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一章 数千倍

正文 第九百一十一章 数千倍

    之前在那六绝星云之中,罗帆借助寻找那毁灭之主来寻找那六绝星云的核心,便是基于这样的想法。显然的,那毁灭之主是属于后一种情况。

    而眼前这生灵,似乎便是属于前面一种情况。这罗帆之前所没有料想到的,绝对是意外之喜。心中念头转动,罗帆感知往前方这丹丸又是一钻,瞬间,那生灵又是一阵无法承受的痛苦,体内力量优势一震。

    钻过那一层丹丸壁之后,出现在罗帆面前的,又是一个新的丹丸。

    那上面的烙印线条比起之前那一个又繁复玄奥了许多。

    这样的变化,让罗帆更加确认自己之前的想法了,不由得大喜,感知继续往里钻去。

    如此这般不断的往里,感知切入一层丹丸之后,便会显现出另一层丹丸。

    越是往里切入,那显现出来的丹丸在缩小的同时,也变得越是稳固。让罗帆想要将感知切入其中需要越是用力。

    感知多用那点力量这对于罗帆来说自然不是什么问题,不会对他造成什么阻碍——这生灵虽相当于入灭之境,但那毕竟只是力量上,境界还是远远不如。更别说罗帆有着数万亿年的经验作为支撑,这生灵顶多也只是数千万年而已,手段上的差别也是天壤云泥一般。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生灵的魂灵哪里可能完全抵挡罗帆感知的切入?

    这种丹丸更加稳固的影响对于罗帆而言没有丝毫影响,但却对于那生灵却非是如此了。

    罗帆越是用力的将感知切入那丹丸之中,这生灵在那一瞬间便会感到越痛苦。

    这种痛苦乃是从魂灵产生,根本无法抵御,甚至他都无法用昏迷来隔绝这种痛苦。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忍受着这种越来越强,越来越让他难以承受的痛苦。

    甚至有着许多次,它在那痛苦中都认为自己会不会在下一瞬间便心神崩溃,化为行尸走肉了。

    此时此刻,这生灵忽然间生出一种莫名的想法:“要是自己当初不修行这一部法门。而是改修其他将魂灵打造得混元一体的法门,那该有多好啊……”

    这种不断切入的过程足足经过了九十九次之多,到了第九十九次切入之后,出现在罗帆面前的却再非一个丹丸。一片迷蒙。

    “只有九十九层而已,可惜了。”罗帆不由得叹息。

    见到这一片迷蒙,他哪里还不明白,这里已经是那生灵的魂灵核心所在,也是那生灵的生命本源所在。

    这其中蕴含着这生灵数千万年的记忆,蕴含着它对这时空的无穷感悟,蕴含着它生命中的一切信息。可以说。若是罗帆想要控制这生灵,只需要控制了这一片迷蒙的所在,便能够做到完全控制一切了。

    但,显然的,这生灵对于罗帆来说,最有利的便是它那魂灵的结构以及它的记忆,对于控制这生灵,罗帆却是没有丝毫的兴趣。

    因此。罗帆只是将感知猛然切入那一片迷蒙之中,直接如同翻阅书籍一般翻阅着那生灵的记忆,翻阅着他对这时空的无穷感悟。

    这个过程。对于那生灵而言是一种无法形容,难以忍受的屈辱。面对着这样的屈辱,那生灵若是在平常定会恨不得立马身死,直接自爆而亡。

    但在经历了那九十九次被感知切入魂灵丹丸的痛苦之后,他忽然发现这种屈辱也不是无法忍受,相比之下,他甚至更愿意享受这种屈辱,而不愿意再感受那种魂灵丹丸被感知切入的痛苦。这种心态一出现,这生灵更感屈辱,但却无法可想。甚至他的身躯都无法自控的放松下来。

    罗帆丝毫不管那生灵如何,只是细细的翻阅着那生灵的一切记忆,翻阅着他这数千万年之间所获得的那无穷体悟。

    在这过程之中,他对于这一片时空的了解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提升着。

    那生灵所修行的法门乃是一种直接烙印时空本源的一种玄妙法门,其品级,在这整片时空当中。绝对算是顶级的存在。若是再修行下去,待得其将魂灵丹丸构筑出一百零八层,便自然能够将自身嵌入这时空的本源之中,与这时空同生共死,做到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光。更能在这时空之间掌控无上权柄,拥有种种无上神威。

    只可惜,此时此刻,这生灵虽说积累了可比入灭之境的力量。但却无法将这法门修至圆满,只能够将魂灵构筑出九十九层丹丸而已。

    通过对这生灵修行那一部修行法门整个过程的观察,罗帆隐隐间已经知晓这一片时空的本源是如何存在的了。

    有了这样的收获,他也懒得再看那生灵记忆之中种种鸡毛蒜皮的杂事,念头一转,感知一引,那生灵最底层的魂灵丹丸便轰然一震,刹那间便将其与其他丹丸层,与它生命本源,与它身躯,与它力量的一切联系完全截断。

    在这些联系被截断的瞬间,那生灵终于无法抑制的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接着周身力量渐渐散逸,整个身形也渐渐虚幻起来。

    “你好狠……”在这过程之中,他无比仇恨的盯着罗帆,口中喃喃出这样一句未完的话语。

    那最底层的魂灵丹丸上面所镌刻的烙印线条虽说没有达到这时空本源的程度,但毕竟只差了九层而已,却也有了几分那时空本源的轮廓了。将之作为对照,却能够让罗帆更容易的找到这时空的本源、核心的所在。

    对罗帆来说,这乃是一个对照之物,但对于那生灵而言,这却是他的魂灵核心,虽只是九十九层魂灵丹丸之中的一层而已,但便是这一层,却是经过了亿万次压缩而成的,每一次压缩便是将一部分的魂灵压缩在其中,到了如今,这一层薄薄的魂灵丹丸层之中,几乎集中了他六成的魂灵在其中。

    而且,其他九十八层乃是以这一层丹丸作为基础,失去了这一层丹丸层。其他九十八层根本无法在保持稳固,将会渐渐的崩溃,渐渐的瓦解。而这过程之中必将放出无穷的威能,破坏着其接触的一切。

    这造成的结果便是。失去了这第九十九层,也就是最里层的魂灵丹丸层之后,这生灵已是必死无疑。

    更别说,在将这第九十九层丹丸层与其他种种联系被粗暴截断的时候,那种无法形容的痛苦甚至比之前感知侵入九十九层丹丸层的总痛苦加起来还要强上千万倍以上。在这样的痛苦之下,若非这生灵因为回光返照而承受能力大增,此时早已是心神崩溃。被那痛苦直接搞成行尸走肉了。这也怪不得它说罗帆太狠。

    对于这样一声夹杂着无穷仇恨的,类似诅咒的话语,罗帆却并没有任何心理波动,更不会放在心上。注定要灭掉他们的立场既然已经确定了,哪怕这生灵是真正的生灵,他也绝不会吝啬于用任何手段来对待它们,更何况这些只不过是生灵的投影而已,虽说在某种程度上是真实的。但要将其当成虚假也不算是错误。

    将印在这生灵头顶的右手缩回之后,他右手之上已经多了一个拳头大小的,上面镌刻着无数繁复玄奥线条的丹丸。

    而那生灵此时却已是生机尽去。整个身形已经萎靡如同肉泥一般,哪里还看得出其有着任何一点点生命的痕迹?

    却是随着罗帆将那丹丸层拿出,他也已经因为那魂灵的自我冲击而崩溃了生命本源,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了。

    握着那丹丸,罗帆随手一捏,居然无法捏动。只觉得那丹丸坚硬得无法想象,似乎天地宇宙之间最为坚固的物质一般。而在此时,在这丹丸出现在他手心之时,整片时空那紧密如同布帛一般的规则、法则。却是以一种极其玄奇的方式裹住了这一颗丹丸,让这一颗丹丸显得飘逸,似乎随时可能融入虚无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般。

    这种飘渺,便是这丹丸与规则法则无比契合的表象了。

    抬脚轻轻一踩,一种莫名的波动定向拂向了在他前方的那生灵躯体。

    那一具原本紧密无比。甚至连大圆满级数的力量都无法动摇伤害的身躯在刹那间好似变成烟雾凝聚而成的一般,化为无数青烟渐渐的散逸开去,最终完全融入周围化为粘稠液体的后天天地元气之中,好似完全没有出现过一般。

    做完这些,罗帆抬步轻跨,身形渐渐化虚,却是开启了力量视角,身形随着进入力量的世界之中,再难以被一般生灵所察觉了。

    随着罗帆的消失,整个方圆数光年范围的聚居地再无任何生机,变成了空荡荡的一片。

    此时此刻,距离罗帆踏入这聚集地,时间只不过是过去了短短的三日而已。

    进入了力量视角之后,罗帆眼中所见的世界,比起正常视角所见的世界要丰富上无数倍。千奇百怪的力量色彩斑斓的陈列在他面前。

    无穷规则、法则更是如同幕布一般,几乎将他的视线遮掩住了。

    若非这种视角根本无法被任何存在遮掩,说不定他真的会在这种视角之中一无所得。

    不过,那无穷的力量与这样紧密的规则法则混合在一处,却也混淆了他的视线,让他难以真正分清楚其中到底什么是极分之力,什么是这虚无之地的根源所在。

    微微叹息,罗帆对自己之前的先出手抓取那生灵不由得大为庆幸起来。

    若是没有那生灵的那些记忆,没有那第九十九层魂灵丹丸,他想要在眼前这视角当中找到那极分之力,找到虚无之地的根源,进而找到其核心,却至少要耗费以百年计算的时光方才可能做到。

    显然的,罗帆还没有奢侈到能随意在这种时光流速是外界地球宇宙万分之一的位置浪费百年时光。

    此时有了那记忆,有了那丹丸,情况便已经是不同了。

    在那记忆之中,在那丹丸之上,都有着这时空的本源残留的痕迹,哪怕只是残缺的,按图索骥之下,要寻找到到他想要寻找的,那难度却是减少了无数倍。

    那规则、法则虽说紧密得如同布帛一般。但事实上其显然不是布帛,其每一丝规则、法则的位置,相互之间的勾连,彼此之间的相互作用都是极其精妙。极其玄奥的。却并非真的如同布帛一般只是机械的相互交叉堆砌。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一张规则法则构成的所谓布帛之上,自然便有着许多不同的区分,这些构造不同形成的区分,便如同普通的布帛上面刺绣出来的图案一般,若是找对方法,却是不难找出来的。

    在有着那生灵的记忆以及那魂灵丹丸层的情况下。大半个月之后,罗帆终于是在那如同布帛一般的规则法则之中找到了一种特定的结构,一种与之前他在刚刚踏入这关卡之时那一片虚无之中的规则法则彼此互补,隐隐间形成一个完整整体的系统。

    而这系统,也正是那丹丸表面烙印的无数线条的原型所在,同样是那生灵记忆之中悟道之时所感应到的时空本源所在!

    当发现这个系统之时,罗帆忽然感觉自身的感知获得了超常的拔升。他眼中的世界瞬间分出了无数层次。

    那原本一片布帛一般紧密规则法则之间原本便形成了一层层的嵌套系统,只是原来这种嵌套实在是太过紧密。其中残留的空隙实在是太小太小,小到罗帆也无法察觉的地步,故而才会让罗帆望之如同一片完整的布帛一般。

    而此时此刻。因为感知的超常拔升,这些原本细小的空隙似乎放大了无数倍,终于将那种种层次完全区分了开来,让罗帆一眼看过去,便知晓那些规则法则乃是一个系统,那些规则法则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关系,直接的影响。

    “原来如此,那我之前感应到的波动,原来正是那两种互补的规则法则之间的流通运转。怪不得我踏入这一片时空之后也未曾发现到那波动的来源所在。”罗帆悠然一叹,眼中满是明悟之色。

    这第三千三百三十六关虽是让罗帆造成了许多困难。但同时却也让他获得了巨大的好处。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发现了力量,是可以通过分割来进行隐藏的。

    这大大的拓展了他对力量的认知,如同在他面前展开了一扇全新的,通往力量更深层玄奥的门户。

    哪怕是再无其他任何所得,光是这种收获。便已经足够罗帆浪费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了。

    心念微动,他的双眼便顺着那种与另一个时空互补的规则法则系统望过去,直接穿过了重重时空的阻隔,看到了那一片虚无的时空之中,看到了那与这些规则法则完全互补的那规则法则系统。

    当他完全看清这整体的瞬间,那一股隐藏在这两个规则法则系统背后的,将这一个虚无之地分成两个分属两极两个部分的极分之力猛然出现在罗帆的眼中。

    这一股力量无比的玄妙,无比的强大,贯通了这两个时空,更平衡了这两个时空,让这两个原本处于两个极端的时空按照某种无比玄妙的方式相互转化,相互循环,形成了一个完整无比,稳固无比的整体。

    看到这样一股力量,罗帆心念微动,身形便顺着这一股力量向着其根源缓缓快速而去。

    他的速度极其快速,哪怕是他此时所在的这个时空有着方圆数万光年范围那般巨大,但在他进入力量视角的情况下,这种距离却只能转化为一种空间之力,他一动的速度有多快,并非看其他因素,而是看他能够跨越多强的空间之力。能够跨越的空间之力越强,他的速度便会越快。

    而在他悟得这时空的根源之后,轻言见得那种极分之力后,他对于这时空空间之力的跨越能力早已达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

    因此,只是短短的数十个呼吸之间,他便跨越了数万光年,直接来到了这时空九大区域之中,距离他之前所在区域最远的一个区域,也是这九大区域之中最为繁华,其中强大元气生灵最多的一个区域。

    这里比起罗帆最开始进入这时空所在的那个区域繁华了无数倍。粗略感应过去,几乎每隔数十光年便有一个数光年方圆的聚集点存在着。算起来,其中拥有的大圆满级数生灵数量,几乎是以十万计算的。而便是力量上可比入灭者的存在,也是成百上千的。

    在这众多聚集点中,有一个聚集点比起其他聚集点要大上数倍——这整个时空最为强大的元气生灵,便在那里。

    这生灵比起之前被罗帆随意揉捏的那王者强大了万倍以上,看其所拥有的力量,甚至比起此时的罗帆都要强大数千倍之多。

    而要命的是,那一股极分之力的根源,似乎便在那强大的生灵身上。

    可以说,一旦罗帆想要灭去那极分之力的根源,进而破灭这两个时空,将这虚无之地完全毁灭,通过这第三千三百三十六关,便无可避免的必须面对着这力量比起他要强大数千倍的元气生灵。(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