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四十六章 方法

正文 第九百四十六章 方法

    面对着这样的窘境,罗帆不由得眉头大皱,一种郁闷之意从心而生。

    当然,虽是郁闷,但他却没有任何放弃的想法,这圣人的影子便在面前,其中蕴含着一丝丝圣人意念残留,不管想要将之体悟多么困难,总比自己从无到有去最终悟得圣人之境要简单。

    甚至,都不必完全将其中的奥妙完全体悟,只要有一些所得,便足以让他获得无尽的好处。从之前意志承载那一丝丝圣人意念残留之时所产生的那种种感觉之中,罗帆可以很明显的感应到,这合道之境的奥妙,悟虚之境圆满巅峰与合道之境之间的屏障对于这意念残留来说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但又丝毫所得,突破这屏障,成就合道之境,那几乎可以是说一般简单。

    这样的情况下,对哪怕是耗费千亿、万亿年来修行,去体悟天地奥妙,宇宙至理以求得哪怕一点一滴的进步的罗帆来说,他又怎么可能会直接放弃这种能够大大减少他修行难度的圣人影子?又怎会因为此时摸不着头绪,找不到体悟办法而将之放在一边?

    心念微动,罗帆一步一步的向着那圣人影子走过去。

    他之前最靠近的时候,曾经到了距离这圣人影子不过数尺的范围,但因为那十个刹那之间将自己的一切力量、感知、心神、神魂等等都消耗一空,他极速后退,早已是退出了数百丈,此时距离那影子却还有着一段距离。

    这样一段距离。罗帆足足走了大半个时辰。

    其中,他每走一步,感知都提升到极限,感应着周围的一切变化。体悟着接近那圣人影子过程之中,那圣人的影子对他所造成的影响。

    上一次他心情颇为激动,虽说没有失去警惕,但却没有将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那圣人影子之上。并没有将警惕放在那圣人影子对于他的影响。

    此时此刻,耗费了这样长时间才走完这百丈距离,他终于发现了许多之前所不曾发现的种种。

    发现了那圣人影子对周围的影响。

    这影子。表面看来只是平常,更似乎只有靠近它周围数尺范围才会受到其气息影响。但事实上,这圣人的影子对于周围的影响却并非只是局限于周围数尺范围。而是几乎无远弗近,从数百丈之外,甚至更远的距离便开始对那范围之内的一切进行影响了。

    这种影响,让这范围之内的时空都有着某种微妙的,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扭曲。

    这种扭曲,不单单局限于规则、法则,而是包括时间、空间,乃至存在于其中的一切的所有存在。

    在这扭曲之中,罗帆若是闭上眼睛,甚至感觉自己似乎正在迈入一个全新的。完全不同的完美天地,好似已经不知不觉间便脱离了地球宇宙,脱离了这初始时代的投影,脱离了这一个被他专门为这圣人影子所专门构筑的阵势内部。

    越是靠近,这种感觉便越是明显。

    到了最开始之时那种数尺范围之内的时候。这种感觉已经强烈到了极致,转化为了最开始他所感觉到的那种,好似整个生命的本源都在受到一种无法想象的压迫,好似眼前这物乃是一种远比他高贵无数倍的存在一般,便是亲身感受此物的玄妙,都会让他不堪重负。连生命本源都在承受着足以让其毁灭的压迫一般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他之前已经感受过一次了,此时再度感觉,却有了更多的体会。

    那种生命本源受到的压迫,便好似是一个巨大的天地加载在他的生命本源之上,对他的生命本源进行着压迫一般。而那种好似此物比他高贵无数倍的感觉,便好似面对着一种高远宏大到极限的宇宙一般。

    “原来如此,这圣人影子居然包含着这样一丝圣人所特有的韵味。”罗帆不由得一叹,并不将那一股气息卸开,便是这样沐浴在那气息的压迫之中。

    他想来想去,终于是找到了自己之前所遭遇那种厄运的根本原因所在。那便是,他太急躁了。他低估了这圣人影子的威能,小看了这圣人的影子。来到此处,直接急匆匆的便将自身的意志侵入那影子之中——虽说他有着那数十万股力量组成的力量组合承载他的意志,但本质上,还是他将一只侵入那影子之中。这样一来,根本便没有任何缓冲的,他便直接承受了这影子的全部威能。

    而从之前的种种情况来看,这圣人影子,在本质上是绝不比投影天地意志稍弱半分的存在。而这种存在,因为乃是出自圣人,被负载了一丝丝圣人的意念残留,拥有圣人一瞬间的思维投影,虽本质上与投影天地意志差不多,但其存在形式却是与投影天地的意志完全不同。

    投影天地意志虽是本质及其强大,甚至只要稍稍发挥一点威能便足以将罗帆直接碾压成为齑粉,但因为其存在形式与一般生灵完全不同,虽本能的反抗,但却无法完全针对罗帆,应变能力也近乎完全没有,因此才让罗帆能够轻轻松松的,使用最简单的方法便将其中的一切奥妙完全体悟,再轻松兼职直接覆灭。

    而这圣人影子却完全不同。它的存在形式,却是有着生灵的某种特性。这种特性哪怕是不多,却已经足以调动其中的威能,发挥出远比那投影天地意志更强大无数倍的神威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面对之显然必须以比面对那投影天地意志更加谨慎的态度方才可能有所得,而他之前却是直接大大咧咧的将自己的意志侵入其中,那岂不是相当于直接冲撞了这投影天地的意志,哪里可能不受到巨大损失的。

    既然已经找到了原因。当然也就有了办法来对付这圣人影子了。

    他直接在那圣人的影子旁边三尺之处,盘膝坐定,缓缓的壁上双眼,将心神意念完全打开,毫无抵挡的承受那圣人影子所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

    这种气息,对他产生了极其惊人的压迫,在之前他不将心神意念打开之时。便已是让他的生命本源震颤不已,几乎崩溃了,此时将心神意念打开。那气息侵入更加方便,瞬间,那种压迫的感觉暴涨百倍以上。

    只是。虽是已经暴涨了百倍,但之前那种,生命本源震颤不已,即将被压迫崩溃的感觉却依然只是即将压迫崩溃而已,却依然并没有崩溃。

    便好似这生命本源是一种弹簧一般,轻轻一压已经能让其缩短,但力量再增大,只要没有达到极限,最终结果依然只是让其缩得更短而已,无法让那弹簧直接崩溃损坏。

    承受着这样的压迫。罗帆只感觉自身的心神一片空白,思维能力近乎完全消失,仅仅只是剩下了微不足道,却又牢不可破的坚持之念存在着。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罗帆完全失去了对时间的感知。恍恍惚惚之间,时间好似过去了无数年,又好似是过去了一刹那而已。

    某一刻,罗帆猛然回过神来,发现那种原本让他的生命本源几乎崩溃的气息压迫似乎已经再难以对他造成威胁,无法让他思维近乎消失。心神一片空白,他的思维能力,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恢复了过来。

    当反应过来之时,罗帆忽然有着如释重负的感觉浮现出来,一种淡淡的喜悦从无到有,十分缓慢的出现了。

    那感觉,便好似从无比深层的睡梦之中渐渐的清醒过来而慢慢回想起自己在睡觉之前所知晓的某件足以让他狂喜的喜事一般。一种莫名的满足,渐渐的弥散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

    过得好一会,他方才完全清醒,睁开双眼,微微感应,便知晓那气息并没有丝毫减弱,依然是那样的不可思议,依然是压迫着周围的一切,影响着周围的一切。他之所以心神一片空白,几乎没有思维能力的状态回转过来,原因非是其他,正是他的承受能力已经大幅度增强了,那种原本能够对他造成巨大影响的气息压迫,对此时的他而言虽说并非可以完全忽略,但却已经不影响他的思维,不影响他的心神了。

    心念微微一动,将心神意念重新关闭,那种压迫瞬间减弱了百倍,达到了一个近乎无法察觉的地步。

    这样的变化,让罗帆脸上不由得现出了淡淡的笑容。

    这一瞬间,他前所未有的感觉到,自己变强了,这种变强,并非力量上或者道行境界上的变强,而是心念,是生命本源,是意志的变强。

    而这心念、生命本源、意志的变强,对他来说却是有着巨大的好处。至少,这些变强之后他,他的道行境界提升起来难度将会大大的减少。而那原本遭遇到的,道行境界的**颈,屏障,也会大幅度的减弱。这让他怎能不喜?

    脸上笑容持续了一下子,罗帆便将之完全收敛。心念微动,微微推算一番,他终是长长叹息。

    原来,从他开始闭上眼睛承受这一股气息的压迫开始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一百多万年了!这样长的时间,哪怕是这阵势之中的时光流速比起外界要快上十万倍,也是足足过去了十年之久了。

    十年时间,再加上之前他疗伤恢复的那一年,他在这初始时代的投影之中,已经是足足呆了有十一年之久了。

    在一个关卡之中呆上十一年时间,这在他之前通过那九千九百个关卡的时间上来看,也是占据了顶点,几乎已经可以将最长这两个字放在那上面了。

    而即便是如此,他此时却依然没有踏入那投影天地意志所在的时空之中,依然没有找到破灭这初始时代投影的头绪,更还有着这圣人影子需要他去体悟,这些,每一种所需要耗费的时间都是绝对不短的。

    如此这般推算,接下来再来一个十一年都不知道够不够将这时代投影破灭了。可以说真正通关的时间已是难以预期,他虽早已有了预料。有了决意,却也不得不感慨叹息。

    想了一阵,他收束心神,将目光投注在前方那圣人影子之上。

    此时此刻,他已经虽说已经能够承受那圣人影子散发出来的气息对他产生的压迫,但想要用自己的意志来承受那其中所包含的,一丝丝圣人意念残留之中所带的一瞬间思维投影。却还是不可能的。

    那思维投影对他来说,依然是太过深奥,太过沉重。依然是超出他所能理解的极限。

    他若是如同之前那般使用力量组合承载自己的意念裹住这影子,结果也必定是如同之前那般,陷入那种无比玄奇。难以掌控的状态之中。

    哪怕是有所不同,也顶多只是所能承受的时间长上那么一点——从原来的十个刹那增加到二十个或者三十个刹那?

    这样的差别,对他来说,显然并没有任何意义。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之前能够再十个刹那的极限时间恢复清醒只能算是侥幸,是因为他的求生意志太过强烈,让他在最后时刻挣脱出来的缘故。这一次若是再试一次,他可没有自信自己能够在极限之前挣脱出来,并非因为他的求生意志变弱了。而是他根本无法确定这求生意志每一次都能够起效……

    既然无法做到直接来,他却也只能换一种办法了。这种办法与当初对那投影天地意志的体悟方法有些类似。但自然不可能完全相同。

    他心念微动,体内力量分出数十万股,直接在他身前按照某种无比玄妙,无比繁复的方式组合在一起。转眼间便形成了一片无色透明的奇异光华。

    这光华玄之又玄,好似是有着无穷实质,乃是这天地之间唯一的,能亘古存在着的,任何事物都无法破灭影响的存在,却又好似虚无缥缈。只是一种生灵的错觉一般的存在。

    这无色透明的光华形成之后,罗帆心念微动,感知直接轰出,与这奇异光华融合在一处。

    他原来的感知百年已经是由数十万股力量组合而成,将那感知的一切威能催发到了此时所能达到的极限,甚至近乎合道之境的感知了。此时再轰入这光华之中,瞬间产生了某种极其微妙的融合。

    刹那间,两者便完全融合在一处,散发出一种意志的光华。

    这种光华,让任何生灵一看到,都会生出无穷坚定的意志,斗志大幅度的增加。

    那无色透明的奇异光华乃是由数十万种力量组合而成,那感知也是由数十位万种力量结合感知而成(道行境界提升之后,他再度重炼了感知,将原本数万种力量增加到了数十万种力量),两者之中,有着绝大多数的力量是相同的,但两者结合在一处,那些相同的力量却并没有融合在一处,也没有因为力量的相同而产生什么异常影响。

    而是相反,那些力量各自属于各自的系统,属于无色透明光华之中的力量完全与那光华内部的其他力量组成一个密不可分,牢不可破的整体。而属于那感知的力量,也是同样与感知之中其他力量组成不可破除的整体。

    两者的融合,便是这两个整体的融合,根本无法影响那内部组成这些组合的那些力量。

    那无色透明的奇异光华,乃是一种对感知的辅助光华,这种光华,能够与感知融合之后,形成一种类似意志的存在。

    这种类似意志的存在将拥有所有的,意志所拥有的特性,甚至若是罗帆愿意,它甚至能够转换为另一个罗帆,组成一种感知分身出来。

    但,这样的存在,因为其核心乃是罗帆的感知,故而他虽能够获得一切意志所拥有的特性,与罗帆之间的联系却并不十分紧密。或者说,与罗帆生命本源之间,与他意志之间的联系,却并不十分紧密。

    这种结果,可以用一个比喻,便好似感知是一条跨过海面的桥梁一般,而罗帆自身的意志,便好似是海洋一边的一块巨大陆地,而那无色透明的奇异光芒与感知构筑而成的意志,便好似是海洋另一边的一座岛屿。

    那岛屿之上可能拥有一切大陆之上所拥有的东西,也能获得一切大陆之上所可能获得的东西,但岛屿上所获得的一切,想要转移到那大陆之上,便只能通过这桥梁,若是这大陆不同意,便可直接锁住那桥梁,将那种他所不愿接受的东西完全隔绝开去。

    那感知与奇异光华凝成的那种玄妙意志与罗帆本身意志之间的关系,便是如此。

    而这,也是罗帆所想到的,探索那圣人影子奥妙的方法。

    用感知直接探索那圣人影子的奥妙,他之前已经试过,甚至最开始的时候他便是直接这样做的。但结果,很显然,使用感知所感觉到的,只不过是那圣人影子的表面而已,根本便无法深入其内部,难以体悟得其中的奥妙——这也是罗帆之前大大咧咧直接使用自己的意志来探索那圣人影子的原因所在。。。)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