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零六章 空女突破

正文 第九百零六章 空女突破

    空女的动作显然是下意识的,是因为之前千年时光承受罗帆感知对自己生命本源毫无保留感应的副作用了。

    因为心中对罗帆生出的莫名情愫,空女本能当中便想要亲近罗帆。第一反应,便是要信任罗帆,不认为罗帆会害自己。

    在这种心态之下,罗帆所发出的那点灵光,她根本来不及反应,直接按照本能的想法出发,根本没有考虑其他任何事情,直接便将之接引进入自己的识海世界之中,直接融入神魂,化入她的记忆之中。

    罗帆看着空女如此,虽好奇空女为何会如此,但却不好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等待着而已。

    空女再将这点灵光纳入自身神魂之中,将其中蕴含的信息完全化入自身记忆当中之后,便猛然间感觉到有着一部玄妙至极的法门凭空出现在自己的记忆深处。全部心神都早已是投入在这一部修行法门之中,哪里还有着时间去思想自己到底之前犯了什么错误之类的。

    这一部修行法门虽是罗帆随意创出来的,但以罗帆作为入灭之境的境界,以他对空女生命本源之上那一股力量的彻悟,这样一部修行法门却是精妙得让空女惊叹。

    在她的眼中,这样一部修行法门,简直便完美到了极致。根本便没有任何的破绽,每一个文字,每一个符文,每一点文字的构造,每一个图案,都已经达到了一个无法改变的完美。

    看着这样一部修行法门,空女心中只有惊叹,只有敬佩。

    细细品味着这一部修行法门,空女忽然面色微红。因为,她发现这一部修行法门与她修行了数十亿年的修行法门完美的契合,很显然的,创造这一步修行法门的存在必定是对她无比的熟悉,能够把握住她身躯的每一点最细微的细节才能够做到。想到这里。她自然便想起了千年前那种如同周身**裸一般呈现在罗帆面前的那种感觉,再结合她对罗帆生出的那种莫名情愫,不由自主的便是一阵羞涩。

    她毕竟也是先天大罗之修,脸红一瞬之后。种种杂念便已经被她压下,她的脸色也由此而恢复了正常。

    念头微微一动,那那一部修行法门便被她运转起来。

    罗帆所创出的这一部修行法门并非根本修行法门,而只是一种对感知进行淬炼的法门罢了。

    在空女将这法门运转之后,她只觉得自身体内的力量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被损耗,而她的感知,却在这过程之中发生着种种言语无法描述的变化。似乎提升了无数倍。又似乎并没有任何强度上的变化一般。

    空女在之前研究这法门之时,便早已有所预料,在这法门运起的同时,便已经开始运转自身修行了数十亿年的金丹之法,自身体内的力量不断的凭空生出,不断的补充她那被快速损耗的力量,勉强保持住其体内力量的平衡。

    时光流转,晃眼之间又是百年。

    这百年中。空女便在罗帆面前盘膝悬浮,运转体内的力量,不断的淬炼着自身的感知。将感知一点一滴的改变。

    而罗帆,也并没有继续前进,而是悬浮在空女面前,也是闭上双眼,却是细细的体悟着那一股宏大得足以包裹住整个地球宇宙不知多少亿万光年方圆那般广大虚空的一股力量。

    以他此时的道行境界,自然不可能直接感应那一股力量,但他体内却有着从空女体内同样的力量,凭借那力量与包裹天地的力量相互之间的共鸣,他方才能够做到对那一股力量进行感应,方才能够做到在入灭之境。便开始体悟那混沌状态——虽说,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丝丝而已……

    百年时光,放在这种体悟之上,根本便是杯水车薪,也只是加深了他当初的体悟而已,想要更深一步。时间却是太短太短了。

    这一日,罗帆在体悟那丝丝高远的奥妙之时,忽然间感应到身前的空女生出了某种莫名的变化,心念一动,睁开双眼向着空女所在望过去。

    只见得空女此时已经睁开双目,整个人更是伸展开来,再非之前那般盘膝而坐。

    她那睁开的双眼之中,更是闪烁着种种莫名的玄光。隐隐间似乎有着无穷时空在其中闪烁着一般。

    便是她的气息,也在这过程之中从无到有的不断暴涨。

    转眼间,便已经超越了她原来所能拥有的,刚刚成就先天大罗,也即是相当于仙境七阶的层次,达到了仙境八阶方才可能拥有的程度。

    这等模样,很显然的,空女在修行罗帆所传授的那一部修行法门的过程之中获得了巨大的好处,道行境界终于突破了她原来的**颈,获得了此时这等长足的进步。

    随着气息的增强,空女脸上也渐渐的现出了一种淡淡的笑容。

    这种笑容不带一丝丝的尘埃,绝美到了极致,便是罗帆,也不得不承认这种发自内心的笑容出现在空女的脸上是一种近乎完美的组合,几乎将美这个字演化到了极致。

    空女此时心中的喜悦兴奋却不只是从表面看起来那般只是淡淡的而已,相反,她此时的喜悦,已经是狂喜得无法自抑了。

    她在诸多被延请来探索那时代涡旋的诸多先天大罗之中,道行境界乃是最低的,只是刚刚踏入先天大罗级别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在这探索过程当中,却是需要耗费比起其他先天大罗之修更多上百倍的精力方才可能追上其他人。

    这样一来,她所承受的压力之大,她对于自身道行境界突破的期望之强,便可想而知了。

    只是,道行境界的提升,显然不是想要便能够做到的。

    没有机缘,没有见知的增长,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便是她再期望,也只能望着那如同不可破除的道行屏障兴叹。

    在之前的百年之中,空女事实上并没有将心思放在提升自身的道行境界上。

    她的全部心神事实上都是放在罗帆所传授的那一部修行法门上的。之所以运转自身的修行法。也只不过是为了维持自身体内的平衡,维持罗帆传授功法的运转而已。

    但,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在她借助那修行法门将自身的感知改变到能感应到隐藏在自己生命本源内部的那一道力量之时。她忽然感觉到自己以往对自身能力认知的种种缺失之处,感应到自己以往在修行当中所犯下的种种错误所在。不由自主的,便开始对这种种缺失,种种错误进行弥补,进行修改。

    空女修行的乃是金丹之道,但更是一种从她自身天生的能力出发所形成的一种道,金丹之道经过了无数年。无数修士的完善,甚至连圣人也出了几个,自然不可能会不完善。因此,制约着空女道行境界进步的,或者说空女的**颈所在,便是她对自身能力认知的局限。

    如此一来,在这百年之间,空女对自身实力的全新认知。对于那种种以往缺失的弥补,对错误的改正,自然而然的。便打破了那种之前桎梏她不知多少亿年的**颈。

    作为修行了数十亿年的先天大罗之修,只要**颈打破了,道行境界的提升,当然便是无比轻松的事情了。因此,才有着这样的巨大突破。

    而作为她这百年之间体悟的核心,那让她拥有那种玄妙能力的那一股力量,她更是有了极其深入的感悟。

    虽依然比不得罗帆,但却已经比起百年前强了数倍之多。随着她对那力量的感悟加深,她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也是极大的加强了。

    此时此刻,空女眼中的世界比起百年之前更加的平坦。那叠加的空间被区分得更加的清楚,那如同平面一般陈列在前的时间跨度更是比起之前长了数倍之多。几乎是数百万年上下的种种变化她都能够一眼看透——当然,这也是有局限的,以罗帆这等本质极高的存在,空女的能力便无法看透,所有涉及罗帆的过去、现在、未来。她所看到的都只是一团迷雾,根本无法看清。

    空女的气息弥漫周围好一会方才缓缓的收回。

    “多谢道友成全,若非道友,我怕是再耗费千万年也不能突破**颈。”空女身上的变化平息下来之后,向着罗帆盈盈一礼,道。

    “只是对等收付罢了。道友能够获得突破,乃是道友的机缘所在,与我关系却是着实不大。”罗帆微微一笑,道。

    空女听得罗帆之言,心中不知怎的有些失望,不过却也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淡淡一笑,道:“道友之德,我自会记在心中。”

    说完之后,神色已经恢复了罗帆最开始见到她之时的模样,看起来好似之前的种种并没有发生过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空女,罗帆哪里还能再说什么?只能微微一笑,摇摇头,说道:“这一处逆乱区域乃是这逆乱星域的核心所在,要破灭这逆乱星域,便要将此处毁灭。到时道友若是与我一同,定然会遭受这逆乱星域的攻击,不如道友先离开这一处逆乱区域如何?”

    空女听得罗帆之言,面上神色并没有多少变化,但眼神却微微震动。

    显然是心绪并不平静。只是,到底是如何复杂的变化,怕是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眼神震动一会之后,空女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便不再耽搁道友了。还望道友送我离开。”

    罗帆点了点头,抬手轻轻一拂,空女的身形便猛然一震,划过一道玄之又玄的轨迹,瞬间便消失在他身体周围,那时间之力与空间之力构成的领域之中,进而继续往外,直接消失在这一片逆乱区域。

    再度出现之时,她已是在这逆乱区域之外,在他前方的,便是罗帆所在的这一片逆乱区域了。

    空女悬浮在这逆乱区域之前,幽幽一叹,眼中神光变幻不定,却再无之前那种淡然得近乎冷漠的模样了。

    便在她刚刚站定的瞬间,忽然间便有着无比强大的威能从整个逆乱星域各处向着此处凝聚而来,疯狂的灌入前方那一处逆乱区域之中。

    整个逆乱星域的时间、空间,都以超越之前千百倍的方式疯狂的变化起来。

    一种无法形容的强烈压迫感瞬间作用在空女身上,让空女感觉自己似乎承受了整个宇宙的压迫,似乎整个宇宙都在对自己生出无穷恶意。要将自己直接从无穷时空之间抹去,让自己的存在再不存在于一切时空之间。

    “居然这样强烈?!”空女瞬间便知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由得震撼莫名。

    空女在之前的关卡也曾经先于罗帆找到那时代投影的核心过,自然的。她也曾经亲自破灭那时代投影的核心,亲自承受那时代投影的反抗攻击以及反噬。对于时代投影的反抗攻击到底是多么强大早有认知。但此时此刻,在感受到眼前这种从四面八方袭来的强大威能之后,他方才发现,自己当初所感受到的时代投影的反抗攻势是何等的微不足道。

    眼前这种强大的威能,显然是罗帆已经开始破灭那逆乱区域而引起了这整个逆乱星域的反抗了。而空女所感受到的那种强大威能,最多最多。也只是全部威能的余波而已。

    而便是这余波,便已经是如此的强大,如此的不可抵御了。

    可想而知在那逆乱区域内部的罗帆所承受的威能到底是多么惊人了。

    如此一想,空女身形在不断后退的过程之中,心中那种原来不知何来的怨气已是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却开始生出一种莫名的担忧。

    空女在能力获得提升之后,对这逆乱星域看得愈发的清楚了,快速的后退。却再不会撞入那防不胜防的逆乱区域之中,而是轻松的绕过了一个个逆乱区域,很快的便已经退到了那强大威能所不能波及的范围之外。

    便在那威能出现的瞬间之后。空女眼中所见的世界轰然崩溃,化为无数的碎片,如同浓雾一般,滚滚向外,不断的翻涌着,直接将她吞噬,将她感应范围之内的一切世界完全吞噬,让她陷入了那一片浓雾当中。

    在如此浓雾之中,一点奇异的光芒便是再浓的浓雾也无法遮掩,让空女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在那光芒之中,一个清朗的男子淡然悬浮着,他背对着她,在他的前方,便是那浓雾的发源之地,也是这整个逆乱星域的核心所在。

    那。显然便是罗帆。

    方才空女所见的种种异象,很显然便是罗帆破灭了那一处逆乱区域,破灭了这整个逆乱星域的核心所产生的。

    在空女感觉当中,是她一离开那一处逆乱区域之后,下一瞬间便有着无穷强大的天地威能降临此处,进入那逆乱区域之中。但事实上,因为那逆乱区域的内外时光乃是相对**的,逆乱区域内部过了多长时间,相对于外界来说都只是一瞬间而已。因此,事实上罗帆从将空女送离那逆乱区域直到开始破灭那整个逆乱区域,他所经历的时间却足足过去了数年之久。

    这数年之间,他排开了一切逆乱时空的阻隔,直接找到了那逆乱区域的关键,也是这整个逆乱星域的核心所在。

    那是一团看起来极淡极淡的烟雾。这烟雾若是出现在凡俗世间,便好似黄昏的炊烟一般不显眼。

    但出现在那逆乱区域之中,却是玄妙得无法想象。光是其表象,便足以表明它是如何的与众不同了。

    这烟雾包含了整个逆乱星域的根源,乃是这时星域的逆乱根源所在。影响整个星域的逆乱之力,正是来自这烟雾。

    这烟雾的玄妙,让罗帆颇感兴趣,花费了数年时光,方才对其体悟了个大概,对那逆乱之力有了更深入的体悟,甚至对于从空女体内所获得的那种力量也有了更完善的认知,对从那力量延展出来的能力也有了完美的掌控能力。

    之后,发觉再不可能从中悟得什么有益玄妙的罗帆毫不迟疑的凝聚于那烟雾性质相反的力量,直接将那烟雾罩住,直接猛然压缩,要将那烟雾完全湮灭,从而断绝那逆乱之力的根源,扩展开去,直接将整个逆乱星域灭去。

    当是时,便有空女感应到的无穷强大的威能凭空降临而来,轰入那逆乱区域之中,要将罗帆在无穷时空存在的痕迹完全抹去。

    结果是很显然的,这种药将他抹去的威能虽是强大得甚至空女光是余波都无法承受,但相对于入灭者的罗帆来说却是太过分散,他凭借着对力量出神入化的运用手法,轻松无比的,便已经抵挡住了这种威能,甚至身躯连伤势都不曾受到多少,便已经将那烟雾一般的逆乱星域核心抹去了。

    随着那核心被抹去,整个逆乱星域失去了最关键的一环,凭借其自身的力量,自身的威能,便已经让整个逆乱星域自己崩溃了。

    当空女看到他的时候,正是这种崩溃几近完成,那逆乱区域也已经完全消失的时候。(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