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四十二章 初始时代

正文 第九百四十二章 初始时代

    百年之后。

    罗帆已经来到了第九千九百九十关,这一关,已经是到了时代的起源之处,也即是到了末法时代之前的第八十七万八千两百九十一个时代,初始时代。

    算起来,距离当初的气运时代投影,他已经是经过了将近九百多关,踏过了九百多个时代的投影了。

    这些时代的投影,每一个都与那钢铁时代的投影本质差不多,都是那样的奥妙。而每次将时代投影破灭之后的信息反噬,都包含了无数那时代投影天地意志从那一刻一直到完全覆灭,被另一个投影天地意志取代的整个演变过程。

    而这之中,包含了许多罗帆亲自在那时代投影天地意志的时空之中所感应不到的奥妙,这让他在获得了无数有关投影天地意志的构成奥妙,运转方式的玄妙。不知不觉间,提升着他的境界。

    此时此刻,在来到这第九千九百九十关的初始时代之时,罗帆已是隐隐间有着突破悟虚圆满的趋势,那悟虚之境与合道之境之间的屏障,已经是极为松动,似乎随时随地都可能完全消失,让他直接成就合道者一般。

    罗帆悬浮在虚空之间,看着眼前这一片乍一看与其他各个时代一般无二的虚空,心中对于这时代名字的初始二字,不由得有了种种猜想。

    “这个时代,或许便是真正的,所有时代的初始吧。在这时代之前,可能再无时代了。”这样的念头,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一闪而过。

    之所以有着这样的想法,原因很简单,除了这时代的名字之外,还因为此时这片无边无际的星空虽乍一看起来与正常的地球宇宙没有任何区别,一样是有着无数的河系,无数的恒星,无数的行星。无穷尽的虚空。

    但,只要细细一看,便会发现,这整个时代与他之前所经历的。那九千多个关卡完全不同,无论是那些时代的投影还是禁地的投影,都有着本质的区别。

    因为,这个时代的宇宙星空之中,无处不在的充斥着无穷无尽的破灭与新生的气息。这种气息,便好似这个时代刚刚经历了一种近乎灭世的破坏,刚刚迎来全新的新生一般。

    便是那其中的无数恒星。无数行星,也都隐隐间有着刚刚从某种另外的形态变化而来的痕迹,甚至,若是目力再强一点,甚至能够看到这宇宙星空正在以超乎想象的方式向着四面八方扩展,在以超乎想象的形式开始急剧扩大着。

    这种模样,以罗帆的见识,哪里还不能猜想出这时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哪里还不能猜想出在这时代之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景象?

    这个时代之前存在着的。极有可能,乃是一个完整的,如同洪荒天地一般存在的。天圆地方的广阔天地。

    也即是说,在这个时代开始之前,正在进行的,或许便是一种灭世之战,正是那场灭世之战,将那整个巨大的,如同洪荒天地一般的天圆地方的所在打成无数碎片,最终形成了此时此刻这般一个广阔无垠,无边无际的宇宙虚空,形成了五十六亿年一个循环的无数个时代。

    这样的猜测。此时依然只是猜测而已。在无法超越这时代之前,罗帆根本不可能知晓这猜测到底是不是事实。

    而这个时代的出现,也让他明白,这第九千九百九十关,极有可能便是最后一个以时代投影形式存在的关卡了。

    原因并不复杂,因为这已经达到了时代的初始。达到了时代的源头,代表着这那时代涡旋,已经是运转到了极致,代表着所投影过来的时代投影,已经真实到了极致。而下面还有九关,难度绝不会比这九千九百九十关要容易,若是还是时代投影的话,只能比这个初始时代的投影更加真实。而显然的,这初始时代的投影已经真实到了极致,不可能再有比起这一个初始时代的投影更为真实的所在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下面的关卡显然不可能再是时代的投影了。

    心中念头起处,罗帆眼中不由得现出期待之色。

    之前那三千来个时代的投影虽说让他获得了无数的好处,让他的道行境界一直提升到此时此刻这般悟虚圆满巅峰的境地,但却也让他感到有些枯燥单调。

    一个又一个的时代投影虽每一个的表现都各不相同,虽每一个都有着各种各样的特殊奥妙,但毕竟本质还是时代的投影,他早已是闯出了经验,只要一踏入其中,自然便能够对这时代的投影有着极为深入,甚至能够轻松做到在这任何一个时代投影之中开辟时空,挪移虚空,更几乎能够按照固定的程序来寻找这时代投影的天地意志出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罗帆,也不由得生出某种枯燥的感觉。或许,他道行境界进展缓慢,此时依然没有成就合道者,也有着这方面的原因……

    这一个初始时代之中,存在的生灵并不多,但其中却几乎都是强者。

    他们,能够从这时代之前的灭世之战之中生存下来,能够在那将整个天地打成无数碎片的惨烈战斗之中活下来,哪里可能是弱者?

    只不过,这些强者此时正在这全新的宇宙之中或是疗伤,或是恢复,或是感悟这全新的宇宙的奥妙去了,却没有多少生灵在活动着。

    至少,此时此刻,罗帆虽说已经对这全新的初始时代有着相当深入的感悟,也没有感觉到有着什么强大的生灵正在活动的气息。

    “这一关的通关方法依然是破灭这个时代,看来得好好考虑一番,不能如同之前那般轻松随意了。”罗帆感觉着这宇宙之中隐隐盘踞着的那一股股强大的气息,如此思索着。

    这些强大的气息之中,最弱最弱的,也是超越先天大罗的,那最强的,甚至是此时的罗帆微微感觉到都会周身颤抖,至少也是比他强大千百倍的合道者。

    当然,这入灭者、悟虚者、合道者之类的境界。只不过是罗帆从天元大天地之中获得的境界定义而已,对于这时代之前的地球宇宙到底是如何区分这些存在的,罗帆却是完全不知,但却定然不会同样是这样的称呼。

    “以这个时代的真实程度而言。这些投影与当初真正残留下来的那些生灵之间的差别或许不会太大。或许能够通过他们来了解一下这时代之前的地球宇宙到底是什么样的模样。”罗帆忽然心中一动,闪过这样的念头。

    这个时代已经是时代的初始,是所有时代的起源。而那时代之桥所通往的时代涡旋又是时代潮流所产生的漩涡,也即是说,哪怕是那涡旋再强,顶多也只能将这个时代投影出来而已,在这时代之前到底是什么模样。他根本便不可能寄希望于这时代之桥将其投影出来,只能够通过这时代之中生存着的,从这个时代之前残留下来的那些生灵来进行了解。

    至于为何要进行了解,这却是废话。对于一名修行者而言,对于一切天地奥妙的追求,难道不是本能吗?

    心中念头起处,罗帆已经打消了马上便寻找这时代投影天地意志来打破的过程,念头闪过。向着距离此处最近的,一名实力比自己差上一些,但也相当于悟虚之境级别的生灵盘踞之处跨空而去。

    罗帆此时此刻对于这初始时代的了解。这个时代的一切对他来说几乎都没有任何秘密了。挪移虚空,自然更不是什么问题。

    瞬息间,他便已经跨越了数万光年,来到了一处奇异的所在。

    此处位置并没有恒星,也没有行星,但却有着一块奇异的陆地悬浮在虚空之中。这一快陆地有着数十万里方圆,厚度也有着数万里深,在这陆地周围,有着一圈奇异的光华将这正快陆地包裹住,守护着这陆地不会崩溃散逸。同时为这陆地之上的一切提供着光源。

    “果然,在这时代之前果然发生了灭世之战。”罗帆一看这陆地的模样,便确认了自己之前的猜想。

    便在这时,一声悠然长叹从那陆地之中传出:“没想到灭世之后居然还能见得修行同道,可喜,可叹。道友若是不弃。可来一聚。”

    却是罗帆挪移虚空而来所产生的时空波动根本没有掩饰,却是被那陆地之上存在着的生灵所感应到。

    听得这声音,罗帆微微一愣,接着不由得庆幸自己运气不错,遭遇到了一名比较平和的强者。原本他已经是做好与这生灵打上一场,显现一下自己的实力之后,再来询问这存在一些事情的。

    不过,此时既然那生灵邀请自己前往一聚,自然便省了显示实力这一方面的问题了,因此,他只是一笑,道:“能遇见道友正是罗帆之喜,却是叨扰了。”

    说着,抬步一跨,便撞入了这陆地之中。

    那陆地周围的光华虽说能够守护住这块陆地,让这陆地保持完整,让这陆地之上的元气不会散逸,但对于真正强者的阻碍作用却是几乎没有的。若是原来那强者不曾招呼,罗帆如此撞进来那自然是一件极其失礼的事情,可能得罪那强者,此时既然那强者邀请罗帆进入,那情况自然便完全不同,他自然能够随意进入了。

    罗帆在此处诧异那强者如此平和,不需要他显示实力便邀请他进入,殊不知,他跨空而来的那种轻松姿态,早已是将他的实力显现得淋漓尽致,早已是让那强者知晓他到底是有多么强大,哪里还需要他显示什么实力?

    这个时代乃是初始时代,它被投影出来之时,乃是这时代刚刚开始数亿年而已。算起来还是在时代的初始。这点从这时代此时此刻依然有着剧烈的变化,那破灭的气息,新生的气息依然存在着便可以知晓了。

    而在这之前,对于这些生灵来说,这时代之险恶,完全便是大破灭之后的世界末日景象,这样的景象,危险之处可想而知。在这数亿年之间,这生灵哪怕是相当于入灭之境级别,算是相当的不凡,却也只能守护住他的这居住之地。而不能对这地球宇宙进行更多的感悟,到了如今根本还无法适应这地球宇宙,无法完全明了其中的时空规律,哪里可能挪移虚空?如此一来。罗帆能够举重若轻的挪移虚空,而且他身上的气息又是如此隐晦,完全不被那生灵所察觉,那生灵哪里还不明白罗帆比他更加强大?

    而面对比自己强大的生灵平和,谦卑,那是有些理智的存在都会做的……

    罗帆踏入那光圈,便感觉到浓郁无比的天地元气扑面而来。双眼之中所见到的景象。如同凡间仙境一般,刹那间甚至让他生出一种莫名的错觉,好似自己踏入了一个无比广阔,无比浩瀚,无比沧桑的巨大天地之中一般。

    不过,刹那间,他便清醒过来了,知晓这乃是这陆地之中所包含的气息给自己带来的感应。

    而这些气息。极有可能便是从这时代之前所带来的。

    “果然是时代之前的陆地。”罗帆双眼闪过淡淡的喜色。

    这一快陆地有着数十万里方圆,看起来便是一片巨大的山脉模样。其中生机勃勃,有着无数的草木生灵存在着。而在那群山之间。更隐隐有着炊烟渺渺升起,显然是有着智慧生灵存在着。微微一感应,罗帆便知晓了这其中的智慧生灵到底是有多少。

    这整片数十万里方圆的山脉之中,有着各种各样的生灵无数,其中智慧生灵乃是呈先天道体的模样,显然也是人类,那数量却是有着近千万。

    其中,也有着不少强者,有些甚至达到了纯阳级数,甚至隐隐有些是半步大圆满。

    “几亿年来。终于再次见到同道,上天实在待孤鸿不薄。”便在这时,一声悠然的声音传入罗帆耳中。

    正是之前开口邀请罗帆的那生灵的声音。

    罗帆顺着声音望过去,只见得在群山之巅,一位老道正笑呵呵的看着罗帆。这老道鹤发童颜,身后有着一座简陋的道观。散发出一种古朴出尘的韵味。

    “没想到道友如此慈悲,实在让帆佩服。”罗帆抬步一跨,已经跨越数万里距离,来到了这老道面前,长长叹息。

    他此时已经看出来了,此时此刻这老道的周身力量完全灌入这下方的陆地之上,那守护住这陆地的那一圈光华根本便不是他的神通,而是他的力量直接显化而成。

    很显然的,这老道正是以自身的修为强行护住这一快陆地,护住这陆地之上生存着的那众多生灵。这样的做法,固然是让这陆地变得坚不可摧,能在这无边的宇宙之中长久存在。但同时也对这老道有着强大无匹的压力,不单单让他无法修行提升,还让他无法每时每刻都感受着不小的痛苦。这让罗帆不得不感慨,生出丝丝佩服之意。

    “道友见笑了,在下心软,只要力能所及,便不忍见得这些仰慕在下之生灵灭亡,实在上不得台面。”那老道只是一笑,道。

    “在下罗帆,见过道友。”罗帆见了,一笑,向这老道行了一礼,正是自我介绍道。

    那老道见得如此,也是躬身一礼,道:“在下孤鸿道人,见过道友。”

    一番见礼过后,那老道邀请罗帆进入道观之中。

    这道观正门侍奉着的不是什么神灵,不是什么雕塑,而是一个奇异的文字。这个文字繁复玄妙,并非罗帆所见过的任何文字,看其行文方式,近乎符文,但却似乎更加复杂,更加奥妙。

    罗帆一看这文字,便明白这字的意义:“心?”

    “在下乃‘拜心门’门徒,一向不曾出世,道友不知,也是正常。”那老道见得罗帆眼现疑惑,知晓罗帆并不明白为何供奉这心字,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但还是笑着解释道。

    “在下一心修行,极少与同道交流,孤陋寡闻,道友恕罪。”罗帆哪里看不出这老道有些黯然,连忙道。

    “哈哈,道友多虑了。此时天地都破灭了,以前的种种哪里还有什么所谓,在下岂会对此放在心上?”那孤鸿老道哈哈一笑,道。

    不过,虽说如此,罗帆自然不会真的毫不在意,同样恭谨的对着那供奉在上,明显是每日都被祭拜过的心字躬身行了一礼。

    他虽并不是什么拜心门的门徒,但既然孤鸿老道如此虔诚的天天祭拜这心字,他显然不可能无动于衷,表示一下恭敬,却是必要的尊重。

    那老道见得罗帆对那心字行礼,眼中现出喜色,道:“我拜心门一向以来被称为旁门左道,不为天地正统,多为其他同道看不起,没想到道友对我拜心门无有偏见,孤鸿在此谢过。”

    “道友客气了。我虽不知拜心门的宗旨,但我想能够让道友如此虔诚,每日祭拜的存在,想来是值得佩服的。”罗帆摇摇头,一笑道。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