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零八章 新发现

正文 第九百零八章 新发现

    这一日,罗帆正走到某处规则法则相互纠缠之地,忽然间感应到一种莫名的奇异波动忽然间传入他的感应之中。

    这种波动极其微妙,极其隐晦,若非罗帆因为一个月一无所得早已将感知提升到极限,定会将这样的波动忽略。

    连入灭之境的罗帆都可能会因为一时没有将感知提升到极限而将之忽略,这波动的隐晦程度可想而知是多么的惊人了。

    “这一片虚无之中居然有着这样的波动,这波动是来自何处?”一个疑问,瞬间出现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

    可惜的是,此时此刻,那波动早已是完全消失,如同其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哪怕是罗帆深深的记得这波动曾经存在过,甚至也记得那波动传来的方向,但却无论怎样都无法发现那波动的来源之处。

    不过,以罗帆对自己的自信,却是绝对不会认为之前那种波动是自己的错觉。

    心神微动,罗帆细细的感应着之前那波动传来的方向,不放过任何一寸虚空,细致的查看任何不同于其他位置的异常之处。

    那一道道,一丝丝,一缕缕的规则、法则以一种极稀疏的方式,分布着,在那波动传来的方向同样如此。

    那种种规则、法则在这方向的构造方式与其他位置的构造方式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区别,但,随着他的感应,他却渐渐的感觉到某种极其微妙的不同存在于这个方向。那规则、法则的构成方式,隐隐间有着某种他所熟悉的感觉包含在其中。

    罗帆的记忆力无比的惊人,若是他曾经见过这样的构成方式,那他所出现的便绝不会是熟悉感,而是直接便记起到底是在何处见过了。此时这样的熟悉感出现,对罗帆而言,便唯有一种可能,那便是以前曾经见过在大体结构上不同,但细节上却有些类似的结构。

    唯有如此。他方才可能没有想起到底是什么时候见过,而只是生出这样的点滴熟悉感而已。

    有了这结论,罗帆脸上不由得现出了笑容。虽说他依然未曾想起到底自己在什么时候见过类似的,这种结构又有什么样的奥妙。但既然已经有了概念,那便是一种突破,一种打破他之前一个月僵局的巨大突破。自然是让他欣喜莫名了。

    罗帆的笑容并没有在脸上挂上太久,不一会便已经完全收敛了。

    毕竟,虽已经有了突破口,但毕竟还没有找到其中的奥妙,哪里可能浪费太多的时间用来欣喜?

    罗帆的记忆浩如烟海。那不知多少万亿年的记忆若是放在一个普通的修士身上,绝对足以将其魂灵撑爆,完全抹去其存在的一切痕迹,让其直接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要在这样的浩瀚的记忆之中凭借这样的熟悉感来找寻到某段具体的记忆,那难度却是相当不小的。心念微动,他直接盘坐在虚空之间,心神意念开始无比快速的开动起来。那浩瀚的记忆开始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快速的闪过。几乎每一瞬间所闪过的记忆,便是一名普通修士成千上万年的记忆。

    如此这般,足足耗费了三日三夜。罗帆方才终于在自己的记忆深处某个角落找到了那种让他对这虚无之地中这些结构有熟悉感的根源所在。

    “原来如此,怪不得一直找不到那虚无之力的所在。原来根本便没有什么虚无之力,只有一种极分之力。我所见到的这虚无之地根本便只是整体的一半而已。还有着另一半隐藏在另一个时空。”发现这根源之后,罗帆恍然大悟,脸上现出了哭笑不得的神色。

    那一处结构,乃是一种划分时空的结构,是当初他在追逐时间之神之时,曾经历过某两个互为表里,似分阴阳的时空,那两个时空之间的规则、法则的结构。便是与此时罗帆所感觉到熟悉的那些规则、法则有些相似。

    正是因为当初乃是在追逐时间之神,根本没有在意其他一切,对于那种结构也只是一扫而过而已。故而在之前刚刚察觉那种规则、法则结构之时,才只是觉得熟悉,并没有马上回想起来。

    明白这种熟悉感的出处,再结合自己这一个月在这虚无之地的种种发现之后。罗帆哪里还不明白这虚无之地的奥妙?

    有了这样的认知,眼前这一片迷雾一般的虚无之地对于罗帆来说便好似打开了一个巨大的门户一般,一时间天地都大亮了。

    心念微动,罗帆站起身来,细细的将周围的规则、法则结构统合在一处,将之与当初自己在那奇异时空所见的种种结构进行深入的对比。

    这里的规则、法则结构虽与那互为表里的时空在本质上是相似的,但两者的详简毕竟有着天地之别。那两个时空的规则、法则结构,便好似普通照相机一般,巨细无遗的将一切细节都展现出来。而此处虚无之地的规则、法则结构,则好似最超卓的国画大师一般,用最简略、最少的写意比划来勾勒出其模样。

    使用照相机所获得的图像自然是详尽无匹,想要从中分析出其奥妙来,难度自然是不会比现实有着太大的增加。而使用写意国画笔法勾勒出来的图像来分析其中的奥妙,那难度自然是比起事实要增大无数倍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想要分析出这虚无之地的真正奥妙,找到那让这虚无之地成为此时这种模样的极分之力,找到那隐藏在这一片虚无背后的另一个时空,自然需要将眼前这一片时空的规则、法则结构与那两个时空的结构进行对比,将那种最简略,最写意的笔画化为完整形态,才好分析了。

    找到了门路,对罗帆来说一切便已经再不是问题了。所需要的也只是花费的时间长短而已。接下来的短短的三日之间,罗帆便已经找到了关键之处。

    在一处看起来与其他位置没有任何区别的位置,那规则、法则勾勒成为一个极其精巧奥妙的结构,契合了那种互为表里结构的关键,沟通了另一个时空,将那个时空通过某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玄妙方式与眼前所见的虚无之地进行平衡。

    “便是这里了。”罗帆看着那结构。脸上现出了莫名的笑容。

    这三日之间,他踏遍了方圆数万里范围的虚空,几乎将这其中的每一道规则、法则都研究过千百遍了。对于这整个虚无之地的规则、法则结构更是已经有了极其深入的感悟。

    这虚无之地的规则、法则结构,简略。但却不简单,便如同将那两个互为表里时空之间那复杂无比的规则、法则进行无数次的精炼所留下的关键一般。其中的任何一道规则,任何一道法则,都有着无法替代的作用,便是其中任何一道规则、法则的构造方式有着些微改变,都会对这虚无之地的构成造成翻天覆地影响。

    而这种影响,或许不能将这虚无之地覆灭。但却定然会激起整个虚无之地的剧烈反应,让这虚无之地产生无穷强大的威能要来将改变这些规则、法则的生灵完全抹去。

    在还没有找到这虚无之地核心,没有破灭这整个虚无之地的绝对信心之时,罗帆显然不会做出这等打草惊蛇的行为的。

    细细感应着前方那似乎连接另一个时空的玄妙结构,罗帆抬手一指,一股无法形容的强大力量猛然一震,便轰然冲出他的手指,直接冲向那一处结构的核心所在。猛然钻入其中。

    那一股力量玄之又玄,蕴含种种时间空间的奥妙,包含着无穷罗帆在这一个多月间对于这虚无之地的种种体悟。

    罗帆对于力量的掌控早已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

    便在那力量轰入那玄妙结构的瞬间。他便感觉那力量冲破了层层玄妙的阻隔,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他所未曾见过的时空之中。

    “果然如此。”心念一动,罗帆便知晓了自己之前的猜测并没有错误。自己所见到时空果然只是这虚无之地的一部分而已。

    心念一动,那一股罗帆发出的力量猛然一撑。

    那原本细微的规则、法则结构猛然暴涨,瞬息间从原本微不可察的微尘模样撑开,形成了一个一张高下的门户出来。

    这个门户好似虚幻一般,只是在虚无之中隐隐的勾勒出一个大概的模样而已,甚至便是门户中央所显现出来的,都是一片虚无的景象。完全看不出那门户背后的天地与眼前的虚无有任何的不同。

    不过,罗帆却不会被这样的表象所误导。

    他的眼中所见到的天地与一般生灵的天地完全不同,在他眼中,这个门户背后有着无数的规则法则勾勒出一个完整无比的世界。

    眼前看起来随时一片虚无,但只要穿过这门户,便能发现一个全新的。他发出的力量此时依然存在着的时空。

    便在这时,一股压迫从无到有渐渐的增强着。

    这些压力来自虚无,来自整个虚无之地,乃是这整个虚无之地对他破坏规则、法则结构的一种反噬。

    对于这样的压迫,罗帆自然是不怕的。但,他也知晓,若是自己再继续等待下去,这压迫将会不断的增强,最终总会突破极限,让他无法承受的。

    因此,他也不迟疑,念头一动,身形顺着他之前发出的那一股力量一窜,便窜入了那门户之中。在他身形进入门户之后,那一股撑开门户的力量猛地一收,便被他重新收回体内。

    那一个门户失去了撑开它的力量,本身自然也便化为虚无,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而此时此刻,罗帆却已经来到了另一个玄妙的时空。

    这里,再无之前那虚无之地的绝对虚无模样,而是恰恰相反,几乎拥有一切。

    整个时空并非是以地球宇宙常见的宇宙星空的形式存在,而是以海洋的形式存在。踏入这时空,便好似迈入了无边的海底世界一般。

    周围尽皆是无穷无尽的粘稠液体。而在这液体之中,更是有着无穷无尽的各种物质以奇异的方式或是漂浮,或是堆积,或是流转着。

    而繁多至极的规则、法则,更是如同密密麻麻的布帛一般,遍布整个时空,几乎将整个时空裹得密密麻麻。不透半分空隙了。

    “这不是普通的海水,这是后天天地元气?!”罗帆微微一分辨,便发现了周围粘稠的液体到底是何物,不由得吃了一惊。

    对罗帆而言。别说将后天天地元气压缩成为液体,便是将先天元气,将混沌元气压缩成为液体,他也是见过不知多少的。

    但此时此刻,在这时空之中,那后天天地元气以这样的形式存在,却还是让他感到惊叹。

    原因无他。这时空的区域实在是太大太大了。几乎是以千万光年计算。这样巨大的区域之中充斥着这样成液态存在的后天天地元气,这所有后天天地元气的量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巨大了。

    而这样的液态这种后天天地元气不可能稳定残留着的形态,在这里却是如此的稳定,如此的自然,几乎好似正确的后天天地元气存在形式便应该是这样粘稠的液体形态一般。

    这种现象虽是超乎一般生灵的常识之外,但对罗帆来说,却只不过是从侧面展现了这一片时空的规则法则构成的玄妙而已。

    罗帆刚想要体悟这一片时空的规则法则构成,便忽然感觉到从不远处忽然凭空有着一股生灵的气息闪过。

    “居然有生灵?”罗帆不由得起了兴趣。

    在这如此时空之中居然有着天地存在。这虽说并不是无法理解,但也是他之前所未曾预想到的了。

    念头微微一动,他抬步轻跨。身形便直接跨越了数千里的距离,直接来到了那一处有着生灵气息的位置。

    “原来如此。”当看到那生灵,罗帆不由得恍然大悟,有些失笑了。

    那生灵,根本便不是血肉生灵,而是一种元气生灵。看其形态,如同长蛇一般,足足有十来丈长,粗细更是如同水桶一般。此时此刻,这生灵正盘成一团。蛇头低垂,好似正在睡眠当中一般。

    它的身躯似虚似实,其色泽与周围粘稠的后天天地元气极其相似,若是一不小心,定会将它忽略过去,认为它只是元气巧合之下凝聚成为蛇形模样而已。根本不会认为它是生灵。

    作为元气生灵,自然只能在元气浓郁的时空才可能存在了。眼前这时空对于一般血肉生灵来说乃是必须强大到一定程度才能够生存的。但对于元气生灵来说,便如同海水之于鱼一般,根本便是最好的生存环境。

    便好像眼前这一条长蛇,虽看起来夸张,但其绝对实力甚至还不如一名凡俗之间的武林高手……

    罗帆心念一动,抬手一抓,一股力量便将那长蛇慑住。

    接着,一招,那长蛇便毫无反抗的便来到他的身前。

    这长蛇似乎已经陷入了动物的冬眠之中一般,便是被罗帆的力量裹挟着摆在身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依然低垂着脑袋,对外界的任何变化完全没感觉一般。

    罗帆也懒得管这长蛇如何,抬手一指点在这长蛇的头颅之上。

    玄妙的感知力量发出,直接侵入这长蛇的头颅之中,瞬间切入了这长蛇的记忆之中,细细的感应着这长蛇的记忆。

    元气生灵,其寿命普遍的比起血肉生灵要漫长。

    这一条长蛇虽在力量上,在生命本质上甚至比不得一名凡俗的武林高手,但其寿命,却比一般凡俗之人要长上万倍。便像此时被罗帆抓在手中的这条长蛇,便已经活过了数十万年之久了。甚至,便是已经活过了那数十万年,其此时依然是处于壮年,依然有着数十万年的寿命能够被它挥霍。

    生存了数十万年时光,这长蛇自然积累了无穷的记忆了。

    同归对其记忆的解读,罗帆不需要行走这一片时空,便自然对这一片时空有着相当深入的了解了。

    这一片时空之中,并没有天生的智慧生命。但便如同其他任何一个时空一般,虽没有天生的智慧生命,却并没有断绝生命通过修行获得智慧的路途。特别是这一处时空之中的后天天地元气如此浓郁,更是让生命突破获得智慧变得更加的简单。

    在这时空存在的数十亿年之间,有无数的生命通过种种修行获得了智慧,又因为智慧的出现而反过来促进了修行。最终在如今已经形成了一个繁盛无比的修行文明。

    这长蛇虽并没有生出智慧,但所见所闻却绝对不少——那些都是它无意之中听到、看到的,它自己根本无法理解。但罗帆只是微微一分析,便能通过它所见的那些重组出这时空的大概面貌出来了。

    这个时空似乎被分为九大区域,罗帆此时所进入的位置,便是这九大区域之中一个较为蛮荒的,环境也只能算是恶劣的一个区域。(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