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七章 合道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七章 合道

    使用这感知为核心凝聚而成的一股意志来承载那圣人影子之中所包含的那一丝丝的圣人意念残留,他便能够如同多万年以前那十来个刹那一般,感应其中所存在着的那瞬间的思维投影。【绝对权力】

    而且,因为与他本身的联系乃是那感知,并非直接使用那意志去承受那意念残留,故而罗帆却并不会完全陷入那种诡异的状态之中,并不会完全失自我意识。

    这,便是他所想到的办法,既能够做到当初那十个刹那一般最为直观直接的感悟那圣人影子之中的种种,同时也能免除自身的意志完全被那思维投影影响,不会因此而失去自我。

    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罗帆自然不会再迟疑。

    心念一动,那以感知为核心凝聚而成的那意志便猛然一震,扑向那圣人的影子,丝毫不曾受到任何阻挡的,便钻入了那圣人影子之中。

    刹那间,那之前他直接将意念承载那黑影之中蕴含那一丝意念残影几乎一模一样的感觉,瞬间透过那感知传入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

    差点,便让罗帆完全迷失在其中,陷入那种无法自主的心态当中。

    好在,这毕竟只是感知传递而来的感觉,虽说强烈到无法想象,但毕竟还不是所有的意志,毕竟他还有着绝大部分意志是清醒的,是没有受到影响的。

    瞬息间,他那坚定无匹的意志瞬间定住了他的心神,让他的心神保持住清明状态。以一种居高临下的俯瞰方式感应着那一种从感知之中传递过来的那种奇异的感觉。

    那是一种至高至强,至尊至贵的思维方式,那种思维方式之中,天地宇宙的一切,都好似幻影,哪怕再强大的修士,也都只是蝼蚁罢了。不能让他有任何的动容之意。

    “原来,圣人的心态是接近如此这般的。”罗帆恍惚之间,有了一种莫名的感悟。

    在这感悟之中。他忽然觉得一阵悲凉。

    因为,他便是那蝼蚁,便是那根本不能滞碍那种心态的幻影。

    哪怕是他对于那圣人是什么样的存在。对于那圣人到底是谁,也没有什么心思与任何圣人拉关系,但作为一名修行了不知多少万亿年之久的强大修士,在其他人的眼中只是幻影,只是蝼蚁,这样的感觉显然不会太过美妙。

    不过,这种情绪却并没有达到能够影响罗帆心态的地步。

    很快的,他的心神便恢复了平静状态,开始借助自身超强的意志,通过那感知去影响那已经投入圣人影子当中的。以那感知作为核心的意志。

    那意志自从进入了那影子之中后,已是完全与那影子合为一体,此时此刻,哪怕是罗帆自己,若非通过感知之间的联系。也难以发现其存在,便好似那意志已经成为了这影子的一部分,成为了这影子的一部分一般。

    这种情况的发生,虽是不可思议,但却并不出乎罗帆的意料之外。

    因为,他早已知晓。那圣人影子的强大远不是他所能现象的。哪怕是他自身的意志都无法完全催动那影子,而反而被那影子几乎吞噬,这感知为核心的意志自然更不可能将那影子催动了。

    而无法将影子催动,自然便反过来被那影子吞噬。

    此时此刻,罗帆所看到的,所感觉到的,却并不是虚假,那以感知为核心的意志已经确确实实的与那影子融合在一处,已经确确实实的被那影子所吞噬了。

    可以说,那意志,已经变成了那影子的意志,与罗帆之间的联系,已经只剩下那一点感知的联系而已了。

    本来,若是其他宝物,这样的结果,已经相当于罗帆将其炼化,能够完美的掌控那宝物的一切了。

    但这圣人的影子却不一样。这影子之中有着一丝丝圣人的意念残留。这点意念残留,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罗帆那感知为核心的意志融入其中便好似一滴水滴入海洋之中一般,根本不可能改变那海洋的性质,更不可能凭之让那海洋的流转方式改变。

    如此一来,结果便很显然了。

    罗帆想要通过那感知的联系来指挥那意志来按照他的想法思考,却绝对无法做到如同其他时候指挥意志思考,而是极度的困难。

    哪怕是他将所有的意志都耗费在其中,在那意志的所有思维之中,都如同波涛汹涌的海面上增添了一点浪花而已,根本便是微不足道到极点,根本无法让那意志随他而动。

    在这样的情况下,通过他感知传递过来,传递进入他心神意念之中的那种种思维,种种想法,却依然如同最开始之前一般,完全没有任何的改变,便好似罗帆疯狂的控制意念完全落在空处一般。

    “这样,果然是很难成功。”罗帆见此,终于确认了自己最开始的想法。

    虽没有放弃继续影响那意志的想法,但却将更多的注意力投注在那种通过感知传递进来的思维方式之中,努力感悟这种思维方式的种种玄妙。种种奥秘。

    之前他将自身意志直接接触那圣人的影子之所以短短的十个刹那便几乎将他整个人消耗一空,原因却不是真的是因为那圣人的影子会吞噬吸取他的一切,而是因为他在那过程之中本能的抵挡那种让他迷失,让他完全失去自我的感觉。也即是说,那种种消耗,是他自己的本能反抗过程之中所消耗的。

    换句话说,他若是不反抗,任凭自己迷失在其中,或者说,他能够压抑自身的反抗本能,那么他意志直接接触影子的时间却不会仅仅只是十个刹那而已。

    当然,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迷失在其中。便如同回归天地,与身死道消根本没有任何区别。只要是生灵,只要有着求生**,便绝不可能放弃反抗,绝不可能任凭自身迷失在其中。这便是罗帆自身,也是无法完美控制的!

    而此时此刻的情况却便不同了。

    那点感知与无色透明的奇异光华所结合而成的意志虽说强大的惊人,甚至可以被他当成是感知分身的地步。若是将其威能发挥出来,甚至足以轻易碾压悟虚之境的强大修士,但却并非他的根本。在他决定这样做的时候。便已经打定主意将之抛弃了。

    因此,他对于那意志的生死,却是毫不在意。更不会反抗那意志完全融入影子之中,不会反抗那意志迷失在那种玄之又玄的思维方式之内。

    故而,他所能支持的,那意志融入那影子的时间,却是相当的不短。

    此时此刻,虽距离他将那意念融入影子之中,时间已经过去了数十个呼吸了,但他却依然没有受到什么损耗,顶多只是意志的压力越来越强而已。但只要他愿意,却还能够一直坚持下去。

    在无后顾之忧的情况下。罗帆对于那种通过感知传递过来的思维方式的体悟,自然能够更加的细致,也更加的完善。

    那思维方式,乃是一丝丝圣人意念残留之中所带着的,圣人那一瞬间的思维投影所扭曲而成。哪怕是因为他理解能力的局限而被极度的扭曲,但毕竟有着其原型,其中也包含着无数罗帆所需要的奥妙。

    那种思维方式虽说极其玄妙,达到远超出罗帆理解极限的地步,但毕竟罗帆此时乃是站在一个极高的高度俯瞰着它,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思维方式的秘密渐渐的被他所掀开。

    这种思维的秘密之中,有着无数罗帆所不能理解的——这是必然的,便好似一个原始人面对一台电脑一般,他若是找对方法当然能够将这电脑才拆开成一个个零件,甚至也能将之重新组合,但想要完全理解那每一个零件的秘密,显然是不可能的。

    当然,这思维的秘密之中有他完全无法理解的,自然也有着他能够稍稍理解的。同样是如同一个原始人拆电脑一般,他或许无法理解硬盘、主板、内存、显卡、cpu之类的零件到底是做什么用的,但他总能知道机箱是装这些零件的吧……

    此时此刻的罗帆便好似这样一个原始人一般。

    “转。”心中一动,无数个念头在他的心神意念之中直冲而起,猛然凝聚成为一个玄之又玄的图案。

    这个图案近似符,但却比一般符要繁复亿万倍,玄妙亿万倍。这个图案一出现,罗帆的心神意念便有些不堪重负,咔嚓咔嚓的声响如同雷鸣一般在他的耳边轰然震响。便好似他的心神意念都无法承受这念头组成的图案的压迫,马上便要在这压迫之中崩毁了一般。

    恍惚之间,罗帆好似明白了什么。

    心念一动,那与影子内部意志联系的感知便瞬间断开,那影子之内的意志直接融入那影子之中,而通过那感知传递进入罗帆心神意念之间的,让他几乎陷入那种迷失状态的种种感觉更是瞬间完全消失。

    他的心神意念之间,瞬息间便只剩下那一个无比繁复,无比玄妙的奇异图案存在着。

    在所有的一切消失之后,这一个奇异的图案剧烈放大,不单单包裹住他的心神意念,还波及了他的感知,波及了他的神魂,让他的思维方式产生了一种极其微妙的感觉。

    耳中所听,眼中所见,皮肤所触,鼻中所闻,舌头所感,尽皆生出剧烈的变化。以往所感觉到的,那种周围无比真实的种种瞬间便成虚幻。

    恍惚之间,他似乎是在一颗荒芜的奇异星球之上。而这一颗星球,却又被一座半月形的,无比漫长,无比巨大的桥梁从中穿过,好似串珠一般串在这桥梁之上。而在这星球之外,还有着密密麻麻,近万颗星球如同串珠一般串在这桥梁上。其中,有着九千**十九颗星球是在这星球的一边,除此之外,还有着九颗星球在这星球的另一边。只是。这两边的行星除了数量的差别之外,那模样也有着不小的差别。

    那较多的,九千**十九颗星球串珠显得十分的清晰,一眼看过去,便能看到其上面的一切。而罗帆所站立的,以及那后面的九颗星球便完全不同的。那些星球此时模模糊糊的,好似被一层迷雾遮掩着。又好似只是幻影,随时可能消失无踪一般。

    在这星球串珠的两边尽头,距离他较远的。乃是一片无边的星空。

    而在另一边,距离他较近的,仅仅只差了九颗星球串珠的尽头。却是一个奇异的漩涡。

    或者说,是一个漆黑的,漩涡的眼,漩涡的中心。而漩涡除了那中心,除了那眼之外的其他一切,却是范围及其广大,直接影响了这整座桥梁,波及了那桥梁另一边,距离他较远的尽头,他。与那九千九九十九颗星球,与那桥梁,赫然正是在这巨大的漩涡之中!

    看得此处,罗帆哪里还不明白,这分明便是时代之桥那恒星系之中的模样。也即是说。这样的模样,分明便是此时此刻,时代之桥真实的模样。那将九千九九十九颗星球如同串珠一般串起来的桥梁便是时代之桥,而那九千九九十九颗星球,便是那时代涡旋除了那三颗恒星之外的那些行星。

    “原来是以这样的原理来跨入那时代涡旋之中,怪不得越是靠近尽头。那投影便越真实,那关卡也越难。”罗帆悠然长叹,如此想着。

    这恒星系之中的一切星球,都与时代涡旋有着极其紧密的联系。

    这时代之桥正是依靠他们这种紧密的联系,将那时代涡旋周围无比惊人的时空扭曲分担到九千九九十九颗行星之上。之后,再依靠不断的跨过这些行星来跨越时空的扭曲,渐进的走向那时代涡旋的所在,以免除那种强烈到极致的时空扭曲对挑战之人的影响。

    这种种时代之桥的真实只是出现了数个呼吸之间,便已经完全消退。

    罗帆重新来到了初始时代的投影,重新来到了那阵势内部的圣人影子旁边。

    而不知什么时候,那在他念头构筑出来的,无比繁复,无比玄妙的奇异图案已经是崩散消失,完全化为无形,便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对此,罗帆却是没有丝毫的惊讶,也没有丝毫心痛。

    因为他知晓,这是必定的。

    之前那图案在带给他那种超卓的视角数十个呼吸之后,已经将其威能消耗一空,由此而崩溃,消失,也是自然而然的。

    不过,对他来说,那图案存在的意义,已经是超常的完成了。便是消失了,也算不得什么。

    此时此刻,在他的感觉之中,悟虚圆满与合道之境的屏障已经是无比的脆弱。

    他心念微微一动,那一层屏障便轰然破碎,他的心灵,他的感知,他的神魂,他的心神意念,他的意志,他的身躯,他的力量,都在一瞬间以跃迁的方式向上升。

    转眼之间,已经升到了之前的数倍的地步——已是尽皆达到了合道之境的程度。

    显然的,只是这样心念一动,他便已经获得了之前努力良久,甚至预想到需要耗费不知多少万年才可能获得的突破!成为了一名真真正正,没有一丝半毫勉强,没一丝半毫水分的合道者。

    当他成就合道者的一瞬间,他眼中的世界瞬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整个天地宇宙在直达虚无之后,又有另一层更加玄妙的存在显现出来。

    这种存在玄之又玄,没有大小,没有范围,好似充斥着眼中所见的一切天地宇宙,又好似微不足道,细小到能够忽略。

    当见得这样玄妙的存在之时,罗帆忽然间生出一种自己已经与大道已经合二为一的感觉,整个天地宇宙的一切在这刹那间直接在他的面前显现出来。

    这初始时代的投影之中,那诸多准圣中成的存在所在的位置,他们的力量,甚至包括他们所修的法门,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丝毫遗漏的显现在他的眼前,巨细无遗,细致入微。

    一种随心所欲,对他们予取予夺的感觉从心而生。

    这种感觉一出现,罗帆没有迟疑,抬手虚空一抓。

    远在不知多少亿光年之外的,一名准圣中成巅峰,相当于合道之境巅峰的存在周身一震,忽然发出一声怒吼,体内力量爆涌,身边更是瞬间出现两名气质与他不同,但却与他一模一样,力量也不差分毫的修士,同样是力量爆涌,似乎正在帮助他抵挡着什么一般。

    但,只是一刹那间,他们轰然爆开,连同他们居住的洞府,居住的星球,直接化为席卷方圆数十光分范围的巨大冲击波,最终直接化为齑粉,被宇宙风一吹,便直接消散在虚空之中去了。

    一名准圣中成巅峰,已经斩去两尸,相当于合道之境巅峰的存在,居然在这么一瞬间,被罗帆相隔不知多少亿光年之遥轻轻一抓,便直接抓成齑粉,这让哪怕是心神稳定如同罗帆,也不由得脸上现出了淡淡的笑意。

    “果然,投影便是投影,便是有再强的力量,再强的境界,也有着致命的弱点。”罗帆心神意念之间,瞬间闪过这样的念头。(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