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六十四章 梦主倾城

正文 第九百六十四章 梦主倾城

    第九百六十四章梦主倾城

    好似只是过去了一刹那,又好似是过去了无数年。罗帆渐渐的从那无穷无尽的玄妙信息之中脱离出来。

    当他回过神来之后,只感觉周身圆融舒泰,一种无比透彻清亮的感觉从心而生,身上的任何一点力量,任何一点躯体,任何一点感知,任何一点神魂,任何一点心神意念,都无比的完满,无比的舒适。

    这种完满,这种舒适,甚至便是他道行境界获得突破之时也无法得到的。

    心念微动,稍稍感应一下自己的道行境界,他便发现,他的道行境界依然是合道大成的境界,比起当初并没有增加太多。但,此时此刻的合道大成,却已经是与之前完全不同。

    当初他的合道,乃是硬生生的,凭借自身对那中成准圣的种种体悟进行感悟,进行研究,方才让自身的道行境界跨越了一个个的阻隔,最终达到合道大成这一层次。

    这样的合道大成,自然是真正的合道大成。并非什么虚假的,或者是什么离开了这梦境世界便会消失的合道大成。但,那毕竟并非是他自身对天地的感悟所推上的境界,对他来说,这样的境界却并不完满,在主体的体悟上,已经是成就合道大成,但在其他方面,许多本来应该是他有的种种体悟,却因为那中成准圣未曾体悟到而并没有获得。

    换句话说,原来的情况是,他因为借助了那中成准圣的体悟,虽是成就了合道大成,但却是基础并不扎实,虽是真正的合道大成,但比起他自身成就合道大成的情况要弱上许多,而且日后的进步,也要困难上许多。

    而此时此刻的情况便完全不同了。

    那圣人烙印之中所蕴含的奥秘无穷无尽,其深奥之处,甚至非成圣不能理解。要夯实罗帆合道大成的基础,这圣人烙印之中所蕴含的种种奥秘与道理自然是绰绰有余。

    在这些时日之中,罗帆虽完全无法控制自身在其中到底获得什么,但那种种奥妙却本能的便与他自身融合在一处,不断的补充他所缺失的种种。终于在此时此刻,让他完全将基础夯实,让成为名符其实的合道大成。

    而在成就真正的合道大成之时,那种圆满的韵味,终于打破了原来那种在圣人烙印之中牟取种种玄奥与道理的过程,让他清醒了过来。

    稍稍推算一番,罗帆便发现,时间距离他当初踏入这洞穴之时,已经是过去了十万年之久了。

    “十万年,看来当初闯下的名号,应当已经完全失去用处了。”这样一个念头,瞬间出现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

    时间,是一种天地间至强的伟力,当初罗帆虽是闯下了一个偌大的人师名号,但那也只不过是他数千年时间所闯下的一个名号而已。这样一个名号,若是他小心经营,自然能够经久不断,变得越来越大,最终达到永不磨灭的程度。但,他却在这个名号刚刚传播开来的时候,便断绝了与其他生灵的一切联系,哪里能够对这个名号进行经营,十万年时间,能够再记住他这个名号的生灵,能有多少怕都是一个问号。

    这个名号毕竟是罗帆处心积虑闯出来的,虽早已是下定了决心,但他还是忍不住觉得有些可惜。

    心中一叹,他将自身的感应微微放出,已经是顺着这洞穴往外探去。

    在这洞穴之中十万年之久,他对于这洞穴之中的气息,早已是无比的熟悉,而在明白这洞穴之中种种玄妙的根源乃是那圣人烙印之后,他对于这洞穴的封锁内外的特殊特性也有了一些体悟。

    此时,将感知微微变幻之间,便已是穿过了这洞穴入口之处的那一层玄奇屏障,直接将这洞穴入口之处方圆数万里方圆的空间完全把握住。

    这洞穴看似极深,让他走了颇长一段时间,但事实上也只不过是数千里而已,以罗帆的感知,甚至方圆数万光年都能够完全感应,在这梦境世界之中虽大受限制,但这数千里却也绝不是他的极限。

    正因如此,才能够如此轻松的便探出洞穴看到那洞穴入口处周围的景象。

    当看到这些,罗帆不由得微微一愣:“没想到居然如此,却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原来,他以为已经离开此处的燕缘,却并没有离开,依然守在外面,而且甚至直接在这洞口周围便开辟了一个颇为完善,颇为豪华的洞府出来。

    若只是如此,却只是让罗帆感到惊讶,感到好奇而已。让罗帆说出得来不全不费功夫的,却是在那洞府之上,此时却有着另一名女子存在。

    这女子看起来却是那燕缘的长辈,其道行境界甚至比起此时的罗帆还要高深,至少也是准圣中成巅峰,也就是相当于合道圆满的存在。

    一感应到这中成准圣,罗帆便发觉,自己似乎看到了这整个梦境世界的中心一般。整个梦境世界,隐隐间都有着某种无比玄奇,甚至是合道之境的修士都无法察觉的联系链接在这这中成准圣身上。

    隐隐间,他甚至能够从这中成准圣的呼吸之中找到整个梦境世界在随着她的呼吸而变换着其本质的规则、法则,乃至那冥冥中的梦境大道。

    这样的感觉,让他瞬间便有着明悟。这中成准圣,便是创造这梦境世界的中成准圣,也是罗帆当初苦心积虑闯出名号想要吸引过来的存在。

    不过,因为罗帆一直以来所见过的强者强者都是男性较多,因此,之前都没有想过创造出这个梦境世界的中成准圣会是女性。此时一看,感到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同时,又有一种莫名的无奈。

    这种无奈,当然并不是什么自己在女性的梦境之中,而是对他自己当初的考量并不周到,差点完全找错方向的那种无奈——在当初,他见到燕缘便感觉这燕缘与这中成准圣会有着某种联系,但只不过是将她往那红颜知己这个方向去想,却没有想到那中成准圣会是女性,这燕缘会是她的晚辈。

    “道友,既然已经出关,何不出来一见?”便在罗帆感应到那中成准圣的瞬间,那中成准圣却瞬间有了察觉,停下了与燕缘的交流,对这虚空轻轻说道。

    这女子的声音清脆绝美,拥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感染力。听到这声音,便会让人瞬间平静下来,感觉自身陷入了一个无别美妙的世界之中一般。便是罗帆,也忍不住受到她的影响。

    罗帆微微一笑,道:“道友想必知晓我是谁了,只是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那女子一听,双眼一亮,道:“果然是人师。吾乃燕缘的姑姑,燕倾城。听闻道友当初救了缘儿一命,特地前来谢过道友。”

    “原来是倾城道友,此乃举手之劳罢了。怎劳道友在此处等候这样多年,实在是我的罪过。”罗帆微微一笑。

    他此时却并没有立马离开此处去与那燕倾城相见的想法。虽说,这样做似乎有些不礼貌,但相比之下,他还是觉得留在这里,继续体悟这圣人烙印的玄妙比较重要。

    毕竟,这梦境世界乃是这燕倾城所创造出来的,若是与这燕倾城相见,若是她有心,说不定便会有千百种意外出现,让自己无法再进入这洞穴之中,更无法再体悟这圣人烙印了——这样的话,他的损失可就大了。

    至于这燕倾城会不会因为他的不礼貌而离开,这点罗帆却并不在乎。不会,那是最好,待得他无法在获得这圣人烙印之中的玄妙之时,便自然会出去与她战斗一番,最终战而胜之,通过这关卡。若是她离开了,那也无所谓。反正此时已经联系上了,待得日后想办法找到她自然便能够有同样的效果,同样能够战而胜之了。

    至于这倾国倾城的女子对自己的观感,这点罗帆却并不在乎……

    他没有行动的意思,那燕倾城却没有就此罢手的打算。

    顿了一下之后,她微笑着道:“道友在那洞中是否寻到什么,听那瞓魍说此洞让他悟得了劫灭之力,不知可有此事?”

    罗帆微微一愣,感知稍稍一扫,便发现在远处,瞓魍却是很是小心的在守候着。看他的模样,虽不是甘之如饴,却也没有什么仇恨之意,显然,已经是屈服在燕倾城手下了。

    可以想象,这燕倾城怕便是他当初所要等之人……

    对于这圣人烙印,罗帆并没有什么独占的心思,若是这燕倾城不问,他自然不会殷勤的招呼她下来探寻,但既然燕倾城已经询问了,他却也不会虚言隐瞒。再说,这燕倾城显然不是刚刚到这里,而是已经在这里等待了不知多少时日了,此时此刻依然没有踏入这洞穴之中,要么便是无法踏入,要么便是不愿打扰自己。而无论是哪种情况,罗帆说出这圣人烙印,都是无所谓的。

    因此,罗帆只是一笑,道:“正是如此,我这些年便是在体悟这其中的玄妙,而且是大有收获。若是道友能够通过这洞穴的气息阻隔来到这洞穴深处,定然也能够获得巨大好处的。”

    “哦?原来如此,我的道行已经停滞了数十亿年之久了,若是能够获得进步,那却是再好不过,不知道友可否允许我进入其中分润一些好处?”燕倾城双眼大亮,说道。

    罗帆呵呵一笑,道:“道友何出此言,此处却非我所有,哪有阻止他人进入的资格?”

    罗帆与这燕倾城的交谈乃是通过感知彼此交换,那交流速度极其快速,方才说了那些话语,转了那么多念头,事实上却也只是经过了数个呼吸而已。

    在燕倾城旁边的燕缘看来,她的姑姑却只是在与她交谈的过程之中忽然间停顿下来,接着面上神色变幻不定几个呼吸,便猛然嫣然一笑,对她说道:“缘儿,你的人师前辈已经出关,方才已是与我交谈了一番,我如今便去一探那洞穴,你且在此处等待吧。”

    燕缘一听,不由得面色一变,道:“姑姑,那洞穴之中的气息如此诡异,让人根本无法承受,姑姑若是进去的话,岂不是要冒极大的危险,还是不要进去吧。”

    燕倾城微微一笑,抬手敲了敲燕缘的额头,道:“你难道认为姑姑的实力比不得你的人师前辈吗?他可以在里面呆上十万年之久,难道我连去一探的资格都没有?”

    “我不是这个意思……”燕缘很是委屈的道。

    “好了好了,我若是感到不对,便会立马离开那洞穴的,你就放心好了。”燕倾城看着燕缘的样子,眼中透出慈爱之色,无奈的道。

    “哦。”燕缘依然很是不愿,但却只能无奈的点点头,哦了一声。

    燕倾城笑着站起来,抬步轻轻一步,身形极其优美的,便已经来到了那洞穴的入口之处。

    “倾城,你不要进去啊!里面很危险的!”这时,那瞓魍却是惊骇欲绝,身形晃眼之间已经跨越了数万里的距离,来到了这洞穴入口之处,挡在燕倾城面前。

    看他那担忧的模样,便是瞎子都看得出他的心思。

    燕倾城轻轻一拂,一股无穷大力将瞓魍拂出数万里,重新回到其原来所在的位置,口中道:“瞓魍,你若是再有非分之想,我便不客气了。”

    说着,直接跨入那洞穴之中。

    “倾城!”瞓魍大惊,便要再度上前冲入那洞穴之中,却发现一股无形的潜力依然在他的身体之中作用着,瓦解了他的一切努力,让他根本站不起来,更别说冲进那洞穴之中了。

    十万年来,瞓魍比起当初有着一些进步,但却并不大,依然只是初入中成准圣的境界,虽对于罗帆而言,依然是一巴掌的事情,但却也是一方高手,能够如此轻松的将他定住,这燕倾城的神通威能,却是比起罗帆想象当中的还要惊人啊……

    不过,只要想到这燕倾城便是这个世界的创世主,这整个梦境世界都是她创造的,便可以理解她的神通威能为何会这样惊人了。

    这洞穴之中的气息,乃是那圣人烙印所发出的。其中所包含的真实,也是因为与这梦境世界对抗所产生的一种存在。

    正是因为如此,这种气息,方才会对这梦境世界之中的一切生灵有着那样强的压力。

    但,这燕倾城,却是这梦境世界之中除了罗帆之外,唯一的特殊存在。她,是这梦境世界之中,除了罗帆之外唯一的真实!哪怕她此时的记忆之中,想法之中,自己就是这梦境世界的一份子,但她本身毕竟是这梦境世界的开辟者,本身的本质,却是与这梦境世界之中的其他一切存在完全不同。

    这梦境世界之中除了她之外的一切存在,都是因她的本能构筑而形成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说都是虚幻的存在,因此,它们会受到这气息之中蕴含的真实影像,无法真正接近那圣人烙印。

    而燕倾城却不同,她乃是完全真实的存在,这真实对她来说,压迫的只不过是梦境世界产生的一部分,对她的本质却并没有什么影响。

    因此,燕倾城进入这洞穴之后的表现,虽比不得罗帆那样轻松自在,但却比起瞓魍要好上不知多少倍。

    很快的,燕倾城便已经走到了瞓魍的极限距离,站在这里她静静的看了一会,点了点头,继续抬步向前走去。

    罗帆将这个过程看在眼中,心中忽然泛出一种莫名的想法。

    “可惜,刚刚似乎想错了,我似乎应该阻止她进来的才对……”这样一个念头忽然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

    只可惜,他此时便是后悔,怕也无法付诸行动了。

    燕倾城已经走到了半路,无论罗帆再说什么,她都不可能再离开,除非罗帆就此翻脸与她战斗……

    随着燕倾城越来越往下走,也即是越来越接近这圣人烙印,她的眼中渐渐的有着一种莫名的光芒在闪过。这种光芒,似乎是迷惘,似乎是恍然,又似乎是疑惑,更好似是不可思议。

    见得燕倾城这样的表现,罗帆便知道,已经真的是太晚了。

    当下,他便按下心思,干脆静静的等待着燕倾城。

    不一会,燕倾城比那已经跨过了数千里的距离,出现在了罗帆的面前。

    此时此刻的她,身形外貌与外面没有任何区别,但身上却增添了一种莫名的气息,一种真实的,与这梦境世界格格不入的气息。

    这种气息,之前整个梦境世界之中,唯有在罗帆身上能够找到。

    “原来,这里是我的梦境啊,没想到,我居然能够在梦境之中明悟自我……”燕倾城站在罗帆不远处,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上面的圣人烙印,用一种沧桑无比的语气如此说着。

    “果然如此。”罗帆不由得一阵叹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问题,终于出现了。

    未完待续。

    ♂♂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