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三章 绝地意志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三章 绝地意志

    这黑匣一形成,便自然有着一股玄异的气质散发而出,周围的虚空自然而然的被其所影响,隐隐间向着圆满平衡转化。那原本纯粹无比的金性之间似乎要多了丝丝缕缕的其他木水火土四种性质。甚至还不止,在多了那四种性质形成五行圆满之后,还有着某些超出五行之上,但却是一个正常的天地,正常的时空所应该具有的种种性质。

    但,也只是隐隐而已。

    乍一看上去似乎有着这样的变化,但细细一感应,便会知晓这只是那黑匣的气质对周围施加影响的具现化,在这黑匣存在之时会有着这样转化的错觉,但当这黑匣离开,这种种变化便都会恢复原来。

    光是其存在便能够影响周围的虚空产生这样的奇异错觉,这黑匣之玄妙,可想而知。

    罗帆见这黑匣,微微一笑,抬手一招,那黑匣便产生一种无形的吸力,针对那一个悬浮在虚空之间的,繁复到极致的残破烙印。

    那烙印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吸力,没有丝毫迟滞的便向着黑匣飞去。

    眼看着,便要撞入黑匣之中了。

    便在这时,一股无形的威能忽然从虚无之间凭空降临,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向着那残破的烙印轰去。

    这威能虽是强大,但也只是局限于入灭之境这一级别而已,若是直接攻击罗帆,以罗帆此时一只脚踏入悟虚之境的状态,根本不可能让他受到多少伤害。

    但,那一个残破的烙印哪怕是复杂繁复到一个无可想象的境地,哪怕是将构成这烙印的线条展开甚至要以万光年计算方才能够描述清楚,却也只不过是一个烙印而已,其本身并没有拥有任何力量,更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道行境界支撑。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样的力量若是遭受这入灭之境级别的威能冲击,哪怕是这烙印再玄妙。构造再复杂,也是绝对不可能保存完好的。

    这威能跨越的速度快速到何种境地?它甚至已经是超越了时间,超越了空间,当罗帆一感应到其存在的瞬间。便已经来到了那烙印之上,眼看这便要轰击在那烙印之上了。

    面对着这样的威能,若是以罗帆自己的反应来说,除非他极度警惕,否则是定然不可能拦住其攻击的。

    而罗帆此时不说全心放在那黑匣之上,也是有着大部分的精力放在其中。哪里算得上是极度警惕外来威能的打击?

    不过,罗帆虽没有极度警惕这外来威能的打击。没有办法拦住这威能对那烙印的轰击破坏,但别忘了他此时此刻在他头顶之上存在着的,那数万种力量形成的,能够轻易将悟虚之境级别的创世大神崩灭的庆云。

    那庆云是如此的玄妙,自然不需要罗帆有着什么念头才能够有所动作。

    在那威能近乎超越时间,超越空间的攻向那残破烙印的瞬间,这庆云微微一震,自然而然的便产生了数千道清色的锁链。同样是超越时间,超越空间一般的从上降落而下,在那威能作用在那残破烙印的瞬息间。直接冲入那强大威能之中。如同锁定实物一般将那威能直接锁定。

    “好险。”到了此时,罗帆终于反应过来,脸上现出了一种庆幸之色。

    先控制那黑匣将那残破烙印直接吞入之后,方才有空那被数千到清色锁链锁住之物。

    那是一团由五种五行力量按照某种无比玄妙的方式所构筑而成的奇异存在。这种存在虽在本质上来说依然是力量,但表现形式已经是超越了力量,如同罗帆所构筑出来的那破灭之光一般,形成了某种超脱其本来面目的形态。

    这种形态,看起来便好似一团雾气一般,在那锁链的锁定之间不断的翻涌着,努力的想要突破这锁链的封锁。

    “居然有着意志。”罗帆看着这一团雾气。脸上神色分外的凝重。

    这一团雾气并非只是单纯的力量,在那五种力量的最深之处还隐藏着一种极其隐晦,极其宏大的意志。

    这种意志与一般生灵的意志有着巨大的不同。没有了一般生灵的繁杂,而是极度的纯粹,好似单纯只是为了掌控这一团雾气所诞生出来的一般。但在这种极度的纯粹背后,却又能够隐隐间感觉到一种至高无上的意志在掌控着一切。

    这种隐藏在背后的。至高无上的意志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境地,便是罗帆此时那已经一只脚跨入悟虚之境的意志在这样的意志面前,都似乎有些不够看,让罗帆在感受到这意志存在的瞬间,会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凝然之意。

    “这,绝对不是某种生灵的意志。这,是这整个五行绝地的意志!”猛然之间,这样一个念头凭空涌现在罗帆心神意念之间。

    当这个念头一出现,之前罗帆在这五行绝地所感觉的种种说不通之处瞬间有了无比完美的解释。

    为何那超越大圆满级数的生灵会有着自己这样的外来者到来的记忆,会如此干脆的将其居住的整个行星炼化为力量来攻击罗帆,为何其他区域的,超越大圆满级数的生灵会如此默契的将力量传递到来此处,又为何能够传递到此处,这一切若是因为这五行绝地生出了意志,便都说得过去了。

    那超越大圆满级数的生灵乃是投影,能够好似长久以前便知晓有着生灵要到来此处,要毁灭这五行绝地,定然便是这五行绝地的意志在发现罗帆等人之后,直接在这些生灵的神魂深处镌刻下这些记忆。只有这样,这些记忆才会如此完美,才会让这些超越大圆满级数的生灵自以为自己乃是在久远以前便知晓这些记忆,才会认为在他们之上还有着一名神秘的主上在久远以前便预料到罗帆这样的外来者的到来。

    而那其他区域超越大圆满级数的生灵,同样是因为那五行绝地的意志而能够将力量传递到来,而且也正是因为那意志的存在而能够构筑出那一个如此玄妙的天地出来,对罗帆进行那样惊人的攻击。

    除了这些之外,其他种种原本说不通的细节,也都能够说得通了。

    当想到这种种,罗帆对于这五行绝地存在着意志已经是确信无疑了。

    “没想到,居然整个投影生出意志。呵呵……”一种莫名的笑意出现在罗帆的脸上。

    之前数千次虽说各不相同,但在大体上有些重复的破关过程虽让他获得了相当多的好处,但同样也让越来越熟练的他感到事情变得越来越没意思,感到破关的过程变得越来越机械。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一个关卡生出这样的变化,这虽是给他带来了相当大的麻烦,但同样也打破了他那种枯燥无趣的感觉,让他对这关卡增添了更多的期待。

    而且,这种五行绝地直接生出意志的情况,对他来说,却也有着相当大的启示作用。

    按照之前的种种表现。这五行绝地的意志明显还有着某种限制。若不然,直接掌控这整个五行绝地的力量来剿灭罗帆等人也便可以了,哪里还需要借助那些超越大圆满级数的生灵?

    特别是在方才,这五行绝地的意志直接掌控力量对那残破烙印进行攻击的时候就所展现出来的威能居然只是局限于入灭之境这一级别。

    这更是让他确信了这意志定然是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或是在力量上,或是在本质上。

    而这种限制,对罗帆体悟天地意志,或者说是大道意志。或者说是传说中的天意,有着颇多的好处,自然是让罗帆颇为欣喜了。

    正常的天地看似没有意志。但那只是从狭义上来说的而已。在广义上来说,天地、大道,都是存在着某种一般生灵所不能理解的意志的。

    这种意志,表现出来,便是气运,便是天意。用另一种说法,便是命运。

    这种意志,或许没有明显的,生灵能够感觉到的思维,智慧。但却宏大至极,掌控一切,定义一切。

    若是能够感应到这样的意志,能够理解这种意志,便能够知晓天地的运转方式,能够知晓大道对天地万物的掌控方法。甚至能够掌握自己的气运,掌握那虚无缥缈的命运。

    只是,这种意志与生灵的意志实在是有着太大的区别。

    哪怕是罗帆此时已经是一只脚踏入悟虚之境,也根本不可能理解这种意志的存在形式,更别说理解这种意志了。按照罗帆的猜想,或许只有传说中的圣人,方才能够以不可思议的意志来理解这种天地的意志、大道的意志。

    而此时此刻,这五行绝地所生出的意志虽依然隐晦至极,而且显然也与真正的天地意志、大道意志有着天壤云泥的差别,甚至达到了无法相提并论的境地。但,这种意志毕竟也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一片时空的意志,哪怕是与真正的天地意志有着那样大的差距,其两者的存在形式,也定然是有着某种本质的共同点的。

    若是能够将这种意志的存在方式进行深入的研究,自然便能够知晓一些天地意志、大道意志的存在形式,虽说不可能凭之直接理解天地意志、大道意志的存在形式,但也定然能够知晓一些在一个天地之间获得更大好处的方法。

    再深入下去,不断的深入这种认识,或许能够在最终,在成就道尊之境时便能够理解那天地的意志,大道的意志也说不定。

    当然,这种终极的可能性,对于此时的罗帆来说还是太过虚无缥缈,他也只能肆意的狂想一番而已,不会真正的将希望寄托在这上面。

    “不过,自从踏上这时代之桥以来,我所取得的进步之大,却是以前所不敢想的。从仙境八阶到九阶巅峰,境界更是提高了数万倍,从原本超越先天大罗提升到了此时一只脚跨入悟虚之境,而且眼看着真正成就悟虚者只是时间问题了。”随着对这五行绝地意志的价值进行衡量,罗帆心神意念之间涌起这样的念头。

    这一个念头出现之后,罗帆隐隐间似乎抓住了什么东西。

    这种东西一闪而过,他清楚的知晓这东西对他的重要性,但却根本无法真正将之抓住。

    这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哪怕是罗帆也感到有些烦闷。

    “到底是什么?我之前到底想到了什么?”罗帆的眉头渐渐皱起,脸上现出了一种苦恼犹疑之色。

    他细细的思索着,努力的在自己的心神意念之间。在自己的记忆之中不断的翻找着,想要将之前自己所想到的,但却没有将之完全抓住的那个想法完全抓住。

    只是,念头已经过去了。想要再度将之抓住,这对于罗帆来说也是一件极度困难的事情。

    因此,找寻了大半个时辰,罗帆都不曾有什么收获。

    “我之前是在想这时代之桥给我带来的一些好处的过程之中所闪过那个抓不住的想法的,莫非那个想法与这有关……”搜寻不出那个想法,罗帆又不愿放弃,只能够重新构筑方才的思绪。重新将自己的身心调整到方才那个状态,想要凭借同样的状态来让那个想法重新出现。

    但,这显然并不是简单的事情,那个想法根本没有任何的存在痕迹,哪怕他已经将一切所能够重复的身心状态都已经调整到了与之前完全一样的情况,那个想法也好似完全不存在一般,根本没有再度冒出。

    在重复了数百万次,当时间也过去了三日三夜之后。罗帆终于无奈的承认,自己的机缘已经过去,那个想法想要重新泛出。便只能凭借日后新的机缘了。

    叹息过后,罗帆抬手一招,这三日之间,从那一个黑匣子之中飞出的,已经被那黑匣子,也就是那补全之匣补充完整的烙印握在手中。

    这三日三夜之间,罗帆全心全意的构筑着种种身心状态,寻找那一个忽然间闪过他心神意念之间,但却没有被他所抓住的想法,便是连这补全之匣将那繁复到极致的烙印补充完全。让那烙印变得无比完整了,也是丝毫不管,任凭那复杂到极致的烙印一直悬浮在那黑匣之上。

    而在这过程之中,那五行绝地的意志也并没有丝毫动作。

    也不知是因为之前那一次威能施加已经是让其认识到了那庆云的威能,知晓便是再发出同样的威能也是无法冲破那庆云的防御将那烙印红灭了。还是那意志正在酝酿着更强大的威能攻势。

    握着这一个繁复到无法想象的烙印,罗帆将之前三日三夜之间一直在自己是心神意念之间徘徊着的种种念头完全扫空。开始细细感应这一个烙印。

    这一个烙印繁复玄奥之极,其存在形式及其玄妙,好似融入虚空之间,又好似超脱虚空之上,隐隐间与某种冥冥中的存在相合,又隐隐间独成一体,任何外界的事物都无法对其有丝毫的影响,没有与他产生丝毫的联系。

    这烙印并非固定不动,而是时时刻刻的运动着,烙印之中布展开来甚至要以万光年方才能够描述清楚的线条之中,每一段都是在按照某种极其繁复玄妙的规律运转着,所有的线条交织在一处,让这烙印似乎在微微的蠕动,又似乎在轻微的跳动一般。

    一股玄之又玄的韵味从这烙印之上不断的散逸出来。

    望着这个烙印,罗帆甚至有着一种自己乃是从至高的高空俯瞰着整个五行绝地的感觉。

    “果然是这五行绝地的本源烙印。”看着这烙印,罗帆的脸上现出了三日三夜来的第一个笑容。

    心念微微一动,他晋入了那种一只脚跨入悟虚之境所带来的视角之中。这烙印瞬间在他眼中发生了天大的变化。

    整个烙印的存在形式与整个五行绝地无比的相似,看起来便好似这五行绝地的微缩版一般。

    在这之间,有着一种莫名的波动从无形之中产生,与这烙印结合在一处,似乎在影响着这烙印,又似乎是在与这烙印交流着什么。

    感应到这波动,罗帆瞬间便明白,这乃是这烙印与这五行绝地的核心之间的共鸣。是那种不可分割的共鸣,形成了这样的波动。也即是说,这波动,联系了这一个烙印与这五行绝地的核心。他若是要找到这五行绝地的核心,只要逆着这波动而上,自然而然的,便能够找到这五行绝地的核心。

    感应到这波动,罗帆脸上笑容渐渐收起——越是到了这个时刻,便越是要小心谨慎。

    以一只脚踏入悟虚之境带来的视角,罗帆却能够感应到在这波动产生的无形之中所连通的所在。

    那里,并非是这五行绝地之中的任何位置。或者说,并非是罗帆所感应到的,所看到的,个金木水火土五个区域所在时空的任何一处位置。它,似乎在另一个时空,一个若有若无,似存似不存的时空。(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