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八百九十五章 关卡之变

正文 第八百九十五章 关卡之变

    /jimi/

    一股无法形容的力完全与定义了整个圣者时代完全相反的力量在虚空之间凝成了三十六把宛如实质的斧直接顺着规则法则锁溯源而直接轰向那三十六名圣者的本那三十六团散发出足以让罗帆侧目光芒的光团

    这速度之达到了无法想象的境地。几乎在凝成的瞬便已是穿过了遥远的虚层层的时直接轰到了那三十六团光芒之上。

    一声无形的轰鸣刹那间传遍了整个地球宇或者说是整个圣者时代。

    在这地球宇宙各相距不知多少亿光年之遥的三十六个河系在同一瞬间崩粉其中的一切恒一切行都随着而化为无限烟在地球宇宙的规则法则作用之飘飘荡荡之渐渐消散了。

    而整个地球宇宙也随着这些河系的崩塌而剧烈的震荡起更有一股绝望之意弥漫一切虚充斥一切世界。

    在这圣者时代投影核心旁光影变幻之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景依然是一片虚依然是一团变幻莫散发出无穷智慧的无形光团。

    而那三十六名原本挡在这光团之或者说是这空想时代投影核心之前的那三十六名圣此时却已经是如同沙子一无数粉末从他们身上散逸出他们的身形随着渐渐的崩渐渐的消散。

    “终究还是不能逆转命运啊……”一声悠然的叹不知从哪里传出来。

    那正是那诸多圣者的大意识所发出的声音。

    这声音过那些圣者的身形终于完全化为粉崩塌消失无踪了。

    而那些穿入罗帆身躯各个部位的规则、法则锁更是在这瞬间毫无任何过程的消失便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随着穿入罗帆身上的规则法则锁链消那些正在不断冲往武皇的那些规则、法则锁也同一时刻消失无同样是如同没有出现过一般。

    武皇面上现出怅然若失之色。心念一转。那在他身前陈列的无数光影便瞬间消他头顶凝聚出来的那个武也随着而化为虚不知是消失了。还是被他重新收回身躯之内。

    “可我的眼力还是不根本看不出罗兄到底是怎样将他们灭去的。”武皇心神意念之间产生这样的感慨。

    感慨过他念头一那些被他收入自身虚空当中的诸多先天大罗之修便已经被他放直接出现在他身边。一时宝光冲天而起。将这原本空寂的虚空映照得颇有生机。

    却是这些先天大罗之修依然将自身的大圆满级数法宝祭在身护住自身。

    显他们虽被武皇收入自身虚空当算是被武皇护但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安全不太确信武皇能够完全守护住他因此在那虚空之中也依然祭出大圆满级数法护住他们周身上下。

    此时。他们四处一发现周围一切都已经回归了以往来到时代投影核心周围那种情便明白那三十六名圣者都已经被罗帆或者武皇所解决。一时间心中都是生出某种颇为复杂的情或是欣或是震或是气或是恐或是兴不一而足。

    “诸位道这第三千三百三十三关有着这样巨大的变很显然是表明这一关有着特殊的意义。下一定然会有着巨大的变化。或许连表现形式都会有所改还望诸位做好准备才是。”罗帆扭头看向这诸多先天大罗之开口说道。

    罗帆的这种猜自然不是无的放矢。

    他们踏上这时代之桥后所经历的三千三百三十三个关卡都是时代的投虽说一个个时代各不相显得千奇百怪。复杂得无法想但总归来却都是一个个时代的投影。本质上根本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而此时此刚好便是三千三百三十三这个总共关卡数目的三分之一之时出现了这样大的异居然能够凝出超越先天大出现实力可比入灭者的强大圣这绝对有可能是在表明之前那时代投影的关卡已经告一段落了。

    既然时代投影的关卡存在形式告一段接下来的关自然便不太可能还是之前那种形而极有可能改变成为另外完全超乎诸人想象之外的另外一种形式。

    诸多先天大罗之修毕竟非是普通凡对这些也大多有所预听得罗帆之皆是点头不言。

    罗帆见也不多说什转过身面对这前方那玄妙无比的光念头一虚空之间便有着一把巨大的斧头凝聚出来。

    这斧与之前斩灭那三十六名圣者的斧头凝成的力量颇为类但却更加凝散发出来的气息更加的宏更加的惊整把斧头的那种真实气也更加的明显。

    这把斧头凝成之毫不迟疑的轰然下斩向前方那玄妙无比的光团之中。

    之将三十六名圣者斩这已经是相当于将这圣者时代的反抗给斩灭此时此罗帆的动作却是不曾激起这圣者时代的反几乎没有任何阻滞他凝成的斧头便已经斩入那光团之中。

    那光团在斧头斩入之猛然一震。

    接无数漆黑的裂缝出现在这光团表并且越来越越来越明最终轰然一瞬间崩化为无数的碎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出。

    一个诸多先天大罗之修等待了许久世界末日的景象瞬间出现在他们面前。

    而同一时比其他时代投影被破灭之时更多上万倍的信息猛然凭空出轰然降临罗帆的心神意念之让罗帆刹那间感到自己好似陷入了无边信息的海洋之无穷无尽的信息好似一波又一波的海浪一疯狂的冲击着他的身冲击着他的心神。

    让他哪怕是入灭者级别的心也忍不住随着这些信息奔涌起过得好一会。方才勉强固定从那无穷的信息当中拔出心完全恢复了自主。

    “原来如果然是最后一个以这样形式存在的关卡了。”恢复自主之后。罗帆长长叹息一知晓任凭自己予取予夺的绝好去处一去不复返了。

    这些从虚无当中降临到罗帆心神意念之间的信息非是其同样是这圣者时代从现在所处时间段一直到其整个覆被其他时代所取代的整个过程。

    只比起其他时代投影的信这些信息详尽了万倍以其中包含的虽是同样时间段的过程。但因为这些信息详尽了万故而其信息量也增长了万倍以上。

    这样的信息若是罗帆非是入灭还只是先天大罗之修而那么说不定会瞬间便被这些信息将心神冲击得七零八哪怕是不魂飞魄也绝对会受到重需要漫长的时光修养才可能恢复过来。

    便是罗帆都是如此。若是将这些信息放在武皇或者其他先天大罗之修身那结果定然是更加凄惨。

    怕是可能会一瞬便让他们直接融入那些信息当中。完全失去自变得与魂飞魄散、身死道消也没有什么区别的话活死人。

    至于为何同样是一个时代数十亿年生灭的历史进程却会有着这样巨大的信息量差那原因却也相当简单。

    这些信确确实实是那数十亿年生灭的历史进程没那获得的方却并非直接自己去经而是凭借这时代之桥的玄凭借时代之桥拥有的特殊威直接将那些信息投影过来。纳入生灵心神意念之间的。

    这样的情况这些投影过来的信自然也便受到时代之桥的限或者受到这桥上各个关卡的不同所限制了。

    这种限表现出来。便是投影的真实程投影的详尽程度。

    其他时代投影与这圣者时代的投影最大的区也正是真实程度——除了圣者时哪里有一个时代能够将堪比入灭者级别的存在投影出还能够发现罗帆等并进行不要命的阻挡呢?

    由这圣者时代的反噬信息远超其他时代投也便是无比自然的了。

    罗帆回过神便瞬间感觉到了周围的不同。

    以每破灭一个时代投便自然而然的会进入下一个时代的投影之这之间从来不曾有着任何过便好似这些时代的投影是一个套着一破灭了一个便显露出另一个一般。

    但此时此周围的环境却并非前面那种宇宙虚空的模而是灰蒙蒙的一便好似一片浓郁无比的浓雾将他们笼罩住一般。

    这种浓雾无比的玄完全隔绝了一切感让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好似孤零零的一个被扔到一片浓雾之中一般。

    这样的迷对于其他先天大罗之修而是几乎绝对的阻但对罗帆而却并不算什么。

    罗帆已是入灭他的双眼所见的世界远远超越先天大这些迷雾在他眼却只是模模糊糊的挡住周围的光让他的双眼好似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烟雾一般。

    便在这那时代之桥宝灵的声音响完全罔顾那迷雾的遮直接让诸多先天大罗之修没有丝毫遗漏的听在耳中:“此乃第三千三百三十四为修士禁六绝星过关方破灭星云。”

    “原来是其他时代的禁地投难度确实比之前三千三百多关提升了许多。”罗帆听着这声瞬间便明白了这三千三百三十四关到底是怎么一回不由得暗自感慨。

    这虽只是某个时代的禁地投影而看起来比起整个时代的投影要弱上无数倍。但事实这些投却比起那些时代的投影要真实无数至此时此这六绝星云的投影便不比圣者时代的投影虚幻半分了。

    这样的真实程足以将这六绝星云之中的种种险恶生种种险恶力量都投影出来了。想要破灭这样的禁地。便需要无数争有着无数的危其难度自然比起在以前那些时代投影一只有最后时刻破灭时代方才会遭遇反抗危险上许多了。

    危险许多。关卡的难度自然便大上许多了。

    六绝星明显便是隔绝了五感以及心念感应这六种感知的意思。

    这种禁对在场诸多先天大罗之修而都是完全陌生他们之哪怕是号称通晓一切的通晓老也完全没有听说过有着六绝星云这样的禁地存在。

    瞬息间。他们便明这样的六绝星很显然如同之前那诸多时代投影一同样是从未来一些时代当中抓取出来的投影。

    一切感知皆被隔绝开诸多先天大罗之修自然是立马运使自身神直接将自身周身上下护住先。

    甚至更有些谨慎的先天大罗之修直接将自身的大圆满级数法宝祭发出蒙蒙宝将他们周身上下护住。

    不过。当这些大圆满级数的法宝出现之那些先天大罗之修却是大喜过望。

    因他们发现。那些大圆满级数的法宝居然能够一定程度的扭曲周围的规则、法虽说无法完全使用自身的延展规则来取代这六绝星云内部的规但却已经能够让他们稍稍感应到周围的情况了。

    虽说没有了感但诸多先天大罗之修之间毕竟还是能够通过一些特殊法门相互联系的。因当第一名发现这大圆满级数的法宝有着这样的妙用之陆续每一名先天大罗之修便都知晓了。

    一时宝光冲交织成一片宝光组合而成的区勉强隔绝了周围的迷雾。让先天大罗之修重新看到彼此。

    这其武皇虽说没有大圆满级数的法但他因为当初罗帆炼制大圆满级数的法宝之时曾经研究却也能够用武学模拟出这样的妙用。同样是凭借武学的手段感知到了周围的情况。

    “这六绝星云看来还是有着极并非一切生灵的感知都能够限制的。”罗帆见却是明白了这六绝星云的另一种特性。

    “要破灭这六绝星云。便要找到这星云的源只有找到那源方才可能将之破除。若不根本无处着手。”接罗帆又想到了过关的方法。

    一切事都有着核心所在。便是时代投都有着自己的核这六绝星显然不可能没有核心。这核心的存在形或许是很普或许是很特或许是这六绝星云起始之乃是这六绝星云之所以有着这样特性的根本起又或许只是这六绝星云构造的某个特殊的点而已。不管是何种形都必然存在着这样的存其能够影响整个六绝星云的生灭这一便是这六绝星云的核心所在。

    却并非说是这六绝星云定然是有着与支撑其存在的某种物质存在。

    从这里便可以看对罗帆而这事物的核便与定义某个时代之所以是某某时代的那种力量一同样是广义的。

    只是因为那某处位某种事物有着关系着这禁地的存才被称为核却非是因为其乃是核才能影响这禁地的存亡。

    正是因为他对于这核心的定义是这样的广故而他才敢大言说任何事物都存在着核才敢说只要找到那核便能破灭那事物。

    事实之前的时代投影的核也是类似的定义。只不那种核心一般都是定义那时代那种力量的起也即是定义那时代之所以为那时代的种种因素的起始集故而才表现得那样规律。

    这样的归自然不是什么先天大罗之修都能够获得的。

    只对那些先天大罗之修而不管这些关卡的表现形式到底是何种模有着什么样的特它们还只是关卡而已。既然是关自然有着破关的关自然有着破关的核心。

    从这方面来他们却也知晓不管这关卡是怎关键便都是找到它们的核心。却是不需要罗帆来废话解释。

    诸人此时已经勉强能够相互交一番商量之便决定还是如同以前一分散开各自寻找这六绝星云的核心所在。

    在决定做法的过程之诸多先天大罗之修都很是注意罗帆的意只要罗帆露出稍稍不同意的神便会明白罗帆并不满意那决自然会将之改变。

    便是实力的魅力。

    不罗帆显然不会太过在意他们的意对他们如何商并没有投以更多的注而是将自身的精神更多的关注周关注这六绝星寻找着这六绝星云的本源奥以便找到其核心所在。

    因在这过程之罗帆都是面无表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这然便让诸人的决意没有受到任何影完全符合他们原来所思。(未完待续。。)

    ()

    趣话网: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