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一章 劫灭之力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一章 劫灭之力

    这一座山脉十分巨大,足有数百万里方圆。

    这山脉之中,所见皆是森森古木,所闻尽是虎啸猿啼。

    站在祥云上微微一感应,罗帆便感觉到其中有着不知多少强大生灵的气息在其中。

    这一处山脉虽是地处蛮荒,并非是这梦境世界的核心文明之处,但毕竟也是这梦境世界之中的山脉,其中生存着的生灵,自然也是遵循这梦境世界的基本规则,哪怕是其中的蝼蚁,也是先天大罗级别的存在。

    而在这无数先天大罗之修之中,有着一股气息若有若无,若隐若现。

    这一股气息,虽是极其隐晦,极其难以察觉,但光是那内敛的方式,便绝非是先天大罗之修所能够做到的了。按照罗帆微微一推算,那存在,至少也是准圣小成以上的境界。或许是小成巅峰,又或许是准圣中成。

    但无论其道行境界是多么高深,至少都不可能比罗帆强大。毕竟,若是其道行境界比起罗帆要强大,那么罗帆却是绝不可能感应到其内敛的气息的。

    “那人便在这山脉之中,小女子当初前来此处采集一种灵芝草,被那人见到,不知为何,他询问几句之后,也不说什么,直接便动手。小女子实力不足,却是被他轻松一招便几乎抹杀。好在他不知因为什么缘故,并不真正的动手杀我,小女子方才能够支撑着找到人师前辈救命。”燕缘心有余悸的道。

    “原来如此。”罗帆点点头,却是微微有些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中念头一动,自身的气息以锥形向着这山脉放出。他此时此刻已是能够完美的发挥自身合道大成的威能,这气息如此放出,却是浩瀚至极,几乎让整个山脉都微微扭曲,似乎要直接崩溃化为虚无一般。

    而正因为他乃是锥形放出自身的气息,因此燕缘虽是在他的身边,却并没有丝毫感应到这气息。没有受到一丁点影响。

    便在这气息笼罩住整个山脉的瞬间,那山脉之中有着一股狂暴的气息冲天而起,直接撞向罗帆放出的气息。这一股冲天而起的气息,正是罗帆之前所感应到的。那一股内敛的,燕缘完全没有感觉到一丝半毫的,那一股准圣小成以上的气息。

    这一股气息与罗帆发出的气息撞在一处,瞬间产生了惊天动地的震荡,一股强烈无比的冲击波从那撞击产生之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产生了一种肉眼可见的空间涟漪出来,让方圆数千万里范围的虚空都好似被一只巨大的手掌揉捏扭曲一般。

    罗帆的气息虽是比起那一股气息强大。但毕竟是分散到整个山脉,却是显得有些分散。而那一股新出身的狂暴气息虽是比罗帆的气息弱小许多,但却集中凝聚,直接轰击着罗帆气息的某些重要的点。此消彼长,结果却是相互持平,罗帆的气息并没有轰散那狂暴气息,那狂暴气息,也没有对罗帆的气息也没有办法反攻而上。

    借助气息来战斗。这在刚开始试探一下还可以,但要凭之战胜对手,便有些不太现实了。

    因此。罗帆眼见自身的气息已经将那准圣小成以上的存在引出,也便顺势将自身气息一收,站在祥云之上等待着。

    一小会过后,一声长啸从那山脉之中冲天而起。

    接着,黑乎乎的一大片乌云往上升起,最终出现在与罗帆同高的虚空之上,凝聚不动了。

    那乌云颇为巨大,有着数千里方圆,与之相比,罗帆与燕缘两人所站立的祥云却是藐小得如同芝麻与乒乓球相比一般。

    在那乌云之上。并非只有一个人影。而是密密麻麻的,有着不知几万身影存在着。

    在这身影之中,站在最前面的,乃是一名看起来颇为瘦弱的中年。在这中年身后,有着十几名青年一字排开。在这十几名青年之后,却是密密麻麻的数万头异兽。

    其中。罗帆一见那中年,便知晓他便是方才与自己气息对撞的存在,也是整个山脉之中最强的,准圣小成以上的存在。而那十几名青年,虽比他弱上许多,但却每一名都是准圣初成,也就是已经踏入准圣之境,远比一般先天大罗之修强大不知多少倍的存在了。至于那后面的那数万异兽,每一头虽都只是先天大罗,但散发出来的气息交织在一处,却是威能大大提升,比它们原本所拥有的力量集合要强大不知多少倍,足以参与准圣级别的战斗了。

    “怎么会是你?!”那领头的瘦弱中年面上现出疑惑之色,口中说道。

    “看来我并不是你所要等的人啊。”罗帆呵呵一笑,道。

    “哼,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还能够找出别人给他出头,真是失算了。”那瘦弱中年很是不忿的道。

    “呵呵,这位道友却是说错了,我却并非是为了给燕缘出头才来此处。只是燕缘所受的伤势让我颇感兴趣,故而前来向道友领教一番,希望再见识见识道友的手段而已。”罗帆并没有询问他所要等的是什么人,而是直接开口将自己的来意说出。

    他的来意,本来就只是这样而已。至于这瘦弱中年信不信,对他来说都是无所谓的。

    那中年眉头一皱,显然对罗帆所说的并不以为然。不过,此时此人已经来到此处,并将气息如此肆无忌惮的压迫下来,他自然那不可能无动于衷。

    心念微动,愣愣一哼,道:“在下瞓魍(fenwang),不知道友如何称呼?”罗帆称呼他为道友,他自然也便称呼罗帆为道友了。修士交往,便是如此。

    “罗帆。”罗帆呵呵一笑,只是将自己的名字说出。

    “原来是罗帆道友。既然道友有心,那在下自然不会吝啬手段。不知道友打算如何做?”那瞓魍淡淡的说道。

    “无他,做过一场便是。”罗帆呵呵一笑。

    那瞓魍双眼之中闪过一道寒光,那寒光之中,似有果然正如自己所料的韵味在其中。

    “那,在下便不客气了。”那瞓魍口中说道,抬手一招。在他身后的那十几名青年,在那青年身后的数万头异兽各自一震,无穷力量从他们体内放射出来,刹那间与他们脚下的那一朵乌云交织在一处。

    那乌云得了这数万股力量的加入。瞬间浓郁了数倍,便是厚度也猛然增厚了数倍之多。

    这增厚的厚度,并不只是往下增加,而是平均的向着上下两个方向一起增加。直接便将那瞓魍与其身后的那数万生灵一同裹在乌云之中。

    瞓魍本身已经是中成准圣,也即是相当于合道之境的境界。虽说,他的道行境界还比不得罗帆,只是相当与合道初成而已。但,这样的境界,却已经足够让他感受到罗帆的可怕,让他明白眼前的罗帆是远比自己强大的无上存在了。

    对于修士而言,面对比自己强大的存在,自然不可能发扬什么以弱胜强的斗志,而是会努力的将一切能够利用的力量施展出来,拉近自己与对手之间的力量了。

    因此。瞓魍只是刚刚一开始,便直接将自身的所有力量,也就是他身后的那数万生灵的力量都集合在一处。让自身所掌握的力量获得极大的提升。最终达到能够与罗帆相媲美的境地。

    面对着这瞓魍集合力量的手段,罗帆看在眼里,虽有着无数打断的方法,但却并没有采取任何一个。

    他来到此处,毕竟是为了见识那从时代潮流之中体悟出来的玄奥,而不是为了杀死这瞓魍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瞓魍越是能够将自身的力量发挥出来,自然便越是合他的心意。

    那乌云在增厚了数倍之后,渐渐的开始收缩。

    随着其收缩,一股狂暴至极的气息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增长着。渐渐的从那乌云之中散逸而出。

    这一股气息,本质上与之前那与罗帆相撞的气息一般无二,但却很快的,将强度提升到一个超越之前那瞓魍气息的地步了。

    便是罗帆,都感觉在这样一股气息面前,心神微微有些发颤。

    这样的感觉一出现。罗帆便明白过来,那瞓魍凝聚了那数万生灵的力量之后,若是论力量,已是比起自己要强大了。

    明白此处,罗帆并没有感到担忧,脸上反而是现出了淡淡的笑容。

    “这样多的力量凝聚在一起,若是没有特殊的方法控制,定然会有着许多瑕疵破绽,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是使用什么办法来消除这种瑕疵破绽吧。”他心神意念之间闪过的,却是这样的念头。

    “人师前辈,快快打断他啊,再这样提升下去,他的实力怕是会无法抵挡啊!”在这时,旁边的燕缘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无妨,正要他的实力提升,我才好见识他的手段。若是之前那样,对我根本没有任何威胁,谈何见识他的手段?”罗帆呵呵一笑,道。

    他淡定从容的神色,虽并没有让燕缘完全打消担心,但毕竟是给了她一些安慰,让她的神色变得冷静了一些,再非之前那样恍然紧张。

    便在他们说话之间,那原本数千里方圆的乌云,已经被压缩到了十丈高下。

    数千里方圆的乌云压缩到如此境地,其压缩的倍数之大,可想而知。此时此刻,这乌云早已是化为一种极其黝黑的黑水晶模样,悬浮在那里,便好似将天地宇宙之间的一切光芒都吸引进入其中一般,让人生出一种目光望进去便好似出不来的感觉。

    那黑水晶不断的扭曲,不断的变幻,最终形成了一个十丈高下的中年模样。

    赫然便是那瞓魍的模样,除了颜色漆黑,身高增大十倍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区别。

    当这变化稳定下来,一股比起罗帆强大十倍的气息,直接向着罗帆猛压过来。

    面对着这样一股比自己强大十倍的气息,罗帆却是面色不变,抬手轻轻一指,有着一股细微的力量从他手中冲出,在虚空轻轻震荡,直接便切入那气息的某处位置。

    这力量虽是微弱无比,但其切入的位置却是玄妙到了极致。轻轻震荡之间。那一股比他本身强大十倍的气息便直接从他身边划过,好似被礁石挡住的瀑布一般,直接绕过他,绕过他身后的燕缘。不对他们造成一丝半毫的影响。

    “虽是消除了绝大多数瑕疵破绽,但多股凝聚的便是多股凝聚的,总是与单人的气息有所不同,在凝聚度上还是有着区别的。”罗帆叹息一声,似乎十分失望。

    “呵呵呵……”那黑水晶一般的十丈高中年十分诡异的冷笑着,“这气息,只是我宣泄情绪的手段而已。你难道以为我会想要将之当成是主攻手段?”

    说着。他一闪间,已经来到罗帆的头顶,抬手一拳便向着罗帆猛轰下来。

    这速度,简直超越了时间。

    那威能,更是超越了空间,瞬息间便将其拳头经过的空间绞成了无数空间粉末,化为浓雾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而这些浓雾之中,甚至还包含着一种拳力的威能。在扩散出去的过程之中,不断的侵蚀空间,将那空间浓雾经过的空间都同样绞成空间粉末。让那空间粉末浓雾开始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变得壮大起来。

    面对着这样恐怖的一拳,罗帆双目之中光芒一闪,却并没有从中感应到任何他所希望感应到的东西。微微有些失望之下,抬手向着头顶挡过去。

    “既然你不施展,那便由我来吧。”他如此向着。

    那手心之上,却是带上了一点淡淡的,无比稀薄,甚至便是他自己若非是清楚知晓都会将之忽略的明红光芒。

    在这明红光芒出现之后,他的手掌虽是刚刚挡在他的头顶,但却自然生出一股永恒不变。亘古以来便一直存在于他头顶之上的感觉。甚至有着一种便是时间流转都不能让之动摇的韵味在其中。

    罗帆的速度比起那黑水晶中年的速度也是丝毫不差。

    在他的手掌之上的明红光芒刚刚出现之时,那黑水晶中年巨大的拳头便已经轰在那手掌之上了。

    这黑水晶中年有着十丈高下,他的拳头捏起来,便如同一块五尺直径的黑球一样,若是直接对比,那体积甚至比起罗帆的身体还要巨大了。

    这样的一只拳头轰在罗帆摊开的手掌之上。那对比之悬殊,可想而知。

    那中年眼见着罗帆使用那手掌来抵挡自己的拳头,心中大感惊异,怀疑罗帆是否是有着什么阴谋——毕竟已经是准圣中成的存在,他自然不会怀疑眼前道行境界比自己还要高的修士会是什么战斗白痴,会以自己的弱点来抵挡他的强处。

    因此,他将自身的警惕提升到最高,细细的感知罗帆身上的一切动作,准备好抵挡罗帆随时可能出现的阴谋手段。

    但,结果却让他惊骇欲绝。

    罗帆并没有任何阴谋手段,他,居然真的是以自己的手掌来抵挡自己那足以毁天灭地的拳头。

    而且,居然还抵挡住了!

    在那拳头与手掌接触的瞬间,瞓魍只觉得在自己的拳头好似轰在了一个天生带着无法破除属性的屏障上一般,一股强大无匹的反震力量从那接触之处向着自己涌来,而那手掌却根本没有任何颤动动摇。

    瞓魍所使出的力度乃是他拳头所能承受的极限,而他的身躯的承受能力,却不可能与拳头等同。

    因此,这反震力量通过他的拳头传递过他的手臂,他的肩膀之时,他只觉得那些部位便是一阵麻痹。接着,他便再也感觉不到那些部位了。却是直接被那反震的力量搅得粉碎,直接崩溃消失,化为黑色的烟雾急剧放大,渐渐的消散在虚空之间了。

    这个过程是如此的干脆,让他感到一阵无法形容的惊惧。

    “这怎么可能?!他的力量明明比我弱小这么多,怎么我的全身力量居然没有让他的手掌移动一丝半毫?!”这瞓魍心神意念之间唯有这样一个念头在闪烁。

    不过,他毕竟不是普通凡人,他的反应速度也是极其快速,眼见这一拳无法奏效,身躯自然作出反应,身躯一转,右脚带着搅碎时空的威能,直接踹向罗帆的胸口。

    罗帆那原本在头顶的手掌轻轻一转,便已经来到了胸口之前。

    这一次,他却并没有挡在那里不动,而是直接向前递出,抓向那瞓魍向他胸口踹过来的,黑水晶一般的右脚。

    无论是罗帆的这一抓还是瞓魍的那一踹,都只是看起来普通平常而已,事实上其中包含的变化,多得必须以亿计算,而每一种变化拿出来,都足以被当成是战斗教科书了。

    这时,那瞓魍因为全神关注罗帆的手掌,终于注意到了罗帆手掌之上的那一点细微的明红,面上现出惊恐之色,大吼一声:“劫灭之力!你怎么可能会有劫灭之力?!”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