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五十四章 明悟差别

正文 第八百五十四章 明悟差别

    罗帆念头一动,双眼之间似有玄光闪过,瞬间便借助力量的视角看清了周围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此时此刻,那一个火焰组成的圆环不知什么时候,通过何种不可思议的方法,已经将他罩住。

    而且,便是将他罩住之后,那火焰圆环也并没有显现出来,而是以一种无比玄奇的方式融合与虚空之中,好似是虚空的某种状态变化一般。

    这火焰,却是一种无比玄奇的空火。一种拥有空间特性,能够燃烧时空,能够毁灭一切的玄奇火焰。

    这样的火焰,必须将火焰一道修至不可思议的巅峰,将之延展开去,达到近乎形成雏形世界观之时方可能被修士凝聚出来——空间性质的火焰,这再进一步,便是用火焰来解释天地宇宙的万事万物了。

    这样的火焰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但对于罗帆来说,却也只是一般罢了。

    他念头一动,他体内的那一股力量之中的武力性质便发挥到极限,抬手一抓,他的右手划过一道玄之又玄的轨迹,这轨迹似乎包含了无数必须用鸿篇巨著方能讲述明白的武学道理,一旦出现,便在虚空之中镌刻下深深的痕迹,让在一旁观看之人心神意念不由得被其所吸引,让这一道玄之又玄的轨迹在他们的心神意念之间不断的徘徊回荡起来。

    在这样一道轨迹之下,罗帆的右手轻轻松松的便钻入虚空之中。

    刹那间好似完全消失一般,直接便探入那空火圆环所在的那玄奇时空之中,一震之间,将空火所包含的那无穷热量如同烟尘一般排开,直接抓在那空火之上。

    那空火圆环乃是无形无质,甚至融入于虚空之间的玄奇存在,一般生灵别说抓取,哪怕是接近都会被灼烧成为虚无。而其本身虽看似如同实质,但本质上却依然是空无的存在。若是无有大神通,大威能,根本不可能阵阵接触到其本体。

    但此时此刻,在罗帆的手掌之中。这虚无的,蕴含无穷威能的空火却好似普通的木质圆环一般,直接被罗帆轻松抓取。再一拉,这空火圆环便脱离了其原本所在的时空,直接出现在罗帆面前。

    那天火道人见得这样的变化,不怒反喜,大喝一声好。之后念头一动,抬手又是一圈,那被罗帆掌握在手中的空火圆环便微微一震,刹那间崩散,脱离了罗帆的掌握,在罗帆面前凝聚成为一条火龙。

    这火龙鳞甲分明,活灵活现,甚至在其周围还形成了淡淡的奇异云雾。直接将云从龙风从虎这样一句传言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火龙出现之后,疯狂的在虚空之中抽取无穷的元气出来。

    这些元气不断的融入这火龙之中,但却并非直接增长火龙。而是好似被当做燃料一般,不断的被燃烧,产生种种火焰,让这火龙因为这些火焰的加入而不断的涨大起来。

    转眼间便从原本的一丈长短变成了十丈长短,那腰身也因之而变得水桶粗细。

    涨大到这个程度之后,这火龙依然在疯狂的抽取周围的元气,但同时却并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而是向着罗帆猛扑过来,身躯在虚空之中扭转盘旋,五爪划过道道玄之又玄的轨迹。裹挟着周围时空向着罗帆碾压而至。

    在这过程之间,这火龙因为周围元气的燃烧而变得越来越凝实,越来越像是血肉之躯。

    几乎每一刹那,这火龙的威能便要比上一个刹那强大数分,数个刹那之后,这火龙的威能已经比起之前强大了近一倍之多。

    罗帆此时的身高只有数尺。尚不足一丈,面对着这十丈长短,水桶粗细的火龙,在身形上已是落了下风。不过他周身气势凝然,有着一股与天地间某种至高无上的存在相融合的奇妙气息,看起来却是比起那火龙高大了不知多少倍。

    面对着这火龙险恶无比的攻击,罗帆抬手微微划动,刹那间虚空变幻,那火龙的无数攻击看似攻击在他的身上,但那种种威能却直接穿了过去,没有对他造成丝毫的伤害。

    罗帆在之前借助从武皇身上获得的体悟凝成了武力,获得了地球宇宙大道的承认,被其灌输了无数武学道理,武之真意,此时此刻,他的武学造诣早已不下于武皇。当然,武学造诣虽说不下于武皇,但他毕竟非是专一于武学,因此,若是用武学来与武皇争斗,他却还是难以战胜武皇的。

    而武学,却是发挥力量的一种极为强大的法门。

    在这种武学造诣之下,他每一刹那之间,都能凭空创造出千百种适合自己的,也适合自己此时此刻所遭遇情况的武学出来。

    这火龙从凝成到向他攻击虽说只是经过了数个刹那之间而已。但在这过程之中,他已经创造出了不知几千种适合此时这样情况的武学出来了,此时他所挑选出来的,便是这不知几千种武学之中消耗小,动作也小的一种。

    当然,这种种创造、挑选,却并非真正是在他的意识掌控之下的。到了此时拥有这样不可思议武学造诣的地步,所谓的返璞归真,所谓将武学融入本能,他都早已达到。因此,这种刹那间创造不知几千种武学与选择其中恰当的武学这一过程,却是完全发生在其本能之中。

    也即是说,他甚至不需要思考,只要面对着这样的攻击,他的心神意念之间自然便会泛出应对的方法出来。而这样的方法,事实上已经是在他的本能之中经过不知多少次繁复变化之后方挑选出来的。

    事实上,这样的武学,所出现的时间却只是其被罗帆使用的那一瞬间而已。而且,罗帆所所使用的,也只是这一种武学之中的一部分,一部分适合此时这样情况的,适合此时罗帆身体状态的一部分。若是下一次遭遇同样的情况,罗帆所使用的武学或许会完全与此时不同,甚至可能完全相反。而其中的原因。或许只是因为此时罗帆身体姿势的微妙不同而已。

    这些他应对火龙攻击所创造出来的不知几千种武学之中,无论任何一种拿出来,都可以被一般修士当成是宝典级别的存在。但这些武学,却完全不会在他的记忆之中留下任何痕迹。只要他不去思索,不有心将之抓取出来,这些武学便会如同完全不存在一般。

    而只要他愿意,便能够创造出无数这样的武学出来,而每一种都可能针对他所要将这武学交给的生灵的身体状态与心灵状态。

    也只有这样的表现,方是武学造诣出神入化的表现。

    因为,这样的表现。代表着他对于武学已经达到了一个随心所欲的境地。天地万物对他来说,都是武学,都是武学道理,只要愿意,武学便可以源源不断的被创造出来。

    像传说中的什么得到武学之后再将武学忘记,将武学化为一举一动,使用出无数精妙莫测的武学却没有任何使用武学意识的所谓武学至高境界,在罗帆看来。却只不过是一种还算是不错的武学境界而已。

    距离他此时这样的,对武学的随心所欲,那却是差了不知多少个层次。

    当天火道人凝聚而成的火龙攻击穿过他身躯的瞬间。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无数的念头,真正的意识到了以上种种。

    一时间,他忽然有些明白了武皇到底是什么心态了,明白武皇为何会在之前的战斗之中给自己那样多的便利。

    天地之间无处不是武学,武学贯通于天地万物之中,贯通于一切生灵的体内体外,贯通于一切生灵的意念、意志,这简直便是宇宙天地的绝对真理了。相比之下,什么先天金丹大道,什么力量之道。什么火焰之道,什么时空之道,都只是旁门左道罢了,都与真正的真理差了不知多远。

    而这样的真理,却被其他人认为不是正道,这样的真理。却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够掌握,这样美妙的武学世界,却只有自己一个人而已,这是何等样的孤独,何等样的寂寞。又让人有着何等样的悲哀啊。

    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得罗帆这种有着可能与他进入同样世界,有着真正走上同样真理道路的存在正在不断的靠近正途,也难怪武皇会压抑自己的战斗**,为罗帆提供一切让他武学造诣不断提升的便利条件了。

    “可惜,这还不是至高境界。距离真正形成世界观却还有着很大的距离,不然的话,或许我可以获得一种道尊级别的传承呢。”罗帆不由得暗自叹息。

    天地万事万物无处不是武学,将武学修至随心所欲的境地,这虽已经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但没有形成真正的完整的,能够解释一切的世界观,那么这武学之路,便没有走到道尊级别的境地。武学境界,便没有达到巅峰的高度。

    明白此处,罗帆瞬间便决定了,今后必须和武皇保持联系。

    之所以有着这样的决定,原因无他,便是因为他知晓,若是这地球宇宙之中有人能够将将武学发展成为真正完整世界观,那便绝对是武皇。哪怕是罗帆自己,也无法做到那一步。

    毕竟,世界观,乃是一名生灵对世界本质认识的总结。因此,一名生灵所信仰的,所真正能够将之发展到完美的世界观,便只能是单独的一种。绝对没有任何除了圣人之外的生灵能够同时信仰两种不同的世界观——之所以将圣人除外,非是罗帆觉得圣人能够拥有一种以上的世界观,而是罗帆此时根本不了解圣人,并不明白圣人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存在,无法对圣人级别的存在做出什么结论。

    而显然的,罗帆此时已经在开始整理自己的世界观了,那世界观显然不可能是武学世界观。

    因此,哪怕此时的罗帆在武学造诣上已经不比武皇差上多少了,但他却绝不可能真正发展出完整的武学世界观出来。只有将武学当成是重要的,绝对唯一的武皇,方可能做到罗帆所做不到的这一步。

    而看武皇的模样,他所差的,也只是一个意识罢了。只要什么时候武皇能够意识到武学境界达到这一步并非尽头,在此境界之上还有着提炼出完整武学世界观这样一重境界存在,那以他的武学造诣。他便绝对能够突破目前的境界桎梏,日后成就道尊级别便是水到渠成了。

    正因认识到这一点,罗帆方会决定与武皇多多联系。若是武皇心性可交,他也不会吝啬将正确的修行方向告知武皇。

    虽是有着这样的决定。但此时罗帆自然不可能与武皇说什么。

    此时此刻,他可是还在与天火道人切磋着……

    此时,天火道人一声好又是传了过来。

    罗帆抬目望去,只见天火道人双目之中显现出狂热欣喜的光芒,周身甚至冒出了浓郁无比的无色火焰。

    罗帆一感应到那种火焰,便知晓这火焰不是自然界存在的任何一种火焰。而是不知多少亿万种火焰通过某种精妙难测的法门融合在一处所形成的一种火焰。这样的火焰包含了亿万种火焰的特性,拥有不可思议的玄妙威能。

    当看到这火焰的瞬间。罗帆忽然便明白了天火道人的修行道路。

    这天火道人的修行,分明便是搜集宇宙天地之间所存在的,无穷无尽的火焰,努力将之融为一炉,化为一体,让自身终成为这地球宇宙之中一切火焰的掌控者,终再凭借这样的优势将道行境界推至至高巅峰,终证道成圣。

    这样的道路看起来似乎通畅无比。直达圣境,与武皇专注于武学似乎顺畅了无数倍。但罗帆在知晓这天火道人的修行道路之后,却反而暗自叹息了。

    这样的道路看似一条通途直达圣境。但事实上,却根本是走不通的道路。

    圣人境界,乃是不死不灭,万劫不磨的一种至高境界。这样的存在,必须在天地毁灭之后的无边混沌之中依然能够存在,必须能够踏混沌若通途。因此,这样的存在,必须自成一体,必须以自身化天地,必须视混沌若等闲。而想要做到这一步。基础的,便是他对自我,他对混沌,他对天地,都必须有着无比坚定,没有丝毫怀疑的认知。这。便是世界观。之所以如此,便是对自我、对混沌、对天地没有坚定、毫不怀疑的认知,他便不可能将自我、天地、混沌三者等同!而无法将三者等同,在那什么都可能发生的混沌状态之中,只要有着稍稍剧烈一点的变化,他岂不便是被混沌消磨,亿万年苦修化为泡影?那样谈何万劫不磨,谈何不死不灭?

    而天火道人与武皇唯一的区别便是,武皇将武学当成是唯一,而天火道人,却只是将火焰当成手段。

    将武学当成唯一,日后便有着将武学发展成为解释一切的世界观的可能。

    而将火焰当成手段,那么不管怎样,都不可能将之发展成为一种世界观——手段是为了达成目的而出现,从没有听过有生灵只是为了手段而手段的。

    罗帆的可惜,并没有显现出来。他此时与天火道人乃是在战斗状态之中,又不是论道,哪里可能会有着太多的感慨时间。而且,他与天火道人的交情也只是一般而已,便是论道,他也不太可能会将这些话语与天火道人分说。

    而即便他与天火道人分说,他也可以预料到,天火道人的反应可能不是感激,而是痛恨,觉得罗帆在乱他心神,觉得罗帆居心叵测。

    毕竟,天火道人修行火焰之道已经不知多少亿年了,对火焰的认知早已深入骨髓,再无法改变。即便是相信了罗帆的说法,也无法将自己的看法扭转。那便如同大道便摆在面前,他却知道自己无论怎样都无法获得一般。这种情况,让他只可能将罗帆的看法当成是居心叵测的话语,因为那样的话,他还有着一些成道的希望……

    虽没有显现出任何异状。但罗帆却忽然间觉得与天火道人的切磋没有什么意思了。

    之前他与天火道人切磋只不过是战斗**极其强烈,想要与他人战斗一番享受一下战斗的乐趣而已。天火道人只不过是撞了上来,刚好碰上了。

    此时此刻,他忽然觉得自己与对方是如此的格格不入,自己所站立的位置与对方看似等同,其实却好似是两个中间隔着无底深渊的两座山峰或者两边悬崖。

    哪怕他没有什么心思,也自然会生出一种莫名的排斥感觉。

    正是因为这样的排斥感觉,他之前产生的,强烈的战斗**,好似被冰水浇过一般,瞬间熄灭了。

    事实上,此时此刻,距离之前他与天火道人刚刚动手之时,只不过是一两个呼吸罢了。(未完待续。。)

    如果您觉得还不错就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方便看书。如有章节错误请与管理员联系。本月为您推荐唐家三少最新巨著《绝世唐门》

    看最快更新,就来

    列表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