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六十六章 再获与翻脸

正文 第九百六十六章 再获与翻脸

    第百十章再获与翻脸

    燕倾城看罗帆那将这里当成是家一样的表现,不由得苦笑。

    这圣人烙印再说也是她师门不知多少代人传承下来的,说是师门的无价之宝也不算夸张。正常来说,别说有人在面前理所当然的体悟,便是稍稍打听一下,都可能激起她的剧烈反应,会让她动手教训教训那人了。

    但,此时此刻,见得罗帆如此,她却根本无法说出处来。

    因为,她这个梦境,乃是因为罗帆要参加那见鬼的试炼才会出现的,也即是说,她若是想要凭借这个梦境的机会来体悟那圣人烙印的玄妙,便不能将罗帆驱除出,必须让罗帆继续他的试炼。

    而显然的,罗帆的试炼,看起来便从这圣人烙印之获得……

    如此这般思考之下,燕倾城虽说是心头十分不爽,但还是只能硬生生的将这一口闷气硬生生的吞下,转过头来注视那圣人烙印,装作没有看到罗帆一般。

    燕倾城体悟这圣人烙印玄妙的方法,自然是与罗帆不同。

    她使用的却不是的感知,而是在双眼之激发出两道淡红的毫光。

    这毫光之上的淡红与一般的红色颇为不同,似乎已经近乎那时代潮流的明红了。显然,她虽说师门不知多少亿万年来都不曾从这圣人烙印之获得好处,但事实上,不知多少代人的收获集合在一处,那好处却也是并不算少的,至少,已经让她获得了这种有些类似劫灭之力的神通。

    这两道光芒直接穿透了罗帆的感知,猛然灌入那悬浮在虚空之上的圣人烙印之。

    随着这变化,那圣人烙印的猛然一震,那变化变得愈发的剧烈。

    好似是碰见了主人或者仇人,变得更加的活跃一般。

    在这过程之,无穷无尽的信息,透过那两道毫光,疯狂的灌入燕倾城的心神意念之间,化为无数燕倾城能理解的,不能理解的奥妙,不断的融入她的记忆深处。

    燕倾城虽是成准圣巅峰的存在,在道行境界上比起合道大成的罗帆还要高上一卸,但因为乃是自身修行,便是有所传承,也是偏向单一。

    故而,她的基础,虽不算不稳,但却也远比不得罗帆扎实,还有着无数的进步空间。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圣人烙印之涌进来的那无数信息,便好似水银泻地一般,不断的浸润着她过望的一切体悟,浸润着她每一个境界所掌握的种种玄奥,以一种无法想象的方式,开始对她的基带行重铸……

    而对罗帆来说,感知在带上了明红之后与那圣人烙峪行共振之时,自然有着无穷无尽的玄妙从他心神意念之间泛出。

    这些道理,这些玄妙虽是将他的记忆深处当成是转站一般,绝大部分都是一闪而过。但便是那些微留下的奥妙,对他来说便已经是高山仰止,让他的道行境界开始以可以感觉的速度一点一滴的往上提升。

    对时光流逝的感应,很快便远离了他。

    恍恍惚惚之间,不知过了多久。

    罗帆忽然间受到一种极浩瀚的气息冲击,从那种完全失时光感应的状态之回转,心头一震,他猛然睁开双眼,看向那气息的源头。

    却,那气息却是那燕倾城所散发出来的。

    此时此刻的燕倾城,整个人悬浮在半空,双手微张往身后伸,头颅微微上仰,整个人好似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凭空摄起一般,她身上的气息更是如同海浪一般滚滚而出,弥散在整个洞穴之,将这一处有着圣人烙印的洞穴深处之充斥着的气息也压得退散开。

    一种莫名的红色光芒渐渐的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这种红色的光芒,浓郁无比,与她之前眼所放出的毫光要浓郁不知多少倍,而且,比之之前那毫光,这种红色,却是更有那种明亮的韵味。

    也即是,这种红色,与真正的明红的差距,已经是变得更小了。

    罗帆一见燕倾城如此,便知晓她大有收获,说是突破成准圣成就准圣大成有袖张,但至少,所获得的好处不会比上一次少上一丝半毫。

    也即是说,此时此刻的燕倾城,极有可能已经是将自身以往修行留下的那些瑕疵与不完满之处消除了。

    此时此刻,正是她周身完满,心念无比通达的一刻。

    这一股强大无匹的气息之蕴含的,正是这种无比充盈的,让罗帆心神震荡,感到自身也深受影响的完满。

    这种完满之意有着极度强大的感染力。罗帆在这段之虽是体悟着那圣人烙印之蕴含的,无穷无尽的奥妙,但,因为自身的境界所限,真正留住的,从那圣人烙印之溢出的那种种道理与玄妙却是极少极少。

    少到,此时此刻,他的收获却只是让他的道行境界比起之前进步了一小步,却依然是合道大成,甚至还没有达到合道大成的巅峰层次。

    这其的原因说来玄奇,其实也很是简单。因为罗帆本身距离那圣人烙印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那圣人烙印之蕴含的玄妙,本来根本便不可能被他所体悟得到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哪怕是借助种种特殊的方法让那些玄妙进入他的心神意念之,进入他的记忆深处,那些玄妙,那些道理之,除了一些他本来应该掌握却还没有掌握的,也即是说,他道行境界之前所缺失的那些玄妙,方才可能被他真正的留住。

    因此,在他的基础不够扎实,道行境界还有着许多的瑕疵,破绽的时候,那些道理能够有更多的残留在他的记忆深处。但当他已经将一切的缺失、疏漏消除之后,那些道理之他所能够理解的已经被他所得到,他所不能理解的却也不可能会残留在他的记忆之。

    由此,才有着此时这样的情况出现。

    事实上,此时此刻,距离当初罗帆与燕倾城交谈之后,已经是足足了百万年之久了。但这百万年之间,他的收获,却是比起他原来十万年要少了不知多少万倍之多。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忽然间感受到从燕倾城身上所发出来的,那种相当于合道圆满巅峰的完满气息,整个心神好似刹那间获得了无法形容的升华,忽然有一种至高至宏的意念裹挟着他想着一种无法想象的高度攀登的感觉油然而生。

    在这样的感觉当,他猛然觉得,之前所无法理解的种种道理,种种玄妙变得如此的简单,如此的明了,甚至有着一种以前这样笨,连这样简单的道理都无法想清楚的感想产生。

    在这样的过程之,他的道行境界,以一种无法形容的速度往上提升着。

    恍惚之间,他便感觉已经接触到了一层奇异的屏障。

    这一层屏障坚韧无比,好似是一道巨型的堤坝一般拦在面前。将他那似乎一马平川的道行境界提升过程猛然拦住。

    让他的道行境界直接停滞在一个比之前强上不知多少倍的高度,但却依然没有获得本质的升华,依然可以算是与之前处于同一个级别的境界上。

    微微一感应,罗帆便,方才那一番变化,居然已是将的道行境界提升到了合道大成巅峰,距离合道圆满,也只是差了微不足道的一丝丝,似乎只要有着一点稍微的体悟,悟得一点微不足道的关键,便能将自身的道行境界突破到合道圆满的层次上一般。

    但,罗帆却无比清楚,这只是一种觉。

    道行境界便是如此,看似只是需要微不足道的一点体悟便能突破,但真正做起来,却可能需要耗费比之前从无到有修行到此时这等境界之时所耗费的所有精力的总和还要多的精力才能够最终完成这种突破。

    当然,对于此时这样的进步,罗帆却已是心满意足了。哪怕是还有着更多的期待,却也并没有真正的当将之当成是必得的,不得便不甘心的收获。

    而只是将之当成是得到那自然是最好,得不到却也无所谓的一种收获。

    当完成这样的进步,以罗帆那坚定的心神,也忍不住感到有些怪怪的。毕竟,他刚刚进入这梦境世界之时,只不过是刚刚迈入合道之境而已,此时此刻,却已经是在合道之境上走了三个境界,从原本刚刚迈入一直到成就合道大成巅峰,达到距离合道圆满也只是差了一步而已。这样的收获之大,实在是太大太大,让他几乎如在梦。

    不过,很快的,他便已经反应了,因为他感觉,那圣人烙印之传递而来的那种种玄妙道理因为他道行境界的提升,在他心神意念之间残留下来的,反而是比之前增多了不知多少倍。

    如此增长速度,却是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将他道行境界获得提升之后所残留的那种种瑕疵与破绽进行弥补,虽不能让他的道行境界获得提升,但却让他掌握了一切合道大成巅峰这一境界所能够掌握的一切玄奥。

    让他,可以做到合道大成巅峰的极致

    因为之前已经有了那样长的积累,此时此刻这种弥补的过程,却比起当初快了不知多少倍,只是短短的十年,他便完成了这个过程。

    当他将一?br/>胁雇辏苌碜匀荒巧73鲆还赏曷18保鞘ト死佑≈写荻吹闹种畈辛舻母谋洌盟匀欢坏耐牙肽侵肿刺苯忧逍蚜恕?br/>

    心念微微一动,他便感觉到有着两道视线注视在身上。

    转头一看,却见得燕倾城正在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他。

    “没想到道友居然能够再度获得这样大的进步,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燕倾城见得罗帆清醒,叹息一声,道。

    很显然,她也感受到了那圣人烙印前后的不同表现,此时被罗帆散发出来的圆满气息所影响,终于了他此时所获得的巨大进步,故而显得无奈。对无法从获得更多好处,而罗帆却能从获得这样大突破的无奈。

    罗帆苦笑,道倾城道友这便想了。我却是因为倾城道友当初成就完满之时的气息激发方才获得道行的突破,在这圣人烙印之上,却也获得了一轩础的补足而已。”

    燕倾城一听,面现惊讶之色,接着却是显现出失望之色,叹道原本以为有着这样亿万载难逢的机会,应当能够成就大成准圣的,却没想到到头来却只是夯实了基础而已。”

    罗帆一见燕倾城如此,便道夯实基础,这已经是一种极其难得的收获了,有了这如此扎实的基础,日后倾城道友自我修行突破的难度,却要减少千百倍,已是让人羡慕了。”

    “话虽如此,只是想要自我修行突破,便需要脱离这梦境世界才好,脱离这梦境世界,便是将这亿万载难逢的机会过,下次要再有机会体悟这圣人烙印,怕是遥遥无期了。”燕倾城依然叹息不已。

    对她所说的,罗帆自然是无比明白。因为,这也是他正在无奈之处。

    这梦境世界之无论待上多长,都只是相当于外界这燕倾城睡一觉的而已。可以说,乃是拥有无穷无尽的的。

    从这上看,这里自然是一个极其美妙的修行之处,甚至比起他开辟出来的那些世界,那些洞天,都要完美上不知多少倍。

    但,这梦境世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却根本不适合燕倾城修行。因为这整个梦境世界都是燕倾城本能所创造出来的,其一切规则、法则,一切的道理,一切的生灵,一切的玄妙,都是燕倾城所知晓的,所理解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在这梦境世界修行,便相当于在的心空想修行。体悟天地玄妙,体悟大道至理,皆是不可能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这梦境世界之,她除非是修行一些需要耗费长自我推演的神通有益处之外,真正要将道行境界进行提升,基本上却是不可能的。

    而对罗帆来说,虽说他能够通过体悟这梦境世界之的一切来获得燕倾城的种种体悟,从而借助这些体悟将的道行境界进行提升。

    但,这便好似是燕倾城赤luo裸的将自身的一切展露在罗帆面前一般,若是燕倾城不,他还可以这样做,但燕倾城此时便在他身边,而且已经明悟了一切根本,她又可能让罗帆这样做,可能让罗帆随意体悟她的梦境世界?

    因此,可以说,当眼前这圣人烙印再无法对燕倾城有好处,在这梦境世界里面的修行不会让燕倾城又更多的提升之时,便是罗帆与燕倾城之间那还算友好的关系完结的时候。

    果然,燕倾城一番感慨之后,对罗帆道道友要通过这一关的试炼,想来便是要杀死我吧。”

    罗帆要通过这个关卡到底需要怎样做,需要达到成就,这一点从一开始,燕倾城与罗帆两人便很默契的没有提起。

    其的原因,当然不是他们两个都忘记了这一点。而是他们都,这一点要求,便是罗帆与燕倾城的根本矛盾。若是当做不,那还能够维持他们原本便脆弱的友好关系。但若是说了出来,那恐怕便将是无可挽回的将他们推向两个不能两立的位置,从而让他们两人都无法再有机会体悟这已经将门户敞开,任凭他们予取予夺的圣人烙印了。

    燕倾城无比的清楚,试炼,绝不是旅游。那大能将罗帆扔到的梦境世界里面,绝不是让他游荡一圈,在其进行一番体悟,经过多少之后便让他通过关卡的。若是燕倾城来设置这样的关卡,便绝对不可能如此选择。既然不是旅游,那罗帆进入这梦境世界的目标也就很明显了。那便是战斗或者是和梦境世界之的某些存在战斗,又或者是和这个梦境世界的主人来进行战斗。

    而显然的,最有可能的目标,便是这个梦境世界的主人。

    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燕倾城方才故意一直都不提起这一点,只是装作没想到。

    罗帆,也是同样因为这一点,方才与燕倾城一般装作想不到。

    至于此时为何燕倾城会提起这一个他们两人不可调节的根本矛盾,显然是认为既然已经再不需在梦境世界之继续待下,那么便不需要再委屈忍下了。

    听得燕倾城的话语,罗帆叹息一声,明白这个时刻终于还是到来了,叹道可以这样说,不过准确点来说,却是要战胜你,打破这个梦境世界。”

    “这两者并没有任何区别。要战胜我,除了杀我,别无他法。”燕倾城淡淡的说着,身上有着一股强大无匹的杀意喷涌而出,凝成了一片黑幕向着罗帆猛压。

    第百十章再获与翻脸

    第百十章再获与翻脸是,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