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六十章 根本原因

正文 第八百六十章 根本原因

    罗帆盘坐着,右手平举张开,无穷无尽的符文从他的手心之中发出,如同两道洪流一般涌向在前方悬浮着的,那两个鸽蛋一般大小的丹丸之中。

    那两个丹丸散发着金黄色光芒与暗红色光芒,在无数符文涌入的过程之中,那光芒开始产生玄之又玄的波动。这波动无法用言语描述,充满着某种奇异的韵味,好似某种不可思议的存在正在这两颗丹丸之中酝酿着一般。

    而那丹丸本身却毫无任何遗漏的,甚至没有任何波动的,便将这涌向两颗丹丸之中的无穷符文吸入其中,便好似两个小小的黑洞一般。

    随着这过程,那两颗丹丸的符文重数开始一重一重的增长着。

    法器提升符文重数每一重都要遭遇到一些升级屏障,但毕竟只是法器罢了,这样的升级屏障对于先天大罗了的罗帆而言,只要察觉突破屏障的方法是怎样的,想要做到,却并不困难。

    因此,这种符文重数的提升速度,却好似那升级屏障并不存在一般,只是数十日之间,便已经将这两件法器从原本的一重符文提升到了三十六重符文圆满的境地。

    而当这法器的符文重数提升到这样的级别之时,普通长生级数的法宝却已经再不能与其相媲美了。也即是说,虽只是法器级数,但这两件法宝因为出自罗帆之手,其威能已经强大得不是普通长生级数的法宝所能对抗的地步。

    三十六重符文,这并不是法器符文重数的极限,不过,这两件法器却没有什么必要继续提升其符文重数了。

    虽说此时这两件法器有着三十六重符文已经足以藐视一般的长生级数的法宝了,但哪怕是将符文重数继续提升,提升到一百零八重的程度,其威能却也顶多只能藐视更多的长生级数法宝罢了,根本不可能比拟哪怕最简单的,纯阳级数的法宝。

    毕竟。纯阳级数与长生级数之间的差距之大,便如同太乙三境与地仙三境之间的差距一般,几乎便是天堑。

    任何法器,哪怕威能再强。也不可能跨过这般巨大的跨度。

    也即是说,这两件法器此时这般威能,可以说已经是达到了某个极限了。

    再往上提升其威能,也已经没有太多的意义——当然,若是这两件法器乃是罗帆为自己所准备的,那么结果自然又不相同了,为了自己的法器能够提升一些威能。哪怕是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罗帆也定然会选择的。但,显然的,这种可能并不存在。这两件法器只不过是他为了补足通晓老人计划所炼制的,他却并不会想要凭之战斗,自然只要达到要求,能够满足他们的目的便可以了,哪里用得着为了一点威能的提升付出不成正比的代价?

    正是因为以上种种原因。再将这两件法器炼成三十六重符文之后,罗帆便开始着手将这两件法器提升为法宝了。

    将法器提升为法宝,乃是一个玄之又玄的过程。便如同渡一名凡人成仙一般。绝非一件简单的事情,也不仅仅是打入更多符文的问题。

    在作出决定之后,罗帆两手分开两边,靠在自己的两边膝盖之上。

    接着,心念一动,那两颗如同鸽蛋一般大小的丹丸,便缓缓飘落在他的两手手心之上。

    那两颗丹丸的本体看起来依然如同当初刚刚成就一重符文之时一般,但其散发出来的光芒,却与当初有了极大的不同。

    那种金黄色的光芒几乎变成了实质一般,虽是虚体光华。但却有着一种无法破除的韵味,似乎乃是某种散发金黄色光芒的实体物质一般。

    同样的,那暗红色的光芒也有着类似的变化。只是其中却夹杂着许多战斗的声响,好似兵器交击,好似力量相撞,更好似惨叫呼喝连天。

    这两颗丹丸悬浮在罗帆的手心之上。其散发出来的光芒开始一伸一缩,并在这过程之中渐渐内敛。

    待得数个时辰之后,已是在那两颗丹丸周围凝成了两团拳头大小的光团。一伸一缩之间,便好似其中有着某种奇妙生灵正在一下一下的呼吸着一般。

    此时此刻,距离罗帆开始炼制这两件法器,时间也只是过去了不足百日而已。

    这样的时间,相对于长达二十五万年的炼宝时间,简直短得如同一刹那一般。

    但,这样的速度,对罗帆来说却已经是相当的缓慢了。毕竟,如今成就的只不过是两件圆满的法器罢了。与修士修行一般,器物在成就长生级数法宝之前的速度,也是极其快速的——毕竟,两者性质并没有本质的才差别,而显然的,修士在成就长生之前若是不能快速完成整个过程,等待他的,便是寿命完结,身死道消。

    同样的,与修士的修行过程一般,真正耗费时间的,却是成就长生级数之后的修行。

    一般修士在成就长生级数之后,想要提升一点境界,都需要以万千年计算的时光。便是此时此刻地球宇宙的所有先天大罗之修来看,其中最快成就先天大罗的,都耗费了数千万年之久,最慢的甚至数十亿年才勉强成就。

    这样的时间长度,与成就长生之前那数百年、数千年,顶多数万年的时间长度相比,简直便是有着以百万倍计算的差距(那数千万年成就先天大罗的,显然不可能花费数万年才成就长生)。

    而法宝的提升,与修士道行境界的提升并没有本质的差别。因此,其在成就长生级数之后想要提升为先天大罗级别,也就是大圆满级数,所需要费的时光显然也必须是成就长生级数之前以百万倍计算的时光——便是法宝没有修士的肉身限制能够取巧,这段时光却也不会有太大的差距。

    由此推算,这数十日才让这两件法器达到能够有资格成就长生级数的法宝,这已经算是慢的了。

    罗帆盘膝而坐,双手平摊在两膝之上,体内力量流转,自然产生两种不同的,却又同样充满无穷生机,更有着某种惊人意志的力量形成。被他牵引着,凝聚在自己双手之上,将那两颗丹丸完全裹住。

    法器成就法宝这个过程需要的,并非力量。而是机缘。因此,要让两件法器成就法宝,自然不可能往其中灌注力量,而是需要为法器提供最完美的,生灵诞生的环境。也就是,要使用创造生灵的方式来蕴养。

    此时罗帆所做的,便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将力量维持住之后。那两个丹丸周围的光芒一伸一缩的频率似乎变得更加的快速了。

    那种其内部正在酝酿某种玄妙存在的感觉变得更加的强烈了。

    很显然,罗帆那蕴含无穷生机与惊人意志的力量对这两件法器显然是有着不可思议好处的。

    这法器成就法宝的过程及其重要,但罗帆反而是被解放了出来。

    因为,这种蕴养过程完全便是看机缘,看时间。或许可能下一瞬间便成功的让两件法器产生蜕变,获得升华,成就长生级数。又或者需要漫长的岁月方才能够完成同样的过程。这其中并没有太多的规律,只能看罗帆的运气如何而已。

    而显然的。运气并不是在罗帆的掌控之下,因此,这蕴养过程一旦开始。也就没有他什么事了。

    罗帆心念放松下来,对正在一旁观看着的武皇道:“接下来这两件法器什么时候成就法宝,便要看运气了。或许下一瞬间就可以成就,或许要数个月之久。不过不管怎样,顶多只是十个月,两件法器定能成就法宝。”

    “道友的炼器之能,实让人惊叹。我远远不及啊。”武皇赞叹起来。

    法器成就法宝乃是一个看机缘,看运气的过程,这点无论是武皇还是罗帆都无比清楚。但,哪怕无法控制机缘。控制运气,但这一过程也不可能违背天地大道,也不可能违背这宇宙的规则。

    以罗帆此时双手之上凝聚的力量来说,哪怕是一块顽石,呆上十个月时光,也定然能够生出一些灵性出来。更何况这两件法器原本已经是达到了一个随时能够生出灵识的临界点了。

    “只是一些小手段罢了。道友若是愿意。也绝对能轻松做到。”罗帆只是一笑。

    武皇一听,却是苦笑,道:“我之前见道友炼器如此奥妙,确实是曾试图推演过许多炼器武学,其中也有一些能勉强达到这样的效果。但,那任何一种武学却都绝不如道友这般轻松。而且便是那些武学,也实在太过繁复,更有着诸多限制,非是普通武者能够习得。”

    武皇之前创出许多炼器武学之后,便发现了其中弊端,一时间心情颇为郁闷,不由得将这些烦闷向罗帆倾述起来——罗帆,也是这整个地球宇宙之中,唯一可能听他倾述,可能给他的问题找出解决办法的同级存在了。

    罗帆听得武皇之言,不由一笑,道:“道友却是多虑了,这宇宙天地之间无数亿兆智慧生灵,其中没有任何两个是完全相同的。或许有些生灵便适合修行那炼器武学呢。要知道,也不是所有生灵都适合修行那金丹之道的炼器炼丹法门的。”

    武皇微微一愣,皱眉凝思。过得好一会,又是摇了摇头,道:“即便可能存在,但那数量还是太少太少,远远比不得其他修行体系之中适合炼器法门的生灵那般多。传播出去,还是没有太多的意义。”

    武皇心念坚定,虽因见得罗帆炼器如此轻松如意而对罗帆在炼器之前的提议生出一些同感,但毕竟没有那么容易改变自己的观念。罗帆若是没有摆出确实的证明,还是无法让他观念改变的。

    罗帆一看武皇的表现,便知晓他心中已经动摇,此时故意引出这样的话题为的只是让自己说服他而已,不由得面现微笑,知晓要让武皇改变自己的观念已经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了。

    因此,道:“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我之武学造诣虽不如道友,但却也决算不上差。不如武皇道友且将所推演出的炼器武学展示出来,我或许可以给道友一些建议也说不定。”

    武皇皱了皱眉,思索了一番。点了点头,道:“也罢,道友既然有此心,我便不再客气了。”

    说着。他抬手一指,刹那间有着无数文字凭空凝成,在罗帆面前凝成了一部又一部的玄妙武学出来。

    这些武学乃是完全由武学意志所凝,并没有夹杂任何一丝丝的元气,乃是最本质的武学意志之体现。每一部武学虽乃是文字组成,但却自然的将其所包含的武学真意直接借助这武学意志展现出来,让任何观看这些文字的生灵都能轻松的理解这武学的真意。而不会被表象所桎梏。

    武皇一个心念转动之间便能创出无数武学出来,此时他既然有心,那炼器武学却是源源不断,一部又一部的被他创出,再投射在外,展现在罗帆面前。

    罗帆此时虽说双手摊开正蕴养着那两件法器,但心神却完全解放出来,根本没有受到那两件法器的任何拖累。反应速度却也快速之极。念头一动之间,便将武皇所展示出来的一部部武学纳入自身的心神意念之间,并将之瞬间进行解析。完全明悟其中的一切奥妙,体察其中的种种优劣之处。

    不得不说,武皇的武学造诣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的层次。

    他随心所创出来的这无数武学,每一部都是精妙难言,放在外界乃是属于绝对的宝典级别的武学。便是罗帆,在接收这些武学之时,也需要一番思索体悟,才能悟得其中的深层奥妙,知晓其中的种种优劣之处。

    看着这无数武学,罗帆对武皇不由得渐渐生出佩服之情。

    武皇所创出的无数炼器法门之中。对武学的应用几乎达到了一个出神入化的地步。其中有着不知多少罗帆所不曾想到的炼器方法被包含在其中。这些炼器方法之中所蕴含的武学道理每一种都是罗帆所知晓的,其中的每一种炼器武学,对罗帆来说都没有任何超越之处。但将这些武学道理组合成为炼器武学,将这些武学知识化为真实可行的炼器法门,却几乎都是发罗帆所未想,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

    可以说。单纯对武学的应用上,武学造诣上已经不差于武皇的罗帆,却是远远不及。

    但,成也是此点,败也是此点。

    武皇对于武学的应用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这自然让他能够轻易的创造出无数种炼器武学出来。但也正是因为他已经将武学浸润到了自己的灵魂深处,已经能够凭借武学来完成一切可以想象的事情,却让他不由自主的被局限于武学当中。

    这种局限,让他的思维方式,根本不能超脱武学之上,不能脱离武学的基本道理来思考问题,也就不能从炼器的根本上来看待炼器武学这一问题。

    炼器,乃是将种种材料凭借特殊的方法融合在一处,再给其附加一些特殊的力量,特殊的道理,特殊的规则,特殊的法则,从而让其拥有超乎想象的玄奇威能。

    这样的一种过程,虽然非是造物的过程,但本质上却是与造物相差不多,只不过是比造物要容易上许多罢了。

    而武皇能够凭借武学创造出此时这样一个世界,能够将一个巨大无比的恒星系改造成为眼前这般一个如同凡人传说中的世界,甚至能够创造出这星球上那最适合修行武学的生灵出来,其造物之能,哪里会太差?

    这样一来,若正常来说,以武皇本身的神通,本身的威能来说,想要炼器,自然也只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已。

    但,武皇在炼器之上,却遇到了如此大的困难,甚至无法创造出真正适合武者修行的炼器武学出来,这岂是无由?

    其中的原因事实上很简单,因为武皇虽全心全意的修行着武学,但他却没有形成自己的世界观,他依然是在按照地球宇宙公认的世界观来观察宇宙,来思考问题。

    这样的结果,便让他对炼器的认知,也无法深入到其本质。

    因此,在创造炼器武学的过程之中,甚至在他自己炼器的过程之中,他的做法,根本便没有从根本出发,而是以自己的强大神通,以自己对武学的了解,对武学那出神入化的掌握,去模拟金丹之道的种种,去模拟金丹之道的炼器方法。

    便向此时罗帆所接收到的,那武皇所创出的那无数炼器武学之中,更多的都是凭借武学的方法来实现金丹之道之中的种种炼器方法罢了。

    像什么用武学来完成符文炼器法啊,像什么用武学来完成材料融合培养法啊,像什么用武学来完成术法炼器法啊……这种种方法,固然是玄妙异常,固然是与地球宇宙有着难言的契合度,但他们毕竟是从金丹之道的修行法门之中发展出来的,根本上,便是与武学并不相契。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能够创出真正简单易用的炼器武学,那才是怪事了。(未完待续。。)

    !~!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