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五十六章 计划

正文 第九百五十六章 计划

    整理阵法,对罗帆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便是指点他人,对他来说,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但,这却并不代表着他能够马上便让张元做到。

    因此,足足耗费了百年时光,张元方才在最近,找到了将阵法整合的关键之处,找到了那一团乱麻的线头所在。

    便在找到那关键所在的瞬间,张元心中的惊喜之强,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简直便让他无法抑制自身情绪的波动,足足在城外大笑了三日三夜,一直到将情绪发泄得差不多之后,方才前来叩拜罗帆,谢过罗帆的指点。

    罗帆对此,却只是挥挥手,让张元继续修炼而已。

    毕竟,找到线头,找到关键,也只是开始向着准圣之境修行而已,距离真正突破此时的境界,成就准圣,却是还有着极大的距离。相比之下,便是比起当初从零开始一直修行到超越先天大罗在难度上也差不了多少。

    当初从零开始修行,乃是在身上不断的加入阵法,一直到无法加入的极限。而此时要突破境界成就准圣,却是要整合阵法,让阵法不断的减少,最终减少到化为一个阵法,根本便是一个相对应的反过程而已。

    好在,虽说是一个相对应的反过程,但张元毕竟已经再非当初那种普通凡人的模样,或者说,再非普通先天大罗(在这梦境世界之中,普通人,便是先天大罗之修)。他的境界比起当初强了不知多少倍,虽是同样的过程,他却再不需像当初那般耗费那样巨量的时间。

    按照罗帆的推算,顶多也只需要千年时光,他便能够完成当初不知耗费多少万年的过程,突破眼前的境界,跨入准圣之境。

    而梦境世界之中的时间。与外界根本便是完全分割开来的。

    在这里耗费多少时间,对外界来说,也都只是相当于那中成准圣睡一觉的时间而已。因此,对罗帆而言,浪费千年时光。也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当然,话虽如此,但罗帆却并没有要待得张元完全成就准圣之境才离开的想法。只要张元的修行踏入正轨,再不需他指点,日后能水到渠成成就准圣之境,他便自会离开此处,前往其他城市。继续他之前所想的那个计划。

    之后,又是百年时间过去。

    这一日,张元闭关修行之处,忽然间光芒闪耀。无数奇异的线条、符文忽然间从那一处静室之中爆发而出,瞬间便席卷了方圆数百里范围。

    这些光芒,这些线条,这是些符文,尽皆是由某种极其玄奇的能量组合而成。这种能量玄妙非常,比起这虚空之中的无穷先天元气要高级千百倍,其中更是包含着某种至为坚定的意志烙印在其中。

    显然,组成这些光芒,这些线条,这些符文的能量。乃是一名修士所修成的力量。

    而那修士,很显然,只可能是张元。

    罗帆在这时正于不远处闭目调息,感应到这边的异常,感知微微一放,刹那间便已经明白了一切。

    脸上不由得现出淡淡的笑容:“终于是将阵法的数量缩减一半了,看来果真是已经踏上正轨,却是差不多是离开的时候了。”

    便在他闪过如此念头之时,那一处静室周围的种种异象猛然一缩,但却并非缩回那静室之中,而是直接在那静室上方凝缩成为一个人影。那人影乃是一名中年男子的模样,身上带着强烈的威严,呼吸之间,与这城市有着某种莫名的呼应,正是这虎隐城的城主,张元。

    此时此刻的张元,其道行境界距离入灭之境,也即是距离准圣之境已是更近了一步,比起当初强了何止十倍。

    悬浮在虚空之中,周围力量隐隐,偶尔的便有着种种奇异的符文在他身周的虚空之间一闪而逝,更有着一个个阵法的轮廓在他身周忽闪忽灭,将他映照得玄妙异常。

    罗帆心念一动,身形已经来到了半空之中,直接便在张元面前悬浮着。

    张元见此,连忙收拢周身气息,向罗帆一躬身,道:“小子终不负前辈所托,却是已经完成了整合阵法的第一步。”

    “不错,短短的二百年时间便有着这样的进步,确实是难能可贵。你如今的突破之路第一步已经成功迈出,说明你已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了,却再不需我在一旁多说。今日,你我便就此别过吧。”罗帆微微一笑,道。

    他在此处呆了两百年时间,虽说并没有失去耐心,但也早已觉得呆在这里的时间已经是有些太长了,既然此时这张元已经突破,他算是完成了承诺,当然再不需耽搁了。因此,才会在此时直接便提出要离开。

    张元一听,不由得面色大变,连忙道:“前辈何出此言,小子虽是有些成就,但距离成就准圣却还是差了不知多遥远,若是没有前辈在一旁指点,小子如何能够获得突破?还望前辈慈悲,再在此地留上一些时日!”

    罗帆却只是一笑,口中道:“非也非也,你如今已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日后只需继续走下去便自然能够成就准圣。而且,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此时正是散席之时。”

    说着,他只是淡淡一笑,道了声保重,之后便化为一道遁光,向着远处飚射而出。

    张元一见,大惊失色,连忙高呼一声:“小子还不知前辈名号呢,还望前辈给小子留个念想啊!”

    “吾名罗帆,只不过是以平常修士罢了。”他话音刚落,便有着这样一句话语从远处传来,涌入他的耳中,正是他听了两百年,已经是熟悉到极点的声音。

    随着这声音而来的。还有着一块一指厚,两只宽,上面用一种奇异文字写着“圣”字的令牌,正是那圣人法令。

    张元连忙接过这令牌,脸上现出黯然之色。

    “原来前辈叫做罗帆,可惜,我资质太差。却是未能被前辈看重,无法拜在前罗帆前辈门下……”他心神意念之间闪过如此念头,面色变得更加黯然。那种获得突破的喜悦,也不知什么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愣了好一阵子,他方才降落身形。回到城主府,直接在那府中设下罗帆的尊位,每日祭拜,以示敬重之心。

    便在张元在府中设下尊位之时,已经远离那虎隐城的罗帆心有所感,感到一种莫名的联系从那虎隐城的方向传来,让他感觉一种淡淡的牵挂。

    心念一动,稍稍一推算,他便知晓是怎么一回事,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

    设下尊位每日祭拜。这样的行为,实在是有些尊崇太过了。不过,他此时距离那虎隐城已经有不知几万里之遥了。再回去的话,却是有些刻意,再说。那张元要怎么做,这却是他的事情,反正对自己也没有损失,他也便懒得管他,而是继续向着他的目,那一个距离虎隐城最近的一个城市而去了。

    这两百年间。罗帆虽是在虎隐城之中一直呆着,但却并没有停止对这梦境世界的探索。他通过张元的城主权力,搜集了不下于那藏籍,更是从张元口中知晓了当初自己去张元之处所想要问的,这梦境世界之中哪个城市的藏最多。

    因此,他此时所选择的大方向,便是向着那一个藏最多的城市而去。

    罗帆的速度快速得无法想象,很快的,他便已经来到了前往那藏最多的城市方向上,距离虎隐城最近的一个城市周围。

    这个城市,其风格看起来与虎隐城完全不同。虽依然是宏大浩瀚,依然是有着无穷威势在其中,但其中却多了一股铁血的韵味。显然,这城市并不会如同虎隐城那样平和,或者说,这个城市之中的生灵,比起虎隐城之中的生灵要显得好战。

    “血战城”这便是这个城市的名字。

    这个城市,比起虎隐城要大上一倍左右。不过,其中最强者,却也只是与当初的张元差不多而已,依然只是超越先天大罗,但却还不曾踏入准圣之境的境界。

    正是因为彼此之间境界相当,这“血战城”才能够与“虎隐城”如此和平的相处,若是彼此之间有着实力的差距,以这血战城之中散发出来的铁血韵味,显然不可能任凭虎隐城在一旁静静的呆着,便是不会起将虎隐城占据的心思,也定然会产生竞争,必然会产生摩擦,最终发生许多争端。

    这“血战城”同样是没有城墙,同样是只是一个大大的阵法包围住这个城市。只是,这个阵法却是与那虎隐城的护城阵法完全不同。那虎隐城的阵法显得精妙,显得繁复,显得玄奇,但这血战城的护城大阵,却好似是一个战阵一般,粗犷,古朴,有一股凛冽的杀意隐藏在期间,偶尔闪过的那一个个符文血红血红的,好似是随时可能滴落的鲜血一般。

    罗帆结合自身在那虎隐城所知晓的种种常识,却是对这血战城的本质有了更深的了解。

    身形降落在那城门口之时,与虎隐城一般,同样是有着一种被窥视的感觉生出。而与虎隐城不同的是,这种被窥视的感觉之中,还夹杂着一种强烈的战意。便好似那在窥视着他的人有着强烈的,要与自己战斗的心思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却只是淡淡一笑,并不以为意。

    待他走到阵法入口之时,一名身穿战甲的壮汉带着一队兵士已经迎了出来。

    这壮汉有着接近丈二的身高,肌肉贲起,好似钢铁铸就,甚至闪烁着金属的光泽。整个人站在那里,便有着一股铁血之意扑面而来,让人好似面对这百万大军一般。

    这人周身气息内敛,并不露一丝半毫。但罗帆却一眼便看出这男子有着超越先天大罗的实力,显然。此人便是这血战城的城主。

    这城主出来之后,先是向罗帆一拱手,道:“血战城城主战血,欢迎前辈到来。”

    他的名字,居然便直接是这血战城的血战二字反过来而已,看来这名字怕是他成为城主之后自己取的。

    “城主客气了,我前来血战城。只是为了看看贵城的藏书罢了。还望城主行个方便。”罗帆对此却并没有在意,只是呵呵一笑,道。

    “藏乃是为所有人开放的。前辈想看随时都可以看,却没有什么行不行方便之说。只是,因为规矩。却还望前辈带上这圣人法令才好。”那战血城主很是恭谨的道。

    他的声音嗡嗡作响,宏大非常,其中更是有着一股金铁之意存在,与其名字及其相配。

    罗帆自然知道规矩,也不在意的点了点头,道:“自然是按照规矩来。”

    说着,那城主便接过手下递过来的一块圣人法令,转过来十分恭敬的呈到罗帆的面前。

    罗帆别有深意的看着那城主,呵呵一笑,接过了那圣人法令。

    当下。便感觉周身一重,实力已经是被压制到了与这战血城主同级的层次了。

    见得如此,那战血城主不由得双眼一亮,道:“前辈请。”

    罗帆点点头,便随着他进入了那城中。并被那战血城主直接领到这血战城的藏书殿之中。

    这藏书殿比起虎隐城的那个大体相同,只是细节上却多了许多血战城特有的气质,显得十分的粗犷,多了一股铁血的韵味。

    罗帆原本以为半路上那城主便会说一些什么,提出自己预想当中的要求,却没想到。一直到那藏书殿之中,这城主依然没有说出什么要求,只是向自己介绍这血战城的种种特点罢了。

    “看来,还是有些耐心的。”罗帆自然不会认为他是打消了想法,心念一动,如此想到。

    不过,他此时提与不提对他来说都没有任何影响,因此也便将这抛在一边,直接钻入那藏书殿之中,开始观看这藏书殿内部的种种藏书去了。

    这藏,和那虎隐城藏有着不少是重复的,但同时,也有着更多的书是那虎隐城的藏书殿之中所没有的。

    同样是花了一个月时间,罗帆便将这整个藏书殿之中数百万册书籍看完了。

    看完这些书籍,他对于这个梦境世界的修行系统,种种历史,种种常识又有了新的认识,感觉眼界也开阔了一些,隐隐间,对做这场梦境的中成准圣的修行奥妙,有了一些模模糊糊的感应。

    自身的道行境界,隐隐间也有了一些松动,虽还不曾突破成就合道小成,但却再非之前那样找不到方向了。

    这样的收获,却是让他心中充盈着喜悦,更加坚定了自己原本的想法。

    心中环绕着欣喜,罗帆在踏入藏书殿的一个月之后,终于走出了这藏书殿。

    一出这藏书殿,一个预料当中的人影便出现在那殿门口。那人身高丈二,身形健壮,身着战甲,脸上有着强烈的战意。正是这血战城的城主,战血。

    “战血斗胆,想挑战前辈,求前辈不吝指点!”这战血城主嗡嗡说道。

    听得这话,罗帆不由得一笑。在当初第一眼见到这战血之时,罗帆便已经猜到他会说这样的话语了。

    他从那城门口走到这藏书殿的过程之中所等待的,也正是他这句话。

    这战血能够将这句话憋到这个时候,却是让他对其耐心刮目相看。

    “挑战?也好,我却也想要见识见识战血城主的战法,战血城主带路吧。”此处乃是藏书殿的门口,更是大马路上,显然不是战斗的好地方,因此罗帆直接便说道。

    那战血听得罗帆这样一说,不由得双眼大亮,道:“多谢前辈成全!”

    说着,转过身来,化为一道遁光,冲天而起,向着这城市的某一处位置飚射而去。

    罗帆见此,呵呵一笑,抬步轻跨,轻松自在的跟在那战血身后,不落半分,也不快丝毫的,与战血同时落在了这城市偏东方的一个练武场之中。

    这个练武场内部本来有着数十人正在其中打熬身躯,锻炼战斗技能,忽然间见得罗帆与那战血的出现,俱是惊呼出声。

    接着,也不用战血多说,他们很是自然的便离开了这练武场,但却并没有离去,而是站在远处,远远的看着这练武场,显然是不愿放过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战斗。

    看他们那熟练的,完全不需要指示的自发行为,很显然,这战血并没有少做现在这样的事情。

    那战血见得罗帆与他分毫不差的落地,眼中光芒更盛。脸上不知不觉间挂上了一个充满斗志的笑容,周身气息再不收敛,而是毫无保留的散出,如同海浪一般向着四面八方席卷。

    这个练武场有着数十万丈方圆,其中被一个个阵法分成了数千个区域。

    而在这数千个区域之外,整个练武场又被一个巨大的阵法裹住。此时此刻,那将练武场分割成为数千个区域的那些阵法没有一个被激活,只有那最大的,包裹住整个练武场的阵法方才闪烁着淡淡的光芒,护住了这整个练武场。

    便在战血将气息毫无保留的放出之时,那裹住练武场的阵法上面光芒暴闪,直接隔绝了那气息继续外传的途径,让那气息只能局限于这练武场内部。

    “相当不错啊。”罗帆见了,不由得暗自感慨,脸上却是现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