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四十九章 寻仇

正文 第九百四十九章 寻仇

    ---------

    望着这圣人影子,罗帆眉头紧皱。

    好一会,他终于有了决断。

    想要将所有的好处都舀在手里,那显然是一种不可能发生的好事,对于罗帆来说,眼前这圣人影子固然是玄妙莫测,包含着足以让他直达至高境界的玄奥,若他能够将之完全体悟,别说突破合道,便是突破超脱,成就道尊,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这必须有一个前提,那便是他有着足够的时间,足够的能力来体悟其中的种种玄奥。而此时此刻,他不管是时间上,还是能力上,都是有着相当程度的不足。

    若是这圣人的影子乃是真实的,他还能够想出种种方法,最终将这圣人影子收走,以便日后有时间,或者能力足够的时候再来体悟其中的种种奥妙。

    但很显然的,这圣人的影子却只不过是这时代之桥投影出来的,是属于这初始时代投影的一部分而已。它的根本本质,还只是一种投影而已,其存在基础,不管到了何处,只要这初始时代的投影覆灭,它便必定会消失。

    除非,罗帆能够拥有时代之桥与那时代涡旋结合起来的能力,能够改变其存在基础,让这圣人影子的投影换成以他为基础,那时方才有可能将这圣人影子的投影保存下来。

    而显然的,若是罗帆有着这样的能力,他哪里还需要这圣人的影子?能够轻松将不知多少万亿年以前所存在的事物投影出来,能够突破时代取得不知多少万亿年以前的事物重新找回。他的道行境界怕是早已成就圣境,自己的影子便是圣人的影子了,哪里还需要多此一举的将之投影出来?

    种种念头闪过之后,罗帆哪里还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直接盘膝坐定,感知直接投出身躯之外,同时,身体之中有着数十万种力量瞬间从他的手心之中直冲而出。在虚空之中凝聚出一道无色透明的奇异光芒。这奇异光芒看起来虽与当初他未曾合道之前一般无二,但事实上,其本质却更加玄妙。其中的力量组合,也更加的微妙,更加的精巧。更加的玄奇。

    这力量组合与他的感知结合在一处,刹那间便凝聚在一处,形成了一种以感知作为核心的意志。

    这种意志,比起当初他未曾突破合道之前所凝聚出来的那种意志却要坚韧了不知多少倍。悬浮在那里,散发出一股永恒不动,万劫不磨的气息,让任何感应到其中奥妙之人,都能够轻松的发现那意志的威能是多么的恐怖。

    此存在,乃是以罗帆的感知为核心所构筑而成的,当罗帆的感知乃是悟虚之境的时候。这构筑出来的意志自然也是悟虚之境。

    而此时罗帆的感知已经是处于合道之境的级别,这意志,自然水涨船高,便相当于合道者的意志一般。

    这一股意志成型之后,罗帆缓缓闭上双眼。那意志随着他的心念控制,缓缓的沉入下方那圣人影子的投影之中。

    刹那间,一种至高至大,至强至贵的思维瞬间融入那意志之中,再通过那意志之中的感知传入罗帆的心神意念之中,让罗帆几乎瞬间沉入那种思维当中。无法自拔。

    好在,与之前同样的道理,因为被感知相隔,这种思维却只是占据了他心神意念的一小部分而已,虽说至高至大,至强至贵,甚至让他鄙视一切,将自身的存在也看成是蝼蚁,不屑一顾,但却让他本身的意志直接镇压住,好似凝滞了一般,虽然依然在心神意念之中肆虐着,但却无法真正影响他的心态。

    俯瞰着这思维,罗帆忽然发现和当初相比,这思维又有了一些区别。

    这种区别是如此的微妙,以至于他根本无法清楚说出到底是哪种改变。若是应要形容,便好似那对于真正的思维方式所进行的扭曲,已经变得没有之前那样强了一般。

    换句话说,相比于之前他心神意念之中所感应到的那种思维方式,此时此刻在他心神意念之间出现的这种思维方式,却是与真正的,那圣人影子之中包含的,一丝丝意念残留内部的思维投影更加接近了。

    当然,哪怕是接近,却依然是经过了巨大的扭曲,只能隐隐间看到那圣人的思维投影的丝丝特性而已,根本无法真正说清那圣人的思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罗帆面上现出微微的笑容,显然对于这种情况颇为满意。

    从这思维方式的扭曲程度来看,便能够轻易间看出罗帆在成就合道者之后,比起当初已经有了巨大的进步,虽依然不可能理解圣人的思维方式,但比起当初已经算是强了许多,隐隐间已经向着那种思维方式靠近了。

    心中念头转动,他将种种杂念直接清除出,细细的感悟着那思维方式之中所蕴含的奥妙。

    此时的他,比起当初来便相当于从原始时代进化到了奴隶时代,对于那思维方式之中所包含的种种玄奥自然是依然是绝大部分是不懂的,但毕竟是有所进步,比当初懂的地方,却要多上一丝丝。

    不知过了多久,好似是过了一瞬间,又好似是过了亿万年一般。

    恍惚之间,有着两个巨大无比,繁复至极的图案忽然出现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直接清楚了他心神意念之中的一切,便是那连接圣人影子的感知在这两个图案出现所产生的那种震荡之下,也是瞬间被截断,让他完全失了对那圣人影子的感应。那因为感知而传递过来的,那种思维方式,更是瞬间被清空,好似完全不存在一般,让他的整个心神意念之间只留下那两个繁复到极限的图案。

    这两个图案之中。有着一个,与之前让他突破悟虚之境圆满而成就合道者的那个图案极为相似,但在精妙程度上,在繁复程度上,却比那个图案更胜一筹。显然,那个图案,是他道行境界获得进步之后。获得了新的体悟,从而让那图案变得更完整,更玄妙。

    而另一个图案。却是从来不曾出现过的,与之前那个图案完全不同,但无论是繁复程度还是玄妙程度都是与之前那个图案都是丝毫不差的图案。

    这两个图案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放射出无穷光华。每一个图案,都似乎一颗太阳一般,以炙烤的方式照亮着他的心神意念,进而扩散出,席卷了他的感知,他的神魂,他的意志,他的身躯,他的力量。

    在这光芒的炙烤之下,罗帆周身上下有着丝丝缕缕的奇异黑雾。这些黑雾一出现,便在虚空之中疯狂的凝聚化为无数的魔影,疯狂的挣扎着,嘶吼着,好似是拥有灵智一般。

    在这过程之中。罗帆的身躯,意志,神魂,感知,力量,都是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提升。

    转眼间。便已经达到了合道之境成就的巅峰,只差一步,便能突破成就而达到小成了。

    在这过程之中,罗帆只觉得一股股无法形容的痛苦从他周身上下每一处位置,力量、感知、意志、神魂席卷而来,几乎差点便让他直接陷入昏迷之中了。

    好在他的意志坚定,虽说无比的痛苦,但还是勉强保持住自己的神智,没有因此而昏迷过。

    “果然,我距离能够完全体悟这圣人影子的玄奥,还是差了太远太远。只是悟得一丝丝皮毛,那种威能的粗暴提升,便让我几乎崩溃了。”罗帆周身大汗,脸色极为苍白的想着。

    此时此刻,那两个团,已经是在他的心神意念的一角缩成一团,好似两颗圆形的金丹一般,悬浮着一动不动,那上面散发出来的光芒也完全内敛,再无任何威能显现出来。

    抬头一看那周围无数嘶吼着的魔影,此时正努力的向他扑来,撞上他的身躯,想要重新回归他的身躯,但无论它们怎么努力,却都在撞上罗帆身躯的瞬间便直接崩溃,只有散逸出方才重新凝聚成为魔影。

    “没想到居然如此霸道的将这些杂质驱除出来。”罗帆细细观察这些魔影,脸上暗自苦笑。

    抬手虚抓,这些魔影便发出声声惨叫,直接湮灭于无形之中。

    这些魔影非是其他,正是罗帆身体之中的种种杂质所凝成的。其中的组合部分包含了他肉身的杂质,力量的杂质,感知的杂质,意志的杂质,心神意念的杂质以及神魂的杂质等等等等,遍及他周身上下的任何一样存在。

    而罗帆此时已是合道之境了,这道行境界,若是按照地球宇宙在初始时代之前的境界区分,便是中成准圣,也即是已经斩二尸的准圣。

    这种强大的存在,他发出的任意一股力量,只要完全放开限制,便自然会拥有全新的灵智,化为一种无比完整的力量生灵出来——便是先天大罗之修都有着这样的特性,何况比起先天大罗之修强大不知多少万倍的合道者了,这种威能,只可能是更强,不可能是更弱。

    而显然的,这些因为那两个图案的粗暴驱除而离开罗帆身躯的那种种杂质,虽说是杂质,但事实上也是包含着他合道者特性的。而他们既然作为杂质,在被驱除出之后,罗帆自然不可能留恋它们,当然便直接放弃对它们的控制了。在如此情况下,这些杂质又怎么可能不凝聚成为一个个生灵?至于为何是魔影,那自然是因为他们的本质还是杂质,是被罗帆本能所厌恶的,化生出来的生灵意志,自然便是如此模样了。

    将这无数杂质组成的魔影覆灭之后,罗帆叹息一声,知晓自己除非道行境界再有突破,否则想要继续在这圣人影子的投影之中取得收获,已经是再不可能了。

    念头一动,抬步一跨,也不管那圣人影子如何,更不管他之前为了隔绝这圣人影子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所布置的那个阵势如何,身形直接便跨入虚无之中。向着那他之前直接看到的,那这初始时代投影天地意志所在的那个时空而了。

    便在他没入虚无之中,即将跨入那时空之内的瞬间,忽然有着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在相聚不知多少亿光年之外,以他为目标直接发出,瞬息间便已经来到了他的头顶,向他轰然落下。瞬间便已经要接触他的身躯了。

    罗帆心念微动,瞬间便已经发现了这力量的来源,发现了发出这力量的到底是什么人。更找到了那人发出这力量的原因所在。

    抬手轻轻一拍,并没有直接接触那力量,而是直接轰在一处空处。

    虽是轰在空处。但其产生的效果却是无比惊人。只是这一轰,那向他袭来的,足以将一切合道之境的修士完全抹的力量瞬间崩散,化为一阵春风,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甚至影响了方圆数光年范围的虚空。

    受到这样的袭击,罗帆停下了继续向那投影天地意志所在时空跨入的打算,抬步一跨,已经回到了初始时代的投影之中。

    “果然不简单,看来你已经掌握了这个破灭之后的宇宙的真理了。怪不得能够如此轻易的便将平隆道兄抹杀。”一声悠然的感慨传入罗帆的耳中。

    接着,有着两道人影直接跨越虚空出现在罗帆的面前。

    这两人一男一女,正是当初罗帆感应到的,这初始时代投影之中那几名合道之境存在之中的其中两人。

    此时此刻,这两人悬浮在宇宙虚空之间。头顶各自有着一朵数十亩大小的庆云。那庆云之上,各自端坐着两名与他们看起来模样十分相似,但气质却完全不同的人影。更有着数件奇异的法宝在那庆云之中若沉若浮。

    “两位怎么称呼,和那平隆道人又是什么关系?”罗帆微微一笑,道。

    那两人之中的男子面目古朴,乃是中年模样。周身上下弥漫着一股隐隐的杀意,但话语却是十分的平和,道:“吾乃方井,她乃至静仙子。皆为平隆道兄至交。”

    “原来如此,怪不得要找我麻烦了。”罗帆恍然大悟。

    此时距离他成就合道者已经有数日之久了,当初他成就合道者之后,曾经为了实验自己的神通,将距离他不知多少亿光年之外的一名中成准圣抹。那准圣的好友经过这数日时间推算出自己的位置,找自己为那准圣报仇,也是理所当然的。

    “你们两人与那平隆道人相差不多,那平隆道人如此轻易被我抹,难道你们有自信能够战胜我吗?”罗帆问道。

    “不管能不能,总要试试看的。”开口的依然是那男子。

    那女子自从出现开始便面色沉静冷漠,便是表情都没有一丝半毫的变化,好似什么事情都不关她的事情一般。

    “难道,你的信心,是来自那一件先天灵宝?”罗帆微微一笑,抬手一指那男子头顶庆云之上一件镜子模样的法宝,道。

    “嗯?”那道人一听罗帆所言,面色微微一变。

    “动手。”那女子忽然间开口吐出这样两个字出来。

    随着她说出这样两个字,那男子头顶庆云之上的两个人影各自动作起来,各自发出一股玄之又玄的,浩瀚无极,每一股都能够比拟方才袭向罗帆那一股力量的强大力量轰向那镜子模样的法宝。

    那法宝受得这一轰,瞬间悬浮而起,在虚空之中放出亿万毫光。

    这亿万毫光离开镜子之后,直接隐入虚空之中。

    随着那亿万毫光隐入,方圆数光年范围的虚空直接脱离初始时代的投影,形成了一个全新的,罗帆所未曾见过的的**时空。

    在这时空之中,罗帆只感觉一种难以形容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直接锁定压迫着他,让他甚至感觉自己要活动身体都有些困难,感觉自己哪怕是想要眨一下眼,动一下肌肉,都无法做到做到。

    接着,那女子连同她头顶庆云之上的两个人影抬手一指罗帆。

    罗帆便感觉一种无法形容的分裂力量作用在他的身上,让他感觉自己的整个身躯缓缓崩溃,似乎正在被一种至高无上的力量从根本上抹一般。那种周身上下正在快速崩溃,快速毁灭的感觉,让他感受到一种生命正在消逝的危机之感。

    “若是你们真的是本体,而不是投影,那我怕是危险了。”到了此时此刻,罗帆居然还笑得出来。

    “本体吗?我原先就有些怪异的感觉,好像我的存在本质有些虚幻,看来我们果然只是投影而已。”那男子听得罗帆之言,却是毫无正常生灵那种表现,反而是十分平静的说道。

    “原来你感觉得到?是了,到了你我这种境界,早已能够看透虚实真假,这世界再真实,也瞒不过你我,你看得出来也是理所当然的。”罗帆先是一阵疑惑,接着恍然大悟起来。

    “不过,既然你们知道自己是投影,为何还要为你们本体所留下的交情而犯险呢?”接着,罗帆又有些好奇的问道。(。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

    ()l()

    ---------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