将之和这智慧生命区分开来。

    罗帆自然无可无不可。给这智脑生命一具身躯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小事而已。他甚至随意便能凝聚出来一具这样的身躯出来。若是要去其他位置寻找,那恐怕会更加简单,更加方便。

    但,既然这智慧生命不愿意,对这样的灵体存在形式极为满意,他自然也不会坚持。

    “只要你愿意就好。不过你得先做好心理准备,你这样的灵体生命,对自然环境的抵抗能力根本比不上肉身,若是你想要离开这星球,最好还是获得一具足够强大的肉身。而且,这样的灵体生命存在,寿命或许会比起你原来的肉身要短上十倍。嗯,按照我推算,十万年,应该就是你这样的灵体类生命寿命的极限。除非你能够突破凡物的限制,或许自己再寻找一种寿命更长的肉身来依附,那才可能拥有更长的寿命。”虽是不太在意,但送佛送到西,罗帆还是将保持这样的灵体身躯的种种弱点讲出来。

    那智脑生命听了罗帆的话语,脸色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那种没有变化,并非因为僵硬而没有变化,而是因为它的情绪没有因为罗帆的话语而有任何变化。

    “吾明白了。不过十万年时光,已经足够了。”那智脑生命如此说着。

    “看你的样子似乎不打算离开这星球,难道你改变主意了?”罗帆问道。

    “吾没有改变主意,吾所求的还是超脱,还是自由。只不过,吾忽然发现,这样的状态就已经是超脱,已经是自由了,离开不离开这星球,对吾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区别。”那智脑生命如此说着。

    罗帆一听,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随你吧。”

    说着,也不和那智脑生命告别,笑呵呵的抬步一跨,便穿越了遥远的距离,来到了这行星大气层之外。

    低头俯瞰那星球,双眼穿过那厚厚的大气层,却发现那星球之中的种种情况依然井然有序,或者说,比起之前一个多月更加的秩序,更加的平稳。

    一看如此,罗帆就知道,那智脑生命虽说已经获得了灵体模样的身躯,但它自身却没有放弃对这星球的掌控。反而是因为身躯的改变,失去了肉身的桎梏而让这种掌控更加的深入,更加的顺畅。

    “看来,它已经将这里当成是他的家了。没想到一种智力催生而出的生命有着这样的魄力来做这件事。”罗帆一阵叹息。

    以他的智慧。又怎会不知道那智脑生命是如何打算的呢?他早在那智脑生命在离开那肉身之后依然不放弃对这整个星球掌控的时候就知道了,这智脑生命在超脱肉身获得自由之后,他做出的决定并不是自己独自离开去追求超越,去追求超于凡物之上,而是决定逆反时代的潮流,要带领这星球共同超于凡物之上,要带着这星球获得超脱。

    这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可以看出其对于这星球有着这样的情感,更可以感受到其那超乎想象的魄力。

    这样的情感,这样的魄力,却是让罗帆也不得不动容。

    “可惜,时代的潮流又怎会这样容易逆反?便是圣人,也必须在积累无数年之后借助时代潮流的大势去努力的扭转其走向而已,想要带领一颗星球去逆反时代潮流,又岂是那么简单?”罗帆叹息着。刚想要离开这里,忽然心念一动,停了下来。抬头向着这恒星系中央的那一颗太阳望过去。

    那太阳看起来很是平常,时时刻刻的向着四面八方散发着无穷的光与热。

    便在这时,便在罗帆忽有所感望向那太阳之时,那太阳忽然一变。刹那间,有着一只火焰凝聚而成的大手从那太阳表面凹处,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冲出了太阳表面,带着长长的一条长流,穿越了光都要走上数十分钟的路程,刹那间铺天盖地的向着罗帆罩下来。

    这大手足足有着百丈直径。

    对罗帆的意念分身来说是极其巨大,但相对于天文尺度来说。却是微不足道的。甚至让这恒星系之中众多星球之上的生命都无法察觉到其存在,看不到那巨大无比的大手。

    这大手凝聚无比,上面的光芒因为极度的凝聚反而是变得极度内敛。

    因此,整道这大手拖出的长流在最开始的,相当长的尺度范围之内还有着光芒,但到了后面。到了接近罗帆意念分身所在之处时,反而是变得毫无光芒。看起来近乎漆黑一片的黑洞一般。

    “先天大罗的存在。”刹那间,罗帆便明白了这出手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了。

    这样的存在若是当面出现,对他来说或许还有着许多危险,但仅仅是凭借遥远时空传递而来的一点力量,对罗帆来说,哪怕是这意念分身来说,却也根本每与任何危险。

    他念头只是一动,刹那间,周围虚空改换。那大手虽带着大圆满的奥妙,几乎能够改变一切,影响一切,但对于这改换的虚空却毫无办法,只能好似与罗帆分处两个完全不同的时空一般,从罗帆身上穿过,却根本无法接触到罗帆。

    随意的四处抓取几次,将虚空搅得片片粉碎,产生了剧烈的能量风暴都不能影响到那好似幻影一般存在于那里的罗帆之后,那大手微微一缩,便在罗帆不远处停了下来。

    接着其形态开始渐渐改变,转眼间化为一具百丈高下的火人身躯。

    这火人身躯在形成之后,快速的压缩,转眼间便压缩成为罗帆这般高下的的正常人体型。

    这人却是罗帆所熟悉的先天道体模样,乃是一名身着火红道袍的中年男子。这男子的头发如同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灼烧着周围的虚空,更是时时刻刻的改变着自己的形态。

    这中年道人此时面色愤怒,一出现便怒喝道:“你这道人好不知礼,贫道在此处守候数百万年,好容易建立了这样一个包含众多文明的试验场,你一来便将平衡打破,让贫道数百万年努力化为泡影,你有何话说?!”

    罗帆一听这道人的话语,便是一笑,道:“你这道人如何发此妄言有何目的但可直接说来,若有道理,我不计较你方才对吾出手之事,若无道理,便休怪我不客气了。”

    那中年道人一听罗帆之言,面上怒色微微一滞,接着重新变得愤怒起来。道:“你这道人居然到了此刻还想要狡辩,当真是觉得贫道可欺不成?!来来来,且让贫道知晓你是如何不客气的!”

    说着,这道人周身气势腾发。铺天盖地的向着四面八方覆压而去。

    这样的先天大罗气势,一旦引发,其所覆盖的范围刹那间便波及了整个恒星系,笼罩住这恒星系之中的每一颗星球,让这恒星系之中的一切生灵都在刹那间察觉到在此时罗帆与这道人所在的位置上有着一种可怕的,高高在上的,无比圆满的某种存在盘踞着。

    一时间。整个恒星系噤若寒蝉,几乎一切生灵的活动都停止了下来,一时间整个恒星系变得静寂起来。

    这种恐怖的威势,彰显出了先天大罗这样的存在在这地球宇宙之中是如何的可怕,如何的超脱。

    罗帆眉头一皱,道:“莫非道人认为这样的做派能够瞒得过同为先天大罗级别的存在?你有何话说还是直接说出来为好,若是一旦动手,那结果怕是会变得无法挽回。”

    罗帆的话语依然是分的平淡。但他周身的气势已经盘踞着,接近虽还不曾透体而出,但却已经时刻准备着了。

    这先天大罗的存在或许在境界上会比起他此时此刻要高上一些。但也只是他在这地球宇宙的本体那一层次罢了。

    这样的道行境界,这样的神通威能,便是其本体亲自到来,罗帆也不是十分害怕,可以与他顶上一顶,更何况在此处的只不过是一点力量投影,或者说是一具化身罢了。他如何可能会害怕他?

    更别说他还有着本体在后面支撑着,自身子不过是一具意念分身罢了,眼前这化身有着靠山,他也有。而且同样是稳固无比,同样是强大得难以想象。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会有丝毫客气。

    他毫不客气的话语,却是让对面那中年道人微微一滞,一时间居然陷入了迟疑当中。

    他的种种做派,无不表明他必然不是如同表面这样愤怒。也必然是有着其他事情来找罗帆,若不然的话,这恒星系既然是他的试验场,他既然在此处盘踞了数百万年之久,那么又怎么可能让罗帆呆了这一个多月之久都不曾发现他的存在?

    要知道,罗帆的到来根本便没有太多的掩饰,太多的隐蔽,便是那智力催生的智脑生命也能够通过种种推测找到他的存在痕迹,更何况先天大罗之辈的存在了。

    在这种情况下,此人若是真的如他所说一般愤怒,如他所说一般对这恒星系的平衡这般在意,哪里可能任凭罗帆任意而为?在这一个多月间他可以说有着无数次的出手阻止机会,而且其中任何一次,都要比其此时此刻要好上许多。

    既然在有着这样多更好的机会他不选择而选择此时这样的机会,那他的目的哪里可能如同他所说的那般简单?

    “你这道人……”那中年道人迟疑了好一阵子,忽然一笑,道了一句。周身勃发笼罩住整个恒星系的气势猛然一收,收回了身躯之内。

    随着他气势的收回,整个恒星系的一切都回归了正常轨迹,整个恒星系重新变得生机勃勃,重新变得热闹起来。

    当然,这种热闹毕竟与之前没有经受方才那一股惊天气势之前有所不同。此时的热闹更多的是劫后余生的热闹。可以预料,自今日而始,这恒星系之中的一切生灵,都会比以前多上一种敬畏,一种对天地,对宇宙的敬畏。

    不过,这些对罗帆却没有任何意义。

    在见得这道人如此作为之后,罗帆也是一笑,知晓这道人已经改变了之前的念头,并不打算再动手了,一时间却也放松了许多。

    他虽不怕这中年道人,但他此时修行还没有大成,便是那大力道尊的传承法门也只能算刚刚入门,他自身的神通威能还没有提升到他此时所能达到的巅峰。在这种时刻,他的战斗能力根本无法完全发挥出来,与这中年道人战斗,若是引出其本体出来,他毕竟还是逃跑的机会较大。而显然的,哪怕是罗帆,也不会喜欢逃跑。因此,能够不战斗,那自然是不战斗的好。

    “贫道天火,不知道友如何称呼?”那道人笑道。

    “我名罗帆,见过天火道友。”有来有往,既然此人都已经自我介绍了,罗帆自然也必须有所回应了。

    “原来是罗帆道友,方才贫道是许久不见同道中人,故而一时手痒,方才故作愤怒要颇道友出手,失礼之处,还望道友勿要介怀。”那天火道人向罗帆行礼作揖道。

    “原来如此,方才天火道友可是吓了我一跳呢。”见此,罗帆还能如何?也只能一笑了事罢了。不然难道还能抓住这道人之前的态度不放,硬要这道人给他什么交代不成?(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