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零二章 逆乱星域

正文 第九百零二章 逆乱星域

    叹息过后,罗帆说道:“罗兄客气了,这些三千多个关卡的好处都被我得了,我若是没有进步,那岂不是朽木一根?”

    武皇听得罗帆之言,面上神色不变,眼中有着一丝恍然之色闪过。

    自己只是获得了数十次时代投影的信息反噬,便已经是获得了许多好处,撼动了他的道行境界了。罗帆所获得的信息反噬足足有三千多次。有着这样巨大的收获,虽说依然太过惊人,但毕竟不再是无法理解。

    有了这样的认知,武皇虽知自己与罗帆之间的差距依旧巨大无匹,但心中却好受了许多。

    便在这时,诸多先天大罗之修踏入此处之后好半天没有出现的,那时代之桥的声音凭空出现,传入诸人的耳中,打断了那诸多先天大罗之修打算上前来与罗帆交谈的想法:“此乃第三千三百三十五关,为逆乱星域,过关方法,破灭这星域。”

    很显然,这时代之桥的宝灵早已是在注意着这里面所发生的一切,待得此时此刻,罗帆已经完成了自己的突破,它方才是开口说出这些原本在诸多先天大罗之修通过这第三千三百三十四关之后便要说出的话语。

    这其中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此时此刻的罗帆,已经有了让他迁就的资格。

    作为入灭者的罗帆,在本质上虽还比其这时代之桥稍弱,但却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同一个层次,却比起先天大罗之修在这时代之桥眼中更高了无数倍,自然会让他特别对待了。

    听得则会时代之桥宝灵的声音,诸多先天大罗之修不由得心头一个咯噔,猛然生出了无穷警惕之意。

    这时代之桥对时代,对禁地的命名,都是根据它们在当时被公认的名字来命名的。而这一关能够被称为逆乱,显然不会是那样简单,之前那六绝星云已经是让他们吃尽了苦头。对于这能以逆乱称呼的所在,他们哪里可能轻忽。

    “逆乱星域?”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他四处一看,只见得,周围乃是一片无垠的星空。

    看起来却是与外界的地球宇宙。与之前三千多个关卡所经历的三千多个时代投影并没有任何区别,若非那时代之桥宝灵的声音,怕是会让人直接认为这便是一个时代的投影了。

    “原来如此,逆乱逆乱,原来是逆转时间,混乱空间之意。”罗帆乃是入灭者,自身的道行境界又因之前的突破获得了长足的进步。能够更完美的发挥入灭之真意,虽只是随便一眼扫过,却已经是看到了许多其他先天大罗之修所不曾看到的东西,看到那隐藏在虚空表面之上的一些深奥原理。

    这时,诸多先天大罗之修对于罗帆的能力早已是再无任何怀疑,在听得那时代之桥宝灵的声音之后,他们之中,绝大部分在看看周围没有看出什么。都将自己的目光转向罗帆。

    显然是将希望寄托在罗帆身上。

    罗帆此时的神态虽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在场诸多先天大罗之修哪个不是观察能力敏锐到极限的存在?在罗帆生出恍然之意的瞬间,便都发现了罗帆已是有所得。

    当下。那通晓老人上前来,道:“不知罗帆道友是否知晓这逆乱星域的根底,我等毫无所获,还望道友不吝赐教,也好对破灭这星域有所裨益。”

    其他先天大罗之修面色皆是微微一变,不过大多数都如同通晓老人一样的想法,当下便躬身向罗帆行礼,做出请教的态度。便是那些傲气的先天大罗,那些原本没有将希望完全寄托在罗帆身上的,也都没有不屑的离开。而是留在原地,不尴不尬的听着。

    对于他们那不同的态度,罗帆自然没有放在心上,反正指点一下他们对于破灭这逆乱星域也有着颇多好处,因此他却是微微一笑,道:“诸位道友多礼了。我却不敢说知晓逆乱星域的根底。只不过是明白这逆乱二字是何意罢了。这逆乱二字,想来便是逆转时间,混乱空间之意。”

    “逆转时间,混乱空间?!”听得罗帆那轻飘飘的话语,在场诸多先天大罗之修,连同武皇在内,都是面色大变。

    时间、空间,乃是至为玄妙的存在。对于一般修士而言,甚至是完全抓不着头脑,完全无法感觉到的存在。

    便是他们这样的先天大罗之修,虽能够比一般修士强上许多,能够感觉到时间、空间的存在,但他们却也无法完全超脱其上。他们,同样是在空间之间,在时间之中生存着。

    在这样的情况下,时间、空间的任何变化,都会对他们产生巨大的影响——比如,这时代之桥上那比外界缓慢上万倍的时光流速,便让诸多先天大罗之修头痛不已,甚至到如今都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而此时此刻,眼前这一个关卡,居然是逆转时间,混乱空间的关卡,这是何等恶劣的情况啊,这让他们怎能不面色大变。

    当然,这其中,面色稍好一点的,或许便只有那时空行者空女了。毕竟,空女本身拥有的能力,便是与时间、空间相关,这逆乱星域对她来说,却算是专业对口。

    “这,该如何应对才好?”通晓老人硬起头皮,问道。

    这逆转时间、混乱空间的区域,他哪怕是获得了无穷知识,通晓了号称是一切的所有,但却也是第一次面对。一时间却是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

    “惭愧惭愧,这我却不知。对于这逆乱星域,我却也与诸位道友差不多,同样是所知不多。”罗帆却是苦笑一声,道。

    他确实并没有说假话,他方才也只是扫过一眼周围,勉强看出这逆乱星域的一些本质已经是极其难得了,哪里还能够知晓更多,更不可能知晓先天大罗之修该如何面对才好——他自己的应对方式自然是有,但那却只有他自己能够使用,显然不属于他们想要听的答案之中。

    听得罗帆之言,通晓老人不由得面现失望之色。

    不过眼中反倒是有些恍然的神光闪过。虽说没有从罗帆之处获得答案。但却也让他明白,眼前的罗帆并非是无所不知,他的所知也是有着极限的,并不会一眼便看透他们耗费千万年都无法悟透的东西的。

    这种情况。虽是让他们无法获得如何突破这关卡的答案,但同时也让他们信心大增,觉得自己与罗帆之间的差距还没有巨大到完全无法弥补的境地。

    其他诸多先天大罗之修的表现也是有些类似,显然或多或少的,都有着这样的心态。

    看着诸人眼中神光的变化,罗帆却只是一笑,并不放在心上。

    “不过。我想对于诸位道友来说,这样的星域也不是太过麻烦。以诸位之能,想来在这里还是能够自保无虞的,所以,哪怕是不知该如何着手,却也可以如同其他地方一般四处找寻。反正此处也不是真正的逆乱星域而只是投影而已,不管诸位陷于何处,只要通过关卡。都自然会回到原地。”既然诸人已经问道他身上,他虽没有办法直接给出答案,但却也有着一些可行的提议。

    其实。这样的提议,诸多先天大罗之修都是能想到。但听得罗帆这样一说,他们还是想罗帆表示一番感激。

    之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各自便散去了。

    这逆乱星域相当玄奇,各人离开此处只是或是数百丈,或是数千丈,或是数万里之后,便自然被那逆转的时间,混乱的空间给吞没了。完全消失在罗帆的面前。

    其中,便包括武皇。

    武皇虽说与罗帆交情特别不同,但却也是一名先天大罗之修,有着自强自立的强大心志,当然不可能一切都依赖罗帆,却也没有留下来与罗帆一同探索这逆乱星域。只是向罗帆打了声招呼之后,便如同其他先天大罗之修一般,离开了这一处位置,自己探索这逆乱星域去了。

    见得诸人离去,罗帆方自一叹,转过身来,抬步一跨,便跨越了数十丈,撞入了旁边一处时空有些异常的所在。

    他方才虽并没有完全看透这逆乱星域的奥妙,但既然能够看出这逆乱的本质所在,自然也能够看到一些契合这种逆乱本质的位置。这一处时空异常的所在,正是他之前所看到的,距离他最近的一处契合逆乱本质的所在。

    一撞入这一处所在,他便感觉自身似乎进入了时空波浪之中一般,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都以一种他前所未见的方式存在着。

    恍惚之间,他忽然间发现在他前方出现了数十个自己。

    便好似忽然间出现了数十面镜子一般。

    他猛然一惊,心念一动,一股无法形容的时空之力从他身体之中发出,如同无数触手一般,牢牢抓住周围正发生无数变化的时空,将他的身形牢牢的固定住。

    便在固定住之后,他便发现了前方那数十个自己都是真实的存在,根本便没有任何镜子,更不是什么幻影。

    此时此刻,那数十个自己,也是以一种十分奇异的眼神看着自己。那表情,那眼神,分明是与自己一般,对自己的出现感到极为惊讶,感到有些难以理解。

    “这,是不同时间的我!”恍惚之间,罗帆不由得恍然大悟,知晓了前方这些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便在他有着这样明悟之时,他看向前方,发现那数十名同样的自己眼中也都有着恍然大悟之色,只是,有些明悟得较快,有些却是明悟得较慢。但不管是快慢,他们都比起此时的罗帆要明悟得快上一些。

    当发现这一点,罗帆不由得暗自苦笑:“看来,他们都是以后的我,显然是早已经历了眼前这一幕,却是更快的想到这个事实。”

    在罗帆暗自苦笑之时,那在他前面的数十个自己都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转身,各自抬步一跨,闪过一道道玄之又玄的轨迹,突破了时空,瞬息间便消失在罗帆的面前。

    显然,他们已经不需要再在这里干什么了。

    看着数十个未来的自己凭空出现,再凭空消失。罗帆忽然生出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似乎是感到荒谬,又似乎是感到玄奇,更有些无法反应。

    过得好一会。他方才一笑,摇摇头,将这种种杂乱的情绪掐灭,开始关注周围。

    周围是时间,空间以一种极其怪异的方式存在着,这种存在方式,完全与正常的天地。正常的时空完全不同。

    正常的时空,时间乃是连续的,顺序的,空间乃是有序的,平滑的。而这里的时间,却是扭曲的,断裂的。而空间更是混乱的,起伏不定的。

    这样的时空。显得极其诡异,极其混乱。若非罗帆早已是将时间、空间当成是一种力量进行体悟,更将其性质融入自身体内那近乎力量之源的力量之中。此时怕是根本无法在这样的混乱时空之中保持自主,而只能在这诡异的时空当中飘荡,要保持身体内外不受影响都有些艰难了,更别说体悟这其中的玄妙了。

    当明白此处,罗帆不由对其他先天大罗之修的命运有些同情起来。

    虽说他们能够在这样的奇诡时空当中自保,但怕是会经历无数千奇百怪的,甚至超出生灵理解范畴的种种诡异——像罗帆这般遭遇到若干个自己,怕只是其中最为容易理解的一种……

    稍微想了一想,罗帆便将这些念头抛在一边。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周围那时空的异常之上了。

    时间、空间在罗帆看来也只是两种不同的力量而已。此时这时空的异常变化,对他来说。便是两种力量结构的异常。而时间、空间这两种力量原本的结构是无比稳固,乃至于无法断绝,无法破除的。此时这种结构出现异常,对于他来说,既是一种麻烦,同时也是一种机会。一种让他更深入体悟这两种力量。让他能够更加完美的掌控时间、空间的机会,或者说,是机缘。

    想到这一点,罗帆心神意念之间不由得涌起一种淡淡的兴奋。

    一切杂念完全被他剔除出去,开始借助种种大力道尊传承之中的玄奇法门解析周围的时间之力,空间之力了。

    时间、空间的构造有着异常,这已经是摆在面前的事实了。但,这对罗帆来说,了解这种构造显然不是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要了解引起这种异常变化的根源所在。借着这种根源,不单单更深入的体悟时间、空间的玄奥,更能借之找寻到让整个逆乱星域之所以逆乱的根源。而找到这根源,自然便能够水到渠成的找到这逆乱星域的核心所在,从而破灭这逆乱星域,通过这第三千三百三十五关。

    定下这样的做法之后,罗帆却也知晓为何自己之前会猛地遭遇数十名自己了。

    找到一处区域的逆乱根源,显然是不够的。便如同确定一个三角形的形状必须确定三个顶点的位置,确定一个四边形的形状,要确定其四个顶点一般,想要确定整个逆乱星域之所以逆乱的根源,显然不可能只从眼前这一个逆乱区域的逆乱根源出发,而必须寻找更多的,数十个、数百个、甚至数千个、数万个区域的逆乱根源出发,最终方才能够勾勒出整体的逆乱根源出来。

    而之前那数十个自己,显然便是自己在之后不知多少次踏入时空逆乱区域当中的数十次踏入这一个区域的情况。

    摇了摇头,罗帆对于自己接下来的宏大工程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不过却并没有因此而生出任何负面情绪。数万次、数十万、甚至数千万次,对于他来说,都算不得什么。反正每一次找到某处逆乱区域的逆乱根源,对他来说便是一次修行进步的过程。哪怕是要寻找数千万个逆乱区域的逆乱根源,对他来说也不过是数千万次的修行而已。那又算得了什么?难道还能比得上耗费数万亿年来夯实自己修行基础来得繁琐?来得麻烦?来得困难?

    微微一笑之间,罗帆开始进入了体悟极深的体悟过程之中。

    在他的感觉当中,时光悠悠而过,转眼便是三年过去了。

    他终于是抓住了这一处逆乱区域的逆乱根源所在,找到了隐藏在重重时间、空间之下,隐藏在无穷规则、法则背后的一丝丝逆乱之力——广义的力量,与定义时代投影的那种力量一般无二,在其他修士的眼中看起来同样不是什么力量……

    这样一股逆乱之力,明显是一种残破的逆乱之力,只是那种完整的逆乱之力之中截取出来的一丝丝而已。

    这样的逆乱之力,虽说能够展现出那完整的逆乱之力的特性,但却极其不完整,极其片面,便是勉强推演出来,最终结果也必定有着巨大的偏差。

    这样的事实,却是证明了罗帆所想,他不可能凭借这样一个逆乱区域便完成对整个逆乱星域逆乱根源的推演,而必须不断的获取更多的逆乱区域的逆乱之力,以便编织组合出完整的逆乱之力,如此才能找到这逆乱星域的逆乱根源所在。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