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六十章 蛮荒之地

正文 第九百六十章 蛮荒之地

    罗帆虽并非自高自大,更不会自认为自己特别与众不同,认为自己所做到的事情都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够做到的。

    但,他自身悟得那一丝丝时代潮流的奥妙乃是在无数机缘巧合之下,不知多少凑巧堆积之下所造成的结果。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他并没有自高自大,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独一无二的成就,却也会自然的将其他人能够做到这样成就的可能性摆到一个极小的几率上。

    而此时此刻所出现的情况,却是完全超乎他的想象之外,自己刚刚体悟得一丝丝那时代潮流的奥妙,刚刚能够施展出一丝丝淡薄无比的明红光芒出来,在他面前,居然便已经出现了那虽说比他所悟更稀少了不知多少倍,但本质却并没有太多降低的这种明红出来,这让他怎能淡然接受?又怎能不感到震惊莫名?

    罗帆的感知便如此停顿在那燕缘的识海之中,眉头紧皱,一时间没有了动作。

    而他的行为,对于那燕缘而言,却便好似他也找不出原因,似乎陷入了一个难题之中一般,不由得情绪急剧下沉,便是身体也忍不住微微一晃。

    正是这一晃,让罗帆清醒了过来。

    “我能体悟到,这中成准圣的道行境界比我尚且高上许多,能够体悟到也是情理之中。再说,在这一条道路的背后可是有着那高深莫测的大能存在,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并不值得惊讶。”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心念微动,感知一缩,便缩回了身躯之内。

    当罗帆的感知缩回,那燕缘神色很是紧张的问道:“不知小女子可还有救?”

    “你所受的伤势颇为奇怪,不过却并不难解。不过我对那伤你的存在颇有兴趣,你痊愈之后可否带我见见那存在?”罗帆微微一笑。道。

    既然已经是找到了让这女子的魂灵无法恢复的根源,罗帆自然便有了把握治好这女子了,因此却是直接开口断言能够治愈。而对于那伤到这女子的存在有兴趣。那当然便是因为那明红光芒的存在了。

    这不单单因为那存在可能与创造这梦境世界的中成准圣有更近的关系——或是亲密,或是仇恨,总之与别个不同便是。而且还因为。他更在意那存在所悟得的,那时代潮流的奥妙。

    此时此刻,罗帆所掌握的,那时代潮流的奥妙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丝丝而已。相比于真正的时代潮流来说乃是沧海一粟都不足以形容。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一点其他生灵所体悟到的时代潮流奥妙,都可能对他有巨大的帮助,这让他怎能不在意。

    那言语间一听罗帆之言,不由得大喜过望,连忙道:“还望人师前辈不吝施救,至于那伤小女子之人。只要前辈愿意,小女子随时能带人师前往见他。”

    罗帆点头微笑。

    抬手一指,便有着一道透着微微明红的无色光华从他手指之中冲出,直接灌入燕缘的眉心泥丸宫之中,再透过那泥丸宫涌入她的识海世界。裹住了她那由一个无比繁复无比玄妙的阵法所构成的魂灵。

    那魂灵原本已是暗淡无光,飘渺虚幻,好似随时可能崩散消失。但被这光华裹住的瞬间,却猛然间变得稳固起来,一种永恒不动的韵味从这魂灵之中直透而出。

    接着,那魂灵之中拥有的那稀薄无比。甚至罗帆一不小心都可能将之忽略的明红微微颤动,继而开始改换其原本的存在方式,开始了微微的蠕动起来。

    这种蠕动,极其微弱,却也极其玄妙。

    在那蠕动之中,这燕缘的魂灵好似脱去了原本压在其身上的一座巨山一般,周身上下变得无比轻松。

    浩瀚无极的灵魂力量开始凭空产生,不断的融入她的魂灵之上,让她的魂灵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稳固,变得强大。

    不一会间,这魂灵,居然便已经是完全脱去了那在种飘渺虚幻的韵味,直如实体一般,有着一种金刚不坏的韵味在其中。

    见此,罗帆微微一动念,那灌入燕缘识海之中的透明光华一转,那点在她魂灵当中的明红便好似受到了强烈的吸引一般,直接脱离了那魂灵,完全你融入那透明光华之中。

    便在这点明红融入的瞬间,罗帆猛然间感到无穷信息流过他的心神意念之间。

    这信息的量之大,达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境地,若是一名普通的入灭者,说不定便会被这信息直接撑爆心神,化为行尸走肉了。

    好在,罗帆此时已是突破了合道小成而成就合道大成的境界了,心神的承受能力之强,早非当初可以比拟。对于这样的信息冲击,他却并没有任何的勉强,直接便将之完全承受了下来。

    这些信息虽是如此巨量,但,真正停留在罗帆既已之中的,却是极少极少,几乎是微不足道的一丝丝而已。

    其他的,几乎所有的信息,都只是将罗帆的心神、记忆当成是一个中转站,虽是完全涌入其中,但在那之后,却又好似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一般,不断的消失。便好似他当初悟得那一丝丝时代潮流的奥妙之时一般。

    这样的情况,罗帆虽称不上是早有所料,但却也算是有经验了。对此却是毫不动容,也不阻挡那些信息涌入,更不阻挡那些信息消失,好似真的将自身的心神,自身的记忆都当成是中转站一般,任凭这些信息通过。

    这整个过程发生的速度极其快速。

    几乎一个呼吸不到,所有信息的涌入便完全停止了。而那残留的一丝丝信息,也终于在罗帆的感知当中现出真貌出来。

    这些信息。非是其他,正是一丝丝的,甚至比起罗帆所悟得的那时代潮流的奥妙也算是微不足道的时代潮流奥妙。

    这些奥妙的加入,并没有让罗帆所施展出来的那明红光华浓郁一丝半毫,但却让罗帆感觉颇有收获。便是那刚刚突破的道行境界,也变得更加的稳固了。

    “果然如此。”罗帆感应到这收获,长长一叹。眼中既有欣喜,又有无奈。

    欣喜的,是自己所行不孤。并非只有自己体悟那时代潮流的奥妙。无奈的却是,那背后的大能算计得实在是太深太深,几乎将自己的一切都算在其中了。

    将那光华收回之后。燕缘也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接着,她对这罗帆盈盈拜倒,道:“多谢人师前辈救命之恩。”

    “不必多礼。”罗帆只是一小,抬手虚扶将这女子扶起。

    此时此刻,燕缘虽依然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依然是十分的虚弱,依然比起全盛之时弱了不知所多少万倍。但,那种压在她心神当中的,随时随刻可能身死道消的感觉。却已经是完全消失,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了。

    她只感觉周身轻松,感觉自身的魂灵在以无法想象的速度向着巅峰全盛状态跨进,那种感觉,她哪里还不明白。只是这么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眼前的人师前辈,居然便已经将困扰了她很久的伤势完全恢复过来了。这让她怎能不惊喜,怎能不感激

    眼见燕缘站起身来,罗帆道:“你现在身体尚且还不曾完全恢复过来,不如且去休息。待得身体完全恢复之后,再带我前往寻找那将你打伤的存在,如何?”

    那女子连忙摇头,道:“小女子不必休息,那一处位置距离此地距离颇远,要赶去那里,至少还要数个月之久,一路上尽可恢复。若是前辈方便的话,我们不如现在便动身吧。”

    罗帆自然是无所谓的,反正这智胜城一直在这里,这藏籍也不会因为耽搁几个月而消失无踪,因此他也便点点头,道:“既然这样,那便有劳你带路了。”

    说着,便与燕缘出了藏书室。

    刚自出藏书室,便见得这智胜城的城主白目远远赶来。

    罗帆停下脚步,几个呼吸后,白目城主站在罗帆的面前,躬身道:“是否是白目做得不够周到,怠慢了前辈,方才使得前辈在未曾看完书籍之前便要离去?”

    说话间,这白目城主的面色有些紧张,有些惶然。

    这些几年之间,罗帆虽没有专门放下时间去指点白目城主,但白目城主知晓罗帆好为人师之名,却也有几次将一些修行疑难来向罗帆请教,获得了不少的好处。

    故而,他却是极其不愿意让罗帆离去,甚至希望罗帆能够永远停留在这里定居。

    正因这种种原因,此时此刻他方才是如此在意罗帆的离去,担心是不是自己有什么事情做错,得罪了罗帆,方才让罗帆不愿意在这里停留。

    至于他为何确定罗帆并没有看完全部书籍,这却更不用多说,他乃是这整个智胜城的城主,这城中的一切,都几乎是在他的掌握之中,罗帆走过几个藏书殿,他哪里会不知道的?

    罗帆只是一笑,道:“城主招待极为周到,谈何怠慢?只是我却有事需要要做,离开一段时日,过一段时间自会回来。”

    白目城主听得罗帆之言,不由得松了口气,他自然不可能会以为罗帆欺骗他,不是只离去一段时日,而是要直接离开——以罗帆的身份,根本不需如此与他扯谎。

    “原来如此,白目心情激荡,冒犯了人师,还望前辈恕罪。”白目城主松了口气之后,神色颇有些惭愧的道。

    本来罗帆只是在这里看书而已,要不要离开乃是他的自由,白目城主前来问询,自然是有些失礼,虽罗帆不一定在意,但他却不能不请罪。

    罗帆却只是一笑,道:“只是一般问询而已,谈何冒犯?今日我还有事,便先告辞了。”

    白目城主连忙道声祝前辈万事皆成之类的祝福话语,之后让开一旁。

    罗帆向燕缘点了点头。两人脚下便有一团祥云出现,将他们两人托起,升到空中,便似缓实快的向着远处而去。

    离去不久,有一道光芒从城外飚射而来,落到白目城主的面前,却是一块圣人法令。

    不需多言。白目城主便知晓,这定然是人师前辈所携的圣人法令。将之收起,面上现出怅然若失之色。

    良久。他摇摇头,离开了这藏书殿门口。

    ……

    罗帆与燕缘站在那祥云之上,看起来书慢悠悠的向前飘荡。但呼吸间,便已经是穿过了数千里。这速度,自然远比不得罗帆原来化为长虹前进,或者挪移虚空。但毕竟燕缘此时身上的伤势依然未曾恢复过来,却不能承受太快的速度,也就只能这样了。

    一路上,燕缘在指点一番前进方向之后,便开始将种种修行疑难拿出来向罗帆请教。

    毕竟,罗帆人师之名早已哄传天下,燕缘更是因为他的这个名号方才敢跨越遥远距离来到此处求医。此时此刻眼看这要与他相处数个月之久,这燕缘又怎会浪费这样好的机会。要知道,这数千年健,人师指点过的修士,至少都是明了自身的弱点。知晓桎梏自身道行的所在,明了该走的道路,那好处多的,更是直接获得突破,达到了以往梦寐以求的新境界。便如那虎隐城的城主张元,便是因人师的指点之后而成就准圣之境。据说那血战城的城主战血,也差不多了。

    燕缘虽有大机遇,获得了极为珍贵的传承,但毕竟绝大多数时间都是自己摸索着修行,不知多少年来,早已是积累了不知多少的修行疑惑,便是道行境界,也不知什么时候被卡在了此时的境界上,不得寸进。在这样的情况下,遭遇到好为人师,而且道行境界又比自己要强大不知多少倍的强大存在,她的表现也就可想而知了。

    对于燕缘的种种修行难题,罗帆自然是来者不拒,但有询问,便给答案。

    以罗帆此时合道大成的道行,这燕缘准圣小成巅峰的问题,对他自然是没有多少难度。哪怕是有些一时间想不到答案的,也只是稍稍考虑,稍稍推演一番,便能将之弄得清清楚楚,毫无任何疑惑。

    而这样的过程,对于燕缘来说固然是一个极其难得的机遇,让她积累了不知多少年的修行疑惑,修行难题一一得到解决,让她甚至隐隐间摸到了更上一层境界的边缘。便是对罗帆来说,也是大有好处的。

    这原因并不复杂,在燕缘的识海之中所存在的那无数阵法,其中有着大部分是他所不曾知晓,不曾听过的。

    燕缘请教的问题很多都是涉及那些他所不曾见过、听过的阵法,这却是从另一个角度来增长他的见识,让他对于阵法的体悟变得愈发的深入,同时也对这创造这个梦境世界的中成准圣有了更多的了解,这当然是相当不小的好处了。

    燕缘虽是请教罗帆种种修行难题,但那却并不曾耽误了她身躯的恢复。

    作为一名小成准圣,她自身的身躯,自身的魂灵,都已经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生生不息,只是一种最基本的特质而已。

    因此,她的魂灵却不需要她专门运使什么法门,什么神通去修复,只要去了那阻止魂灵修复的根源,那魂灵自然而然的便能够渐渐恢复过来,渐渐的变得圆满无暇——虽说,这个过程比起运使疗伤法门,疗伤神通要慢上一些,但最终结果却别无二致。

    而随着燕缘伤势的恢复,罗帆也随着加快了祥云飞遁的速度——到了离开智胜城一个月之后,因为燕缘伤势已经恢复了大半,这祥云的速度,却已是比起最开始出发之时快了百倍之多了。

    到了两个月之后,那燕缘伤势全部恢复,这祥云的速度,已是比最开始之时快了万倍以上。

    在这样的高速之下,又过去了十来日。

    罗帆与燕缘两人已经来到了一处距离那智胜城不知几万光年之外的一座山脉之中。

    这一座山脉,已经是脱离这梦境世界的城市圈子,处于梦境世界的蛮荒之地了。在这山脉周围,只有在他们到来的方向上数光年之后,方才有着一座小小的,比起当初那虎隐城也大不了多少的小城存在。

    这梦境世界,虽说只是那中成准圣梦想之中的,完美的修行世界。但因为那最基本的逻辑性存在,那中成准圣却不可能将整个梦境世界都创造得完美无瑕。让这个梦境世界之中都是一个个的城市。

    在这个梦境世界之中,罗帆之前所在之处,便是这梦境世界的核心所在。那里都是文明的足迹。在那核心之处,虽有着许多没有人烟的区域,但每隔不远,都必定会有着一个或大或小的城市存在。

    这数量多得无法想象的城市,便组成了文明的圈子,组成了这世界的核心。

    而在这核心之外,便是无穷无尽的蛮荒了。其中,有的只是穷山恶水,有的只是无数毫无智慧,但却强大无比的异兽生灵。

    眼前这一座山脉,便是在这样的蛮荒之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