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七章 血战域

正文 第九百五十七章 血战域

    这战血城主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虽看似随意的弥散出去,但其内里却包含着极其精微的奥妙。

    那些气息,却是借助这练武场周围的防护阵法的威能反激而回,在这练武场内部,构筑出了一个极其玄奇的领域出来。

    这个领域,完全便是其气息所凝聚而成,那其中的空间,其中的时间,其中的规则、法则,完全便是因这气息而改变,因这气息的存在而扭曲。

    因此,这一个领域,若是一不小心,便会将之忽略,认为那只是普通的气息压迫而已。

    而罗帆显然不可能将之忽略,他一眼便看出了其中的究竟,所以才有着这样的赞叹。

    这一个领域,极为玄妙,在其内部,似乎一切都被纳入这战血城主的掌控之下,那战血城主的一呼一吸,都似乎影响了那时间、空间的构成一般。

    “这便是所谓的血战域吧。”罗帆微微一笑,张口说道。

    那战血城主一听罗帆之言,双眼之中的光芒更加闪亮,哈哈一笑,道:“前辈见多识广,没错,这便是我们血战城的传承领域,血战域。这虽不是什么秘密,但却极少有修士知晓这血战域是这样的形态,前辈能够看出,实在让战血佩服。”

    说话间,那周围的气息剧烈震荡,猛然间演化出了无数奇异的光影出来。

    千百头巨大异兽的虚影凭空凝聚成形,出现在战血身体周围,环绕着他,遥遥对着罗帆,似乎正在作势随时可能向着罗帆猛扑过来一般。

    罗帆走了两个城市,将两个城市的藏书殿之中所有记载的书籍都完全记在心中,对于这梦境世界的种种常识自然是相当的清楚了。这血战城的血战域,他便是从那些藏书之中知晓的。而这些此时在战血城主周围出现的那千百头异兽,对他来说也完全没有任何秘密。他只是一眼扫过去。便瞬间知晓了这每一头异兽到底是叫什么,又有什么样的特殊能力。

    而这些能力之中,有强有弱,却并非统统都是那些强大的异兽。

    很显然。这些异兽,并非是随意挑选,也并非是那战血城主看哪个比较强大便将之挑选出来的。而是按照某种奇异的规律进行组合,契合某种玄妙道理的。

    只是,罗帆虽已是看出这些,但却并不代表他便能知晓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规律,那组合出来的又是什么样的玄妙。毕竟。他也只是第一次接触这血战域,第一次接触到这种玄之又玄的战法。

    “这种战法,显然不是那中成准圣凭空臆想出来的,看来却是包含着一种更深的玄妙,或许我可以从中获得更多体悟也说不定。”这样一个念头,猛然间在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

    当闪过这个念头之后,罗帆却是变得认真了许多。

    那双眼之中也再非之前那种一切不滞于心的淡定从容,而是变得凝重了许多。其中的光芒也闪亮了许多。

    便在这时,那战血城主却并没有继续等待。他一直以来都称罗帆是前辈,那自然便是自承晚辈了。哪里可能会有晚辈站在那里等待前辈攻击的?先动手的,自然只可能是他,而不可能是罗帆。

    他大喝一声小心之后,身躯一震,周围那无数的光影猛然间向他身躯凝聚而来,那千百头异兽各自变幻,闪耀出各色不同的光芒出来,融化了它们自身,让他们汇聚成为一体,直接在那战血城主身上凝聚出一个人形虚影。

    这个人形虚影有三丈高下。看起来光芒闪耀,那力量气息汇合了战血城主体内的力量,直接突破了极限,达到了入灭之境级别方才可能达到的层次。

    这人形虚影成型之后,那战血城主便猛然带着这虚影向着罗帆猛扑过来,双手张开。在虚空之中微微划动,时间、空间,都似乎在这过程之中生出了奇异的变幻,好似瞬息间变得有些不同步,他的光影也变得有些虚幻,似乎断断续续,时而出现,时而消失一般。

    “原来如此。”罗帆双眼一亮,却是看出了其中的奥妙。

    这血战域所选择的异兽,居然彼此配合,最终能够凝成一体,直接将所有异兽的力量,威能都完全激发出来,再汇合战血城主体内的力量生出了质变,达到了超越其本身能力一个层次的地步。

    如此神通,果然不愧是名声在外的血战域。

    可惜便是应用受到了限制,若是能够在随时随地都能够使用,而不必借助这练武场周围的阵法,这血战城必然不止是此时这样的成就而已。

    不过,这样,对他来说,却还算不得什么。

    他此时的神通威能虽被限制到与这战血城主一般无二的境地,但他毕竟乃是名副其实的合道者,他的道行境界,他的眼光,都比起这战血城主要强大不知多少倍,对力量的运用,对规则、法则的利用,对时间、空间的改变能力,都绝不是这战血城主所能够比拟的。

    哪怕是此时这战血城主借助那血战域将自身的神通威能提升到了入灭者方才能够达到的境地,他的本质却依然是入灭之下,对力量的掌控,对时间、空间的改换,都远不能与罗帆相比。

    因此,罗帆面对这样的攻击,脸上却并没有现出任何慌张之色。

    心念微动,身形便一阵虚幻。

    接着轻轻向一旁跨出,无比从容的躲开了那战血城主以及那虚影那足以撕开时空,覆灭天地的强大攻击。

    那战血城主将罗帆的每一个动作都看得清清楚楚,甚至也无比清晰的看出了罗帆所运用的每一种道理,每一种玄妙。

    但,他却不管怎样改变,都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击中罗帆,都之可能从他的身边滑过。

    罗帆微微一笑,道:“这血战域虽威能强大,但毕竟还不是你自身的力量,若是什么时候你能够不借助那周围的阵法来施展这血战域,方才可能完美的掌控这带来的每一丝力量。”

    说着。他并指轻轻一戳,戳中了那虚影之上的一个奇异的交接之处。

    这虚影,虽能够汇合那战血城主的威能凝聚出超越其本身一个级别,达到入灭之境的力量。但本身毕竟是由千百头异兽凝聚而成。哪怕是这些异兽有着种种玄奇的威能,它们的凝聚手段精妙难言,但毕竟不可能真的一体。其中必然还是有着一些缝隙,还是有着一些区别存在的。

    当然,这些缝隙,极小极小,非是罗帆这样的存在。定是难以发觉,更无法使用他同样的手法。

    罗帆的这一戳,使用的力量相对于这战血城主来说也是微不足道的。甚至必不得这个世界所拥有的任何生灵的力量——也即是,远低于先天大罗之修的力量。

    但,产生的效果却惊天动地。

    在这一瞬间,那整个虚影猛然间爆裂开来,化为无数细碎无比的碎片。而这些碎片更是在这过程之中依然不断的爆碎,最终化为齑粉。形成了一片淡淡的烟雾,包裹住那战血城主的身躯。

    那战血城主在这一瞬间,只感觉一种无法形容的痛苦从魂灵深处产生。那种痛苦,简直好似自己的魂灵都随着崩溃成为无数细小的碎片一般。

    接着,那烟雾四处散逸,席卷了整个练武场。那练武场的虚空之间噼里啪啦的声响响个不停,转眼间便完全消退,那练武场周围的阵法失去了光芒,那练武场之中的虚空也恢复了清明。一切都好似挑战不曾发生过一般。

    只有那战血城主双膝跪地,双手按住地板,头颅低垂,身下有着一滩越来越大的汗渍存在着而已。

    “多谢前辈指点。日后小子但有所成,必是前辈今日所赐。”那战血城主沙哑的声音猛然传出来。

    这话语,说得好像是战斗失败之后怀恨在心,日后定要报仇的宣言,但罗帆却从中听出了诚恳与感激。显然,这话语。并非那汇总要报仇的宣言,而是真正的,发自这战血城主内心的感激。

    面对着这样的话语,罗帆只是一笑,道:“我的手段粗暴,你勿要怀恨在心,我便欢喜了。”

    那战血城主连忙强忍住自身的疲倦与痛苦,抬起头来向罗帆拜倒,道:“前辈何出此言,若无前辈将那阵法留在我体内的烙印完全破除,我日后根本不可能完全抛弃这阵法来施展这血战域,道行境界可能便要永远局限于此时的境界,何敢怀恨在心?!”

    这战血城主乃是这血战城出生,成长的生灵,对他来说,这血战城,便是他的一切。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能够将这血战城的传承领域,血战域修炼得如此出神入化,能够将其威能发挥到极限,让他在此时这只是突破先天大罗之修,但却不曾成就入灭者的情况下施展出入灭者级别的存在方才可能施展的神通威能。

    但,也正是因为他太早接触这血战域,将这血战域修炼得太过深入了,这一个血战域在他的身体深处,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这个烙印,除了让他能够更加轻松的施展这血战域之外,却也反过来,让他受制于这血战域,让他无法脱离这血战域的窠臼,从而道行境界局限于此时的层次,不能获得突破。

    其中的原因很简单,这一个血战城的血战域,乃是必须借助这练武场周围的这个阵法方才可能施展出来的!虽说,这个阵法,并非一定局限于这练武场,在其他地方也可以摆置,但却已经是一种外物。换句话说,在身躯内部打下了这血战域的烙印,便相当于他在身躯内部打下了外物的烙印。

    若非这个世界的生灵一出生便是先天大罗,有着这样的烙印,他甚至不可能成就先天大罗,哪里还可能带着这样的烙印成就入灭者,或者说,成就准圣之境?

    而罗帆方才那一戳,不单单戳破了那一个虚影,戳破了那血战域,还戳破了他身体内部所包含着的那一个,血战域的烙印。这样一来,他日后固然难以施展这血战域,但却也少去了其对身躯的桎梏。打破了他道行境界进步的障碍。这让他怎能不感激,怎能不欢喜?

    “哈哈……”罗帆一听战血城主所言,却是哈哈一笑,将他扶起。道,“你既然不怪,我便放心了。我想你所修的战法,修到巅峰应当也能够凝成这血战域的吧。”

    “前辈神目如炬,小子当初刚刚接继城主之位,因为实力无法服人,一时心急。走了这捷径。日后虽是后悔无比,却已是难以挽回。”战血城主很是惭愧的道。

    “如今你脱去枷锁,日后只要顺势修行那战法,便自然能够获得突破,成就准圣之境,却是前途无量啊。”罗帆呵呵一笑,道。

    “今日多得前辈指点,小子早已败得无法收拾。不敢厚颜冒犯前辈,还望前辈赏脸,前往舍下一座。让小子奉上美酒,聊表感激。”战血城主连道不敢之后,说道。

    罗帆却是摇摇头,道:“我欲往智胜城,来血战城也只是为了见识藏书殿中的诸多藏书罢了,此时事情已毕,却不好再留了。”

    “前辈为何走得如此之速?小子甚至还不知前辈名号,若是就此让前辈离开,小子如何见得他人?!”战血城主面现惊色,连忙道。

    “哈哈哈。修行之人,何来这样多的啰嗦?我去也。”罗帆哈哈一笑,抬脚一踏,化为一到长虹,转眼间已是消失在战血城主的面前。

    战血城主对罗帆感激莫名,虽是极度不舍罗帆离去。想要将他留住多多请教,却也不敢拦截,只能怅然的看着罗帆离去。

    不一会间,又有一道光芒从远处向着战血城主飞射而来。

    战血城主一感应那光芒来处,发现正是罗帆离开的位置,不由得大喜,以为罗帆重新回来,连忙上前迎去。

    只是,转眼间,那光芒已经落到他的面前,停滞下来。却是一块一指厚两只宽,上面镌刻着一个奇异文字“圣”自的令牌,那圣人法令。

    显然,是罗帆离开了这血战城之后,这圣人法令脱离他的身躯,被他直接重新送了回来。

    随着这圣人法令回来的,还有着这样一句话语:“你我缘分一场,我便留下名号与你知晓吧。吾只是以普通修士,名为罗帆,你且记着罢。”

    战血城主接过这圣人法令,听得罗帆传音回来的声音,脸上现出了怅然之色。

    “原来前辈是如此名号。”他心中如此想着,心念一动,化为一道遁光转眼间回到他的城主府,落下。

    他的城主府却是与那虎隐城的城主府不同,那虎隐城的城主府好似园林一般,这血战城的城主府,却好似一个军营,其内部建筑十分平整,十分的方正,自有一股铁血的气息透出。

    这战血城主在城主府降落之后,召来副城主,道:“你将本城的斥候部队全部派出,前往大陆上其他城市,主要目标,就是从本城到智胜城这路线上的那数千个城市。”

    “是。”那副城主连忙说道,“只是不知他们的任务是?”

    “他们的任务很简单,打听一位叫做罗帆的前辈准圣,最好找出罗帆前辈曾到过哪里,又正在哪里,之后前来回报。”战血城主毫不犹豫的道。

    那副城主连忙肃然应诺。

    接着,便下去安排人手去了。

    不多久,这血战城之中有着道道遁光向着四面八方飚射而出,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向着整个大陆铺散而去。

    “罗帆前辈,小子虽无缘在你身边请教,但至少要知晓前辈到了何处,日后若是有疑惑,也好前往前辈之处请教。”战血城主此时心神意念之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没错,他派出那诸多斥候前往其他城市的目的,便是为了掌握罗帆的行踪,虽说这样似乎有些冒犯罗帆,但为了能够知晓罗帆的所在,日后有所难解的疑惑之时能够找到人询问,他却已经是完全顾不得了。

    便在战血城主吩咐斥候前往诸多城市打探消息的时候,已经来到另一个城市的罗帆心有所感,不由得面现苦笑不得之色。

    “这战血与张元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性格,做法也是完全不同。不过也好,这样的做法却是与我的目的不谋而合,便随他去吧。”他如此想着。

    罗帆在两个城市停留,看书,乃是他最重要的目的,因为那藏书之中,记载着许多这个梦境世界的秘密,看这些书籍,体悟这些秘密,能够让他对于这梦境世界更加的了解,同时也对做出这个梦境的中成准圣更加的了解,从而提高他日后战胜那中成准圣的几率。

    而他在两个城市停留,指点那两名城主,原因自然非是他多慈悲,多好为人师。

    而是,为了扬名!

    为了借助这些城主,宣扬自己的名号,让自己至少要成为这梦境世界的名人!

    ♂♂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