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零九章 又见王者

正文 第九百零九章 又见王者

    这时空的九大区域的区分,并非如正常的陆地一般划分地界,而是按照元气的流转分界进行区分。毕竟,连生命都是元气生命,划分地界的方式自然也只能依靠元气了。

    罗帆此时所在的这一片区域足有方圆数千光年那般宽广。

    而这片区域之中,有着数百个修出智慧的生灵聚集点。其中每一个聚集点都生存着至少数亿的,拥有智慧元气生命。

    “数亿元气生命的聚集点,想必该是极为热闹,文明也极为繁盛吧。”从那长蛇的记忆之中发现这些,罗帆不由得起了兴趣。

    心念微动,在那长蛇的记忆之中翻找一番,他便知晓了那数百个聚集点之中,距离此处最近的一处聚集点的所在。

    心念微动,他直接将那元气长蛇随手一扔,身形一动,化为一道遁光便向着那一处聚集点去了。

    那一处元气生命聚集点虽说是距离此处最近,但也只是相对于其他聚集点来说而已,事实上其绝对的距离,还是与此处相距了数光年之遥。若非罗帆的遁光速度远比光速要快速,说不定赶到那里,便要耗费千百年时光了。

    这,显然是他无法浪费的。

    但即便是有着这样的遁光,罗帆也是足足耗费了半日之久,方才跨越了那数光年的距离,来到了那聚集点的范围。

    那智慧元气生命的聚集点范围几乎有着一个一般恒星系的那样巨大。其中虽有着数亿拥有智慧的元气生命,但分散到这样巨大的区域当中,却是显得无比的稀疏,几乎千万里不能见到一名生灵存在。

    而便是其中的建筑物,也是以元气构成,而且大多都是球形,并非如同罗帆原本所见到的那许多建筑一般。遥遥看过去,便好似在无边的海洋之中悬浮着一个又一个奇妙的怪蛋一般,显得极为特别。

    罗帆悬浮在那无边的后天天地元气液体之间。遥遥感应过去,便感觉到在那其中有着数亿股或强或弱的生机在其中,这每一股生机,便代表着一条生命。而那生机越是强大,便代表着那生命越是强大。

    细细分辨一番,罗帆眉头微微一皱。

    这些生命之中,居然有着一头比起罗帆也是丝毫不弱的,按照境界来区分,居然也是不差于入灭之境!或许因为修行的法门不够精妙,无法与真正的入灭之境相比。但却也能够轻松的碾压一切先天大罗之修,无论是武皇还是其他人,在这样强大的存在面前,都是如同楼以一般,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

    “看来,不好将武兄他们召唤进来这里调息修养了。”罗帆瞬间便打消了原本心中隐隐出现的一些念头,暗自想着。

    他来到此处,便是为了将这虚无之地破灭。便是为了将这一切生灵的生存之所毁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与这一片时空之中的任何生灵,都是天生敌对的。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缓和余地。因此,他哪怕是对那可比入灭之境那样强大的生命有些兴趣,却也完全没有与他交流的想法。

    心念微动,他抬步轻跨,身形刹那间划过虚空,已经来到了这一处聚集地当中,被千百个蛋形建筑环绕着的巨大的蛋形建筑之前。

    之所以能够跨越虚空,而不使用之前那种化为遁光飞遁的方式前进,自然是因为跨越虚空更加方便,更加快速。也更为隐蔽了。至于这样隐蔽,这样方便,这样快速的赶路方法罗帆之前并不使用,其原因也很简单,便是在之前,他根本就无法做到这一点。

    在之前。他根本便无法在这时空如同其他时空,其他区域一般随意跨越虚空。

    这时空的规则法则结构实在是太紧密了,那空间的稳固程度也实在是太过惊人了,虽说依然比不得洪荒天地,但却与大千世界相比不差多少。

    这样的紧密的规则法则连同那稳固的空间,结合起来所造成的结果,便是短时间之内罗帆绝对无法解析清楚,无自然也便无法跨越虚空了。

    而此时能够做到,还多亏了他在赶路的过程之中时刻不停的解析虚空,解析那规则法则,方才能够在此时此刻勉强拥有这样跨越虚空的能力。

    来到此处,罗帆并没有丝毫迟疑,直接抬手向着前方抓去。

    一种无法形容的玄妙力量从他体内涌出,在他的身前凝成一只大手,直接融入虚空之中,完全绕靠一切实物、一切元气构物的阻隔,轻松无比的探入前方那巨大的蛋形建筑之中,向着其内部一股整个聚集地最为强大的生机抓去。

    这生机可比入灭之境的强大存在,感知之敏锐,自然不必多说。

    更何况此处元气生命聚集点它已经居住了不知多少岁月了,早已是与此处位置生出了莫名的联系,早已是能够与之相互呼应,这里面所发生的一切都在他的感知当中。罗帆没有动手之前,气息内敛,身上没有透出任何信息,没有展现出任何一丝丝能够被外界所感知到的存在。这可比入灭之境的元气生命自然无法察觉。

    但,当罗帆动手之时,凝聚出强大的力量之时,自然便被它所感知到了。

    一声怒吼猛然响起,这怒吼声乃是一种极其奇异,好似风啸一般的语言,罗帆在听得那声音之后,瞬间便接收到其中所蕴含的霸烈无比,浩瀚无极的意念:“冲撞王帐,死罪!”

    说话间,无穷强大无匹的力量猛然凭空而生,直接向着罗帆凝成的那一只巨大的手臂猛撞过来。

    那一股力量凝聚得无法想象,蕴含的威能足以毁天灭地,在撞击在罗帆凝聚而成的手掌之上后,猛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爆炸,一股无法形容的强大冲击波从那相撞之处产生,向着四面八方狂扫而出。

    刹那间,那一个巨大蛋形建筑便被这冲击波撕成粉末,完全化为虚无。

    便是那周围拱卫着这蛋形建筑的数千个更小一些的蛋形建筑也在这冲击波之下被冲得七零八散,几乎绝大部分都连同其内部的元气生灵化为齑粉。重新回归了周围那粘稠无比的无穷元气了。

    声声凄厉的惨叫,弥散天地,带着让任何人心惊胆颤的痛苦与怨恨。

    不过,虽说有着许多元气生灵在这冲击波之下被绞成粉末。化为齑粉,但却有着更多的元气生灵被惊动了,无数元气生灵从各处蛋形建筑之中飞出,急匆匆的向着罗帆所在之处赶来。

    无数如同风啸一般的呼喝声从各处传入罗帆的耳中,似乎正在喝骂叫杀一般。

    面对着那越来越多的元气生灵,面对这那越来越难听的喝骂叫杀,罗帆却毫不动容。脸上甚至挂上了淡淡的笑容。虽没有展现出藐视的意思,但那种无视的姿态,却才是更让诸多元气生灵痛恨的。

    这虚无之地,依然是属于地球宇宙,自然是处于地球宇宙的大道作用之下。

    而既然是在地球宇宙的大道作用之下,那最适合修行的,自然便是先天道体了。这诸多元气生灵并非天生便是智慧生命,而是从普通的元气生灵经过种种机缘。经过若干年的修行之后方才炼化原身获得智慧的。

    而炼化原身之后,他们所化的身躯,自然而然的便会是在这地球宇宙最为适合修行的身躯——便是最开始出现的生灵不知该化作这样的形态。经历了数十亿年的发展,无数生灵的经验教训之后,到了此时此刻也早已形成了这样的共识了。

    因此,虽说都是元气生灵,但此时看起来却都是一个个的人形生命。

    虽说都有些透明,看得出乃是元气凝聚而成,但若是忽略这一点,便是与正常的血肉人类没有任何不同了。

    “你,该死!”在罗帆前方,那巨大蛋形建筑的废墟之中传出这样一把声音。

    接着。一名看起来乃是青年模样,周身裹着金光灿灿铠甲,周身散发出无比强烈气息,整个人看起来更没有一丝丝元气的痕迹,好似完全便是血肉生灵一般的男子满脸杀意的从那废墟之中飞起,向着罗帆缓缓的飘过来。

    方才罗帆那凝聚而成的手掌只是随意凝聚。威能虽强,但本质却并不甚高,在之前那余波直接将方圆数万里范围一切蛋形建筑完全剿灭的撞击当中,早已是被撞得粉碎,四散飞逸,融入了周围粘稠无比的无穷后天天地元气之间去了。

    面对着这来势汹汹的那生灵,罗帆微微一笑,抬手一拂。

    刹那间时间、空间一同改换,一个时空牢笼瞬间出现,直接将那生灵罩住。

    在这时代之桥上经历了这三千多个关卡,罗帆早已是积累了无穷玄妙手段,之前那逆乱星域的所得,更是让他对于时空有了超乎一切生灵想象的认识。随手制造一个时空牢笼,对他来说却只是动念之间的事情。

    那生灵面对着这样的时空牢笼,脸上愤怒之色更甚。

    它疯狂一震,体内浩瀚无极的力量从它周身窍穴之中猛冲而出,已离开它的身躯,便化为一种散发着九彩光芒的火焰,疯狂的灼烧着那在周围将它完全笼罩在其中的时空牢笼,将那时空牢笼之上的时间、空间都灼烧得嘶嘶作响,眼看着光凭这样的火焰便要将这时空牢笼破开了。

    这样的手段,大巧若拙,乃是以堂堂正正的力量直接碾压破除精巧的攻击,最是难以抵挡。

    面对着这样的反抗,罗帆却是暗自点头。能够使出这样的手段来抵挡那时空牢笼,这证明了这生灵并非只是单纯的拥有力量,不单单只是关注自身的生命本质进化,还有着超卓的战斗手段,对于战斗的理解也不会太过浅薄。

    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若是对战斗不在行,怎么可能成为这么一个有着数亿生灵的聚集点的掌控者?早就被推翻了,哪怕是可比入灭者级别的存在,也并不是无敌无惧的。

    面对着那生灵这样大巧若拙的反抗,罗帆却没有放弃用时空牢笼来将他锁住的想法。

    念头一动,抬手往下覆去,一股时间之力与一股空间之力瞬间便从他手中发出,直接穿过虚空,笼罩住那时空牢笼。在那时空牢笼的表面上不断的编织着,转眼间便将那时空牢笼加厚了千百倍,甚至让那时空牢笼的构成材质,也变得比起之前强硬了千百倍。

    时空牢笼。原本便是时间与空间的特殊改变所构成的,时间之力与空间之力的加入,自然便是让那能够改变的时间与空间变得更多,自然便能够制造出更加厚重,更加稳固的时空牢笼了。

    面对着这样的时空牢笼,那生灵双眼爆射出耀眼至极的光芒,脸上愤怒的神色近乎凝成实质了。一股足以让一般生灵心神崩溃,念头消亡的杀意,煞气,从其身上疯狂的冲出,弥漫四面八方,甚至波及了周围那无穷无尽的元气生灵,让那些生灵都不敢再呆在原地,只能不断的退后。脸上满是恐惧。

    那些不断退后的元气生灵之中,甚至还有着大圆满级数的生灵……

    对于这加厚加固的时空牢笼,那元气生灵所发出的九彩火焰虽是不断的灼烧。却再难以产生任何效果,虽是没有落空,但却甚至没有任何声响传出,便好似灼烧的乃是虚无而已。

    那生灵愤怒的神色当中夹杂着一点不可思议与难以置信。

    他大吼一声,抬起双手,握紧拳头,将周身窍穴喷涌而出的无穷九彩火焰凝聚在自己的双拳之上,高高举起,猛然向着罗帆所凝聚出来的时空牢笼猛轰过去。

    咔轰。

    一声惊天的巨响响起。那裹挟着九彩火焰的拳头毫无任何阻挡遮掩的便作用在那时空牢笼之上了。只是,也只有这巨响而已了。那时空牢笼承受了这一惊人的轰击。却是连震荡都没有震荡一下,更别说产生什么强烈的冲击波席卷四周了。

    没有震荡传出,却不代表着那生灵如此轰击这时空牢笼没有任何影响。

    在那轰击过后,忽然有着一股无法形容的强大力量从那时空牢笼倒卷而回,直接便将那生灵手上的九彩火焰轰击得粉碎,接着再往上蔓延而去。将它的拳头完全搅碎,再接着便是它的手腕,他的小臂……最终,直接将它的半边身体完全化为粉末,方才无力继续,消散无踪。

    在这过程之中,那生灵并没有发出什么惨叫,但是面色却难看到了极点。

    那身上原本强大无匹的生机,也在这过程之中逐渐的减弱,到了那力量再无力往上,完全消退之时,那生机已经减弱到了原来的百分之一都不到了。这样的生机,虽是强大,但相对原来来说已经是微不足道了。

    作为一名可比入灭之境的生灵,半边身体被毁灭显然不可能便要了它的命。几个呼吸之间,它生机流转之间,那半边身体便已经恢复了过来。不过,那原本已经削弱到不足原来百分之一的生机,也因此而再度削弱十倍以上了。

    算起来,这时空牢笼的一次反噬,便让这生灵的生机削弱到原来的千分之一都不到了。

    这样的生机,甚至比起一般大圆满级数的生灵来说,也只是强了一筹而已,相对于罗帆而言,更是蝼蚁一般。

    身上受到这样大的损伤,这生灵也不是什么愚昧无知之辈,智慧之通达,在这也诸多元气生灵之中绝对是顶尖的,若不然也不能维持这聚集地的绝对统治了。对方只是抬手发出两招,自己便已经被完全锁定,反抗之后更是受到无法承受的损伤,这哪里还不能让他明白自己与罗帆之间的差距是多么巨大?

    “你是谁,到底想要做什么?挡住诸王签订协议,要挑战王者,便需要在诸王会议之上才和规矩,若是在其他时候挑战,便是胜了,也会遭受诸王讨伐而绝不可能取代本王成为此地王者。”那生灵极力做出威严的姿态说道。

    罗帆一听这话语,便知晓这时空的文明比起自己想象当中还要繁盛,居然已经形成了近乎议会制度的制度,形成了种种相互妥协的规矩。

    不过,很显然的,这一次那生灵却是猜错了。

    罗帆并非他的同类,更非是这时空的所谓王者,他对付这生灵的原因也非是为了获得此地王者之位,而是为了研究这生灵,看看这生灵到底拥有什么样的玄妙,若是有可能,再通过这生灵找到这虚无之地的核心所在,那就更好了。便是没有找到,那也不是什么损失。

    “我是谁你不用管,我的目的也不是当此处的王者。”摇头之间,罗帆淡淡的道。

    他使用的话语,正是这时空智慧生灵所使用的,那种如同风啸一般的话语——对他来说,语言只是一种承载意念的载体而已,只要抓住了那其中承载的意念,任何语言都只是表象。之前听了那些喝骂的话语,结合那其中的意念,已经足以让他学会这种语言了。(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