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六十四章 幻界

正文 第八百六十四章 幻界

    ---------

    那一处细微的错误,乃是从武界刚刚开辟之时便已经犯下的,经过了这般多年时光的发展,早已是进入了武界的核心当中。

    武界的核心,乃是一种无形无质的存在,是无数规则、法则交织而成的产物。其本身没有任何形状,更没有什么所谓的球形、蛋形或者其他种种特殊的规则形体。那只是一种浩大,无极,莫以臆测的玄奇存在。

    而那点错误,便是这浩大无极的存在之上所拥有的一丝丝不契合之处。

    这一丝丝不契合,哪怕是一般修士,都会将之忽略,觉得此存在完美之极,但便是这样一丝丝不契合之处,却产生了这武界不知多少亿年以来的种种错误疏漏之处,使得武皇的真身不能离开这武界。

    罗帆感应着这武界的核心所在,瞬息间便抓住了那一丝丝的不契合。果然,事情正如他所料的那般,这一丝丝不契合若是要从根本上改变,几乎便要改变整个武界的核心,从而也让整个武界发生天翻地覆的异变,却是不可选择的。

    因此,在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罗帆却更是确定了自己之前的计划,念头一动,便将自身的浩瀚意志切入了那核心之处不契合之处,再通过无穷规则、法则的传递,蔓延向整个武界的每一寸虚空。

    这一丝丝不契合在最开始是微不足道的,但随着时光的推移,随着武界规则、法则的流转,随着武界的不断强大,这一丝丝的不契合,将会因为与无数规则、法则的互动而影响越来越大,传递范围越来越广,最终可能遍布整个武界的每一寸虚空之中。

    当然,这无数的影响经过武皇这数十亿年来时时刻刻的查漏补缺,已经有着绝大部分已经被弥补了。因此虽说这一丝丝不契合影响范围极大,几乎遍及整个武界的每一寸虚空,但却已经被压抑到了极限,除了新产生的一些疏漏之外。原本存在的疏漏都难以产生真正的效果。

    当感应到这整个武界的变化,罗帆不由得对武皇大为佩服。

    如今的整个武界几乎便是一个打了无数补丁的布袋,那一处处他这几十亿年来不断查漏补缺所做出的种种调整,种种弥补,几乎遍布了整个武界的每一寸虚空,让这整个武界虽看起来是保持完整,但事实上却是残破不堪。

    而这样一个武界。居然还能够保持这样的完善,还能够衍生出这样多的生灵,甚至能够发展出这样繁盛的武道文明,这简直便是突破规则了。

    这样的情况,足以表明镇压着整个武界,一直在查漏补缺的武皇到底是耗费了多少心神在其中,又是做了多少努力。从某种角度而言,这确实是相当值得人敬佩的。

    当然。虽是佩服,但并不代表罗帆同意武皇的做法。

    若是这武界乃是他所开辟的,在当初感觉到其中的不妥之后。他定然便会直接将整个武界覆灭,重新开辟一个更加完美的,消除那根本错误的武界出来,而不会待得其发展到如今这样尾大不掉才来弥补。

    从这世界核心那一丝丝根本上的不契合出发,罗帆所能感应到的,却是整个武界之中,以往已经出现的,以及即将出现的种种疏漏。

    这样的事实并不夸张。毕竟,罗帆此时早已是洞察了这武界种种疏漏异常的根本所在,他确定那疏漏所在的方法却并非等待那疏漏出现。而是直接通过那一丝丝不契合与诸多规则、法则之间的相互作用所推演出来的。这种从根子上出发的做法,有着这样的效果,却是无比自然的。

    罗帆此时自然没有在这里得意,他的心念散开,不断的将越来越多已经出现异常疏漏的以及在未来可能出现异常疏漏的位置不断的纳入自身的掌控当中。

    这整个过程并不简单。

    哪怕是罗帆此时对于整个武界有着绝对的权限,想要做到这是一点。却也足足耗费了数年之久。

    毕竟,那疏漏异常之处可是遍布整个武界,几乎达到了整个武界的每一寸虚空。

    而且那一丝丝不契合与诸多规则、法则的相互影响的方式随着时光的推移将会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难以掌握,想要将之一一推演出来简直便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好在,罗帆也不需要将每一处未来可能出现的疏漏之处都完全把握住,而只需要推演到一定的时日,到足够把握住其规律便可以了。因此,这一件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对他来说却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十年过后的某一日。

    罗帆终于完成了这一个看似不可能的过程,脸上现出了淡淡的笑容,口中发出一声轻喝。

    随着这一声轻喝,整个武界忽然产生了微微的震荡。

    这种震荡不单单局限在这武界众多生灵生存着的星球之上,还影响了整个武界的日月星辰,甚至影响了整个武界所在恒星系的周边。

    在这震荡之中,一般武界的生灵都无法察觉,但只要武学造诣达到一定程度的武者,却都能感觉到整个天地都在发生着异常的变化,感觉到有着一股无比浩瀚,无比隐晦,无比强大的意志正在某处撼动着整个世界,撼动着这世界之中的一切事物。

    “终于可以开始了。”罗帆长长呼出一口气,抬手轻划。

    刹那间,整个武界在震荡的过程之中开始微微的变化,那原本数十亿年来已经被武皇弥补的众多疏漏异常之处,接下来数十亿年可能出现的种种疏漏异常之处刹那间重新显化出来。

    整个武界在这瞬间忽然有着无数异常出现。

    好在,这些异常只是出现了那么一刹那而已,在一刹那之后,这些异常疏漏便隐于无形,因此却是不曾造成什么后果,甚至也没有多少生灵感受到这样的异常疏漏曾经出现过。

    而在罗帆的眼中,那无数异常疏漏通过武界的变化,已经被他投影到了武界的外太空之外,投影到了那恒星碎片所组成的星空空隙之中。

    这无数异常疏漏之处乃是那空间核心之处的那一丝丝不契合与诸多规则、法则的相互作用所形成的。

    因此。这无数异常疏漏自然也便是经过某种变形,某种扭曲之后的诸多规则、法则,组合在一处,刚好可以组成一个似虚似实的世界出来。

    这个世界。只是单纯的种种疏漏异常的现象所凝聚而成,本身并没有实体存在。事实上说来,可以说是一种这武界的投影。一种经过某种扭曲、变形之后的投影。

    这一个世界并不十分广大,乃是一种十分奇异的形态。

    其中虽是大概的组成了一个世界的模样,但却并非完全如同武界这般,而是一个无比诡异,或者说无比梦幻的世界。

    这个世界之中的天地差别并不明显。有些地方上下颠倒,有些地方左右对调,有些地方长着能够让修士吃上一口便能够飞天遁地的杂草,有些地方的天才地宝却是吃了便一命呜呼……

    总之,这是一个只有想不到,没有不可能存在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成型速度并不慢。

    只是数十个呼吸之间,便已经大概成型。当然,也只是成型而已。接下来罗帆还是有着许多事情要做,除了那无数未来可能出现的异常疏漏还要不断的加入其中外,因为这投影世界哪怕是成型了也不可能马上便稳固下来。故而他却还需好好炼制一番方才可能真正的自成一体。

    最后,最重要的是,还需要将某种至高权限赋予这个投影世界,这投影世界方才可能在未来的时日当中不断将武界之中可能出现的异常疏漏吸入其中。

    罗帆对此早有计划,此时却是没有丝毫犹豫,念头微微一动,整个武界规则、法则都开始了剧烈的波荡起来。

    那一个集中一切异常疏漏所组成的投影世界虽说是存在于那星空的空隙当中,但却并非直接铺陈出来,而是契在空间之中,哪怕是有生灵直接从这星球上起飞到达那一处位置。也绝对无法发现那投影世界。

    而且,因为其本身乃是那一丝丝不契合与规则法则相互影响所产生的种种异常疏漏聚集而成的产物,故而与武界的规则、法则却又有着无比紧密的联系。这样紧密的联系使得,随着那武界规则、法则的波荡,这一处投影世界内部的种种经过扭曲变形的规则、法则随着波荡起来。

    它们的种种相互作用,开始慢慢的调整着。在这种调整的过程之中。那种种规则、法则之间的联系开始变得越来越紧密,其构造也变得越来越稳固。

    这整个调整过程比起之前那构造这投影世界的过程漫长了不知多少倍。

    足足又是十年时光过去,方才终于让这整个投影世界完全稳固下来。

    当这投影世界完全稳定下来的瞬间,这武界之中有着许多智慧生灵忽然间感觉自己隐隐间与某一处奇异的世界联系在一处。

    通过这样的联系,他们能够感应到另一个与武界完全不同的梦幻世界。在那世界之中,他们似乎能够随意的改变时空,改变自然,改变天地。

    这样的感觉,使得他们即是惊讶,又是骇然,同时还有着某种无法形容的喜悦。

    这些智慧生灵并非一定是什么多强大的生灵,而是随机的,有些强大得在整个武界不知多少亿智慧生灵当中占据最巅峰,有些却弱小得只是普通的**岁小儿。

    这些生灵所感觉到的,显然便是那一个无数异常疏漏所结合起来的投影世界。

    在他们的感觉之中,自己只是感觉到那世界而已,但事实上,在他们感觉到那世界之时,在那投影世界之中事实上也出现了他们的投影。

    这些投影,并不以他们自身的实力为依凭,并不是他们本身的实力强大便强大,实力弱小便弱小。事实上,却是以他们的想象力为依凭。他们的想象力越是强大,这投影便越是强大,想象力越是匮乏,这投影便越是大小。

    因此,在那众多投影之中。反而是那些对世界认知更少的,比较弱小的生灵反而更加强大——正因为他们对世界的认知较少,受到世界的桎梏也就越少,心灵却更能够反肆意发散。想象力自然便更加强大了。

    这些生灵的投影出现之后,随着他们本体对这世界的感知,对这世界的实验,开始了在那投影世界之中跟着行动起来。

    一时间,改天换地,天翻地覆,风起云涌。移山倒海,如同太古神灵再造天地一般。

    起先,这些过程十分的混乱,将这原本已经稳定下来的投影世界的景象搅得翻天覆地——当然,也只是景象罢了,这投影世界本身的构造依然是稳固非常,不会因此而受到影响。而这些被改变的景象,也不可能永久留存。而是自然而然的会受到这投影世界的规则法则所影响渐渐回归其原来的景象。当然,若是这些生灵投影不断改变,不断阻止这种回归。那景象自然能够比较长久的保持下来了。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许多投影彼此之间有了接触之后。他们方才渐渐的明白,这他们所感应到的世界居然是真实的,居然都不是错觉。

    这样的情况下,规矩,渐渐的形成了。

    他们再不会为所欲为,而是彼此克制,反而开始维持这投影世界的稳定,按照各自的想法构造出一个个符合他们愿望的区域,让这原本梦幻诡异的投影世界渐渐变得秩序下来。

    因为这样乃是他们的愿望。因此他们却自然不愿意让这样的投影世界重新回归那诡异梦幻的景象,故而却不断的对这些区域进行修补,阻止这区域的规则、法则将这些区域化归本来面目。

    这武界之中的一切生灵,他们认知当中的世界便是武界。因此,哪怕他们想象力再丰富,也不可能完全将整个武界颠覆。故而,他们所构筑出来的那众多区域,哪怕是各有不同,哪怕是都有着他们各自的特点,符合他们各自的愿望,却也只是在一些方面与武界有着分别,大体上还是与武界的现实相契合的。

    而这样的做法,对于那投影世界来说,对于武界来说,却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因为,那投影世界原本乃是种种异常凝聚组合而成,与武界有着天壤之别,几乎每一处规则法则都经过了剧烈的扭曲而与武界完全不同,若是任其发展,这样的不同虽因为局限于这投影世界而不会影响武界,但却会愈演愈烈,最终或许会突破极限,通过规则、法则之间的联系影响到武界。但此时这样的情况,因为众多生灵投影的改变,那些异常景象渐渐的向着武界的真实面貌演化,哪怕是有些特异的不同,却也是稳定的,不会继续放大到不可收拾的。这样一来,自然便消除了这不同愈演愈烈,最终突破极限的隐患。

    当数年过后,这规矩形成之后。

    那众多能够感应到那投影世界的生灵因为或多或少的在那其中获得了一些好处,实力皆有巨大提升,渐渐的站在了众生高层之上。

    能随意改变世界,对于生灵的意志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淬炼作用,让他们的视野变得开阔,这对于武学修行自然有着巨大好处。武学境界的提升,当然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而到了整个投影世界渐渐稳定下来之后,那众多生灵忽然发现自己多了一种能够将其他生灵的投影接引进入那投影世界,并赋予他们一定改变自己所在区域世界权限的能力了。

    一时间,那投影世界之中的生灵投影数量快速增加。

    那些不断修补着投影世界他们所在区域的那些生灵,也就是最开始投影进入投影世界的生灵也都大概的解放了,再不需亲自去修补那投影世界他们所掌控区域的规则、法则,而是将这些细分,分别交给他们赋予权限的生灵,让他们代替自己做苦力,而自己尽情的享受着两个世界穿梭的乐趣。尽情的提升着自己本身的武学境界。

    如此这般,短短的数十年间,这武界的社会环境便大幅度改变了。

    在诸多比如修行界这样的界之中,又多了另外一个,全新的,自古以来从没有出现的界,幻界。

    其中,能够加入幻界的生灵,都能够意识穿梭进入另一个广阔玄奇的世界,在其中可以做到一切在这现实世界当中所能做到的事情,更能做到许多在现实世界当中所做不到的。而且,在睡觉之时意识进入其中既不会影响休息,也能够继续修行,相当于让自己多了一倍的时间。

    由此以来,幻界几乎成为了一切生灵梦寐以求想要加入的世界。而每一名生灵加入其中,便自然会对那投影世界做出改变。诸多改变组合在一处,自然便让那投影世界更加与真实的武界相契合,进一步阻止了那投影世界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发展过程。

    罗帆对于这武界之中的种种变化都看在眼中,待得幻界稳定下来,罗帆脸上终于现出完全放松的笑容。

    “如此一来,武界之忧,该是已经解了吧。”。。)

    ---------

    !~!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