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二章 破灭之印

正文 第九百三十二章 破灭之印

    罗帆将诸人的神态变化看在眼中,脸上神色淡然而平静,也不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等待着,至于等待什么,他自己清楚,在场诸多先天大罗之修,也会渐渐明白过来的。

    过得好一会,那些先天大罗之修终于回过神来,眼中那种种的复杂神采渐渐消退。便是通晓老人,也从那种绝望的心态之中回转过来了。

    正如罗帆所料的,他们这些先天大罗之修并不是愚昧之人,在清醒过来之后,便明白罗帆告诉他们这些修行秘密的真正原因,也明白此时的罗帆到底是在等待着什么。

    武皇叹息一声,道:“我听了罗兄所言,大有所悟,却是再没什么心思继续闯关了,反正对罗兄而言,我的那一份力量也是有等于无,不如罗兄找个地方,让罗兄闯关之时我来闭关修行如何?”

    罗帆等的便是这一点,听得武皇之言,自是微微点头。

    武皇话语说完,其他先天大罗之修自然不会客气,都是陆续开口,有些找了一些借口,比如心有所悟,有些便是直接说自己再参与闯关只会碍手碍脚,要求罗帆给他们找个地方让他们闭关。

    对此,罗帆自是同样如同对待武皇一般,点头同意了。

    既然已经说好,罗帆也不迟疑,对诸位先天大罗之修说道:“这一处时空虽是根基于巨神时代的投影而成,但我却能够将之截取出来,随身携带。只是这样一来,这时光流速便不可能达到这样快速的境地了。最多最多,也只能达到外界的三千六百五十倍而已。想来这样的时光流速对于诸位而言,都不会有什么压力,所以诸位便在此处修行如何?”

    这里,乃是这时空最中央之处,可以说整个时空,整个河系的灵粹都集中在此处。在此处修行,对于修士而言,元气含量还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这大陆映照了整个时空的玄妙。能够让他们在修行的过程之中时时刻刻的感应到这时空,这河系的运转方式,让他们的心神意念受到无穷淬炼,对他们道行境界的提升自是有着无穷的好处。

    能够在此处修行,哪怕是时光流速与外界等同,对他们而言也是一种惊天之喜,更何况还有着三千六百五十倍的时光流速了。他们那里有什么不满意的?

    当下。诸多先天大罗之修自然是各自向罗帆表示感激。

    罗帆微微一笑,道:“那便请诸位在这里修行吧,日后若有道友成就入灭者,还请再次参与破关之途。”

    “这是自然。”这种话语,自然是谁都会说。

    罗帆笑了笑,向武皇点了点头,微微表示了一下歉意之后,抬步微跨。直接便离开了这一片时空。

    离开这时空之后,他来到的位置,依然是他当初踏入这巨神时代投影所在的那一处位置。

    周围依然是那一片无边无际的星空。与当初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区别——这是理所当然的。罗帆在那时空之中待的时间有两百多万年之久,但因为三百六十五万倍的时光流速差距,这段时间相对于这巨神时代的投影而言,只不过是数个月而已,甚至还不到一年。这样的时间,相对于整个时代而言,与一刹那又有什么区别,这周围的无边星空哪里可能会因此而产生什么改变?

    出现在这巨神时代的投影之中后,他转过神来,抬手向着虚空抓去。

    那一个之前已经融入虚空之中。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代表着那一个河系,那一个时空的微尘重新出现在他面前。

    抬手一指那微尘,无穷无尽的玄光从四面八方向着其凝聚而来,转眼间便在这微尘周围编织出一个奇异的铜镜出来,将那微尘牢牢裹在其中。

    这个铜镜极其古朴。极其微妙,看起来与真正的铜镜根本没有任何区别,更看不出其乃是由无数的玄光凝聚而成,没有一丝半毫的虚幻之处。

    这铜镜出现之后,整个宇宙微微的震荡起来,周围的时空更是微微的扭曲,好似有着某种极其重要的东西被分割出来一般。

    这震荡持续了好一会方才平息下来。

    在这过程之中,罗帆隐隐间感觉到有着某种他之前细细观察这巨神时代的投影所没有发现的,隐藏得更深的存在似乎被惊动了,但,他一直等到所有变化平息下来之后,却依然没有感觉到那种似乎被惊动的存在真正的将自己的视线或者其他投射过来。便好似一头被蚊子叮到的,正在沉睡当中的狮子一般,只是随手的挥挥爪子,让那蚊子不再叮自己便算,却不会因此而醒过来。

    见此,罗帆虽说有些失望,但更多的还是满意的。

    这时空原本是属于这巨神时代的,虽说已经经过他改变,经过他重炼,自成一体,而且其内部的宽广程度也远远不是原来分割出来的那些时空所能够比拟的。但毕竟还是属于巨神时代的投影的。在此时此刻,被分割开来,便相当于在这巨神时代之中切下一块肉一般。自然会引起这巨神时代的剧烈反应。

    而这反应之中包含了那种隐藏在更深之处,他之前细细体悟这巨神时代种种秘密的过程之中所不曾发现的存在,这便让他有些意外了。而这,也正是他满意的来源——既然这样的动作能够激起那存在的反应,那更大的动作,想来该是能够让那存在醒转过来。而那存在,不管是不是这巨神时代投影的核心,也定然包含着他之前所没有获得的奥秘,他自然是不会放过了。换句话说,通过方才那样的变化,他算是找到了一种寻找这巨神时代投影奥妙更深层奥妙的方法,由不得他不满意。

    抬手一招,那一个铜镜便落入了罗帆的手中。

    低头一看,那铜镜之中有着一个漩涡在缓缓的旋转着,那旋转的方式及其的玄奥,好似每一点漩涡光点的变化,都包含着无穷无尽的,包含天地宇宙至理的奥妙一般。

    这漩涡,便是那个河系。那其中每一点细小的光点,便是一颗恒星。这铜镜乃是罗帆所制造,那时空也是罗帆所开辟的,罗帆自然一眼便看出其中的究竟。

    心中一动。他便知晓那一个时空内部的时光流速已经自然而然的发生调整了。

    那最中央的时光流速,已经减少到了这巨神时代投影之外的时光流速的三千六百五十倍,与之前那三百六十五万倍差了足足千倍之多。不过,哪怕是如此变化,那河系原本存在着的,时光流速的变幻规律却依然没有改变。那最外层的,河系之外的虚空。时光流速依然是与外界等同,接着随着向那河系中央的那块大陆越是接近,那时光流速便越是接近三千六百五十倍。

    因为时光流速这样的变化乃是整个时空根本上的变化,因此这变化却并没有让原本那大陆之上不能承受太低时光流速的生灵自然的承受下来,并不会因为那时光流速的减慢而有什么异常变化。甚至,除了那些先天大罗之修外,他们根本便感觉不到那时光流速的变化,在他们的感觉之中。整个世界,根本没有任何改变,他们的生活也依然没有任何改变。

    甚至。便是此时时光流速已经减缓了这样多,他们却依然如同之前那般,根本无法离开这大陆太远,根本无法承受原本在快时光流速之下能轻松承受的,那外界数百倍的时光流速。

    那些先天大罗之修感觉到周围时光流速的变化之后,便知晓罗帆的动作已经完成,他们接下来便要在这一个时空之中享受不知多少岁月的闭关修行之路了。所有人都没有迟疑,哪怕他们此时的心情都极为复杂,也不会因此而迟疑。各自的在这块大陆之中找了一个能够修行的区域,开辟了各自的洞府。各自的修行去了。

    其中,武皇与空女似有意似无意的,将洞府开辟在距离罗帆原来所在那山洞最近的位置。

    对于那时空之中的种种变化,罗帆在扫过一眼,发现没有意外之后,便直接将那铜镜收入自己的袖里乾坤之中。再不去管。

    “现在,没有了他们的拖累,我应该可以肆意而行了吧。”这样一个念头出现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

    心念微微一动,他抬步一跨,来到一个巨大的恒星之前。

    这巨神时代,乃是末法时代之前的,过去曾经存在过的时代,这个时代距离末法时代有着十个时代之多,其中的历史早已是完全湮灭在岁月当中,不可找寻了。便是通晓老人对于这个时代的了解,顶多也只是一个名字而已,甚至不如罗帆一眼扫过这个时代所得。

    这个时代之所以得名,便是这个时代存在着一种神灵,一种巨大无比,强大无匹的神灵。

    这种神灵诞生之处千奇百怪,有些是在虚空之中诞生,有些是在行星之中诞生,有些是在星云之中诞生,有些更直接便在恒星之中诞生。

    他们,便被这个时代的生灵称之为天神,也称巨神。因为他们的强大威能笼罩住整个宇宙,让整个宇宙的一切都被他们所影响,让整个宇宙的规则法则都被他们所改变,故而这个时代,才被称之为巨神时代。

    此时罗帆所面对的这一颗恒星巨大无匹,甚至比起太阳都要大上数千万倍之多。挂在虚空之中,便是距离数十万光年都能清晰的看到其散发出来的光芒。

    而在这一颗恒星之中,便隐藏着一名巨神,一名在这整个巨神时代,或者说在这整个巨神时代的投影之中,最为强大的一名天神。那被称为光明之主的存在。

    这天神诞生于这恒星之中,刚一诞生之时,便拥有可比先天大罗之修的威能。成长到如今已经有数十亿年之久,其神通威能也成长到了入灭者巅峰的程度。而若是在他诞生的恒星之上,其神通威能甚至超越了入灭者巅峰,跨入了悟虚者层次。

    而他之所以被众生所知,还不是因为如此,还因为在他这数十亿年的生命当中,神游宇宙,在无数生命星球之上留下了自己的足迹,留下了自己的传说,留下了自己的信仰——巨神时代的天神并非后世神道时代那种神灵。并非依靠信仰而存,但信仰的存在,同样是能够让他们获得许多好处,自然也就存在了。

    罗帆望着这恒星。只见这恒星乍一眼看上去似乎十分普通,除了大了点,与虚空之中存在的其他恒星一般无二,但只要仔细一看,便会发现这恒星之上每一道光芒的波动,每一道日珥,每一点热量的流转。每一点光暗的变化,都是经过了无数次的设计所形成的,其中隐隐间甚至还能够看到有着无数密密麻麻的奇异符文存在于它们的核心之中。整颗巨大无匹的恒星,便好似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符文组合球体一般。

    而在这恒星内部,更隐藏着一股极度内敛,但一旦爆发,足以充斥整个宇宙的强大意志。

    看着这恒星,罗帆微微一笑。也懒得多说废话。

    心念一动,抬手一指,一道玄之又玄的光芒从他的手中直冲而出。在虚空之中凝成了一个虚幻的印玺。

    这个印玺一出现,周围的虚空似乎都承受不住这印玺的存在而直接崩溃,产生了无数的空间碎片,规则、法则粉末徘徊在这印玺周围,让这印玺周围出现了淡淡的云雾,笼罩了方圆数百里范围的虚空。

    看起来,便是这印玺周身带着雾气,自然形成了一团奇异的云团一般。

    这印玺非是其他,正是罗帆心念微动,将自己当初开发的那破灭之光再一度提升改善之后所形成的。包含着破灭本质的力量组合——因为罗帆已经是确确实实的悟虚者,这种力量组合之中所包含的力量数量已经远超过其原本的数量,达到了数万种之多。显然的,需要这样多的力量才能够组合出来,这印玺的破灭威能自然不可能会普通,其未能之强。比起原来何止强了万倍?

    当这印玺成型之后,罗帆也不迟疑,抬手轻轻一压,那印玺便向着前方这恒星猛印过去。

    那印玺本身刚刚出现之时只有拳头大小,便是将周围的虚空、规则法则破灭成为粉末之后所影响的范围也只不过是方圆数百里。

    但,当它向着前方那恒星猛印过去的过程之中,其大小却是以超乎相信阿哥的速度增大着。刹那之间,便已经增大到一个不可想象的境地,甚至已经达到了这恒星大小的数量级。

    原本那恒星相对于恒星而言只是微尘一般,但当其真正来到恒星表面之时,那印玺的大小已经如同恒星一般大小,如此这般巨大的印玺向着恒星猛印下去,那声势之巨大,可想而知。

    整个印玺在变大的过程之中,其虚幻程度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既没有变得凝实,也没有变的更加虚幻。好似变化的并非这个印玺,而只是周围的世界一般。便是那印玺周围所影响,所波及的虚空,与那印玺之间的对比也没有丝毫变化,同样是比印玺的大小要大上不知几万倍。直接便将这整颗恒星所在的一片星空包裹住。

    受到如此强大的激荡,那隐藏在恒星内部的那一股意志哪怕之前还处于沉睡当中,此时也不得不回醒过来了。

    刹那间,一股强大的气势从那恒星之中直冲而起。

    整颗恒星的之上有着无数奇异的符文开始闪耀。

    这些奇异的符文每一个都复杂无比,每一个都包含着无穷奥妙。在出现之后,便开始在虚空之中凝聚出一直巨大的,可以直接将这恒星握住的手掌,不断的从那恒星的表面脱离,看起来便好似是从这恒星的内部核心之中直接伸出来一般。

    从那符文的数量来看,很显然的,这恒星之上,罗帆之前所看到的那些符文,并非只是局限于恒星表面而已,在那恒星的内部,有着数量更多,甚至多得不可思议的符文存在。

    这一只符文组成的手掌面对的,自然是罗帆发出的那破灭之印,伸出之后,对这那印玺猛然一握,便要将那巨大无匹,可以比拟整个恒星大小的破灭之印握在那手心之中。

    这手掌与正常人,或者说正常先天道体的手掌并没有任何区别。虽是符文组成,但却纤毫毕现,根本看不出任何虚幻之处,透出一股无法破灭的,几如金刚不坏的气息。更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力量感,好似便是整个宇宙,整个天地,都能被这手掌轻轻一握便握得粉碎一般。

    面对着这手掌,罗帆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

    “虽然算是有些手段,但,根本就没有将悟虚之境的威能发挥出来啊,这样的方法,怎么可能挡得住我的手段?”这样一个念头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