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六十二章 真实洞穴

正文 第九百六十二章 真实洞穴

    第九百六十二章真实洞穴

    “劫灭之力?看来他只是机缘巧合悟得一点时代潮流的玄妙,但却根本不知其中的真正道理啊。”罗帆心神意念之间猛然闪过这样的念头。

    心中念头微微一动,他那即将击中那瞓魍大脚的手掌微微一收。

    这一收,当然并非直接收回,让那大脚直接毫无保留的揣在他的胸口,而是稍稍放慢了自身的伸向那大脚的速度。

    这一放慢,对于一般生灵来说,哪怕是准圣小成的生灵而言,都是微不足道,对于结果没有任何改变的。但对于合道之境,也即是中成准圣而言,却是至关重要的一种变化。

    在这一瞬间,那瞓魍已经有了反应的机会。

    周身力量狂涌,那黑水晶模样的身躯在一瞬间便变得透明、模糊起来,便好似其中的一切力量都已经几乎被完全吸收一空,只剩下一点稍稍能够维持他本身存在模样的手段而已了一般。

    随着这变化,那瞓魍那踹向罗帆胸口的右脚之上,有着一点淡淡的,便是比起罗帆手心之上所带的那点明红也要淡上不知多少倍的明红光芒。

    随着这明红光芒的出现,那右脚忽然有着一种无法破除,永恒不变的韵味传出。

    眼见如此变化,罗帆双眼一亮,那右手的速度猛然加快,直接便跨越虚空与那大脚撞在一处。

    在刹那间,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巨响从那两者撞击之处轰然爆响而出。

    虚空粉碎,时间断裂,一种整个天地覆灭的感觉瞬间涌入在场三人的心神意念之中。特别是燕缘,更是感觉自己似乎已经变成了齑粉,连意识对似乎随时可能崩灭,随时可能消失了。

    罗帆的右手与瞓魍放大了十倍的大脚撞击之处,强大无比的冲击波向着四面八方不断的扩散,时空在这冲击波之下,如同纸片一般飘摇震荡,破碎崩解。整个过程看起来是如此的诡异,又是如此的玄异。

    罗帆手心之中所带上的明红光芒毕竟是比较浓郁,那威能之强,也远不是那瞓魍右脚之上所带着的那明红光芒所能相比。在这对抗之中,那瞓魍的右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解,消失。而这种崩解,这种消失甚至还不断的向上蔓延,跨越了他的脚踝,跨越了他的小腿,跨越了他的大腿,眼看着便要将他的整个下半身化为齑粉了。

    便在这时,那瞓魍终于反应过来,大吼一声。

    那十丈高下的水晶身躯猛然崩溃,化为一大团乌云,开始滚滚向着四面八方翻涌而去。

    而在这乌云之中,那瞓魍的身形已经变得残破不堪,周身血迹,面色苍白无比,体内力量翻涌着,好似已经失去了控制,不断的在他身躯内部破坏一般。在他的身后,那些青年已经只剩下三四名而已,那数万头异兽,更是已经减少到了不足一百……

    这惨烈的景象,让在一旁的燕缘也看的心神发颤。

    罗帆面对如此,却是面色不变。虽说眼前惨烈的程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他毕竟是早已料到瞓魍想要施展那他口中所说的劫灭之力要付出惊人的代价,绝不会如同自己这样轻松,眼前这样的代价对他来说也还是情理之中,自然不会因此而变色。

    “你到底是什么人?!”那瞓魍眼见罗帆悬浮在那里不动,似乎没有继续攻击自己的想法,问道。

    “我之前已经说过了。我只是为了见识见识你的手段,也就是你所说的,劫灭之力。”罗帆摇摇头,说道。

    “你自己不是已经有了劫灭之力了吗?!而且掌握的比我还强,为什么还对我的劫灭之力感兴趣?!”瞓魍大怒,道。

    此时此刻,罗帆的手掌与瞓魍右脚撞击所产生的冲击破坏已经平息下来了——这里乃是梦境世界,其中的一切破坏,只要那中成准圣不认为这天地会毁灭,这天地便绝不会毁灭。方才那破坏虽说足以将时空粉碎,但在那中成准圣本能的控制之下,却只是这样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便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了。

    而在这样的过程之中,除了罗帆感到稍稍有些突兀之外,无论是瞓魍乃是燕缘,都觉得理所当然,并不以为怪。

    “因为,我也只是刚刚入门啊。”罗帆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

    此时,瞓魍身躯残破不堪,心神耗费之大,甚至已经达到难以掌控自身力量的地步,而他的部下,那能够给他提供力量支持的诸多生灵又已经是死去了**成之多,哪里还是罗帆的对手?

    眼见着罗帆如此,这瞓魍虽心中愤怒,恨不得将罗帆直接撕碎吞掉,但却完全无法将之付诸行动。只能用一种看待疯子的眼神看着罗帆,嘴巴张了张,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罗帆看这瞓魍如此,心念微微一动,道:“我看你的掌握比我还差,不如你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掌握这,嗯,劫灭之力的吧。”

    他完全没有发出任何威胁,更没有有任何作势,便是那语气也只是淡淡的,好似正在询问老朋友一般。但有了之前那几个动作的争斗,瞓魍显然不可能将他的话语真的当成是老朋友之间相互询问。也不会以为自己拒绝回答此人便会直接离去。

    因此,他哪怕是极其不愿意,极度的不爽,却也只能道:“我获得这劫灭之力只不过是机缘巧合而已,便是其他人再重复一次,也是不可能获得的。”

    罗帆呵呵一笑,道:“这便是我的事情了,你只要说说你到底是怎样获得这力量的就可以了。”

    瞓魍点点头,道:“这可以,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哦?什么要求?”罗帆微微一笑,道。

    “我告诉你之后,你给我马上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瞓魍冷冷的道。

    “本来我便没有在这里停留的意思,这点你去可以放心。”对于瞓魍这种如此不客气的话语,罗帆却完全不放在心上,不因之而愤怒,也不觉得自己受到冒犯,笑着说道。

    此时此刻的他早已是看透了种种虚妄,语言上的冒犯或者恭维对他来说都并没有什么区别,对方怒骂自己,他并不会因之而愤怒失态,对方称赞自己,他也不会因之而喜悦失态。更不会因为这样而改变自己原来的计划。顶多,对于怒骂自己的存在,他在方便的时候一巴掌拍死也就罢了……

    这样的心态之下,对于瞓魍毫不客气的话语,他却完全没有在意,也不因这话语而故意说什么就不走了之类的话语出来。

    瞓魍此时乃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便是罗帆说其他什么,他也只能认了。既然此时此刻罗帆已经答应了,他自然不能说什么你用什么来让我相信你会遵守承诺之类的话语。

    直接便道:“好,那你随我来吧。”

    说着,他一挥手,他身后的那些生灵便各自散去,而他自己却驾着缩小了不知多少倍的乌云向着下方山脉的某处位置降落下去。

    很显然,他机缘巧合之下获得那“劫灭之力”的位置,便是在这山脉之中。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若是他在某戳获得劫灭之力这种强大的力量,那么他显然不可能让这样的地方脱离自己的控制,将自己的居住之地放在这里,几乎是任何人都会做出的选择。

    罗帆此刻的感知已经覆盖了整个山脉,这山脉之中的一切生灵在他的感知当中都如同黑暗中的火炬一般明亮耀眼,更自信只要自己一动念便能将他们完全毁灭,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不会担心这瞓魍施展的什么阴谋会让自己受到伤害。

    因此,他却是毫不迟疑的便跟在瞓魍后面,与他一同向着下方那山脉之中的某处落下去。

    此时此刻,燕缘早已是变得有些呆滞了。

    燕缘乃是一名小成准圣,也即是相当于悟虚者级别的存在,这样的存在,在这梦境世界之中算不得巅峰存在,但怎么也算是一方强者了。而且,她又非是城主,更是有着超乎想象的强大传承在身,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见识,自然不可能太低。

    而便是她过往不知多少万年的见识之中,都从来没有看过罗帆这样的存在。

    这种直接出手将对方打残,再做出好似十分信任对方的样子,毫不犹豫的跟着对方前往一个完全陌生的所在。

    这到底该说是自信,还是该说是莽撞呢?

    一时间,燕缘忽然有着立马离开罗帆越远越好的念头在心头不断的徘徊。

    好在,她理智尚存,知晓此处乃是那瞓魍的老巢,便是之前幸存的那些小成准圣,怕都足以让自己受到极大的危险,足以让她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哪里敢离罗帆太远?要知道,在这蛮荒之中,对她来说,相对安全的,也就只有人师罗帆身边了。

    相比之下,与人师踏入下方那不知后果的陌生所在,却是比起自己一个人单独离去要安全许多。

    因此,她那些念头转过之后,还是老老实实的跟在罗帆身边,随着罗帆与瞓魍两人落在了山脉的某一处洞口。

    这一处洞口所在之处并不是瞓魍的洞府所在。而是在距离他洞府不远不近的一处区域。

    这一个洞口之中漆黑一片,好似连光芒都被其吸收了一般,便是罗帆也完全看不见那洞里有着什么。甚至便是他的感知,在侵入那洞内之后,都感觉被完全截断了一般,完全无法感应到那洞内拥有着什么。

    而在这洞穴周围,隐隐间有着一种奇异的气息存在。

    这种气息并没有造成周围的生机断绝之类的恶劣后果。但却让这洞穴周围颇大范围的空间好似完全与外界分割开来,好似完全**,成为另一个与梦境世界不同的时空一般。

    这种感觉,对于罗帆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这在梦境世界土生土长的瞓魍而言,却便是相当的难以接受,让他感觉好似自身与世界的联系被完全截断了一般。正是因为如此,那瞓魍方才不将洞府设在这洞穴周围,而是设在距离这洞穴不远不近的一处所在。

    “看来他没有撒谎啊。”罗帆感应着这洞穴的种种特异,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这洞穴之中所透出来的那种玄异的气息,罗帆乃是第一次感应到,并无法准确的说出那是什么气息。但这气息之中,却饱含着一种真实的特质。被这气息浸润的时空,将会在原本的形态下增添了一种真实的特质。

    而这种真实的特质,便使得这被气息浸润的时空与外界的梦境世界相比有了不同。外界的梦境世界乃是介于投影与真实之间的奇异世界,在这样的世界之上加载上一种真实,自然便打破了原本投影与真实之间的平衡,让这被浸润的时空与外界区分开来,变得相当的不同。

    这,也便是这洞穴周围的时空让瞓魍感觉相当不舒服的原因所在——因为这时空的真实与投影之间的份额,已经与他身躯之上的真实与投影份额完全不同了……

    在这一个梦境世界之中,能够包含真实特质的气息,定然是有着超乎想象的玄妙,这一点,却是符合那能够让瞓魍悟得一点时代潮流玄奥的地点的特点。

    “我就是这个洞里得到劫灭之力。”瞓魍站在洞口,面上神色虽没有变化,但眼神还是变得有些烦躁,好似很不愿意踏入那洞穴一般。

    “这里的气息,确实有着这种基础。”罗帆点点头,道。

    那瞓魍看罗帆完全没有自己进入的意思,就知道罗帆的意思,叹息一声,强忍心中的烦躁,当先踏入那洞穴之中。

    罗帆微微一笑,对燕缘道:“这里你应该觉得很不舒服吧。里面的气息应当更加浓郁,你若是无法忍受,便留在这里好了。”

    燕缘刚想要反驳,说自己承受得住。忽然间感觉那洞穴之中似乎有着某物一阵剧烈波动,周围的气息猛然间跳动一下,在一瞬间增大了十倍,接着又恢复了正常,不由得身心一颤,那就要吐出来的话语直接被吞了回去,点点头,道:“那小女子就在这里恭祝人师前辈马到功成了。”

    罗帆呵呵一笑,点点头,便跨入了那洞穴之中。

    一跨入那洞穴,罗帆便微微一愣,因为,眼前却是一片光明,那周围的洞壁散发着淡淡的荧光,将前路照得清晰无比,哪里还有外面看进来那种漆黑的模样。

    回头看那洞口,却只见得那洞口也是一片漆黑,完全看不到外界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模样。

    “确然玄奇。”罗帆一见如此,不由得赞叹起来。

    转头对等在一旁的瞓魍道:“我们走吧。”

    瞓魍此时眼中的烦躁比之前更强了十倍,好在还没有突破他理智的掌握,他的行为神态都也因此而没有多少变化,听得罗帆的吩咐,点了点头,便当先向着洞穴深处走去。

    这里与外界虽只是一线之隔,但那气息却是数十倍的差距。而那种气息之中蕴含着的真实特质,也强烈了数十倍以上。

    正是因为这种增强,方才使得瞓魍变得比外界更加的烦躁。

    罗帆与瞓魍两人不紧不慢的向着洞穴深处走去。这洞穴乃至斜斜向下,越是往下走,便好似越是深入地底。

    走了一个多时辰,两人似乎已经走过了数百里的路程了,他们方才来到了目的地。

    或者说,是瞓魍所指的目的地。

    这里,并不是洞穴的最深之处,在他们前方,依然有着不知多远的距离方才是这洞穴的尽头。

    之所以只是停留在这里,原因无他,因为这里的气息,已经强烈到了凝成了实质,那种真实,也已经强烈到了瞓魍无法承受,让他无论如何都无法继续深入了。

    “就是这里了,我就是在这里获得劫灭之力。当初,我走到这里,因为承受不住这里的气息压迫,直接昏迷过去,醒过来之后,我就体悟到了这劫灭之力的凝聚方式,使用方法。”瞓魍一手扶着自己的头,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口中说着。

    罗帆的感知是何等的敏锐,却是瞬间便感应到此时此刻瞓魍体内的力量奔流如沸,心神意念混乱不堪,魂灵更是几近崩溃消亡。知晓他并没有说假话,点点头,道:“既然如此,你便在这里等待吧,我自己继续下去。”

    说着,他抬手向着瞓魍拍去。

    若是正常巅峰之时,瞓魍自然不可能这样轻松的便被瞓魍拍中,便是无法完全躲过,也定然能够抵挡一下,让罗帆需要费些手脚方才可能拍中他。

    但此时此刻,瞓魍的状态恶劣到差点昏迷过去了,罗帆这一拍又是包含了至高的武学奥妙,他哪里能够反抗,瞬间,罗帆的手掌便与他的脑袋接触了。

    随着这一拍,瞓魍眼中现出愤怒之色,但却整个软倒在地,直接昏迷了过去。

    将瞓魍拍昏迷之后,罗帆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便继续向着洞穴深处走去。

    周围的气息已经强烈到了凝成实质,化为淡淡的迷雾,充斥着洞穴之中,虽说没有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却也对视线大有阻碍,几乎无法用双眼看清前进的道路。

    好在,这洞穴只有一条路,只需要一直往前走便可以,完全没有岔路,也不需要他认路,因此罗帆方才没有受到多少影响。未完待续。

    ♂♂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