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三十八章 核心关键

正文 第九百三十八章 核心关键

    w虽说那些硅基生命的数量是近乎无穷无尽的,铺天盖地一般铺陈在前,但,罗帆的大小毕竟只是常人一般。哪怕是再多的硅基生命,能够接近罗帆的,毕竟是极为有限的。这数十名破灭者相对于这硅基生命而言数量少了无数倍,但围成一圈,却已经是足以将罗帆四面八方守得严严密密,将那无数硅基生命对罗帆的攻击挡在外面了。

    罗帆悬浮在那虚空之间,脸上神色无比的淡然,细细的观察着这一片时空。

    这时空看起来与之前所遭遇的那两千多个时代投影之中的奇异时空完全不同,但本质上却并不会有太多的区别。

    毕竟,他们都是师弟啊投影天地意志所存在的位置,本质上都是时间与空间显得有些虚幻的所在。

    之所以表现得与之前所见的,那数千个时代投影的同类时空完全不同,其中必然包含着罗帆所不曾了解过的奥妙,这便代表着,他若是将这时空的奥妙体悟清楚,定然能够获得更多的收获,悟得更多的,以往所不曾领悟的体悟。

    “悟虚之境圆满的机缘,或许就在这上面了。”这样一个念头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猛地闪过。

    悟虚之境被罗帆分成成就、小成、大成、圆满这四个阶段。此时此刻,经历了两千多个关卡的罗帆已经踏上了这四个阶段的第三阶,那大成的阶段。只是,因为悟虚之境跨度极为巨大,想要成就圆满,却依然遥遥无期,若是正常修行,或许需要以百千万年计算的时光方能做到。

    但,以这时空之中他所不能理解的程度来看,其中所包含的奥妙,至少是悟虚之境巅峰以上的层次。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自然有理由相信悟透这其中所包含的奥妙能够让自己的境界获得突破,证得正常需要百千万年才可能证得的境界。

    心中念头转动之间,罗帆不由得涌起了一股难言的斗志。

    他将自身已经再度淬炼过的感知无远弗近的弥散开来。向这一个奇异的时空幅散开去,巨细无遗的观察着这时空之中的一切,体悟其背后包含的一切奥妙。

    这个时代投影,乃是钢铁时代的投影,而按照他以往的经验,这个时代投影天地意志,定然也是与这钢铁二字有关。甚至可以说,这钢铁时代之所以得名,该是因为这个投影天地意志的缘故。

    这一片无边广阔的宇宙虚空之中那种无处不在的金属色泽,正是这种本质的外在表现。

    当罗帆那已经生出种种变化,有着种种不可思议妙用的感知接触到这天地的瞬间,一种肃穆,坚固,不灭。瞬间通过这感知传递进入他的心神意念之间,让他瞬间感到有着无数的信息似乎在一刹那流过他的心神意念。

    在这刹那,罗帆便明白了这时空的真相。

    这时空。赫然便是这投影天地意志本身,又或者说,这投影天地意志,已经是完全与这在其他关卡之中承载这天地意志的奇异时空完全融而为一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时空,可以说便是那投影天地意志,而那投影天地意志,也可以说是这时空。两者之间的区别,已是被削弱到了近乎没有。

    因此,罗帆此时将自身感知放出。无远弗近的感应这时空之中的种种奥妙,便好似之前他在其他关卡,直接将感知切入那投影天地意志内部一般,他所获得的种种收获,便是当初他只有将感知切入那投影天地意志之中才能够获得的种种收获。

    只是,这却并不代表他感知这投影天地玄妙便得轻松了。

    而是恰恰相反。那难度,反而是增大了不知多少倍。因为,他虽直接将感知放出便能够感知到以往需要将投影天地意志镇压方才能够将感知切入进去所感知到的种种,但他所感知到的那种种,却是经过了种种不可思议的改变,经历了种种无法言喻的变化之后所形成的。

    可以说,虽说同样是那种种奥妙,但以前他所感受到的,便好似是教科书一般,恨不得自己看过就完全明白的展现出来,此时这些,却好似是恨不得将其中的道理塞在书缝隙之中一般,两者之间的感悟难度,可想而知是相差多大了。

    “果然不是这样简单。”罗帆微微叹息,但却并不气馁。

    若是简单便能够明了其中的种种奥妙的话,眼前这片时空,又怎么可能生出此时此刻这种无穷硅基生命对自己进行攻击的变化出来呢?

    心念微微一动,他并不直接解析这些通过感知传递而来的信息,而是四处观察整片时空,体悟这时空构造的奥妙,推演这时空的关键所在之处。

    正如时代投影,正如之前遭遇的那些禁地投影一般,这时空,同样是有着关键,有着核心所在。只要找到那一处关键,那一处核心,无论是想要将这时空覆灭,还是体悟这时空的种种玄妙,都能够轻松千万倍。

    相比之下,寻找这时空的核心关键之处,可以说得上便是磨刀不误砍柴工——若是直接感悟他此时从周围虚空之中所获得的种种信息,最终也定然能够让罗帆完全体悟这时空之中的种种奥妙,也能体悟这钢铁时代投影的天地意志之中所蕴含的种种奥秘,最终让他获得至关重要的进步,突破悟虚大成,成就悟虚大圆满。

    但,那样所需要耗费的时光与精力,却比找寻这时空的核心关键之处后所耗费的那些时光与精力要多上无数倍。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哪里还会不明白该怎么去选?

    这一个时空虽不是真正的宇宙天地,其中的恒星行星的存在方式,运转方式,都不是按照真正的宇宙天地的方式存在。但,毕竟能够如此完美,如此稳定的存在着,其中的恒星行星的存在方式,运转方式自然也是有着某些规律。

    这种规律,或许极其复杂。或许极其隐晦,但却是用双眼观察所能够获得的,而非是必定要进行什么细致的感知才能够知晓。

    这样的过程自然不可能简单,罗帆也不期待能够一眼看透其中的奥妙。因此他并没有丝毫焦急。悬浮在那虚空之中,任凭自己发出的那些破灭者与周围那无穷无尽的硅基生命争斗,自己却只是注意那整个时空的恒星、行星,观察她们的运转轨迹,观察它们的相互影响。

    那些破灭者有着极其本能的战斗灵性,能将那力量组合的破灭威能发挥到极限,而且有着罗帆作为靠山。支撑着它们的力量消耗,却是丝毫不惧周围那越来越多,甚至越来越强的那无穷硅基生命。

    哪怕这些硅基生命至少都相当着悟虚之境的存在,也是一样。

    只见得,这些破灭者牢牢守住罗帆身体周围数千里范围的界限,每一举手,每一投足,都会让若干硅基生命化为齑粉。甚至将这时空赋予那硅基生命的力量直接打散成为最为根本的力量颗粒,让这时空瞬间便损失了那巨量的力量。

    整个过程之中,这些破灭者所使用的手法虽说并没有包含太多的大道至理。但却有着无匹的实用性,每一个动作,都可以说是在当时来说,面对它所遭遇到的形势当中,最为完美的,能够将破灭威能发挥到最强的动作。

    在它们的努力之下,罗帆身体周围的千里范围的虚空依然是一片虚无,而在这千里之外,却是渐渐的被一片金属的烟雾所包裹住。

    而且,这烟雾。还在随着这些破灭者的动作而变得越来越浓,越来越明显。

    到得数十日之后,这些烟雾居然已经浓郁得几乎凝成实质,铺陈在外,便好似一个巨大的,厚厚的金属球体一般将罗帆以及那数十名破灭者包裹在其中。

    这些烟雾非是其他。正是那些硅基生命被破灭者毁灭之后的残留。其中每一名如山一般,有着数千丈数万丈高的硅基生命被毁灭之后的残留物只有小小的,如同头发丝大小的一缕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样浓郁,这样厚的烟雾存在,可以想象到底有着多少硅基生命被那破灭者完全毁灭了。

    若是将那具体数量计算出来,那或许将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天文数字——只是,那并无意义,根本不会有人这样无聊去统计计算那具体的数量。

    因为,此时此刻,那周围存在着的,从整个时空各处凭空挪移虚空出现在这周围,疯狂向着罗帆所在之处冲击的硅基生命,依然是源源不断的,密密麻麻的,无穷无尽的。一眼望过去,那硅基生命甚至蔓延到数千万里之外,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密密麻麻的硅基生命球体,裹住了罗帆与那数十名破灭者,无时无刻的不再发出种种在其他位置能够瞬间将任何悟虚之境的存在直接毁灭的精妙攻击。

    这形势看起来与数十日之前并没有任何区别。但罗帆脸上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忧,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焦躁。

    反而是不知不觉间挂上了淡淡的笑容,好似眼前这种种恶劣的场景对他来说没有丝毫威胁,眼前这看似永远不停的攻势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压力一般。

    事实上,事情也确实是如此。

    对他来说,那无穷无尽,悟虚之境级别的硅基生命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那些破灭者虽有着无穷威能,蕴含了无穷战斗灵性,似乎与真正的修士一般无二。但,它们却只是罗帆所发出的力量组合而已,可以说只是一种神通罢了。只要力量足够,它们便能够永远的战斗下去,而不会如同修士一般会疲倦,会失误。

    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它们所面对的攻击无法一下子将所有的破灭者完全毁灭,而是沦落到对耗的境地,那胜利者,便绝对是破灭者。哪怕是眼前这般看似无穷无尽的,悟虚之境级别的硅基生命,也不会例外。

    而且,哪怕是情况再恶劣一点,若是这些硅基生命的数量真的无穷无尽,永不消失,罗帆也能够通过再施展神通,再发出力量组合,再构筑破灭者来增加己方的战斗力量。再凭之不断的扩展,最终扫荡这整个时空,将所有可能的硅基生命完全毁灭。

    其中所不同的,也就是耗费的时光会有所区别不同而已。

    而这时空的特性。此时毁灭硅基生命,便相当于在破坏这时空,在破坏这钢铁时代的投影天地意志,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时空之中的时光流速只可能比钢铁时代的投影要快速,因此时间对他来说却是绰绰有余的。

    如此这般,罗帆哪里可能会真的担忧。哪里可能会有什么焦躁。

    除此之外,他在这数十日之间观察推算这时空的核心关键所在,也是大有所得。

    此时此刻,已经是锁定了数处相聚极其遥远的数处位置可能是这时空的关键核心所在。

    这,代表着他已经几乎找到了破灭这时空,破灭这整个投影天地意志的方法,更不会担忧焦躁了。

    这时空虽说看起来是无边广阔,但毕竟不是真正的宇宙。因此,其尺度却也不是真正宇宙那般动辄以亿光年计算。

    那数处相聚极其遥远的所在,距离罗帆此时所在的位置。也只不过是数万光年之遥而已。

    如此这般看来,这整个时空虽看似无比广阔,却也只是相当于一个河系大小,与罗帆之前开辟出来的,那一个此时存在于他的袖里乾坤之中的时空也是没有多少本质的区别。

    周围那些硅基生命破灭所残留下来的烟雾虽说看似形成厚厚金属球体一般将罗帆以及那些破灭者包裹在其中,但事实上对于罗帆的视线却没有多少阻隔作用,他甚至不需要运用什么目力神通,便能轻松的看头这些烟雾,至于看透那硅基生命的阻隔,那更是问题不大——宏观上来看。这些硅基生命虽说是密密麻麻的充斥在罗帆身体周围方圆数千万里范围的虚空,但在正常视角看来,硅基生命之间的空隙还是相当巨大的,足以让罗帆的视线穿过看到那外面。

    其中的原因并不复杂,硅基生命施展神通攻击罗帆,当然需要一定的活动空间的……至于相互叠加。前后阻挡的问题,视线稍稍拐弯一下便能够做到了——视线拐弯看似不可思议,但世俗中人借助镜子之类的东西就能够做到了,以罗帆此时悟虚大成的神威,只要稍稍动念,自然便能够轻松做到。

    这也正是罗帆在这数十日之间能够在无穷硅基生命的围攻之中找寻到那数处可能是这时空核心关键点存在未知的前提所在。

    而显然的,对罗帆来说,无法阻挡他视线的,一般就无法阻挡他通过。

    他念头微微一动,抬步轻跨之间,身形顺着视线前进,恍惚之间已经穿过了数万光年的距离,来到了第一处可能是核心关键之处的所在。

    这里,乃是一个小小的恒星系。

    其中散发出来的光芒极其玄妙,那金属色泽极其的精巧,甚至近乎钢铁的本源。而这恒星系之中存在的三十六颗行星更是按照极其微妙的方式运转着,隐隐间与整个时空有着某种特别的联系。

    “可惜,不是。”罗帆将感知发出,微微一扫这恒星系,便知晓这里并非那核心关键之处,而只是一个特别的,与钢铁时代一处类似主角的星系相互对应的一处所在。

    任何时代,都有着主角存在。河系有着主角,恒星系有着主角,行星有着主角,智慧生灵的物种有着主角,智慧生灵之中又有具体的主角存在。这点,任何时代,任何天地,任何宇宙,都没有本质的区别。眼前这一处恒星系之所以显得特别,便是因为它与钢铁时代的某出河系之中的主角河系相对应的缘故。

    便在罗帆微微一扫之间,周围又凭空出现无穷的硅基生命,对他进行不顾生死的攻击。

    罗帆也懒得反抗,心念一动,顺着自己的视线又向着另一处可能的位置而去。

    恍惚之间,又是穿过了虚空,来到了第二处位置。

    可惜,这一处位置,依然只是有些特殊的,与钢铁时代投影之中的某处特殊位置相对应的所在。却并不是这时空真正的核心关键之处。

    连续两次扑空,这对罗帆来说虽有些失望,但却并没有出乎意料之外。他也不等那硅基生命出现对自己攻击,直接便向着第三处位置而去。

    如此这般,罗帆一直是走了六处位置,方才在第七处,也就是倒数第二处位置停留下来。

    这里,并不是恒星系,而是一个孤零零的,悬浮在无边虚无当中,没有丝毫光芒,没有丝毫生机的钢铁行星。

    “便是此处了!”感知扫过这钢铁行星,一种玄之又玄的的感应随心而出,让他瞬间确定了此处便是他所要找的位置,不由得大喜。

    而当他大喜之际,无穷无尽的,悟虚之境级别的硅基生命直接穿越虚空,跨空而来,对他进行不顾生死的攻击了。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m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