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六十五章 危险与机会

正文 第九百六十五章 危险与机会

    第九百六十五章危险与机会

    这燕倾城,居然已经是明悟到自己此时正在梦境世界之中,知晓了罗帆乃是侵入她梦境之中的外来者。

    “这圣人烙印排斥梦境之中的一切,接近这烙印,燕倾城因为梦境而产生的一切记忆自然便会被驱除,从而让她明悟真实,知晓自身所在之处。早知如此,该阻止她接近此处才是。”罗帆叹息着。

    “这位道友不知如何称呼,为何以前我却从未见过,也未曾听说过。”这话语与之前大同小异,但其中包含的意思却是并不相同。

    很显然,此时此刻,这燕倾城所询问的,却是罗帆真正的身份,而并非是这梦境世界之中的身份。

    “吾名罗帆,见过道友。不知道友如何称呼?”罗帆微微一笑,道。

    “燕倾城,正是我之真名。”燕倾城皱着眉,说道,“此处乃是我之梦境,不知道友因何在此处出现?”

    “这却是说来话长。”罗帆叹息一声。

    “此处乃是我之梦境,便是过去亿万年,真实宇宙也只是过去一场睡眠的时间而已。”燕倾城淡淡的道。

    此时此刻,她身上有着一种凛然的气势,这种气势,强大浩瀚,直接压迫着罗帆,似乎罗帆只要说出来的话语稍稍有些不对,她便要施以毁灭性的打击一般。

    对于燕倾城的表现,罗帆并没有任何惊讶。在自己的梦境之中突然出现别的生灵,而且这生灵看起来还不弱,这对任何生灵来说,都是一种极大的冒犯,足以让任何生灵做出任何事情出来,此时这燕倾城只是如此戒备的表情,已经算是极为克制了。

    “详细说来可能有些困难,简单的说吧。我正在参加一场不知什么大能设下的,应该叫做试炼吧。倾城道友的梦境,不知为何被那大能挑中,作为我试炼的一个关卡。简单的来说,就是这样。”罗帆淡淡的道。

    “大能?试炼?你以为我会相信?”燕倾城淡淡的道。

    这也是正常,若只是普通人,被人玩弄梦境,因为自身的实力限制,自然能够当成理所当然。但若是真正的强者,特别是燕倾城这种实力强悍得超乎想象,对自身的掌控能力已经深入到了一个极深境地的准圣来说,要她相信有着大能在玩弄自己的梦境,她怎么可能轻易接受?

    “呵呵,这是不是真的,我想对倾城道友来说,不是什么多难想清楚的事情。”罗帆摊开手,呵呵一笑。

    燕倾城看着罗帆的模样,周身气息更是暴涨,疯狂的向着罗帆碾压而来。

    这样的气息,对于中成准圣一下的存在,甚至是对于那瞓魍这等级数的存在来说,自然是强大得无法承受,只是这样的气息,稍稍一压,便足以让他们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了。但对于合道大成的罗帆来说,这种气息,却只能让他感到一些压力而已。

    毕竟,罗帆的合道大成经过了那圣人烙印的弥补之后,其基础早已是夯实到了不可思议的境地。几乎一切合道大成所该具有的神通、手段,对他来说都已经是信手拈来的。而燕倾城虽是准圣中成巅峰的存在,在道行境界上来说是比罗帆强上那么一小级,但她乃是自身修行,基础虽没有什么缺失,但所掌握的,却只是准圣中成巅峰这一境界的一部分而已,并不可能包括全部。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真正战斗起来,燕倾城或许能够凭借比罗帆强上一小级的道行境界硬生生碾压他,但气息压迫,对他来说,威胁程度却是极小极小。其中无数缺失之处对于他来说,便好似是无数的缝隙,能让他轻松的躲过那气息的压迫。

    那燕倾城自然能够感应到罗帆对自己气息那承受得相当轻松的模样,一时间却不敢直接翻脸与罗帆交战了。

    虽说这里乃是她的梦境,但却是她本能所创造出来的,她在这梦境之中虽有着种种特别的权限,但却还得遵守这梦境世界的规矩,遵守这梦境世界的规则、法则,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根本便不可能如同一般人的梦境一般,肆意改变整个梦境之中的一切,变成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无上存在。

    如此一来,她想要战胜罗帆,绝大多数依凭,都只能是她自己的道行境界,只能是她自身的神通威能。

    而已此时此刻的情况来看,在气息交感之下,她感觉自己想要战胜眼前的罗帆,却根本没有必胜的把握。而一旦交战起来,那战斗的波动,足以毁灭整个梦境世界,让她从这梦境世界之中清醒过来。

    但,这对燕倾城来说,却又是不可接受的。

    她踏入这洞穴之中,便是因为感应到这洞穴深处有着对他有极大好处的东西存在。此时自己从浑浑噩噩的状态清醒过来,更证明了这种东西的威能是多么的强大。在没有完全悟通悟透这东西的玄妙之前,她又怎么可能愿意就此放弃这个梦境,又怎么可能就此愿意从梦境之中脱离出来?

    “若是按照你话里面的意思,那大能,至少也是准圣巅峰以上,甚至是圣人级别的存在了。”燕倾城缓缓的将气息收敛,但依然隐隐的锁定着罗帆,口中如此说着。

    见得燕倾城将气息收敛一些,罗帆微微一笑,知晓燕倾城已经有些相信自己所说的了。

    “那大能到底是什么层次的存在,我却是不知。不过想来,确实该是那样层次的存在才能够做到这种地步,搞出这样的试炼。”

    “我不信。在这个时代,我这样级数的存在已经是接近宇宙最强了,便是有几名比我强大的,也只是强上一丝半毫而已,根本不可能达到那个层次。”燕倾城眉头一皱,道。

    虽是反驳,但这一次她的气息却并没有再度对罗帆进行压迫,显然,话语虽是反驳,但却是希望罗帆找出理由来说服自己,而不是真正的不信。

    罗帆呵呵一笑,道:“真的是这样吗?那这个圣人烙印,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倾城道友并不是亲眼见得圣人才产生这样的烙印吗?”

    “这只是师门传承下来的,我自己却从来不曾见过圣人。”燕倾城扫了一眼那圣人烙印,用一种莫名的语气说道。这语气之中,有着一种莫名的惆怅,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沧桑。

    “哦,原来如此。”罗帆听了,不由得恍然大悟。

    不过,却也有些失望。他能够从时间之神的记忆之中将圣人烙印夺取过来,那其他修士自然也能够想到将圣人烙印传承下去的方法了。这圣人烙印能从无限遥远的过去一代代传承下来,却也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只是,这样一来,便表明他之前的种种猜测,那燕倾城乃是圣人时代,或者干脆就是末法时代的生灵这种猜测,便是完全错误了。这燕倾城,却是可能是任意一个时代的生灵。

    “原来如此,是什么意思?!”燕倾城皱眉,不满的说了一句。此时此刻,她的气息已经相当内敛,这样皱眉不满的说话,却是显现出一种莫名的美态。产生一种足够吸引人的魅力。

    面对着这样的美景,罗帆却并没有多在意。神色连变化一丝都没有。

    “只是我的一些猜测而已。原来我见得这烙印,还在猜测倾城道友到底是哪个时代的准圣,原本已经有了几分确定,此时看来却是我孤陋寡闻了。”罗帆笑道。

    “嗯?猜测我是什么时代的准圣,难道你不是神阵时代的修士?是了,你定然不是神阵时代的,不然,作为准圣,我绝不会不知道另外一名准圣的存在。我早就该想到了。”燕倾城面色大变,如此喃喃。

    喃喃到最后,她的双眼之中忽然放出无穷光芒。

    那光芒之中,包含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希望。

    刹那间,她的身躯已经跨域了数丈距离,直接来到罗帆身前,双手张开拍向罗帆的肩膀。

    这速度,快速非常。

    罗帆瞬间便发现燕倾城的动作之中没有任何杀意,也没有任何的敌意。知晓燕倾城可能只是单纯的因为激动而想要握住自己的肩膀。

    但,他显然不可能将自身的生命寄托在对方的一念之间,哪怕是此时颇有把握燕倾城这一拍不会伤到自己。但却也没有任何停留在原地等待她双手的打算。

    心念微微一动,抬步轻轻一退,轻轻松松的便让开了燕倾城本能之间施展出来的不知几万种神通变化,让燕倾城这一拍拍了个空。

    燕倾城微微一愣,看向罗帆的神色变得有些不同。那种激动的神色,却是消减了许多。

    显然,她是知晓自己虽是心情激动,失态的一拍,没有完全的控制,但便是一般的准圣中成巅峰的存在,都不太可能躲过去,而眼前这远没有达到准圣中成巅峰的中成准圣,却是如此轻松,如此自在的便躲过了这一拍。这让她对罗帆的实力有了更深的认识,心中凝然之下,自然压下了那种太过激动的情绪了。

    不过,虽是压下了情绪,但她却依然迫切,眼中的希望也依然强烈。

    “你既然不是神阵时代的准圣,那为何你能够出现在我的梦里,难道你有着什么方法能够超脱时代的桎梏,能够不受劫灭之力的影响?!”燕倾城急迫的问道。

    罗帆似笑非笑的看着燕倾城,却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语。

    燕倾城定定的看着罗帆,眼中的希望渐渐的消退,最终完全消失无踪,悠然长叹,道:“是我多想了。你之前早已说过,你是参加什么试炼才会出现在我的梦境之中,能够超脱时代桎梏,不受劫灭之力影响的,显然不是你,而是你背后的那大能。”

    “或许,便是那大能也不会不受你所说的劫灭之力影响,而是借助了某种媒介方才能够做到的吧。毕竟,圣人在这劫灭之力之下,也只能沉睡无数岁月……”转而,燕倾城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叹道。

    在这过程之中,罗帆却并没有多嘴开口,没有确认燕倾城的说法,也没有反驳她的说法。

    有些东西,达到一定层次,自然会有所察觉,无论他说还是不说,燕倾城只要稍稍思考一番,便能与自己得出相类似的答案。却不需要他去多嘴。再说,他若是多嘴说了出来,说不定反而会激起燕倾城的逆反心思,反而是开始按照条条种种来反驳他,那岂不是节外生枝,自找没趣?

    “原来你猜测我是什么时代的准圣?”燕倾城叹息一声,问道。

    显然,她的心态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不过,好奇,显然还应该有的。便好似在水底的鱼会好奇天空上的鸟是什么样的感觉一般。

    这并不是什么不可说的事情,罗帆自然是毫不在意的说出来:“原来我以为你会是圣人时代或者末法时代的准圣。”

    “圣人时代?末法时代?”燕倾城一听,却是面色大变,“难道,这个宇宙之中居然还会有圣人时代出现?!圣人,不是早在时代初始之前便已经陷入永远无法清醒的沉眠之中了吗?怎么还还可能会有圣人时代出现?!而且,你猜测是末法时代,难道末法时代之中也会有圣人出现?”

    燕倾城一连串的问句,罗帆却只是摇头,道:“你问我,却是问道于盲了。我的道行比你还不如,这些事情我又怎么知晓?”

    燕倾城神色微微呆滞,站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知不觉间,燕倾城却已经放下了最开始的那个疑问,罗帆为何会出现在她的梦境之中这个疑问。她与罗帆的关系也不知不觉间变得不再敌对,甚至还变得有些友好。

    燕倾城停顿了数十个呼吸之久,方才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倾城失礼了。”

    罗帆微微一笑,道:“侵入倾城道友的梦境,是我失礼才是。”

    燕倾城苦笑,道:“我早已是想明白了,我之所以能够做这场梦,根本原因还是因为道友要参加那什么试炼。若不然,我自从炼成第一个阵法开始,已经有不知多少亿年不曾做梦了,怎会忽然间做这一场这样真实的梦,创造出这样宏大的梦境世界出来。”

    “而且,这也是我的一个巨大的机缘呢。”燕倾城顿了一下,转头看向那圣人烙印,神色之间却是有些喜悦了。

    见得燕倾城如此神色,如此话语,罗帆终于完全放下心来了。

    这些话语,他原本打算一点一滴的说出来,让燕倾城认识到这个梦境之所以存在便是因为自己,或者说因为这超脱之路——此时此刻,他早已确定,这一条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关卡组成的道路乃是超脱之路,而不只是合道之路——的存在,此时燕倾城自己认识到这一点,却是省了他的许多口水,也不用担心她自己会不会因为自负的心态而不愿相信。

    当罗帆完全放下心来之时,燕倾城嫣然一笑,道:“道友之前一直都很是担心我会翻脸动手吧。”

    “怎能不担心?”看着她那有些调侃的神色,罗帆却毫不在意的承认道,“这里毕竟是道友的梦境世界,而道友的神通又比我强,若是动起手来,我却是凶多吉少。这除了不知惧怕的傻子,怕是谁都会担心的吧。”

    燕倾城却没想到罗帆如此坦然的承认,看向罗帆的目光却不由得多了几分钦佩之意。

    能够如此坦然的承认自己的担心害怕,这至少表明了眼前这人的道心足够圆满,本身也是有足够自信。

    “几亿年了,自从刚开始接受这圣人烙印之时我获得过一点圣人烙印之中蕴含的玄妙之外,几亿年来,我虽知晓体内有着这样珍贵的宝贝,却从来不曾找到方法来体悟其中的玄妙。没想到,今天,我终于能够真正的体悟这烙印了,诸位祖师在上,弟子今日终于有机会完成师门的夙愿了。”燕倾城看转过头来,看了那圣人烙印好一会,忽然有两行清泪从眼角流下。

    罗帆听得燕倾城这样的感慨,心中也生出一种沧桑怅然之感。

    一个圣人烙印传承了不知多少个时代,传承了不知多少代人,每一个传承者都知晓那是一个无伤宝藏,其中拥有无穷道理,若是体悟清楚其中的奥妙便能获得无上神通,拥有无上道行,但却无论如何,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获得其中一丝半毫的好处,这样的痛苦,单是两三代,已经足以让传承者感到痛苦异常了,更何况已经传承了不知多少代人,传承了不知多少个时代之久,那种沧桑,那种压力,那种痛苦,可想而知是多么的惊人了。

    燕倾城在此时有这样的表现,也他却是一点都不觉得无法理解。

    微微一叹,罗帆也不多说什么,身形悬浮而起,在半空中盘膝一座,便如同坐在虚无的石台之上一般。感知随着发出,笼罩住那圣人烙印,开始产生之前一般的震荡,感悟那圣人烙印之中的种种玄妙去了。

    至于燕倾城怎样做,只要她打消了对付自己的想法,罗帆却懒得去管。

    未完待续。

    ♂♂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