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六十六章 棒喝

正文 第八百六十六章 棒喝

    修行到任何境界,修行法门都是必须的。若不然,何来什么直达道尊的无上传承存在?

    只是,修行法门虽是必须的,但到了先天大罗级别,却反而是次要的了。因为,到了这一个境界,重要的反而是对修行道路的认识,甚至更进一步,是建立自己独特的世界观。

    此时此刻,武皇还没有认识到下一步的根本是建立自己的世界观,但对修行道路的认知,总是该达到一个高深的境界,总是该加深拓展自己修行之道的局限所在才是。

    但此时此刻,武皇却没有这样做,反而是耗费这数百年时光来完善自己原本已经极为完善的修行法门,创造下一个境界所需要的修行法门,这怎能让罗帆不感到惊讶,不感到难以理解?

    武皇见得罗帆这样的表情,不由得微微一愣,道:“罗兄可是觉得这样做有何不妥?”

    罗帆摇摇头,道:“我原本以为武兄不会这样快的去创造自己的修行法门,而是会重新推演过去的种种法门,将之重建起来,武兄这样做确实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武皇眉头一皱,道:“重新推演过去的种种法门,这哪有必要?我可从没觉得我的修行基础有何不稳之处,何须再推演?”

    “武兄在当初到底悟得什么?”罗帆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武皇,道。

    “我当初……”武皇又是一愣,张开嘴巴说了这几个字,但却发现再说下去根本无法用言语来表述清楚。

    当初他自然是悟得了根本,感觉到了自己对武学认知的局限,感觉到了自己依然受到其他诸多修行法门的影响,在那武学修行当中依然残留着许多其他修行法门的痕迹,武学并不曾真正的纯粹凝然。

    但,这些体悟,都只是一种可以意会无法言传的体悟。此时此刻要他说出来,却是相当的困难。

    或许日后他道行境界提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能够俯瞰他此时的一切体悟能将这一切用言语讲得清清楚楚,但却不是现在。

    “武兄不需讲出,我大概知晓你到底悟到什么。不过,武兄的关注重点好似有些错误,关注的不应当是修行法门,而是那之上的,更深一层的观念影响才是啊。”罗帆无奈一叹,道。

    “观念影响?这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我现在将观念扭转过来了。创出符合这样观念的下一层修行法门,不就可以了,又有什么错误的……”武皇喃喃着。

    此时此刻,他心中隐隐有着某种莫名的,不可思议的存在正在钻动,正在酝酿,正在努力的成型一般。

    但,便是差了一阵火候。让那种存在无法真正的钻出来,无法真正的成型。这让他不由得陷入了一阵迷茫之中,一时间将引起这一切的罗帆当成救命稻草紧紧抓住。好似失去了思考能力一般发问着。

    罗帆一看武皇这样的表情,瞬间明白,此时已经是正确的时机了。

    心念一动,道:“武兄,你可知,圣人为何能够万劫不磨,永恒不朽?”

    “圣人能万劫不磨,永恒不朽,根本原因便是他们能够在混沌状态之中自由生存,自由往来。因此不局限于任何天地,布局限于时间、空间,自能永恒,自能不休。”武皇双眼一亮,道。

    “那,你可知。为何他们能够在混沌状态之中自由生存,自由往来?”罗帆又问道。

    “这,我想,该是他们本身便自成一体,有着宇宙的一部分特性,故而能免于混沌状态的侵蚀吧。”武皇这次却是有些不确定的道。

    “这或许是真,或许是假。但不管真假,他们都必须有着一个最重要的前提,武兄可曾知晓?”罗帆接着问。

    “是何前提?”武皇迫切无比的道。

    此时此刻,他早已是明白过来,眼前的罗帆是要传他无上妙法,传他圣人的根本秘密啊。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连为何罗帆会知晓那样的秘密这一明显的疑点都完全抛开一边了,只希望听到罗帆到底是怎样的想法。其他任何疑点,与自身的修行根本相比,都只是微不足道的。

    “前提便是,他们有着坚定无比的心灵,有着对自我的存在方式,世界的存在方式无比坚定的认知。这样的认知,便是无边混沌状态,便是无数宇宙天地,都无法动摇,无法改变。只有有着这样一个前提,圣人,方能在无边混沌状态之中自由生存,自由往来。”罗帆道。

    罗帆讲得十分的晦涩,若是一般人说不定会觉得他是语无伦次,但在武皇听来,却是字字珠玑,每一个字的位置都几乎没有任何移动的可能,这些文字所组合而成的话语,更是包含了诸多奥妙,直接将一个他以前所不曾想到的,不敢想到的问题解释得清清楚楚。

    “对自我,对世界的坚定认知……原来如此……正该如此……能在混沌状态之中自由往来,自由生存的,都必然要有着混沌都无法同化,无法破除的本质。这样的存在,哪怕不是天地宇宙,也必然拥有着其根本特性。由此而言,圣人必定便是与天地宇宙等同的存在。他对自我的认知,与天地对自我的认知,自然必须是类似的。”武皇口中喃喃自语,双眼之中闪烁着明亮得惊人的光芒。周身的气息更是波荡不休,体内的武力在这时好似没有任何规律一般在他的周身内外不断的穿梭进入,但隐隐间好似与冥冥中的某种无上存在相契合一般。

    罗帆静静的看着武皇,听着武皇那喃喃自语,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心中却是满意非常。

    他说得并不清楚,但武皇的悟性果真是惊人无比,只要点出了其中关键,灵感便如同潮涌一般,奔涌而至,让他越来越接近罗帆话语背后所要表达的真实。

    “对自我的认识要与天地对自我的认识类似,那便是要形成绝对的,能够解释一切的道理。与众不同的道理!”武皇忽然间双眼大亮,哈哈大笑起来。

    天地对自我的认识,这对于其他生灵来说,根本便是一头雾水。根本摸不着头脑的。甚至会觉得这样的表述根本是错到极点,根本便是天方夜谭,便是呓语。

    但,向武皇这样的先天大罗,却是无比清楚,天地虽说是无知无识的,但却也有着对自我的认识的。那天地对自我的认识。非是其他,便是每一方天地都拥有的,或者说,是每一方在混沌状态之中**存在的天地都拥有的,大道,或者称无上大道!

    大道,便是天地对自我的认识,生灵想要对自我的认识达到类似天地对自我认识类似的地步。所要的,便是建立自己的大道,便要在自己的身躯内部。心灵内部,形成独属于自己的,不因外界天地改变而动摇的绝对的大道。

    “建立自己的大道,这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过程,而是一个漫长无比的,近乎走不到终点的过程。不过,不管怎样走,这第一步却是没有任何疑惑的,那便是要让自己的心灵完全与外界天地**开来,要让自己的观念尽量的不受其他大道。也就是天地大道的影响。而要做到这一步,显然,便要建立自己**的世界观。”罗帆看武皇又有陷入迷惘当中的迹象,知晓不能再等待了,直接便道。

    听得世界观这三个字,武皇双眼之中渐渐升起的迷惘瞬间消退。体内的一切武力在刹那间崩散于无形,他的周身气息瞬间消失无踪,整个人从之前那种无上神灵的状态化为了一个最为平凡的普通人。

    罗帆一看,不由得吃了一惊。

    他的感应能力是何等惊人,却是刹那间明白了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却是武皇在这瞬间,直接将自己苦修了不知多少亿年之久的力量完全散去,将自身一生的修行基础完全断绝,整个人此时虽依然有着先天大罗的境界,但道行境界却已经完全归零了,此时此刻,坐在这里的他,便是那身躯也已经变得如同普通凡人那般脆弱了。

    道行境界,并非单纯的力量与境界结合在一处。但,失去了其中任何一种,道行境界便无法存在。比如,此时此刻,武皇虽说依然记得无数的武学,依然对世界有着无比深入的体会,依然明了无数只有先天大罗才能知晓的大道玄奥,但他已经再非先天大罗,他的道行境界已经重归刚出生的凡人层次了。同样的,若是有先天大罗之修选择的并非散去力量,而是散去记忆,散去自己的境界,那情况也是类似的。甚至会更加的凄惨,更加的困苦。因为那样的话,他甚至无法驱动自己的身躯,自己的力量,只能如同雕塑一般定在原处,无法动弹丝毫。

    “武兄这又何苦?!”罗帆不由得叹息一声。

    在明白究竟之后,直接毫不犹豫的断去了自己不知多少亿年的修行成就,这样的决断,这样的信心,当真是让人震撼。

    “呵呵,自身可不是武界,武界再怎样也只是外物,基础错了,修补修补也能勉强用。而自身的基础便是有一丝丝的疏漏,便可能造成无法弥补的后果,自然要有不同的选择了。”武皇轻松的道。

    失去了力量,此时他的话语并没有显得虚弱,但话语之中却失去了以往自然附加着的武学意志,便是这房间内部的武学意志在此时此刻对于他而言也变得无比沉重,若非都是来自于他,此时说不定已经将他压得周身爆碎,化为肉酱了。

    对于武皇所说的,罗帆自然是有着并不完全相同的见解。其中的区别,便是对武界修修补补也能勉强使用的说法。不过,那却只是小节而已,他对于武皇能够如此决断的毁去自身不知多少亿年的修行却是佩服不已。

    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他虽毁去自身过往的一切修行成就,但境界毕竟还存在着,日后重修起来,速度却会比当初从零开始修行要快上无数倍。若是要快的话,甚至只需要数千年时光便能跨越众多境界,重归先天大罗。当然,这样的话,直接便是重新走了当初的修行之路,这重修的意义也便失去了。

    正确的做法。自然非是用最快的速度获得道行境界,而是重新从基础上改变自己的做法,完全剔除其他修行法门对自身的影响,走上**的。纯粹的武学道路,重新修回先天大罗。并在这样的过程之中,初步建立起自己的**的世界观。

    这样的做法到底是要多久,便不一定了。

    不过不管怎样,都必定会比起当初从零开始修行要快上许多便是了……

    “不管如何,武兄此时既然已经做了,便再无法挽回。接下来,武兄重修时间的安全,便交给我吧。”罗帆此时也唯有这样说了。

    此时的武皇虽境界尚存,但自我保护能力已经降低到了极限,哪怕是一名后天金丹的存在,都能够轻松的碾压他——哪怕是已经失去了一切道行境界,但他那先天大罗对世界的认知还是存在的,没有后天金丹级别的力量。本质上便还只是凡人而已,与他此时的本质没有多大区别,有着先天大罗见知。有着那近乎巅峰的武学早已,他应付起来却还不会太过困难,但到了后天金丹级别,生命本质已经超凡脱俗,本质上已经超越他而存,哪怕他的武学出神入化,哪怕他有着无数神妙的技巧,却也不可能超越本质,对抗得了那后天金丹级别的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在武界当中。他的安全也无法获得完全的保证,作为与他交情分外不同的罗帆,当然必须接起这一个守护的任务了。

    武皇早知罗帆会这样,若不然也不会如此大大咧咧的将自身的道行境界完全废去了。

    当下便道:“如此,接下来一段时间,便多谢罗兄了。”

    此时此刻。武皇对于罗帆的态度与之前又有了一些变化,其中多了一些无法形容的感恩与敬服。

    他可是无比清楚的,罗帆之前给他指出来的那世界观是何等的重要,那几乎便是将通往圣人大道的门户直接在他面前展示出来,只等着他推开走进去而已。这样的恩德,简直便如同再造一般。

    在这样的恩德之下,这天地宇宙的一切,哪怕是父母妻儿,都要抛开一边。

    可以说,有了之前那一番对话,此时此刻,哪怕是罗帆要灭杀他的父母妻儿,要与整个修行界对抗,甚至是要挑战圣人,他都会坚定无比的站在他这一边。

    罗帆自然感觉到了武皇的变化,虽并不十分在意,但还是有些喜悦的。

    他对武皇那毫无立场原则的绝对支持并没有多在意,但武皇有着这样的变化,代表着他的选择并没有错误,他将世界观的秘密告知武皇并非是所遇非人……

    这,也就足够了。因此,他在听得武皇之言后,却是点头微笑,道:“武兄放心便是。”

    武皇得了罗帆回答,微微一笑,站起身来,便在这练功室之中开始行动起来。

    武学修行最开始的,自然是打熬肉身。此时此刻,武皇已经连肉身的修行都废去了,自然需要重新打熬肉身,重新一点一滴的提升自身的肉身强度了。

    一套套打熬肉身的拳法、脚法、掌法、身法、指法……被武皇不断的使出来。

    并在这使出来的过程之中,他也在对其不断的调整着。武皇本身先天大罗的境界尚存,他对武学的造诣也没有失去,因此种种打熬肉身的武学对其来说却是信手拈来,而且无一不是至高无上,达到宝典级别的无上法门。

    至于修改调整,那是武皇重修的根本原因所在,自然更是不可避免的。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武皇渐渐的进入了一种莫名的状态之中,外界的一切对他而言已经完全消失,他的眼中,他的心中,只有武学存在着。

    武皇已经化为凡人,原本是需要吃喝的,但有着罗帆存在一旁,随手凝聚一些元气灌入其体内,自然便能补充其身躯消耗了,因此却也不需浪费时间在那上面,却可以全心全意的投入武学修行当中。

    武皇的肉身强度随着修行不断的提升着,他的道行境界也随着而不断的提升。

    此次他并没有再走过去那种先天金丹再凝就武力成就先天大罗的过程,而是直接从武学出发,便是修行最单纯,最纯粹的武学,一点一滴的提升着自己的道行境界,提升着自己的生命本质。

    在那种玄妙的状态之中,时间流逝飞快。一年之后,武皇将身躯凝练到凡人极限,周身力量圆融一体,如臂使指,随心所欲,由外而内的打通周身众多关窍,生出一缕至精至纯的先天真气,能牵引外界元气纳入体内,补充体内消耗,却是再不需罗帆凝聚元气来补充他的消耗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