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零四章 检查身体?

正文 第九百零四章 检查身体?

    便在罗帆不断向着那一处核心所在接近之时,在罗帆周围变幻不定的无穷光影之中,忽然有着千百副光影猛然相合在一处。

    接着,一名先天大罗之修由虚化实,居然在晃眼之间,脱离了那无穷光影,直接来到了罗帆身边,跨入了罗帆固定住的时间、空间之中。

    这先天大罗之修,乃是二十几名先天大罗之修当中少有的女性先天大罗,正是那时空行者空女。

    罗帆心念一动,停下了继续向前的脚步。

    他身体周围被他所固定的时间、空间认真来说可以称得上是他的领域,若是他不愿意的话,在那空女踏空而来的瞬间,他便能够直接将她排斥出去,让那空女重新回归那无穷变幻的光影之中。

    但,他却没有这样的想法。

    反正空女进入这里,对他来说也没有任何影响,并不会让他耗费更多的精力。而且,他对于空女能够从那无穷光影之中走出,也是极为惊讶的。

    要知道,这里乃是整个逆乱星域的逆乱根源,这眼前的无穷光影所显现出来的,便是在这整个逆乱星域当中,无数个逆乱区域当中的景象。或许与那真正的逆乱区域有着极其玄妙的联系,但毕竟非是那些逆乱区域。

    便是此时已经完全体悟这整个逆乱星域完满的逆乱之力的罗帆,也无法做到从那无边的光影之中凝聚身形,跨越时空,直接来到此处。而眼前这空女却是看起来颇为轻松的便做到了这一点,这让罗帆怎会不感兴趣呢?

    “多谢罗道友。”空女虽是冷淡,但此时此刻明显是罗帆保护了她,她自然不可能毫无表示,当下便向罗帆躬身行了一礼,口中称道。

    “道友神通广大,却是让人惊叹。不知道友如何能够来到此处?”罗帆一笑。道。

    “也没什么,因为特殊的能力,我所见到的世界与一般生灵完全不同,时间、空间并非正常顺序的模样。而是以一种完全展开的方式呈现着。这逆乱星域虽是诡异,但对我来说却刚好是被我所克制,所以才能够看到道友所在。也才能够找寻到通往道友所在之处的道路,从而到来这里。还多得道友不弃,不然我怕也无能脱身出来呢。”空女不敢怠慢,细细解释道。

    “原来如此。”罗帆恍然。

    这逆乱星域之中时间、空间的逆乱,虽是诡异玄妙到无法想象。但不管怎样,都是局限于时间、空间之中,这样的情况下,对于能够以另一种方式感知时间、空间的空女而言,却也与正常的虚空差别不大。

    之所以她无法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现这逆乱星域的核心所在,而需要等得自己到来此处方才能够跟着到来,却是因为她的道行境界实在太差,虽是感知到这逆乱星域的真貌。但却无法找到其中的关键,更无法超脱那逆乱的时间、空间影响,自然无法自身来到此处了。

    “空女道友那特殊的能力是否是天生的呢?”罗帆心念一动。又问道。

    空女的特殊能力他之前也是知道的,但却并不太放在心上。因为他自信,无论那是什么能力,都不可能比得上他成就入灭者之后的能力。

    但此时此刻,在亲身感受到空女那能力的玄妙之后,他却不由起了兴趣,产生了要将这种能力学会的心思。

    “这能力,确实是我天生而成。”空女微微一笑,道。

    这空女长得美貌莫名,只是平常面色平淡得近乎冷漠。有着生人勿进的气息,让人不由自主的忽略她的美貌。

    此时此刻,她忽然间嫣然一笑,那美貌再无遮掩,一时间让周围的时空都变得明亮了许多——当然,这对罗帆来说却只是如毫无所觉一般。根本无法引起他心神意念生出一丝丝涟漪。

    “天生而成?”罗帆不由得双眼一亮。

    天生的能力,乃是生灵自身诞生之时所带来的,要么是来自肉身,要么便来自魂灵,但不管是来自哪里,有着天生的,与其他生灵不同的能力,便代表着,构成这生灵的力量与其他生灵有所不同。

    或是有着全新的,其他生灵所没有的力量,或是那许多力量的构造方式有着与其他生灵不同的方式。

    而这些,对修行大力道尊传承力量之道的罗帆而言,无论是哪一种,都是极为有用的,能过对他的修行有所裨益的。相比之下,若是这种能力并非天生的,而是使用某种法门修行而成的,那么对于罗帆而言,价值反而便没有那么大了。因为,修行法门是有着局限的,同样的修行法门,只有所行之道与那修行法门相契合的修士方才可能将其修行到巅峰。这能力若是因为空女的某种修行法门修得,那么很显然的,硬挨唯有空女自身,方才可能将那修行法门修至巅峰。便是已入入灭之境的罗帆,怕也要将那法门经过无数改造方能让其变得适合自身修行,而结果也只是多上一种能力而已,对他本身的道行境界,难以有更大的作用。

    有着如此考量,罗帆当下便笑道:“我对道友这能力颇有兴趣,不知道友可否让吾检查一番?”

    罗帆这话语一出口,那空女便面色微变。

    空女乃是先天大罗之修不错,从开始修行到如今足足经历了数十亿年时光也没错。但,再怎么说,她也是一名女子。哪怕已经是先天大罗,哪怕已有了数十亿年的经历,却也不可能完全改变她作为女子的心态残留。

    而此时此刻,罗帆居然对她说我对你的能力有兴趣,要检查检查你的身体,这对他而言是何等的冲击,可想而知了。

    这空女的第一反应,便要拒绝罗帆这唐突的要求。

    但很快的,她便已经反应过来,心中不由得涌起了一些希望。

    她所拥有的,将时间、空间看成平面的能力乃是她自从诞生开始便拥有的,这数十亿年之间,她虽借助无数方法不断的开发这一能力。不断的将这一能力的威能提升,但到了今时今日,也已经是做到了极限。

    想要再有进步,要么便是她忽然获得天大的灵感。要么便是道行境界获得惊人的提升。

    而显然的,这两种方法,对于此时的她而言,都是镜中花水中月,根本便是无法依靠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眼前这比她强大不知多少万倍,甚至比她所见到的一切修士都强大的罗帆忽然提出自己对她的能力有兴趣。想要研究一番,对这空女而言,简直便是一个天大的机缘,是她突破自身能力**颈的绝妙机会。

    想到此处,哪怕是依然有些别扭,甚至有些羞涩,但这空女还是缓缓的点点头,道:“罗帆道友若是想要研究我的能力。自然是没有问题。不过我的能力已经陷入停滞数亿年之久了,若是道友研究有所得,还望不吝指点。”

    罗帆对于空女的心态转化并没有太过注意。他已经修行了不知几万亿年之久了,世俗的男女之别,对他来说早已是遥远得如同千万世之前的事了。眼前这空女虽说是女性,但他却并没有区分她的意识,只是将她当成一名普通的先天大罗之修而已。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心态,他方才那一具检查身体的话语,方才会这样干脆的便说出来。但他稍有男女有别的意识,这句话语便绝不会这样说出。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

    对于已经创造了数百万近千万个世界,创造了数量更比这多上亿亿万倍生灵的罗帆而言。女性的身躯,对他根本没有任何秘密,他甚至能够随便创造出来,哪里会太过在意?

    听得空女同意,他却是颇为欣喜,笑道:“这却是必然。在道友身上研究所得,自然定要告知道友。”

    空女听了,放下心来,缓缓散去了原本缠绕在自己身体周围的那先天大罗级别的力量,将自身毫无保留的呈现在罗帆面前。

    面对着这样的空女,罗帆自然是不会丝毫客气。

    心念一动,感知便瞬间裹住这空女全身上下。感知乃是一种比起眼睛更为细致的观察手段。眼睛所能见到的,感知都能感知到,眼睛所不能见到的,感知也能感知到绝大部分。此时,在空女毫无防卫的将自身身躯呈现于罗帆身前之时,使用感知来感应空女的身躯,空女身上的衣服根本便毫无一丝丝的遮掩效果,在罗帆的感知当中,空女直接便是周身**裸的不着片缕。

    这一具身躯比起一般的女性自然是美妙了无数倍。

    但不管多美妙,也都只是女性而已,却不能激起他的一丝丝情绪波动。

    对于罗帆这只是一具普通的肉身,但当这如同实质一般的感知扫过,空女却只觉得自己的整个身躯都好似被一把大手抚摸过一般,周身忍不住一阵阵颤栗。

    好在她也是先天大罗之修,对于自身身躯的掌控能力强大到极度完美的境地。因此哪怕是心绪震荡,事实上却也没有丝毫透露出去,没有让罗帆感应到其中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只是,她的双眼之中,难得的显现出了不知多少亿年来不曾出现过的娇羞之色,哪里还有半分之前那种淡然得近乎冷漠的模样。

    罗帆自然不管空女如何,他此时全心全意都投注在空女的身上,感知扫过其身躯之后,便从其周身窍穴之中渗入,瞬息间便将她肉身内外的一切都把握得清清楚楚。

    这空女修行的也是金丹之道。只是,这金丹之道之中,她却侧重于时空。那体内的先天大罗之中包含着种种时空的奥妙,似虚似实,更似乎能够在时间长河之中跳跃,能够穿梭过去未来一般。

    一看这力量,罗帆便知晓,这必定是空女根据自身的天生能力结合金丹之道所悟出来的修行之道。虽不如武皇的武学一般**,无意中却也有了几分自我之道的特性。之所以说是无意中,却是这空女本身并没有丝毫意识到要开辟自我之道,而是将金丹之道当成是理所当然的唯一大道法门。那几分自我之道的特性,却并非出自她的本心,而是出自她的天生能力,天生神通。

    对此,罗帆虽是可惜,却并没有打算揭穿。

    虽说空女同意让他检查身躯。体悟她天生的能力,但他也已经承诺在知晓其中关键之后,将自己所得传授与她,认真来说只是一种交易而已。两人的交情还没有达到他与武皇那样的级别,自然不可能向她透露这种大道的关键。

    细细体悟空女的周身,甚至深入了其身躯的深处,将许多空女所不曾挖掘出来的玄妙体悟了个遍之后,罗帆便发现,这种天生的能力,并非来自她的肉身。而是来自她的魂灵,来自她的生命本源。

    心念一动,他也不迟疑,感知顺着她的身躯,便钻入了她的眉心泥丸宫之中,再顺着泥丸宫钻入了她的识海世界。

    在空女的识海世界之中存在的,是一个超乎罗帆想象之外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构造无比的诡异,完全不是现实当中可能出现的任何世界。任何天地的模样,或者说,不是罗帆认知当中。现实可能出现的任何世界,任何天地的模样。

    这个识海世界,有着无穷的时空,有着无限的天地。

    这无穷时空,以一种极其诡异的方式存在着,这种存在方式,乃是罗帆前所未见的。甚至比起这逆乱星域的存在更加的诡异,更加的不可思议。

    在这识海世界之中,那无穷的时间、空间,都被一种本源的规则所扭曲。以一种平面的方式布展着。过去、现在、未来,都**裸的呈现在面前。便是没有任何特殊能力的普通人在此处,都能够轻松的看清这些,知晓这便是过去、现在、未来同时存在于面前的方式。

    而那空间,更是无远弗近,所有的空间都直接呈现在前。

    这种方式。在罗帆看来自然是玄奇异常,但在普通生灵看来,却是无穷空间重叠在一处,完全无法分割,无法将它们各自区分开来。

    这样的情况,再与那过去、现在、未来并列呈现的时间交织在一处,那所形成的世界是如何的诡异,如何的不可思议,便可想而知了。

    “这,应该便是空女眼中所见的世界吧。果然是玄妙非常,与入灭之境的视角却有着巨大的不同。”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对于自己此时做出的决定更是感到庆幸。

    这样的视角,对于入灭之境的视角却是一种极好的补充。显然的,哪怕是那找到的力量对自己的力量之道没有太多的帮助,便是对这种视角的体悟,便已经足以值回票价了。

    这样的时空虽说诡异玄妙到无法想象,但对罗帆而言,只要呈现在面前,他便能够快速的抓住其中的玄妙根源,轻松的分清其中的虚实变化。

    很快的,他便找到了这隐藏在那无限时空当中的空女魂灵之所在。

    抬步轻跨之间,他瞬息间便已经跨越了无穷时空,直接来到了这识海的中央,站在那一团似虚似实,变幻不定,似乎是将整个时间长河都纳入其中,将无穷空间都裹在其内的,透出无穷生机,包含无限玄奥的光团。

    这,便是空女的神魂,其内部,便是空女的生命本源所在。

    并不是任何生灵的神魂都是以先天道体的形态存在的,这空女的神魂,明显便并不是先天道体的模样,而是这样好似时空本源一般的模样。

    那神魂此时只是自然的流转而已,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意念透出,便好似其中并没有空女的任何意识存在于其中,这只是一团简单的时空本源而已。

    罗帆来此处的直接目的便是为了在其生命本源之中找到那种能力的根源所在,此时只差一步,自然不会有丝毫迟疑。念头一动,感知直接便切入了这一团神魂之中。

    便在感知切入其中的瞬间,丝丝缕缕的空女记忆不断向着他猛袭过来。

    罗帆虽说不将空女当成与其他先天大罗之修不同的女子,但却也并非毫无顾忌,心念微转,有着重重屏障直接在他的感知周围成型,直接将那空女的记忆挡住,让那记忆只能不断的冲击着那屏障,却不能侵入他的感知,更不能被他所感知到。

    空女其实一直在观察着罗帆的动作,见得如此,不由得松了口气。

    虽说,她在答应让罗帆检查自己身躯的时候,便已经同时有了自己的记忆被罗帆所阅读的准备了。但那毕竟是她极为**的记忆,有心理准备是一回事,真正被其他生灵阅读,又是另一回事了。罗帆若是真的阅读,她或许不会屈辱、愤怒,但却也定然会不太舒服。此时罗帆如此自律的隔绝了这些记忆,却代表了对她尚且残留的一丝尊重,却是让她感觉稍稍好上一些。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