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四十五章 思维投影

正文 第九百四十五章 思维投影

    在这阵势完全成型之后,罗帆心念一动,抬步一跨,透过心神那构成阵势的力量之间无比紧密的联系,直接便穿过了那一层玄之又玄的阵势,踏入了阵势之中。

    这阵势能够完全隔绝内外,甚至连罗帆的感知,视线,都能够完全隔绝,想要体悟那被包裹在其中的圣人影子的奥妙,自然不可能是在这阵势之外——虽说,通过自身与力量之间的联系,罗帆也能够感知那圣人影子的种种奥妙,但那毕竟是隔了一层阻隔,感知起来,那难度比起直接感知,自然是困难了许多。想要有所收获,所需付出的努力,也要多上许多。

    若是完全没有办法,他自然也就认了,但只要一步跨入其中便能改变如此事实,他自然没有理由不如此选择。

    跨入那阵势之中,罗帆所见到的乃是一个不大不小,大概有着数万丈方圆的虚空。

    在这虚空之中,那圣人的影子只有一小块,看起来便如同常人的影子那般大小,悬浮在那虚空的中央,除了这影子之外,这虚空之中别无他物,甚至便是规则、法则都不存在,更没有任何元气之类的存在在其中。

    这阵势能完全隔绝一切联系,自然是有着将虚空**开来,在其中拓展出一片虚空的功用。有着此时这等虚空的模样,却也是无比自然的。

    望着前方的影子,罗帆没有什么迟疑,抬步一跨,便来到那影子的旁边。

    当他接近这影子周围三尺范围,便感觉有着一种玄之又玄的气息扑面而来。这种气息奥妙非常,被这气息包裹住,罗帆的心神剧震,好似整个生命的本源都在受到一种无法想象的压迫,好似眼前这物乃是一种远比他高贵无数倍的存在一般,便是亲身感受此物的玄妙。都会让他不堪重负,连生命本源都在承受着足以让其毁灭的压迫一般。

    感应到这一股气息,罗帆眼中现出一种震惊却又恍然的神色。

    震惊的,自然是这只不过是影子而已。居然便有着这样的威势,让他在其面前都要自惭形秽,感觉自身比它弱小了无数倍。

    而恍然的,却是这种威势,让他更确定了这影子正是那圣人的影子。只有是与圣人有着关联的无上存在,方才可能产生这样不可思议的威势,也只有这样的威势。方才配得上这圣人的影子。

    不过,毕竟只是影子而已。哪怕是玄妙异常,哪怕是其中拥有的力量甚至比起合道之境,也即是准圣中成的强大存在相媲美的力量,在没有完整意志的掌控之下,却也对罗帆没有太多的威胁——没有针对性,无法凝聚在一处的意志,哪怕是再强。罗帆也能够随意的找出千百种方法来抵挡其对自身产生伤害。

    心中念头闪动之中,他的身形微微变幻,刹那间。将那影子所散发出来的恐怖威势完全卸开,身心状态重新恢复巅峰。

    抬手轻轻一拍,又有数十万股力量瞬间从他的手心之中直冲而出。

    这些力量一冲出他的手心,便在虚空之间开始剧烈的变化起来,其中任意一股力量都开始按照某种无比玄妙的轨迹与其他力量开始勾连在一处。不一会间,便已经在他的身前凝聚成为一只不大不小,刚好能够将那影子握住的透明手掌出来。

    这手掌一成形,便有着一股掌控一切,透彻一切的韵味从其上面传出,让任何生灵一看到这手掌便会知晓这手掌乃是一种能够牟取一切奥妙的无上存在。

    这手掌。并非其他,正是罗帆在方才专门针对自己方才对那圣人影子的种种感知所得所创造出来的,能够承载他的意志,也能够最简单,最直接对那圣人影子进行体悟的力量组合。

    当然,这力量组合虽是由数十万种力量凝聚而成。但毕竟只是罗帆匆忙之中所创造而出,因此其功用却是极其单一,甚至也没有将其单一的功效推进到极致,但在此时此刻,却已经是够用了。至少比起他用感知来体悟那圣人的影子来,已经是好了不知多少倍了。

    心中念头一动,罗帆抬手向着那影子猛抓下去。

    转眼间,便已经裹住了那影子,将那影子握在手掌之中。

    这力量组合承载了他的意志,便好似他的身躯一般,当这手掌握住那圣人影子,罗帆便感觉好似自己将那圣人影子直接吞入体内一般。

    刹那间,一种无法言喻感觉从那手掌与影子的接触之处传入他的心神意念之中。

    这种感觉根本无法用言语描述,被这感觉所包裹,罗帆只觉得自己好似忽然间被一种无比高远,无比深邃的境界击中。

    没错,便是被境界击中了。

    几乎同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心态,自己的视角,自己的世界观,自己对宇宙天地的认知,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恍惚之间,他好似变成了一个无比强大,无比玄妙的存在,好似踏入了一个全新的,他以前所不敢想象的新世界。

    在这世界之中,他作为正常生灵的一切**,一切情感,都完全消失了。所残留的,乃是一种宏大高远,无比接近大道,无比接近混沌的意志。

    眼中所见,耳中所闻,心中所想,都已是以之前完全不同。在上一瞬间他所迫切想要的,从那圣人影子之中悟得对他修行有意的奥妙这件事,在此时此刻看来已是那样的微不足道,几乎无法激起他的任何波动,无法产生让他付诸行动的波动。

    并非他已经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也不是他完全失去了记忆。他的记忆并没有任何的损失,他完全记得一切,记得自己踏上这时代之桥后的所有经历,记得自己在地球宇宙有着分体,在洪荒天地有着本体,在天元大天地还有着一具分身,更完全清楚本体、分体、分身各自都在做什么,在追求什么。

    但,这种种。这一切,对此时的他来说,却是如此的微不足道,是如此的无聊。让他宁愿在那里发呆。也不愿浪费一丝半毫的精力来完成自己之前的追求。

    虽说,对此时的他而言,似乎只要一动念,便能完全打破悟虚之境巅峰与合道之境之间的屏障,让他完全踏入合道之境……

    这样的过程持续了不知多久,似乎已经是过去了不知多少亿万年了,甚至罗帆都感觉自己作为正常生灵的记忆都已经渐渐模糊。几乎已经认为自己天生便处于这种状态,便是这样高远奥妙的时候,一种生命垂危的警兆从心而生。

    随着这警兆,一种求生的**猛然从他的生命本源之中爆发而出,撼动了他这似乎恒久不变的意志,让他无比缓慢,又无比勉强,无比不舍的脱离这玄之又玄的状态。

    当状态脱离的瞬间。悬浮在那阵势之内,悬浮在那圣人影子旁边的罗帆忽然周身一震,那原本空冥深邃的双眼一震。猛然变得无比的暗淡。而他的周身上下,更是刹那间冷汗狂冒,脸色更是变得无比的苍白。

    “好险!”罗帆口中吐出这样两个字,身躯狂退。

    那他之前所发出的,裹住那圣人影子的巨大手掌早已是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一片虚无离开了那影子而悬浮在他的面前。

    此时此刻,距离他将那手掌握住那圣人影子,时间只不过是过去了十个刹那而已。

    而他的体内,所有的力量都已经消耗一空,他的神魂,他的心神意念。他的感知,甚至便是他的生命本源,都已经消耗到了只剩下微不足道的一丝丝的程度。甚至,便是他的**力量,也已经脆弱到几乎连在虚空之中保持生存的能力都几乎要失去了。

    只是短短的十个刹那,六分之一弹指。他那悟虚之境巅峰,距离合道之境只差微不足道的一步的力量、身躯、神魂、心神乃至其他的一切便被消耗到此时这样的地步,这样的诡异,这样的恐怖,让罗帆心中忍不住的后怕。

    “幸好我的求生**足够强大,若不然……”他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这念头闪过,他便是一阵眩晕,甚至有着忍不住便要昏睡过去的感觉。这自然不是他后怕到这样的地步,而是因为他此时的神魂、意志、心神意念,都已经消耗到了极致,甚至连他这样闪过几个念头都无法支持的地步。

    知晓此时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罗帆心中念头电闪,这一个将圣人影子包裹住的玄妙阵势便猛然一震,那其中原本存在着的,调整时光流速的威能直接催动到极致,刹那间,这阵势内部的时光流速已经增加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达到了外界的十数万倍之多。

    这个阵势乃是罗帆为了隔绝这圣人影子与外界初始时代投影之间的联系而布置出来的,其隔绝效用,自然不可能紧紧是局限于虚空、力量、规则、法则而已,时间,却也是在其隔绝范围之内。

    毕竟,他根本无法完全明白这圣人影子与外界初始时代投影之间的联系到底有有多少,想要做到将两者完全隔绝,免得自己体悟这影子的时候激起这初始时代投影一些对他不利的反应,自然是要将自己所能隔绝的一切都考虑进去,这其中显然,也需要包含时间在其中。

    而既然能够隔绝时间,那便表示这阵势内外乃是处于完全**的时空之中,既然是完全**的时空,调整这时空的时光流速,将时光流速增加,那根本便不值得惊讶。

    虽只是动动念头而已便已经让阵势产生变化了,但罗帆却依然感到一阵几乎无法抵挡的眩晕忽然袭来。差点便要让他直接昏睡过去了。

    好在他无比清楚自己若是这样昏睡过去将可能会亿万年才清醒过来,凝聚自身仅剩的丝丝意志,抵挡住这眩晕的侵袭,勉强保持住心神的清醒。

    之后,他直接便在虚空之中盘膝而坐,开始催动悟虚之境圆满巅峰的境界,让身体以无比惊人的速度诞生出力量,补充他已经消耗一空的力量。让他的心神意念、神魂、意志、生命本源,都同样在这样的过程之中用最快的速度恢复。

    罗帆的力量、神魂、意志、生命本源、心神意念都实在是太过浩瀚了。

    因为这种浩瀚,使得他哪怕是以最快的速度恢复那种种。待得他完全恢复过来,将一切都恢复到巅峰状态之时,时间也足足是过去了十万年之久了。

    好在他修行调息之前勉强的激发这阵势调整时光流速的功用,这十万年时间相对于初始时代的投影而言。也只不过是一年而已,勉强还是在他的接受范围。若是当初没有那最后一个念头的浪费这十万年时光,那可就相当于外界的十亿年之久了,末法时代怕是要过去将近五分之一,这几乎足以致命。

    回过神来,罗帆眼中有着后怕,也有着庆幸。

    他抬头望着与十万年之前相比没有一丝一毫变化的圣人影子。长长叹了口气:“没想到只是影子而已,居然便已经是如此了,圣人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呢?”

    在以前,罗帆在尚处于先天大罗之境之时,因为对自身的信心,还敢去推测想象圣人到底是有着什么威能,哪怕是知道圣人是他所不能理解的存在,但在心灵深处还是偶尔会想象圣人该是什么模样。能力该是如何的。

    但他的道行境界越是提升,便越发现自己以往想象的肤浅。

    也越是不敢去猜想圣人到底是什么模样,拥有什么威能。

    但。无论他如何的往高处去推测圣人的高度,往强里想象圣人的神通威能,到了此时此刻,却依然发现,自己还是井底之蛙,自己依然是无数倍的看低了圣人。换句话说,他无论将圣人摆在一个多高的位置,在此时此刻,却依然发现,自己将之摆放的位置还是低了无数倍……

    之前他将那手掌模样的力量组合覆盖那圣人影子的十个刹那之中他所感受到的那种感觉。乃是那影子之中不知怎的带上的,一丝丝微不足道的圣人意念残留通过那力量组合压在他意志之上所带来的感觉。

    那种感觉,并非圣人的感觉,更非是他直接化身为当初留下这影子的圣人。

    而是,那一丝丝圣人意念残留之中所蕴含的,无比残破的。已经削弱了不知多少万倍的,那圣人一瞬间的思维投影。

    它从广义上来说,也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圣人的感觉。但比起真正的圣人感觉,已经简化了不知多少万倍,比起化身为圣人,更是简化了不知多少亿万倍之多。

    但便是这样已经简化了不知多少万年倍圣人感觉,对于已经悟虚之境圆满巅峰,只差一步便能突破悟虚成就合道者的罗帆而言,却已经是强大到无法承受,无法想象的存在了。

    这一丝丝的意念残留,不需要罗帆催动,直接如同大山一般压迫在他的意志之上,并借助他的意志,抽取罗帆体内所拥有的一切来维持其中所带着的,那圣人一瞬间的思维投影。而,以罗帆那浩瀚无极的力量,足以轻松碾压不达悟虚圆满的修士的意志,他那已经经过了淬炼而无比坚韧,无比稳固的心神意念,那牢不可破,拥有无穷妙用的感知,那已经强大得比起肉身差不了多少的神魂,等等等等,这样任意拿出一种都能几乎成就无敌的存在,却只能承担那一瞬间思维投影十个刹那,便直接见底。由此可以知晓那一瞬间的思维投影,到底是多么的不可思议了。

    而罗帆在那十个刹那之中的种种感觉,并非真正的圣人感觉,而是他以自身的境界强行去感悟之后发生扭曲、变形之后的思维投影。

    这种思维投影与真正的思维投影已经有着天大的不同,但还是能够看出真正的思维投影的某些特性。

    事实上,这种对思维投影的扭曲,便好似是一个幼儿园的儿童用自己的方法去理解微积分之类的难题一般,自然是与真正的答案有着巨大的偏差。

    正是因为这种巨大无比的偏差,罗帆才会生出那种莫名的感觉,那种似乎只要一动念头便能够轻松将自己耗费不知多少万年,多少亿年所追求的问题答案完全取得的想法。而也正是这种偏差,让他陷入了那种思维投影对圣人以下境界的不屑,那种对除了自身之外一切都是蝼蚁,都没有必要投以丝毫注意的鄙视。

    当明白这些,罗帆却是忍不住苦笑。

    “看来我还是将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圣人的影子,果然不是那样容易体悟出其中的奥妙的。”这样一个念头,出现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

    此时此刻,他看着前方那散发出种种玄妙气息的影子,心中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挫败感,便好似看到了一块鲜美的烤肉就在自己面前,但却找不到地方下口一般。。。)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