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五章 覆灭

正文 第九百三十五章 覆灭

    罗帆对此虽不能说早有所料,但也并不会觉得太过出乎意料。心念转动之间,那破灭之印已是穿过了那投影天地意志的阻拦,直接印上了那天地意志的头颅之上。

    这印玺的大小比起那头颅丝毫不差,如此印下去,从表面看来已是再看不到这头颅的存在,只能看到那印玺似乎取代了那头颅而存在一般。

    那头颅虽说是意志所凝聚而成,并没有真正的实体。但当意志强大到如同这天地意志一般的层次,这单纯由意志凝聚而成的身躯,已是与真正的实体再无多少区别了,其被破坏,其崩解过程,都与真正的血肉实质崩解没有太大的区别。

    在那印玺印上去的瞬间,那头颅如同被敲碎的西瓜一般,直接便化为无数的碎片向着四面八方直接崩解而出。

    在这过程之中,整个巨神时代的投影开始了剧烈的震荡,一种极其惊人的,衰败的波动瞬间席卷了整个巨神时代的投影。

    这种波动,强烈至极,甚至让普通凡人都能够直接感应到这种波动之中所包含的那种衰败,感觉到那种波动之中蕴含的痛苦。

    但,在这过程之中,那投影天地的意志依然并没有展现出任何情绪,更没有什么惨叫之类的声音发出。事实上,从一开始,这投影天地的意志,便从来不曾发出过任何声音,便好似乃是另一种形式的存在,便好似根本不懂得与正常生灵进行交流一般。

    头颅的粉碎,对于普通生灵来说或许是致命的,但对于这投影天地意志来说,却只是一种极为严重的伤势而已。要说那投影天地已经完全毁灭,别说罗帆,便是一般生灵也是绝不会相信的。

    只见得,那印玺虽说将那头颅完全搅碎,让那头颅好似碎西瓜一般向着四面八方溅射而出。用己身取代了那头颅的位置。但,那投影天地的意志却只是将自己的另一只手,除了方才向罗帆点来,要将罗帆碾压成为齑粉的那一只手之外的另一只手。猛然抬起,向着那印玺直接伸来,手掌张开,瞬间便握住了这印玺。

    那印玺代表了悟虚之境巅峰的破灭威能,其破灭之威,强大到便是悟虚之境的肉身也是无法抵挡的。

    这投影天地的意志随手凝聚无匹,但其强度上还是远比不得真正的悟虚之境的肉身的。因此,哪怕是已经握住了那印玺,却也根本无法承受那印玺之中的破灭威能,在接触的瞬间,那印玺便是爆发出惊人的威能,直接便将那巨大无匹,直接裹住那印玺的手掌直接搅碎,让那投影天地的意志根本无法将那印玺抓起来。

    只是。这投影天地的意志实在是太强太强了。

    虽说那手掌在时时刻刻的被绞碎着,但整个过程那手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停滞,而是依然不断的。时刻不停的冲洗凝聚出来,继续抓住那印玺,努力的要将那印玺抓起来,又好似要将那印玺捏碎。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印玺的威能却是爆发到了极限,每一瞬间,都要毁灭可比入灭者级的强大意志,每一瞬间,都相当于抹去了一名入灭者。

    “果然,投影天地并非专门为了战斗而生。”见此。罗帆终于是完全放下心来。

    心念微动,抬步轻跨之间,身形已是直接穿过了无限时空,穿透了无穷规则法则的阻隔,直接来到了那天地意志所在的位置,那冥冥之中。不可臆测,不可想象,无法用言语形容,甚至比虚无更加虚无的所在。

    来到此处,他的身形直接便悬浮在那啊天地意志上方。

    静静的俯瞰着下方那巨大无匹,甚至必须以光年来计量其高度的巨人,眼中闪过的是种种莫名的神色。

    不管这意志是不是为了战斗而生,但这意志的强大,都是让生灵所无法想象的,都是足以引起任何生灵心中的震撼的。

    似乎是感觉到罗帆的到来,这个时候,那投影天地意志的另一只手缓缓缩回,抬手向着罗帆所在的位置点过来。

    这个过程,和之前一般无二,同样是有着一股无比强烈的气势锁定罗帆,让罗帆感觉自己似乎无法动弹,只能硬生生的承受这一指,硬生生的承受被碾压成为齑粉,身死道消,魂飞魄散的命运。

    但,便是方才罗帆都能够轻松无比的躲过这天地意志的那一指了,更何况是此时此刻?

    他只是心念微微一动,那印玺与他的联系便轻松的将他一拉,直接拉到了那印玺上方,轻轻一落,便站在那印玺的背面之上。

    这印玺有着这投影天地头颅那般大小,而这投影天地的高度却是必须以光年来计算才能够说得清楚,由此可知这印玺是多么的巨大了。

    哪怕这印玺乃是罗帆的力量所凝聚而成,但站在这上面,他依然感觉到这印玺似乎是一个完整的天地,是一个天圆地方,无边无际的,四面看不到尽头的巨大天地。

    那手指在罗帆落在那印玺之上的瞬间,便猛然一转,向着那印玺之上的罗帆继续点过来。

    只是,在这过程之中,那种强大无匹的气势,却再不能对他造成一丝一毫的影响,便好似那手指只是随意的点过来,根本不曾影响到他丝毫一般。

    这种情况的原因很简单。

    强大的气势,也只不过是意志的一种应用而已。这种意志的应用,对于生灵而言,是一种致命的,能够对生灵生命本源造成极其强大压迫的存在。但,当有着某种器物能够完全剿灭一切意志的时候,这种气势,哪怕是再强,又能有什么作用?在接近这器物的瞬间,自然便会被剿灭,哪里可能对站在那器物之上的生灵造成丝毫影响?

    此时此刻,罗帆脚下的那个印玺,便是这种能够完全隔绝一切意志的器物。

    当那手指点过来的过程之中,那种气势再不曾出现,罗帆便明白了,自己站在这里是完全安全的。这投影天地的意志将再不可能对自己造成丝毫影响。

    因此,直接便心念一动,将再度经历过改变,已经达到了悟虚之境巅峰。甚至隐隐间踏入合道之境门槛的感知发出,直接切入那下方,这投影天地的强大意志之中。

    便在这一瞬间,无穷无尽的信息透过这感知疯狂的涌入他的心神意念之间,这些信息量之大,几乎每时每刻的,都有着能够将一般入灭之境的存在撑爆。让入灭之境的修士化为行尸走肉的威能。

    这样的威能,对于入灭者来说,是致命的,但对于悟虚之境的罗帆来说,却根本算不得什么。

    这当然并被代表着悟虚之境的意志比起入灭之境的意志强大无数倍。情况自然不可能是这样算的。之所以每时每刻都能够将入灭之境的存在撑爆的信息对于罗帆来说不算什么,却是因为罗帆轻松的容纳每一个时刻那一瞬间,那一刹那的所有信息。

    并且,在这过程之中。他每时每刻的都能够将那些信息消化,让心神意念重新放空,重新恢复巅峰层次。能够轻松的容纳接下来那一时刻传递过来的信息。

    因此,在这过程之中,罗帆的意志,他的心神意念,却并不需要比起入灭之境强大无数倍,甚至只需要能够承受超越入灭之境的信息量便能够做到。只不过,在这过程之中,他需要时时刻刻的消化那些信息,需要时时刻刻的开动自己的心神,努力的将自己的心神意念重新放空罢了。

    这些信息所包含的。乃是这巨神时代的无穷奥妙。

    但,这些奥妙,却又与罗帆之前通过自己悟虚者的双眼所看到的那些奥妙不同。在表面看来似乎相差不多,但内里,在其更深之处,却是有着天壤之别。

    隐隐间。似乎有着某种奇异的脉络,将那无穷奥妙串在一起。这些脉络,隐藏极深极深,其中有着更深层的奥秘,有着更不可思议的道理,而且是罗帆之前所不曾看到的,不曾感应到的奥秘与道理。

    这种事实,很显然,代表着这些奥秘与道理,是此时此刻罗帆所不曾知晓的,代表着,罗帆能够将这些奥妙与道理完全体悟的话,将大大开拓他悟虚之境的视角,加深他悟虚之境视角之中所看到的种种。

    “果然,接下来的路途确实是针对悟虚者。”罗帆心神意念之中猛然闪过这样的念头。

    这念头一出现,让他对于这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关卡组成的道路乃是合道之路或者超脱之路的怀疑变得更加确信了。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他却没有丝毫迟疑,依然是不断的接收着那无穷无尽的信息,不断的从中提炼出那丝丝奇异的脉络,体悟那其中的玄妙道理与深层奥妙。

    这投影天地意志所存在的虚空乃是一处无比奇异的时空。在这里,时间与空间都并不明显,在这样的情况下,这里的时光流速,自然是与外界不同,在这里的时间流转,与外界根本便是分割开来的。

    这里的时光流转与外界的时光流转,却是并不同步的。

    这当然并不代表着这里经过多少时间,外界的时间都不会流逝多少。而是代表着,这里经历了多少时间,外界可能经历任意的时间。

    或许,在这里经历了只是一瞬间,外界便是千万年,又或者,在这里经历了千万年,外界可能只是经过了一瞬而已。

    这两种极端的情况,在理论上都是可能产生的。

    当然,这也只是理论上而已。事实上最可能出现的,却是外界的时光流速比这里的时光流速缓慢,这里经历了颇长一段时间,外界才会出现一段极短的时间而已。

    原因很简单,却是此时此刻这投影天地的意志正在不断的受损着。这天地意志的受损,代表着的不单单只是其自身受损,还代表着整个巨神时代的投影也在跟着受损。

    而这种受损,虽说不太可能同步,但却定然不可能相差太过极端。而以这天地意志的存在意义是为了这巨神时代,最有可能出现的,便是这投影天地意志努力的减少外界天地的受损,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是尽量加快这一片奇异时空的时光流速。尽可能的给自己多一些应变的时间,以期望自己撑过这一场灭顶之灾后,能够截断对自己受损引起的宇宙受损……

    因此,罗帆方才如此放松的穿过那无数时空的阻隔。来到了此处奇异的时空之中。因为他无比的明白,自己有着许多的时光可以挥霍,甚至极有可能自己在这里呆上无数年,外界都只是过去了一瞬间而已……

    在这样放松的情况下,罗帆体悟那种奇异脉络的奥妙显得更加轻松自如,从容不迫。

    如此这般,时光悠悠而过。

    转眼间。罗帆感觉当中,时间便经过了百年之久。

    在这百年之间,罗帆没有一刻停止的体悟着从那投影天地意志之中传递而来的信息,努力的体悟其中包含着的,他成就悟虚者之后所无法看到的种种奥妙,种种道理。

    在这过程之中,他的道行境界虽说没有多少巨大的突破,但却将他那悟虚之境的境界变得愈发的稳固。让他对于悟虚之境的种种奥妙,种种威能有了更深入的理解。

    同时,对于这天地意志的存在方式。也不知不觉间有了比以前更深入的感悟。

    虽说,依然不可能完全理解那天地意志的存在方式,甚至不可能将自己所获得的感悟形诸文字,但却让他对于以后在遇到天地意志的时候,能够本能的感应到那天地意志可能会做出的反应,可能对自己的种种作为做出的回应。

    这便好似,两个人长时间相处,其中一个虽无法很清楚的说出另一个人到底是什么人,但当相处的时间够长,他哪怕是无法清楚的总结出来。却也能够大概的猜出另一个人在遇到什么事的时候会做出什么反应出来。

    此时此刻,罗帆与投影天地的意志,便是如同这两个人一般。那投影天地的意志与正常生灵的意志有着太多太多的区别,其存在形式根本不是他所能理解的。但在经过了这百年时光的感悟之后,他已经隐隐的知晓那天地意志到底是什么“人”,虽无法说出。无法完全理解他的“性格”,但也算得上是熟悉,能够大概的猜出他对事情的反应。

    只是,也就是如此而已了。

    经历了这百年时光时时刻刻的接收那天地意志之中所传递而来的信息,到了这百年之后的某一刻,他忽然感到心神一空。

    那百年之间时时刻刻奔涌而入的,足以将任何一名入灭之境的存在完全撑爆,化为行尸走肉的信息,忽然间完全断绝,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当这变化出现,罗帆心念一震,微微感应一番,便发现,那天地意志所凝成的身形已经不知不觉间缩小到了万丈高下了。

    而他脚下的那印玺,也不知不觉间缩小了不知多少倍,依然是好似那巨人的头颅一般大小。

    万丈高下,这在罗帆前世的地球上已经是不可能存在的高峰了。

    但相对于这天地意志来说,却已经是弱小到了极点,几乎比原来缩小了亿亿兆倍之多——别忘了,当初这投影天地意志所凝成的身形,可是必须以光年来形容方才能够说清楚其高度的,相比之下,这万丈高下,甚至连光秒,都需要叠加上不知多少万个才能够做到,由此便可看出它们之间的差距之大了。

    “可惜,这天地意志还是太弱了。”罗帆一看此处,便知晓为何那些信息会忽然间断绝,却是因为这天地意志已经弱小到了极致,甚至已经再无法保持完整,那意志已经弱小到了极点,甚至已经难以保持意志的存在了。

    也即是说,之所以他感应不到那信息,却是因为这巨神时代投影的意志,就要消亡了。

    之前百年时间,罗帆时时刻刻所接收到的,从那感知之中传递而来的信息,非是其他,正是这投影天地意志的存在形式,此时此刻这投影天地即将毁灭,哪里还可能将更多的存在形式信息传递过来?

    “不过,也差不多了。”心念一转,罗帆又想到。

    虽说若是能够持续更长时间的接收那些信息会对他还有更多的好处,但他却也知晓,这投影天地意志所能带给自己的收获,差不多也到了极限了。在他的记忆深处,那之前百多年接收到的那无穷信息,不知不觉间已经重新组合成为一个巨人的模样,看起来与最开始的那投影天地意志似乎并没有多少区别了。这种情况很明显,代表着罗帆已经接近将这天地意志的所有存在形式完全牟取,剩下的一点缺失,除了尚未接收到的点滴之外,便是自己此时所不可能获得的,甚至连接收都做不到,更别说理解体悟的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持续接收那些信息或许对他有着好处,但却不会太多了。

    心中念头转动之间,他也不迟疑,抬手轻轻一拍,那下方的印玺便猛然放大,接着一震,那整个万丈高下的投影天地意志便轰然崩溃,直接化为齑粉。

    随着这天地意志崩溃化为齑粉的,还有整个巨神时代的投影。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