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一十章 生命与时空

正文 第九百一十章 生命与时空

    听得罗帆的话语,那生灵不由得面色大变,眼中也现出一种惊疑不定之色,似乎正在怀疑罗帆是否是它过去的某位仇人而今修行有成前来报仇——对于任何修行有成的生灵而言,一生必然是经历了无数次争斗,必然是跨过无数具尸体方才能够修行有成的。在这过程之中,自然会有着无数的仇人存在。

    若是有仇人修行有成前来寻仇,这也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是,这生灵无论怎么想,却都想不出罗帆到底是他的哪位仇人。这当然不是指罗帆的样貌不是他所熟悉的,或者所曾经见过的哪位仇人——对于道行境界达到他那等级数的存在来说,相貌,早已不是主要的了。别说它们这种元气生灵,便是普通的血肉生灵,也都已经能够轻松的改变自身的相貌,变得完全与过去不同,自然不可能凭借这个来作为辨认的依凭。它之所以觉得自己从来不曾见过罗帆,却是因为罗帆身上的气息,因为罗帆那时时刻刻透出来的生命特质。相貌可以改变,但身上的气息却难以改变,更进一步的生命特质,改变起来更比气息要难上千倍万倍。

    “你到底是谁?!到底与本王有什么仇恨。我们现在都拥有无穷的岁月,无论什么仇恨,我都可以用接下来的无穷岁月来弥补,哪怕是杀父夺妻的仇恨,本王相信都是可以想办法消弭的。”那王者勉强保持冷静的说道。

    这样的观念,是一切长生之辈的观念。

    对于长生之辈而言,与永恒的时光相比,一切仇恨都是微不足道的。便是杀父夺妻的仇恨,在这样的时光冲刷面前,也并不是不可化解的。若是不能化解,那也只是利益不够而已。

    比如,在罗帆前世的地球之上有着一个小故事,若是询问一名看起来视钱财如粪土的男子要多少钱才能让他离开深爱的女友。十万、百万、千万、一亿、十亿、百亿、千亿这样叠加下去,极少有人能够抵挡住上亿金钱的冲击而毫不动心的。

    踏入修行的修士虽与凡俗不同,但在本质上却区别不大。只是凡俗中人在意的是金钱,而踏入修行的修士所在意的是其他罢了。

    听得这生灵的话语。罗帆却是微微一笑,只是淡然的摇摇头,却是懒得与他再说什么。

    念头微微一动,抬手一招,那时空牢笼便带着那生灵向他渐渐飘了过来,转眼间便落到了他的身前。

    望着这时空牢笼之内那生灵那变得有些惊慌的神采,罗帆摇了摇头。将右手轻轻的向前伸出,直接便穿过了那生灵耗费了一切力量都无法动摇的时空牢笼,直接印在了那生灵的头颅之上。

    在这过程之中,那生灵发挥出了自身经历了几千万年争斗所形成的,出神入化的战斗手段疯狂的躲闪着罗帆的那只手臂。

    最终却发现,无论自己怎样躲闪,怎样努力,罗帆的手臂对他来说还是如水往低处流的根本规律一般。根本是他所无法抵挡,无法躲闪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只手臂好似毫不着力一般,轻轻的便按在他的头上。

    他只不过是生存了数千万年而已,而所修行的更只是局限于这一个时空的元气生灵数十亿年的积累罢了。而罗帆,光是生存的岁月便已经有不知多少万亿年之久了。他所修行的更是集天元大天地,洪荒天地,地球宇宙三个完美天地不知多少万亿年积累的玄妙法门。

    光是这样的数量堆积,便已经能够看出他与罗帆的差距是多么巨大了。更别说罗帆甚至已经在开始这整理自己的世界观,要踏入真正的大道通途之中,无论是什么方面都在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进步着。

    这生灵又怎么可能躲得过罗帆这看似简单,事实上蕴含了无上奥妙的精巧一印呢?

    见得自己练对方随意的一印都躲不开,那生灵眼中现出绝望之色。体内力量鼓荡,便要自爆开来,免得再受罗帆折辱。

    作为一名掌控这一处聚集地数千万年的存在,与人玉石俱焚的骨气,他还是有的。

    罗帆轻轻一叹,右手轻轻抖动几下。有着一股震荡的力量从他的右手传递下去,瞬间波及了这生灵的整个身躯,直接将这生灵体内正在凝聚起来准备自爆开来的一切力量完全瓦解,让那生灵无论将意志激发得多么炽烈,无论如何努力的催动自身体内的力量,都无法产生丝毫效果。

    甚至便是他的身躯,也忍不住阵阵酸软,整个人萎靡下去,几乎变成了一滩烂泥。

    便在这时,那些围观的元气生灵终于知道自己的王已经落入了那从不知而出而来的“王者”的手中,一时间反应不一。

    绝大多数生灵都是四散飞逃,但也有一小部分生灵对于这王者忠心耿耿,看到自己的王落入对方手中,不顾自身与罗帆的差距巨大得无法想象,还是奋不顾身的催动自身的一切力量,与其他统计各样忠心耿耿的生灵一同齐齐轰向罗帆,想要让罗帆头疼,以便对自己的王有所益处。

    这些生灵之中,最强的也就是大圆满级数而已。这样千百名生灵合在一处,其实力若是放在地球宇宙之中已经算是一股巨大得无法想象的势力,便是要占据几个河系,也不是什么难事。但对于罗帆而言,却都是蝼蚁级别。

    面对着这些心情激荡,一边轰击一边呼喝着的生灵,罗帆面色都没有变上半分。

    左手一扫,瞬间有着一股无形的力量从他手中发出,刹那间绕过了这众多的生灵。

    这无形的力量非是其他,正是一种无比纯粹的破坏力。有着瓦解虚空,瓦解时间,瓦解一切的效果。

    那诸多生灵在被这样一股力量扫过之后,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所有的生灵都化为齑粉,被周围的元气一阵冲荡之间,便如同烟雾一般,完全融入了周围那粘稠的液态后天天地元气之中。好似这些生灵从来不曾出现在这天地之间一般。

    面对着这样强大如同恶魔一般的罗帆,尚且残留着的,处于犹疑状态,想要上前来攻击罗帆却又鼓不起勇气。想要逃离却抹不开面子的生灵终于被恐惧战胜了,一声呼喝之间,已是一窝蜂的散开去了。

    这种脱离退散的潮流不断的扩散着。

    起先还只是这王者所在之处周围数十万里范围,到了一会之后,已是波及到了整个聚集地,让这方圆数光年之广的巨大聚居地猛然动了起来。

    所有的元气生灵都激发自身的潜力,以疯狂的姿态逃离这一个聚集地。似乎害怕逃得慢一点会遭受难以想象的厄运一般。

    对于这些生灵的逃逸,罗帆并没有在意,也没有阻止的想法。

    他并不是以杀戮为乐的变态存在。杀戮对他来说只是一种达到目的的手段而已。若是没有必要的话,他却绝不会行之。他来到这里,只是为了看看这一片时空强大的生灵到底有着什么奥妙,只是为了研究一下这片时空土生土长的强大生灵而已,并非因为其他。

    那些逃逸的生灵虽说数量极多,逃开去之后可能会将他的恶行传播出去。引来其他强大生灵前来讨伐,但那些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影响——若是研究有所得,进而找到这虚无之地的核心。他自然便马上会将这核心破去,让这虚无之地直接破灭消失。若是研究无所得,他也不会留在此处,而是会向着其他地方而去,去其他地方寻找这虚无之地的核心所在,自然更不用担心有其他强大生灵前来讨伐他了。

    如此这般什么都不用怕,哪里用得着以杀戮阻止那些生灵逃逸?

    将那生灵制住之后,罗帆之前所构筑的时空牢笼轰然崩溃,重新化为时间之力与空间之力往回一钻,便钻入了罗帆的体内。重新融入了他体内那近乎力量之源的力量之中。

    以罗帆的自信,显然不认为自己此时一手罩住眼前这已经毫无反抗能力的生灵还会让那生灵脱离自己的掌控而伤害到自己。

    那生灵此时虽是全身酸软,但却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

    但它看到罗帆随手便将自己少数忠心耿耿的手下完全灭去的瞬间,全身一震抽搐,眼眶瞬间便红了,一种煞气杀意直接化为实质。血红血红的,疯狂的冲向罗帆,不断冲击着他,似乎要借助这样的煞气杀意来让罗帆付出代价一般。

    只是,很显然的,便是他全部力量对罗帆来说都没有引起太大的麻烦,更何况此时他生机只剩原来的千分之一,更全身酸软无力所发出来的煞气杀意了。

    那些煞气杀意,根本便连接触到罗帆的资格都没有,被罗帆身躯轻轻一震,便完全化为齑粉,直接脱离那生灵的掌控,被周围那粘稠无比的也太后天天地元气完全吸收融合了。

    至于那生灵无比仇恨,恨不得食肉啖骨的眼神,更对他没有丝毫影响,没有让他产生一丝一毫的不自在。

    这一点,罗帆却是看得很开的。

    任何生灵都有着自己的立场。对他来说,这些生灵都只是一些投影,只是虚幻的,是对他通关造成阻碍的幻影而已。而对于这些生灵来说,他却是毁灭它们世界的,最为邪恶的恶魔。

    在这种立场的不同之下,对方如此仇恨自己,恨不得对自己食肉啖骨,那又有什么奇怪的,难道还能控制它们不产生仇恨的想法不成?

    顶着那仇恨的目光,罗帆感知发出,直接侵入了那生灵的身躯之中。

    刹那间,便已是将那生灵的身躯查看得清清楚楚。那生灵的本质乃是元气,但修行到了如今这个境界,早已是化虚位置,其身躯与正常的血肉生灵也没有任何区别了。

    只是,因为其本质乃是元气生灵,故而它对于元气的掌控能力,运用能力,都达到一个出神入化的境地。在这样的掌控能力之下,它所修行的法门,自然也是与元气有关。却是集中无穷元气进行燃烧,从而爆发无穷威能的一种法门。

    这种法门爆裂无比,破坏力也极其惊人。

    若非是遇到罗帆。任何一名先天大罗之修在其面前都无法支持它的三两次攻击。

    “有将元气燃烧化为火焰的,自然便有将元气压缩化为其他种种形态的。看来这世界的修行文明走的便是应用元气的路线吧。”罗帆从这生灵的修行法门联想开去,却是对这时空的修行文明有了大概的认知。

    这生灵身体表面的奥妙,自然不可能是罗帆覆灭一个元气生灵聚集点的的根本目标。

    在了解了这生灵身体的表面奥妙之后。罗帆毫不停留,感知直接顺着这生灵的魂灵所在蔓延而去。

    转眼间,便冲过了重重阻隔,直接进入了一处类似识海的位置,看到了那生灵的魂灵。

    这生灵的魂灵却并非先天道体的模样,也即是,并非人形。而是一颗玄之又玄的丹丸。

    这一颗丹丸无比的玄妙,光芒熠熠,浑圆如一,没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在那识海之中缓缓的旋转着,整个识海似乎都在随着其旋转而旋转一般,识海之中的一切都在这旋转之中不断的改变,不断的演化着种种千奇百怪的景象。

    “却是有些类似金丹。”这却是罗帆看到这丹丸之后的第一感觉。

    不过。这显然并非金丹之道所修成的金丹。

    这一颗丹丸乃是至精至纯的元气凝聚而成,其看似光滑浑圆,事实上其表面上却镌刻着无穷无尽的纹路。

    这些纹路每一道都蕴含了不可思议的奥秘。每一道纹路。都与这虚空之中的一道规则、法则相对应。便好似这丹丸将外界虚空之中的规则、法则烙印在其表面之上一般。

    正因为这种烙印,使得这丹丸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妙用。

    比如那外界紧密如同布帛一般的规则、法则对这丹丸的压迫力量被减少到了近乎不存在一般,比如这丹丸能够自然牵引外界的无穷元气,将之自然转化为另一种更加精粹的力量。再比如,这丹丸能够变得更加的紧密,更加的坚固,能够更难被破灭。

    罗帆心念一动,感知直接便侵入这丹丸之中。

    这丹丸乃是那生灵的魂灵所化,便相当于是神魂。罗帆将感知切入其中,与之前将感知切入空女的神魂之中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只是。此时此刻,罗帆所使用的手段可就没有对空女那样温柔了。

    对空女,罗帆乃是征得空女的同意之后将自身的感知切入其神魂之中,事后更是要将所得告知空女。算起来乃是一种公平的交易。在那样的情况下,他自然要有所顾忌,不好太过粗暴。让空女感到不舒服。

    而此时此刻,这生灵只不过是罗帆的战利品,他对于这生灵根本便没有任何责任。自然是完全不用考虑他是什么感觉,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因此,他感知侵入那丹丸的动作却是粗暴、直接、简洁,几乎便如同他之前吸收那逆乱星域的根本本源一般,同样是用最快的手段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感知的侵入便如同一把烧红的铁棒直接从普通人的胸口直接捅进去一般,只有无边的痛苦涌上来,哪里可能如同空女一般感觉到舒适、温暖之类的。

    那生灵感受到这样无法抵御的痛苦,嘴巴张开,双眼几乎瞪出了眼眶,整个脸色变得煞白,那原本被罗帆完全限制住的力量在那剧痛之下甚至超实力发挥,产生了一丝微微的波动,虽说被罗帆的力量直接压迫了回去,但却足以看出他那一瞬间的力量爆发是比之前强大了多少倍了。而能够激发出这样强大力量的剧痛,有是多么的恐怖,也便再不需多想。

    对于这生灵的反应,罗帆自然没有任何在意,只要这生灵没死,他的计划便不会受到阻挡。

    将感知切入那丹丸之中,里面的情况却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那其中并非实心的存在,也非是如同普通生灵的魂灵一般混沌,而是又是一颗丹丸。

    这一颗丹丸与外层丹丸之间有着一层小小的空隙。这些空隙之中充斥着的,是无数的玄光,这些玄光乃是元气结合魂灵的力量所化,威能极强。

    而在那内层的丹丸表面,同样是有着无数规则法则的烙印线条,而且这些烙印线条比起外层还要密集,还要繁复,这让整颗丹丸变得比起外层的丹丸还要坚韧,与外界规则、法则布帛的契合度还要强。

    “居然是这样的结构,若是如此递增,只要一百零八层,想来那烙印在丹丸上面的线条便能够接近这虚无之地的本源了。”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一个生灵在某一时空诞生、成长,在踏入修行道路的过程之中,只要不曾超脱那时空,其越是强大,便越是靠近天地的本源——这种靠近,要么便是自身的本质之上带上越来越多的天地本源气息,要么便是能够渐渐与天地本源有着某种特殊的联系。不同时空,这种靠近的表现不同。(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