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五章 城主?

正文 第九百五十五章 城主?

    罗帆之所以有着这样的想法,其中有部分原因是因为他自己对于中成准圣之上的境界有着相当的认知,哪怕是对于成圣法门,也并非毫无所觉。而那些书籍之中所记载的种种却是与他认知当中并不相同。以他对于自己的自信,自然会怀疑那种种法门只是那中成准圣所臆想出来的,并不是真正的法门了。

    而除此之外,还有着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那便是,若是这些具体入微的法门真的是真正的,能够走得通的法门,那么这准圣又怎么可能还只是中成准圣?早就踏入大成之境或者巅峰之境,哪怕是不能成圣,也该是相差不多了。

    而显然的,事实并非如此,这中成准圣依然只是中成之境,依然只是相当于合道者而已,依然只是斩去二尸罢了,也依然只能在梦中方才能够享受一下作为圣人的玄奇。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怎么可能真的相信这些法门?

    不过,这却并不代表罗帆无法从这梦境世界之中的修行法门之中获得益处。

    而是恰恰相反,他能够在这梦中世界之中所获得的好处,却将是多得不可思议。

    原因无他,因为这中成准圣的道行境界虽是与合道者等同,但却是相当于合道者巅峰,只差一步便能够突破成就超脱者的那种境界相同。

    也即是说,此时此刻,罗帆只是接近合道小成的道行境界,距离这创造这梦境世界的中成准圣而言,还有着小成、大成、圆满这三个小境界之间的差距。

    而显然的,这中成准圣创造出来的梦境世界之中的种种修行法门,除了他无法理解的乃是臆想而出的之外,其他的,他的道行境界以下的种种,却都是与他记忆深处的种种体悟一般无二的。

    也即是说。罗帆,却是能够借助这个梦境世界的种种法门,种种奥妙,种种道理。将自身的道行境界提升到与这中成准圣相同的层次,也即是,可能将自身的道行境界提升到合道之境圆满的层次。

    这样的收获不算大,还有什么收获算是大?

    心中种种念头闪过,罗帆已经是对这一个事实有了颇为深入的认识,脸上不由得现出了淡淡的笑容。

    心中念头一动,罗帆放下了这一本描述阵道原理的书籍。转身便离开了这藏书殿。

    便在他踏出这藏书殿的时候,那一名在他入城之时前来阻挡的兵士队长不知已经在这里等多久了,一见到他,马上便上前来行礼,道:“先生留步,城主大人此时正在城主府静候,还望先生不吝一见。”

    罗帆一听,不由得呵呵一笑。却是大概的猜到那城主到底是要说什么。不过他也有些事情要找那城主,也并不推辞,道:“也罢。你前面带路便是。”

    那兵士队长正在忐忑之间,忽然间听得罗帆同意,不由得大喜过望,连忙道:“多谢先生。”

    说着,引着罗帆跨过数条街,来到了城主府门口。

    到了这里,只见得城主府门口有着两队兵士排列两边,一名超越先天大罗,但却还不曾入灭的中年男子正站在那两队兵士中央,似乎正在等待着什么。迎接着什么一般。

    罗帆一见这中年男子,便看透了其内外虚实,知晓他必定便是这城市的城主。

    果然,那中年男子一见得罗帆,便连忙上前来,躬身行礼。道:“多谢前辈赏脸前来,小子添为本城城主,名为张元,有失远迎,还望前辈恕罪。”

    这城主张元将自身的位置摆得很低,对罗帆的恭敬之处,甚至比那兵士队长还要强上许多。

    那兵士队长一见得那城主如此,面上神色微微一变,但却并非是为了他的城主将身份摆得这样低而觉得丢脸,而是在为自己之前对罗帆如此不敬,甚至是接连两次不敬而感到有些恐慌。

    “不必多礼,本人冒昧前来,却让张城主难做了。”罗帆微微一笑,如此说道。

    那城主连忙摇头,道:“这是小子招待不周才是,前辈来此一个月之久,小子都不曾前往拜见,虽是因为担心打扰前辈看书,却也是说不过去的。”

    罗帆呵呵一笑,道:“哪有这样多礼节,这次见面正好,我却是有事要请教张城主。”

    那城主连忙道:“小子若有些微能够帮助前辈,前辈但只吩咐下来便是。不过此处乃是门口,不如前辈随我进门坐下再谈如何?”

    “也好。”罗帆自然无可无不可,道了一声,便随着那张元进入了城主府。那两队卫队也随着而进入负重,只是在门口留下了两名兵士守着而已。

    这城主府显得颇为宏大,上面透出一股与这整个城市相似的气息,显然是与这城市有着极其紧密,极其玄妙的联系。整个城主府的构造乃是园林式的构造,进门便是一个花园,其中有着假山,有着小溪,更有着种种奇花异草。

    花园过后,便是一个大大的会客厅,两旁各有种种厢房存在。

    那张元,便领着罗帆进入了会客厅。一番推辞之后,分了宾主做好,那城主方才道:“小子这次延请前辈前来,实在是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前辈能否先让小子说来。”

    罗帆看他的模样,便知晓自己之前的猜测怕是有七八分是真的了。若不然,他不会如此着急,想要在自己说出话语之前便将自己的请求说出。

    不过,他也不在意,不管是什么时候说出,他的决定都是不会改变的。因此,他只是点点头,示意张元说话而已,却并没有让他不必白费功夫。

    张元见得罗帆如此,眼中现出一种失意之色,显然是知晓事情怕是不会如自己所愿,但还是打起精神,张口说道:“小子添为本城城主已是有三万多年,进来感觉实力已经是再难提升,却是限制住了本城的前途,前辈乃是准圣高人。实力比小子强上亿万倍,小子愿将城主之位赠与前辈,还望前辈不吝接受!”

    说着,这张元站起身来。便要向罗帆跪倒。

    罗帆一听,果然正如自己所猜测的那般,这张元果然是要请自己来当这城主,叹息一声,抬手一拂,张元便不管怎样用力都跪不下去了,脸色憋得通红。身子却直直的如同木头。

    此时此刻,罗帆的力量已经被圣人法令压制到了和这张元城主等同的境地,所能发挥出来的神通威能,也无法做到超越张元。

    但,他毕竟是合道者,合道者对力量的掌控能力,合道者对于大道的认知,对于力量的理解。都绝不是张元所能够比拟的。因此,哪怕是力量、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不会比张元强上一丝半毫,但罗帆却依然能够轻松无比的限制住张元。让他无法下跪。

    甚至,这过程之中,他所运使的力量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丝丝而已,别说相比他自己,便是相比于张元来说,也是一股近乎可以忽略的一股力量。

    张元努力的良久,知晓自己与眼前这前辈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除非完全翻脸,驾驭这城市本身的力量来对抗,否则绝对无法再跪下去的。不由得叹息一声,改为鞠躬了。

    罗帆见张元依然不死心,摇了摇头,道:“当城主,这并非我之所愿。”

    “小子早有所料,却依然心怀侥幸。让前辈见笑了。”张元无奈的一叹,道。

    这张元之所以一定要请罗帆来当这个城主,原因很简单,便是因为这梦境世界之中的规矩。梦境世界之中,因为圣人法令的存在,任何一个城市之中,任何修士,都不可以施展超过城主的力量,施展超过城主的神通威能。哪怕是准圣巅峰的存在,也不例外。

    在这样的情况下,城主的道行境界,便是对这城市发展最大的限制。

    毕竟,使用圣人法令来压制自身的道行,这是任何一名修士都不会喜欢的。甚至,可以说,对于绝大多数修士而言,这乃是一种侮辱,一种折磨。

    因此,结果就很明显了。任何一个城市之中,极少极少有着超越城主的修士进入其中。也即是说,就像是眼前这个小城,极少极少会有这准圣级别的修士来到这里。这样一来,这个城市之中的生灵,若是有着野心想要超越这城主,自然便只能离开这城市,前往其他城市去求道拜师了。

    如此一来,城主修为强大的城市,因为不断有着人才加入,便会变得愈来愈强。而城主修为比较弱小的,比如眼前这个小城,因为人才的流失,便会越来越弱。而这小城因为越来越弱,强大修为之人便会变得越来越少,反过来让这失去与同级修士交流的城主的修为越来越难以提升,最终,让这小城更加难以壮大,人才更加流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这种情况下,但对这城市的感情超过野心的城主,都会想要有着更强大的修士前来取代他成为城主的。

    甚至,这也不单单是对这城市有好处,便是对他本身,也是有着巨大的好处的。毕竟,城主比他强大,那只要是给他一些指点,自然便能够让他的道行境界获得不小的进步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眼前这张元会有着这样的请求,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他为什么会那样迫切的想要打断罗帆的话语,先说出这样的请求,原因也就不言而喻了。罗帆显然不可能会主动要来做这个小城的城主,那么他与自己说的,就只能是有关其他城市的事情,或者是一些只有城主才知道的秘密之类的。而只要他说出这些,那么便直接表明了他要离开这里,哪里还能够提让他留下来当城主这样的请求?

    叹息过后,张元神色却是有些怔忪。

    罗帆一看他的神色,不由得微微一叹,知晓这张元定然是对这小城有着相当深刻的感情,只有这样才会对自己拒绝他的请求如此在意。

    心中念头转动之间,他却是改变了自己原来的想法,道:“本来我是想要问你哪个城市的藏书殿最大的。”

    张元听得本来二字,眼中光芒微微一亮,一种叫做希望的东西在他的眼中重新泛出。

    既然有本来,那就说明现在会有所不同了。

    “难道。前辈愿意来当这城主了?!”张元心中闪现希望,张口便道。

    “非也非也。”罗帆自是摇头一笑。

    “这……”张元一听,又是一阵失望。

    “你所求的便是城主的道行境界能够比现在更高?是不是?”罗帆见得他失望,呵呵一笑。问道。

    “正是。”张元想到什么,眼中又有希望闪过。

    “既然如此,那我指点你一番,让你的道行境界有所提升,不就可以了?”罗帆道。

    张元一听,面上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张口结舌。道:“这,话是这样没错……”

    此时此刻,他心中充满了无法言喻的惊喜,这种惊喜,甚至若是罗帆忽然说出愿意留在这里当城主都是远比不上其中万一。

    原因很简单,他延请罗帆前来当城主,只不过是因为他自身的道行境界已经无法再有进步,限制住了这个城市的提升。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实上,他心中对于将城主之位让出,还是十分的不舍的。只是因为对这城市的感情压下了这种不舍,故而才不得不为。

    而若是如同罗帆所言的,他指点一番自己,让自己的道行境界获得提升,那就不单单不用失去这城主之位,这个城市的前途也能获得提升,而他那已经不知多久不曾有所进展的道行境界,也能够获得久违的提升,这比起让出城主之位岂不是好上无数倍,他哪里可能不惊喜?

    不过。这张元毕竟已经是超越先天大罗的强大存在,道心稳固无比,虽是惊喜难言,但还是很快的便反应过来,对着罗帆便跪倒叩拜,口中道:“多谢前辈慈悲。张元永世不忘前辈大恩大德,还望前辈留下名号,也好让张元铭记在心。”

    罗帆任凭张元跪下,待得他说完之后,方才扶起他来,道:“只是举手之劳罢了,却算不得多大恩德。不过若要我的名号却也不难,待你突破眼前的境界,我便将名号告知与你。”

    传道授业,让张元突破境界,获得生命本质的提升,这对于罗帆来说乃是举手之劳,对于张元来说却是惊天的恩德,自然是有资格受张元一拜。

    “是。张元定努力修行,定能达到前辈要求,知晓前辈名号。”张元不敢多说,只能站起身如此说道。

    接下来,罗帆便在这名叫虎隐城的小城住下了。

    而且,一住,便是百年之久。

    这百年之间,他一边自己修行,体悟这梦境世界的规则法则,体悟那冥冥中的大道,让自身能够在这梦境世界之中发挥出越来越强大的神通威能,让自身的实力能够在这里获得更好的发挥。

    另一边,他却是如同当初他所说的一般,指点着张元,让张元的道行境界获得稳步的提升。

    其中,在这些年之中,他已是几乎彻悟了这个世界的种种规则法则,感应到了那冥冥中的大道,将自身合道者的道行境界结合到这个梦境世界的种种玄妙之中,让自身已是能够在这世界之中将自身合道者的强大威能完全发挥出来了。

    而对于张元的指点上,成果也是相当喜人。

    张元修行的乃是这个梦境世界之中最为流行的阵法之道。

    这种法门,并非是一般人所想一般,如同皓首穷经的专家一般研究阵法的玄妙,而是通过不断的体悟阵法玄妙,将自身渐渐的一切重新构筑成为一个个阵法。

    只要这构筑成为身躯的阵法越是玄妙,越是强大,修行着阵法之道的存在,其身躯、力量,都会越是强大。

    当然,这并不代表着只要获得越来越强大的阵法便能够让道行境界获得不断的提升。

    事实上,修行到了先天大罗之境的巅峰之时,所掌握的阵法,在数量上,在玄妙上,都已经是足够阵法之道的修行了。到了那个时候,哪怕是再掌握更精妙,更玄奇,更繁复的阵法,甚至再将那样的阵法更多的镌刻在自己的身上,也再不会对道行境界的提升有着任何帮助的。

    那样做的后果,最多最多,也只是让身躯,让力量变得更加强大而已。

    在遇到罗帆之前的张元,便是已经处于那个境界,他所掌握的阵法,所将身躯改变而成的阵法,已经是达到了极限,达到了再无法推动他道行境界获得提升的地步了。

    到了这个境界之后,所需要做的,却再不是增加阵法,再不是将身躯改变成为阵法,而是反过来,要将阵法整合,将身躯所改变而成的阵法重新转化,重新演变,最终创造出全新的,最适合自己的阵法,将自身的身躯直接转化成为那样一个阵法,方才可能让道行境界获得突破,最终踏入准圣之境。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