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六十五章 再获提升

正文 第八百六十五章 再获提升

    那些生灵能够感应到武界的投影世界,并在其中投影出自己的投影出来,这自然不可能是凭空出现的。事实上,他们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能力,正是罗帆所赋予他们的。

    在当初,再将武界完全稳定下来之后,罗帆便通过武界的规则、法则牵引,在武界那不知多少千亿的智慧生灵之中寻找能够与那规则、法则扭曲之后极其契合的智慧生灵。

    武界之中的智慧生灵数量如此众多,哪怕是那种契合的几率是多么的低,在如此巨大的基数之下,能够契合的生灵数量也定然是存在的。

    正是因为这些生灵与那规则、法则扭曲之后的契合度极高,故而罗帆却能够很轻易的便将那进入投影武界的权限赋予他们,他们也能够无比轻松的做到在那投影武界之中留下自己的投影,并对那投影武界进行改造。

    至于之后的种种发展,除了在必要的时候他赋予这些智慧生灵的权限发生微微的改变,让他们增加了将其他生灵拉入投影武界,并将自己的一些权限分拆赋予其他智慧生灵之外,他便没有任何插手的动作了。

    那种种对武界有着巨大好处的发展,完全便是那智慧生灵自发的行为。

    “接下来,这所谓的幻界定然能够发扬光大,一代一代的将改造投影武界的权限传承下去,哪怕是有些波折,最终也定然能够让那投影武界有着掌控者,让这投影武界之中的异常不会再有太大的逆转。从而再不需有掌握整个武界的存在来镇压。”罗帆如此想着,脸上现出了欣喜的笑容。

    随着这样的变化,这武界与当初罗帆刚刚掌控之时已经有了一些颇为明显的差别了。

    其规则、法则的流转比起当初更加的顺畅,整个武界都弥漫着一股完美的意境,便是那充斥整个武界的武力也在这过程之中变得愈发的纯净,感染能力也变得愈发的强大,流转方式也变得愈发的完美。

    眼见隐患已经消除,罗帆自然不再继续完全掌控整个武界。而是缓缓闭上双眼,细细的整理着这数十年来的许多收获。

    虽说整理这整个武界对他来说是一个颇大的工程,乃是一种意外的负担,但那毕竟是对一个世界的改善过程。这样的过程哪怕是再麻烦。再繁琐,也定然是对他有着相当巨大的好处的。

    特别是这个世界还不是他自己开辟出来的,更已经是发展了这般数十亿年之久的世界,那对他的好处只会更大,不会减少。

    在整理这整个武界的过程之中,罗帆除了从根本上把握住了当初武皇在开辟这武界之时的道行,把握住了他的种种灵感。种种武学之外,更是通过在那原本便有着错误根本的基础上这武界的发展情况,明悟了许多世界演化的真理。

    一个基础上有着错误的世界数十亿年的发展过程,这可不是轻易能够见识到的。毕竟,一个世界若是基础上有着错误,却是很难发展数十亿年还保持完整完善。便是这个武界,若非武皇一直在查漏补缺,早在刚刚开辟之后的数千万年间。便会崩溃消亡了。

    而一个有着错误的世界发展历程,对于罗帆来说,其珍贵程度却是比一个完善世界的发展历程强上无数。

    毕竟。完善世界的发展历程罗帆不单单见识过不少,而且几乎都是在他的手中诞生,在他的感应之中发展的,他早已熟悉无比,一个同样的,完善世界的发展历程,哪怕是基础与他自己所开辟的世界不同,期间也定然有着绝大多数是相同的,对他的启迪作用却是极少。

    而此时这武界数十亿年的发展历程便不同了,因为这乃是一个根子上有着错误的中千世界。因此其发展历程定然是与完善世界的发展历程有着巨大的不同。

    在这巨大的不同之间,通过对比,自然便能够提炼出许多世界发展的真理出来了。

    自然的,有了这样的效用,这错误世界的发展历程对罗帆而言,珍贵程度如何能够不远胜于完善世界的发展历程?

    罗帆闭上双眼。心神意念之间念头转动。

    整个武界这数十亿年来的发展过程被逆向推演,缓缓的建立起来。

    推演一个世界的发展,对罗帆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这只是一个中千世界而已……

    时光流逝,不知不觉间,已是数十日过去了。

    这一日,罗帆心念一震,一个完整无比的武界历史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瞬间成型。

    当然,这个成型的武界历史,并非凡俗所理解当中的历史,而是一种力量演变的历史。

    罗帆这一具意念化身的本质毕竟是力量,所修行的也是大力道尊传承的力量之道,哪怕是世界演变的真理,对他而言,也只不过是力量相互作用不断演变的真理罢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所获得的,哪怕是现成的武界历史,他也要转化为力量的演化历史,更何况这个历史还要他逆向推演建立而成,哪里可能是普通生灵所能理解的那种历史?

    细细的品味着这刚刚建立起来的力量演变过程,罗帆渐渐的进入了一种莫名的状态之中。

    外界的一切感知渐渐的离他远去,他渐渐的投入了一个无比广阔,无比空虚,却又无比玄妙的世界之中。

    这个世界之中,唯一存在的,便是他面前那一块包含了无数力量纠缠发展的整个具体过程的景象。

    而他的本身,似乎也化为那景象之中的一缕极其细微,却又极其坚韧的力量,开始随着那所有力量的演化而改变。

    他所化的那一股力量,虽是细微,但却在整个力量演化之中在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便好似其他一切力量的演化都是围绕着他所化的这一股力量进行,一切演化过程,都是为了促进他所化的这一股力量,为了给他所化的这一股力量创造最好的条件。

    恍惚之间,罗帆生出了莫名的明悟。

    他所化的这一股力量,便是武力!

    只有武力。在这武界当中才有着这样的地位,只有武力,才会让这整个武界的一切都围绕着它运转,为了给它创造最好的条件。

    当这明悟出现之后。罗帆忽然抓住了根本,整个武界的演化过程在他眼中再无任何秘密。

    刹那间,世界演化的真理似乎被他瞬间抓住了一丝线索。

    同时,无数有关武力的信息不断的从那世界的演化历史之中被提炼出来,不断融入他的心神意念之间,让他对于武力的体悟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提升着。

    而随着他的对武力的体悟不断的提升,他体内那一股接近力量之源的力量也随着变得越来越纯粹。其性质也变得越来越凝聚。向着力量之源,又微微的跨进了一步。

    这一步虽是极其微小的一步,但却已经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要知道,他修行大力道尊的传承所修成的这一股力量在成就仙境之后,原本想要提升,都是要融入更多力量的特性方能做到,此时此刻,在没有融入全新力量的情况下。这力量便有了提升,这对他来说,简直便是直接在他面前打开了一扇全新的门户。让他对大力道尊的传承不由得生出了许多以往所不曾出现过的,也是被他所忽略的体悟出来。

    “或许,对已经悟得的力量进行进一步的体悟,也是一种提升道行的绝好方法吧。”罗帆如此想着,心神意念却是更进一步的投入那对武界发展历程的体悟当中。

    随着体悟,他在那发展历程之总所提炼出来的,有关武力的信息越来越多。

    他对武力的体悟也随着变得越来越深入,随着这样的变化,他在大力道尊传承法门上的道行,也随着越来越高。最终,在数百年之后,当他终于将整个武界发展历程当中一切有关武力的信息完全提炼出来之后,他那大力道尊传承的道行境界,终于突破了某一个极限,冲破仙境二阶的桎梏。踏入了仙境三阶。

    这一个进步,并不能让他这大力道尊传承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达到先天大罗级别,但却将其向着那个级别大大的推进了一步,让他在先天大罗级别之下的无敌之姿变得更加的高大,更加的强盛。

    之所以如此,原因非是其他,实在是先天大罗之下与先天大罗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了。大到几乎难以跨越的地步。大力道尊的传承能够在仙境三阶的层次将自身的实力推进到无比接近先天大罗的层次,这已经是一种无比惊人的成就了,哪里可能那般轻易的便轻松的跨过那天堑一般的差距,达到先天大罗级别。

    不过,按照这样的趋势来看,当这大力道尊的传承突破仙境三阶成就仙境四阶之时,或许将会有一种天翻地覆的变化产生,足以将这传承修出的实力、威能推过天堑,跨入那先天大罗级别也说不定。

    罗帆在结束了这一波修行过程之后,并没有马上睁开双眼,而是静静的品位一番自己的收获,最终做出了前途广大的结论出来。

    便在这时,他忽然感到有着两股目光投注在自己身上。

    心念一动,已是明了是怎么回事,睁开双眼一看,果然,正如他所料的,却是武皇已经醒转过来,正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没想到只是不足千年时光,罗兄便将我数十亿年不曾解决的问题完全解决了,真是让我不知该如何反应才是了。”武皇见得罗帆睁开双眼,哪里还不明白罗帆醒转过来,惊叹道。

    此时此刻的武皇,其周身气息比起闭目修行之前却是强大了不少。显然是大有收获了。

    而他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语,很显然,却是感应到了这武界的变化。

    事实上,武皇醒转过来的时间,已经有了数日之久。

    只是,他在醒转过来之时却没有将目光投注在罗帆身上,而是将之投注在整个武界当中,细细的感应着这武界这数百年来的种种变化。

    这当然不是他对罗帆的不信任——若是不信任,哪里会将绝对的权限赋予罗帆?之所以如此迫切的关注武界,却是他十分的好奇。好奇罗帆到底会怎样调整这武界,是如同自己之前数十亿年所做的那般,不断的查漏补缺,还是想出一些他所不曾想到的方法来处理那些问题。

    而当他真正的感应到这武界的变化之时。他却是震惊莫名。

    整个武界,除了那投影武界之外,几乎已经尽善尽美,哪里还有着之前数十亿年之间那种打满补丁的破布袋感觉。

    若非其他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化,他甚至以为这还是不是他所开辟出来的武界了。

    武皇乃是这武界的开辟者,他在这武界的权限自然是至高无上的,哪怕是罗帆的权限再高。也不可能阻挡武皇,更不可能剥夺武皇对这武界的掌控。

    因此,对于这武界的种种变化,他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遗漏,完全将其中哪怕最细微,最容易忽略的任何变化都纳入自身的感应当中。

    武皇再怎么说也是一名先天大罗级别的修士,甚至乃是在罗帆看来,最有机会更进一步。踏足道尊之境,甚至最终成就圣人级别的先天大罗。他的见识,他的心智。自然都不会是一般修士所能比拟的。

    故而,在感应到这武界所发生的一切变化之时,他便瞬间的知晓其中的原因,知晓罗帆的打算,更知晓武界未来的发展会是怎样的。

    而也正是因为知晓这些,他方才更感到震惊,更感到不可思议。

    因为,无论他使用何种方式推演,无论将情况想象到何等恶劣的境地,却都发现。这武界之前数十亿年之间所存在的那些疏漏异常之处,几乎都已经是一去不复返了。无论如何,整个武界在接下来数十亿年之间,若是不曾遭遇到灭世的危机,将再难出现之前数十亿年不断的疏漏异常。

    “只是一些小手段罢了,武兄你若非之前局限于武道。想来该早就想到这样的解决办法了。”罗帆自然明白武皇在说什么,不由得一笑,道。

    武皇摇摇头,道:“那可不一定,便是不局限于武道,这样的方法,也不是我所能想出来的。我对自己还是十分了解的。”

    武皇自然知晓,罗帆的处理方法看似简单,好像并没有太多的复杂之处,只是将这种处理异常的工作间接的交给这武界之中的生灵自身而已,但事实上,这其中所包含的创意,却绝不是什么人都能想出来的。

    便是他此时此刻,虽说知晓怎样去具体行动,怎样去调整诸多细节,也是每看到一次便产生一次惊叹之感,这样的情况,足以表明哪怕是此时此刻,有了现实摆在面前的情况下,他依然没有信心自己能想出这样的办法——若是有信心,他所产生的情绪便不是惊叹,而是懊悔了。懊悔的,自然是自己为什么早不想出这个办法,要等到对方来想出来。

    这样的心态,从普通人身上便能很轻易的看出来了。

    对于有些事情,在解决之前根本没有任何办法,但在解决之后,却发现那办法也不过如此,办法原来已经早就在自己的脑海里面,只不过自己没有深入去挖掘而已。这样的情况下,普通人所产生的,只会是懊悔。

    而同样的事情,若是解决之后,那解决办法在其看来是如此的精妙,让他不得不承认这是自己所想不到的,这样的情况下,普通人所能产生的,就只会是惊叹了。

    武皇虽已是先天大罗,但毕竟也是智慧生灵,这样的生灵共性,自然还是存在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如此深刻的明白,自己与罗帆的差距到底是在哪里。

    罗帆听得武皇这样一说,自然也不好在说什么了,他们之间的交情已经不同,什么客套虚言,却是不用再说了。

    因此,他也只能转换话题,道:“这些只是小事而已,更重要的乃是自身的修行。武兄闭关这数百年,不知可有收获?”

    提起这收获,武皇却是从之前那震撼的心态之中回过神来,哈哈一笑,道:“自然是大有收获。这些年,我重新梳理了一遍自身的武学,将我的根本武学再推进了一步,已经创出了下一个境界的法门。若是我没有犯错的话,这新创出来的法门至少能够让我修至先天大罗巅峰!”

    “下一个境界的法门?”罗帆眉头不由得一皱。

    他原本以为武皇这些年闭关是在努力的修改自己对于世界的认识,努力的将武学之中许多被其他修行法门所影响的法门,观念扭转过来,却没想到他居然是在创造下一层境界的修行法门,这却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让他感到有些措手不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