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七十章 九日九夜

正文 第八百七十章 九日九夜

    :

    罗帆悬浮于虚空之上,他的身体虽没有任何其他力量,但毕竟是先天大罗级数的身躯、境界,因此,凭空悬浮,对他来说却也只是平常事罢了。

    感受着身躯因为浩瀚体力所产生的那种无比纯粹的强大感觉,罗帆对体力的感应再度加深。

    体力,乃是驱动一切生灵活动的根本所在,体力强大的生灵,其活动能力便强大,体力弱小的生灵,其活动能力便弱小。若是生灵失去了体力,那么,哪怕是其本身再强,也将再无任何一丝丝活动能力,哪怕是其再聪明,也不可能拿得动任何外界的任何东西。

    这样的根本,对生灵的重要性之强,可想而知。

    而此时此刻,在罗帆的感觉当中,这天地之间万物生灵体内的体力自己都能够随意的掌控了。若是此时再要搜集那数百万生灵体内的体力,罗帆却再不需如同之前那般,需要将那数百万生灵全部覆灭才可,而是能够轻松无比的,只是一个念头,便直接将那数百万生灵体内的一切体力给拉扯出来,让那些生灵完全失去一切体力,变成一滩萎靡在地上的肉堆而已。

    罗帆并非为了破灭这整个武界。

    因此,悬浮在半空中,他却没有多少动作,只是静静的感受着而已。他虽拥有无穷体力,有着无穷强大的感觉,但那也必须他有所动作才能够发挥威能。他悬浮在半空中。没有任何动作。紧紧凭借自身的肌肉蠕动,体内内腑的种种活动,根本便不会对这整个武界造成多少破坏。虽说会产生在武皇感应当中相当巨大的异状,但毕竟比起真正破坏这武界来说,算不得什么。

    罗帆在那虚空之上悬浮了足足九日九夜。

    这过程之中,他紧闭双眼,细细感应着身躯在无穷体力之下的那种感觉,感受着那体力对身体的哪怕最细微的作用。

    他虽在这一年当中细细感应了一切体力的特性并将之融入自己体内的力量当中,让自身的力量也能够化为体力,但。那也只是体悟罢了。没有真正的实践,没有真正的将体力融入自己的身躯,没有真正感应体力在身躯之内所发生的种种异常变化,哪怕罗帆乃是力量之躯。却也难以真正完美的体悟这体力的一切妙用,无法真正将体力悟入根源。

    而这九日九夜,便是弥补了这样一个过程。作为根据大力道尊传承所修成的这样一具力量之身,罗帆这一具身躯对于力量的感应能力自然不是普通休斯和的身躯所能够比拟的。

    因此,这九日九夜体悟这无穷量体力对身体每一丝作用的过程,却是可以比拟一般修士九万年,甚至九十万年方才可能获得的收获。

    可以说,这九日九夜当中,他几乎每时每刻的,都感觉到自己对于体力有着全新的认知。感觉到自己掀开了体力表面上一层全新的面纱,看到更深层次的体力奥妙。

    当九日九夜结束之后,罗帆周身一震,一股无法形容的波动传递到整个武界。

    整个武界瞬间一震,接着,便生出一种无法形容的顺畅之感。让武界当中的每一名生灵都毫无来由的感觉到一种舒适。

    而在下方一直看着罗帆的武皇,却看得比起一般生灵多上无数倍。

    在这刹那间,武皇感觉到,一种无形波动从罗帆身上产生,刹那间契合了这武界的规则、法则。瞬间让这武界的种种规则、法则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让他们的结合变得更加的紧密,让整个武界在这刹那间变得更加的稳固起来。

    见得如此,武皇不由得吃了一惊:“这武界我努力经营了数十亿年,虽说有着一个根本的错误在当初开辟之时留下。但除此之外,一切都已经近乎尽善尽美了。这罗兄居然这般轻松的便让整个世界产生这样的变化,居然如此轻易的便改变了这规则、法则的结构,这样的能力,比起我这个开辟者更强了百倍,他是如何做到的?!”

    武皇此时洗那种充满了无法言喻的惊异,但,却没有任何不满,没有任何嫉妒,只有一种喜悦在心头酝酿着而已。

    武皇此时已是将罗帆当成是生死之交,甚至是再造道途的恩人,哪里可能仅仅因为罗帆的能力而不满、嫉妒?

    此时此刻,罗帆却缓缓睁开双眼,脸上现出了淡淡的笑容。

    方才那波动,非是其他,正是他凭借对自身体内那体力的改变,使得那浩瀚的体力刹那间契合了冥冥中某种无法言喻的道理,以一种无比完美的姿态运转起来所产生的。

    这样的波动,包含了一种完美的特质,甚至无法被他的身躯所限制,直接传递出去,波及了整个武界。让整个武界都被这样一种完美的特质所影响,从而向着完美转进一小步。

    当然,也只是一小步而已。这毕竟这还是罗帆体内的体力在一刹那间契合了那完美运转的姿态所产生的而已,却并非罗帆专门改造武界,将武界改向完美。因此,这影响自然不可能太大,效果自然也不可能太过明显,能够有着看得见的一小步,已经是罗帆体内那体力实在浩瀚,影响范围实在是太大的原因了。

    这样的完美姿态可遇不可求,此时早已是消失无踪。

    哪怕是以罗帆对于力量的绝对敏感,哪怕是他那先天大罗级数的感应能力,记忆能力,掌控能力,却也难以再现这样的状态。

    此时此刻,罗帆体内的那浩瀚体力已经重新恢复了之前那种不咸不淡的状态,没有完美,但却也与身躯相当契合。没有丝毫的疏漏破绽之处。

    罗帆对此并没有太过纠结。脸上笑容不见丝毫勉强。

    虽说只是那么一刹的完美,但这样的变化对他的好处已经是极其巨大的了。此时此刻,他的身躯结构,他体内的骨骼、肌肉、内脏、窍穴、经脉、乃至他的识海等等一切的一切,都在那一瞬间的完美之下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这样的改变极其微妙,虽是天翻地覆那般的巨大,但却让一般人,甚至一般修士无法看出。

    但只有罗帆才知道,在这样的变化之下,他的身躯结构变得比起之前完善了不知多少。身躯的潜力比起之前强大了不知多少。虽说身躯强度没有马上便产生变化,但在日后修行当中,去能够在短短数年之间,便变得比起之前强大数倍以上。

    这样的变化之大。可想而知了。

    心念微微一动,罗帆体内那原本浩瀚之极的体力便开始变化起来,其性质渐渐的改换,从原本的体力状态重新变回了之前那种近乎力量之源的,包罗万有的状态。

    随着力量性质的改变,罗帆身体那种纯粹的强大渐渐的消退。不过却并非变得不在强大,而是另一种强大,一种随心所欲改变一切的那种强大。虽不甚纯粹,但却更加契合他的身心,让他的感觉同样美妙难言。

    而在他力量性质改变的过程之中。他身上所散发的,那种对整个武界产生影响,让整个武界近乎不堪重负的奇妙感应也渐渐消退,最终消失无踪。

    “体力虽是强大,但毕竟不是我真正的状态,还是此时这样的状态比较适合我。”罗帆如此想着,身体渐渐的落到了地面上。

    之前那体力充斥全身,对整个武界产生无比强大冲击,让整个武界都似乎不堪重负的状态自然是强大得超乎想象。但,那却也代表着一个事实。那便是罗帆对于体力的掌控,并不完美。

    若是他对体力的掌控真的完美的话,那哪怕是那体力再强大,哪怕是发挥出来能够产生再严重的后果,能够将整个武界毁灭得多彻底。都不可能会产生这样的效果,他站在这里。都不会让这武界有着任何的变化。

    之所以会让武界有着那样的变化,让那众生产生那样大难临头的感觉,便是因为他对于那体力的掌控不够完美,让那体力的威能泄露了出去,对这武界产生巨大压力所造成的。

    便像此时此刻罗帆的状态一般,他想要毁灭这整个武界,自然也只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使用他体内那近乎力量之源的力量,也能够轻松的做到。但他便在这里,这武界却如同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一般,根本没有丝毫变化,更不会让那生灵产生种种异常的感应。

    将身形降落下来,罗帆微微一笑,道:“打扰武兄修行了,实在是惭愧。”

    “没想到罗兄居然如此轻松便能获得突破,相比之下,我这些年却是修到狗身上去了。”武皇笑叹道。

    “这突破,还多得武兄所造的生灵呢。”罗帆向着下方指去,道。

    “哦?”武皇一愣,顺着罗帆所指方向望去,目光穿过了无数云雾与草木的阻隔,看到了在这武神峰之下的景象。

    只见得那里此时此刻却是多了许多的生灵存在。这些生灵之中,领头的乃是数名不甚强大的武者,他们的眼中有着茫然,也有着狂热。

    而在他们身后的那些武者,分成了数组,却都各自目光疑惑、焦躁,乃至一点隐藏极深的茫然。

    武皇微微一感应,便知晓,这些生灵当中,只有那前面几名武者能够勉强看到武神峰的轮廓,或者说,能够将武神峰存在这一事实镌刻在自己的意识深处,其他后面的那些武者,却根本无法发现武神峰的存在,他们此时站在那里,虽每时每刻武神峰的影像都映入他们的双眼之中,但同时,武神峰所发挥出来的那种强大无匹的武学意志却让他们在同一时间将那些影像忘得干干净净。也就是说,他们虽是看到了武神峰,却因为无法抵御武皇所加载在武神峰之上的武学意志而对其视而不见。

    “没想到他们居然前进了这么远了。”罗帆此时也已经看向那里。不由得赞道。

    此时此刻。那前面的,几名能够看到武神峰的武者,自然便是当初罗帆所看到的,那魔剑宗的几名弟子了。而看他们此时的位置,却是比一年之前前进了足足十丈之远。这点距离在其他地方算不得什么,哪怕是对于一般武者也能够瞬息穿过,但在这里,在这武神峰的山脚之下,却代表着他们的武学意志至少要比意念之前强大一半以上,只有这样。方才可能跨越这十丈距离。

    一年时间,武学意志强大一半,这样的进步放在凡人身上,怎么都算是难得了。因此罗帆才会有着如此赞叹。

    “没想到他们几个居然有着这样的恒心,看来对强大的追求是相当的坚定啊。”武皇此时却并没有太多的感慨,只是这样说道。

    他所指的,自然是那前面几个能够在武神峰的武学意志之下依然能够简直自我,观看那武神峰,毫不迟疑向着武神峰不断前进着的那几名武者了。至于后面那些跟在前面几人身后,明显分成几队,想要凭借前面几人一同踏入武神峰的,他却是丝毫看不上眼。

    这样的事实并不奇怪。武皇在这武神峰之上附加如此武学意志,乃是想要寻找能够传承他的武学。让武界的武学,让地球宇宙的武学能够更好的发展,更好的推广,对于取巧之人,自然那不会看得上眼。

    “不过,这样的武学意志,想要真正踏入武神峰,却还是差得太远了。”武皇接着又摇摇头,叹息一声。

    若是在遇到罗帆之前,因为对武学发扬光大的迫切希望。他或许会降低要求将这几名武者接入武神峰当中,甚至可能给他们几个记名弟子的名额,但此时此刻,在获得了罗帆的指点之后,他自己大道可期。对于将武学发扬光大这件事来,却再没有之前那么迫切了。至少。并没有迫切到如同之前那般想要不顾一切。

    毕竟,只要他自己能够修成无上境界,若是最终能够成圣,武学不用他去推广,自然便能发扬光大。哪怕是最终无法成圣,能够修成先天大罗巅峰,能够成就近乎无敌的神通,武学自然也能够轻松的发扬光大。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不用如同过去那般的迫切了。

    当然,虽说不那么迫切,但他也没有改变自己过去打算的想法,也没有将武神峰隐蔽,更没有将武神峰散发的武学意志增强,只是将一切保持原样,任凭那些武者冲击,若是日后这些武者能够突破极限,冲破那武学意志的阻隔进入武神峰,他却也不会吝啬一个记名弟子的名额的。

    因此,在叹息过后,他便将自己的视线转移,看向周围。

    只见得,在那一处位置后方数里之外,有着一片明显是新建的建筑。这一片石筑的建筑,里面有着数十间高大的房间。中间更有着许多的练武场,建筑之间,建筑内部,都有着不少的武者存在着。

    明显,已经是形成了一个驻地。

    这驻地明显分成了几个阵营,分别与那前方正在探路的那些位置的那几队人马相对应。

    哪怕是不知晓其中究竟,武皇也瞬间便看出了其中必定是有着许多的利益交换,不由得暗自叹息:“这样的心态,哪里能够真正的将武学修至巅峰?”

    在他看来,武学便要一心一意,勇往直前,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根本便是一件愚蠢至极的事情,以他们这些武者的心态,根本不可能攀登武学高峰,甚至不可能凭借武学修得长生。

    猛地,武皇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厌恶的情绪。

    心念微微一动,一股武学意志凭空笼罩住除了那几名正在抵御着武神峰武学意志前进那几名武者之外的一切武者。

    这一股武学意志浩瀚无极,几乎如同天威一般无可抵御。

    那些武者再被这一股武学意志笼罩的瞬间,便感觉到咔嚓一声轻响从自己体内产生,刹那间,他们对于武神峰的一切记忆统统忘记。

    那几队跟在那前方几名武者身后顶着无穷武学意志前进的武者,更是在刹那间觉得茫然,不知道前方那几名武者到底是要做什么。

    有几名武者可能与前方那几名武者熟悉,招呼几声,却根本得不到任何回应,便好似那几名武者完全听不到他们的招呼一般。

    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快的,那几队人马便散去了。

    待得他们到了后面一看,发现那驻地之处此时发生了激烈无比的战斗,那战斗声势惊人,在他们从那前方退数里而来的这段时间当中,已是将这事驻地毁于一旦,让这驻地变成了一片废墟。

    当下,他们哪里还能再管前方的异状,各自分开加入了他们的宗门阵营当中,与其他敌对阵营开始激烈的战斗起来。

    这战斗激烈无比,持续的时间足足有着数日之久。

    最终,在死了一大半人之后,各个阵营皆是一脸仇恨、警惕、戒备的退去,不几日之间,便消失在这群山之中。只留下那几名武者依然在顶着武神峰的武学意志一点一滴的往前挪动着。(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