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九章 念头

正文 第九百三十九章 念头

    在罗帆方才跨空挪移的时刻,他发出的那些破灭者,并没有被他落下,同样是随着他而破空挪移,一直是跟在他的身边,伴随着他在整个时空数万光年方圆的范围之中腾挪转移着。

    此时这无数的硅基生命虽攻势极其强大,攻击速度极其快速,但与最开始相比,形势上却并没有本质的改变。依然是被那些破灭者轻松的挡住攻击,甚至因为来得太过匆忙,来得太过急迫,反而让那些破灭者抓住了许多破绽,让它们更加轻松的便将无数硅基生命的攻势完全挡住了。

    这样的情况,罗帆却并没有太过在意。

    他之前能够凭借那破灭者守护自身数十日之久,自己却专注于寻找这时空的核心关键之处所在,此时找到了这核心,自然能够完全将自己的安全交给这些破灭者,自己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一切事情了。

    他心念一动,身形落在了下方那一颗金属星体之上。

    这一颗星体孤零零的悬浮于虚空之中,在其周围没有任何恒星存在,也没有任何同类的星体存在着。孤零零的悬浮在此处,散发出一股萧瑟之意。

    整颗星球看起来乃是金属构成,而且显得颇为平整,看起来不像是自然形成的金属星体,反而像是一个巨大的人造堡垒。

    站在这星球之上,罗帆便感觉周身一震,刹那间,他似乎感觉自己的呼吸,自己的动作,自己的每一丝肌肉的颤动,都与一个宏大无匹,浩瀚无极的存在联系在一处了。

    恍惚之间,那无数攻击着他的硅基生命忽然一滞,刹那间被那数十名破灭着破灭了数万头之后,以更加狂猛,更悍不畏死的礀态向着罗帆蜂拥过来。

    而它们眼中那种时时刻刻闪烁着的。好似在进行着无穷计算的光芒之中增添了一缕奇异的红光,好似增添了无数对罗帆的仇恨,好似是用尽一切手段,便是身死道消。也一定要拉着罗帆一起的感觉。

    不过,可惜的是,它们虽是更加狂猛,更加悍不畏死,更不顾自身,攻势却并没有本质的提高。至少,对于那些破灭者而言。它们的攻势,依然没有达到立马将那些破灭者完全毁灭的地步。

    而这,便代表着,它们即便是再狂猛,再不顾自身,再悍不畏死,也不会是那些破灭者的对手。

    或许,它们的种种变化对于破灭者而言。只是出手频率更加快速,动作转换之间更加精妙而已。

    对于这变化,罗帆此时此刻已是再没有心思去关注了。

    此时此刻。他注意的重心完全放在了他脚下这一颗星球之上了。那种奇妙的感觉,不是其他,正是他在站在这星球的瞬间,感知自然的同感特性联系在这星球之上,瞬间感应到这星球的“感觉”,或者,换句话说,是感应到了与这星球联系在一处的其他种种。

    这样的感觉,哪怕是之前再迷糊之人都能够知晓这颗星球绝不简单。更何况罗帆早已分析出这一颗星球绝不简单的罗帆了。他在这一瞬间,便已经明白。这一颗星球,便是这整个时空的核心关键所在。也是这钢铁时代的投影天地意志的核心关键所在。

    若是将这投影天地意志当成是一种生灵的意志来看,那么,着一颗星球,便相当于这这生灵的生命本源。

    若是罗帆想要通关而出,直接破灭这一颗星球。便可以让这时空破灭,让这投影天地意志毁灭,从而让整个钢铁时代的投影完全毁灭了。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罗帆终于长长呼出一口气。感知喷涌而出,直接往下方这一颗星球猛灌下去。在感知接触到这星球的瞬间,一种无法形容的柔韧阻挡出现在罗帆的感知之前,要挡住他的感知。

    这种阻挡,坚固柔韧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若是一般的入灭者,别说用感知,便是全力爆发自己的所有攻击能力,破灭能力,都不一定能够突破其阻挡,进入这星球之中。但,罗帆显然不是入灭者,他的感知在感应到这一层阻隔的瞬间,微微一震,生出了无数精巧莫测的变化,好似掌控着一切武学真理的武学大师在施展武道一般,几个牵引之间,便破开了那阻隔,直接侵入了下方那星体之中。

    便在感知侵入那星球的瞬间,无穷的信息通过那感知直接将罗帆给淹没了。

    便在这时,周围那自从数十日之前开始便一直向着罗帆毫不停留攻击的那无数硅基生命瞬间消失无踪。便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而同一时刻,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中,那无数蜂拥而至,直接将他的心神意念完全淹没的信息忽然凭空凝聚出无数强大的硅基生命出来!

    这些硅基生命乃是信息凝聚而成,本质上都是一股股的信息,但却拥有着强大无匹的威能。每一头硅基生命,都与外面之前与那些破灭者相持的无数硅基生命相对应,每一头硅基生命,都散发出不下于外面那些硅基生命的气息,也即是说,每一头硅基生命,都至少有着悟虚之境的级数。

    这样无穷无尽的硅基生命一出现,便不顾一切的开始破坏罗帆的心神意念,开始疯狂的攻击着罗帆的记忆,将罗帆记忆之中存在的无穷记忆当成是不死不休的敌人,开始展开了不顾一切的攻击。

    而便在这过程之中,通过他的感知不断的涌入的那些信息量依然源源不断,没有丝毫因为这些硅基生命的存在而有丝毫停止的迹象,继续不断的涌入他的心神意念之间,同时也继续在不断的凝聚出越来越多的硅基生命出来,加入对罗帆心神意念,对他记忆的破坏当中。

    这整个过程发生得如此突然,而且发生得又是如此的诡异,让罗帆一时间根本无法做出有效的应对。

    刹那间,他便感觉自身的记忆被这些信息凝聚而成的硅基生命破坏了一小部分,便是心神意念也因为这些硅基生命的破坏而受到了极强的损伤。

    这种损伤,让他的身躯也生出了莫名的变化。他的眼神猛然间闪过丝丝茫然,而脸色更是直接变得苍白无比。身躯同时发生了他所不曾掌控到的震颤,好似他忽然间无法完美的掌控他原本已经完全掌控的身躯一般。

    “原来如此,这些硅基生命原来只是这投影天地的念头而已,怪不得随灭随生。哪怕是将其中蕴含的力量完全毁灭了,也根本没有任何损失一般。”罗帆刹那间恍然大悟,心神意念之中生出了这样的念头出来。

    这些念头一闪而过,之后,他的心神意念之中猛然一闪,生出了莫名的变化。

    一个无边无际的宇宙虚空刹那间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成型,直接将那无数的硅基生命裹住。将那些硅基生命与他的心神意念,与他的记忆完全分隔开来。

    那些硅基生命在这过程之中虽极力挣扎,极力破坏,但最终还是完全被这虚空包裹住,完全与罗帆的心神意念本体分割开来,无论如何破坏,都只是被局限于这虚空之中,即便有着余波传递出去。也都只是让他的心神意念受到极大的冲击,而根本无法如同之前那般破坏他的心神意念。

    在成就先天大罗的时候,罗帆的神魂。意志,心神意念,记忆,乃至身体内外的一切都已经达到圆满的层次了。此时此刻,他已经成就悟虚者,这种圆满程度,自然只会比当初先天大罗级别之时要强。

    而这种大圆满,让他的心神意念,让他的记忆,都拥有着强大的自愈功能。

    因此。哪怕是那些硅基生命的破坏当中拥有种种难以驱除的,包含悟虚之境奥妙的玄妙气息,但也无法完全阻挡他的记忆,他的心神意念重新恢复过来。顶多只是拖慢他的恢复速度,让他无法在短时间内完全恢复巅峰状态而已。

    感应着自己体内那心神意念与记忆的种种变化,罗帆终是稍稍松了口气。

    不过却并没有完全放松下来。

    这样的情况代表着他还没有受到不可恢复的损伤自然是一种好事。但。此时此刻摆在他面前的那些情况对他来说却并不轻松,并不足以让他完全放下心来。

    他此时所站立的位置不是其他,正是这时空的核心关键之处,也是这整个投影天地意志的核心关键之处。从这星球内部所得到的一切信息,都是最本源的,这钢铁时代的投影天地意志的存在形式,运转方式的奥妙。

    也是他所想要获得的,有关这投影天地意志的本源奥妙。除非他愿意空手而出,否则必定要将这些信息纳为己有,至少也要对其有着近乎完全的体悟。

    而此时此刻的情况却是,那些信息,居然直接凝聚成为一头头的硅基生命,凝聚成为无数的生灵,根本不是像他所遭遇到的,其他投影台天地意志一般,直接任凭他感悟,而是对他大加攻击,要毁灭他的一切。

    这代表着,他若是想要感悟那些信息,想要获得那些信息之中的奥妙,百年需要无损的战胜这些硅基生命,而且每要获得一点信息,便要战胜一头可比悟虚之境级别存在的硅基生命。这可以预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工程,这让他怎能完全放松下来?

    “不好。”忽然间,罗帆心念一动,感到心神意念受到的冲击居然已经强大到了足以影响他心绪的地步了,不由得眉头一皱。

    微微一感应,他便发现,在那心神意念构筑出来的奇异时空之中,那硅基生命的数量居然不知不觉间已经增加到了一个无法形容的境地。他那无边无际的时空,居然已经几乎被那些硅基生命所充满了。

    此时此刻,那无穷的硅基生命同时发动攻击,几乎让整个时空产生了剧烈的震荡,几乎瞬间便要崩溃。而这样的冲击,便是这时空也无法完全阻隔,有着一小部分传递出,震荡着他的心神意念,由此才产生了此时这样的情况。

    那一个时空,乃是罗帆随心而生,对于真实世界来说,是一个完全虚幻。完全虚无的存在,但对于信息,对于意志,对于心灵而言。这却是一个无比真实的存在。其大小,完全取决于罗帆的想象,完全取决于他的心念。只要他敢想象,只要他能够想象出那样巨大的时空的关键细节,便能够将那时空在自己的心神意念之中构筑出来——无论大小,无论稳固程度。

    而对于罗帆而言,他所见识到的时空构造繁多到极限。便是他所开辟的时空,开辟的世界,也是以千万计算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象出时空的关键细节对他来说哪里有什么难的?

    因此,在感觉到这时空已经几乎被塞满的瞬间,他心念一动,那个时空一震,在其周围出现了密密麻麻无数时空。这些时空与最开始那个时空密密麻麻的叠加在一处,好似无数个细胞一般,组成了一根巨大无匹的。由亿万个时空组成的手指。

    而在这些时空出现的瞬间,那无数硅基生命瞬间被他分流,直接放置进去新出现的那无数时空之中,对于最开始那个时空的压力瞬间缩小了无数倍。

    那种心神意念的震荡瞬间减弱到了近乎不可察觉的地步。当然,震荡显然是必然存在的,那些硅基生命只要不停止对于那时空的破坏,便必然会有着余波传递出去,震荡他的心神意念,无论罗帆如何阻隔,都无法改变。

    将一个时空扩展到了不知多少亿万个时空。组成了一根巨大无匹的,完全将时空当成是细胞,甚至原子的手指出来,这变化自然是宏大浩瀚得超乎想象。但,相对于那涌入他心神意念的那无穷无尽的信息而言,这却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应对方法而已。

    一个投影天地意志所蕴含的信息能够有多少。那几乎是无穷无尽的,这从当初他在其他关卡感悟投影天地意志的时候,每时每刻接收能够让入灭者心灵崩溃的信息都能够接收千百年时光上就能看出来了。

    这样的信息,每一股都能化为悟虚之境级别的硅基生命,所能转化的硅基生命可能达到一个什么境地,也是可以想象的——那是一个甚至数字极限都无法描述的恐怖数量……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哪怕是将那些时空增加无数个,哪怕是能够想象出无数个地球宇宙那样广阔的时空,也总有一日将会被那些硅基生命所充满的。

    到得那时,那些硅基生命便将直接破灭那无数时空,铺天盖地的淹没他的心神意念,淹没他的神魂,淹没他的记忆。

    若是这些信息一点一点的被他抽取,对他自然是没有任何威胁,但若是将原本需要百年时间才能够完全抽取的信息刹那间完全爆发出来。别说罗帆只是悟虚者,便是合道者、超脱者,甚至道尊,怕也无法承受。

    而且,他的目标乃是要完全获得那化为硅基生命的信息之中所蕴含的奥妙,任凭这些信息不断化为硅基生命,不断的堆积,对他这个最终目标根本没有丝毫的用处,增加时空,对他来说,自然只是治标不治本了。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罗帆想要将感知抽出那下方的星球。

    这些硅基生命乃是因为他的感知侵入下方那星球之后,那星球之中传递出来的无穷信息所化,只要感知与那星球的联系分割开来,自然便不会再有信息传递而入,也不会有更多的硅基生命生成了。

    而若是那样的话,他自然能够有充分的时间来应对那心神意念之中的无数硅基生命,而不用坐视它们增加壮大。

    只是,在他将感知抽出那星球的瞬间,一种无法形容的力量锁定了他的感知,锁定了他的身躯,让他根本无法动弹分毫,那感知更是无论他如何抽取,都无法脱离那星球,好似已经完全与那星球长在一处了一般。

    刹那间,罗帆明白,这投影天地意志真正的反抗,已经出现了。

    当机立断的,他便要将那自己侵入那星球的那段感知完全断开,分割开来。

    但,结果依然,无论他如何努力,都好似有着一股力量锁住那感知一般,他的任何念头,都无法控制那感知,更无法将之完全截断,便好似那已经变成了不可破灭的不朽之物一般。

    感觉到这种种变化,罗帆眉头大皱。

    将心念之中化出时空容纳这些硅基生命,使得这些硅基生命与心神意念完全分隔开来,不直接进行接触,这罗帆动念便能够想到,也能够做到。但想要将这些硅基生命打散,吸取其中信息的奥妙,这便不是那样简单的了。

    至少,罗帆在之前创造神通的时候,从来不曾想过此时这样的情况,从来不曾想过会有着无数强大无匹的生命在自己的心神意念之间与自己为难,哪里可能有相对应的神通来应对此时的情况?

    “没有神通,便创造一些出来吧。”罗帆很是果断,发现简单的做法没有效果之后,瞬间便有了决定。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