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七章 时代印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七章 时代印

    第九百六十七章时代印

    面对这样恐怖的杀意,罗帆面上神色一肃。知晓言语已经再无任何用处,身形一晃,周身气息一涌,便疯狂的向着那袭来的杀意猛撞上去。

    咔轰一声巨响响起,这一个洞穴猛然扩大了数万倍。从一个原本只是数丈大小的一个洞穴变成了一个数万丈方圆的一个地下空间。

    却是罗帆激发出来的气息与燕倾城的杀意撞击所产生的冲击波产生了无法想象的爆发力,直接将这一个地底极深之处的洞穴撑大开来。

    而便是这样的气息冲撞,却依然没有影响在这洞穴深处悬浮着的那圣人烙印。那圣人烙印便好似周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这洞穴依然是如同之前那般没有任何变化一样,静静的悬浮在这地下空间的中央,散发出那强大无比的气息,充斥这地下空间。

    这些气息,与之前相比,并没有任何的不同。

    这地下空间之外的,洞穴之中的气息,也没有任何改变,似乎是这空间大小的变化对这圣人烙印所产生的气息毫无意义一般。

    这一番冲撞对周围环境产生的结果是如此的惊人。但对于罗帆和燕倾城来说,那后果却只是一般般。

    罗帆发出的气息虽是达到了他所能发出的最强境界了,但他毕竟只是合道大成巅峰而已,距离燕倾城这种准圣中成巅峰的存在来说,还是差了一个小境界。这种绝对的差距,让他对于这燕倾城的杀意,根本无法完全抵消。

    在冲撞之下,他却是面色微微一白,身体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燕倾城此时却是双眼灼灼,那绝美的面容之上满是寒霜,她在这气息与杀意的冲撞当中,虽是占了上风,但也只是没有后退而已,面色也是微微一白。

    不过,上风毕竟是上风,燕倾城恢复的速度比起罗帆却要快上不少。

    刹那间都不到,她的面色便恢复了正常模样,抬手在虚空之间轻轻一划。瞬息间便有无穷无尽的奇异符文与线条在虚空之间闪过。

    接着,一个奇异的,由无数奇异符文与线条组成的立体圆球便猛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圆球出现之后,微微一震,便已经来到了罗帆周围,直接放大数十倍,形成一个十丈直径的圆球模样,将罗帆直接裹在这圆球中央。

    罗帆被这圆球裹住,眼中所见的世界虽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是这地下空间的种种景象,那符文与线条组成的圆球,也依然是在他的眼中。但,他的感觉却是,自己似乎已经陷入了另一个空间,一个无比奇异,无比排斥他,让他感觉无比不舒服的空间。

    面对这个空间,罗帆念头一动,数百万种力量直接涌出他的身体之外,在他的头顶形成了一团清色的庆云,微微的翻涌,颤动着,产生一股奇异的力量抵住了那圆球所产生的种种奇异对他身躯的侵蚀。

    当这庆云挡住那侵蚀之后,那庆云便是微微一沉,差点便要接触到他的头颅了。

    这庆云,正是罗帆在成就合道大成之后对自身以前在悟虚之境时所悟出的那种,数十万种力量组成的力量组合所改进升华而成的力量组合。

    其中拥有的神通威能,种类上与当初类似,但却尽皆强上许多。

    此这一个将他裹住的圆球自然是燕倾城的拿手手段,是一个极其精妙的阵法,拥有着极为不可思议的威能。

    这庆云能够如此挡住这阵法的侵蚀,将他护住,这足以看出这力量组合比起当初是强大了多少倍了——要知道,当初这庆云还是处于悟虚之境这一级别之时,这庆云对于合道之境的力量可是没有任何抵挡能力的。此时他本身将之改进升华到合道大成,但他面对的对手却是比他更强上一个小境界的强大存在……

    见得这清色庆云的威能,燕倾城却并没有任何变色。

    她却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随意出招都能轻松的将一名比起自己只是差了一个小境界的中成准圣毁灭的境地。罗帆能够抵挡她的阵法,这才是正常的,若是罗帆被她一招搞定,她反而便要感到惊讶了。

    心中念头电闪,燕倾城抬手在虚空划过道道极其玄奥的轨迹。

    随着她的动作,那圆球之上的符文与线条便开始疯狂的变化,刹那间,血红血红的光芒在那圆球之中闪现,凝聚,最终化为一只虽是巨大,但看比例明显纤细修长,与燕倾城本身颇为类似的手掌出来。

    这手掌无比的凝实,上面纹路斐然,看起来与真正手掌一般。

    这手掌成型之后,直接拍向罗帆头顶的那一团清色庆云。

    罗帆一见这手掌,便感觉到这手掌之上带着的那种血红乃是从明红演变而来,或者说,乃是与他使用不同的方法却接触那明红的光芒。

    这样的光芒,显然,虽不能说已经是获得了时代潮流的玄奥,但却已是接近,能够发挥出超乎想象的威能了。

    虽说,他对这庆云有着信心,认为这是庆云至少能够抵挡合道圆满级别的攻击,但,对于这已经带上了,接近时代潮流一些玄奥的攻击,他却是对这庆云没有多少信心。

    心念微动,那庆云便直接凝成一只同样巨大的手掌,直接拍向那血红血红的,如同燕倾城手掌放大版的手掌而去。

    这庆云凝聚而成的手掌比起那血红的手掌要小上一半左右,但其凝聚成都,却比起那血红的手掌要凝实不止一倍。

    这当然并非是罗帆对力量凝成手掌的控制能力更强,而是因为罗帆修行的乃是力量之道,这庆云的所有力量,又都是从他体内直接抽取出来的,自然是与他的关系无比紧密,控制起来无比的轻松。而燕倾城所凝成的那血红手掌,却是阵法凝聚而成,哪怕是那阵法是她自身的力量凝聚而成,但隔了一层便是隔了一层,她对于这阵法生出光芒凝成手掌的控制能力自然是比起罗帆要弱上一些了。

    两只巨大的手掌直接撞在一处。

    整个过程之中,罗帆与燕倾城各施手段,燕倾城凝成的手掌生出千百万种变化,显现出无比高深的战斗智慧,想要绕过罗帆庆云凝成的手掌直接轰在罗帆身上。而罗帆同样是将自身那无比惊人的武学造诣发挥得淋漓尽致,无论是那手掌有着多少种变化,无论是燕倾城将自身的战斗智慧发挥到何等程度,都牢牢的制住其前进的方向,挡在那手掌的面前,让那手掌最终只能硬生生的那庆云凝成的手掌撞在一处。

    这一撞击,产生的后果惊天动地。

    刹那间虚空粉碎,时间断绝,周围光影变幻不定,无数空间粉末凝成了无穷无尽的奇异光影环绕在罗帆身体周围,演化着不知多少千奇百怪的奇异景象。

    而罗帆发出的,那庆云凝成的手掌却已是在那撞击之中完全崩散,直接被那血红的手掌轰得粉碎,哪怕是那血红的手掌已经受到了极大的损伤,看起来已经变得残破不堪,甚至连手指都只是剩下了三个而已,但,毕竟是已经是取得了绝对的胜利,轰破了一切阻挡在其面前的,守护住罗帆的一切力量,向着罗帆继续按下来。

    在罗帆周围形成的,那无数空间粉末组成的那无数光影非是其他,正是因为时间也被撞击击破,变得混乱之后,异时间、异空间所映照过来的种种玄异景象。

    也可以说,是这梦境世界的过去现在或者是未来的某些影像。

    这些影像,在那血红残破的手掌经过之时,以一种无比诡异的方式开始依附在那血红色的手掌之上,并且开始按照某种无法形容的方式重构,组合,形成了一种莫名的顺序或者说秩序。

    这种过程是如此玄妙,让罗帆双眼之中透出一种震惊之色。

    这种过程对于燕倾城来说,或许只是一种毫无意义的,自己的神通所自然产生的特殊异象而已,但对罗帆来说,这其中所代表的却是,这血红之中所蕴含的那种种玄奥之中,时代潮流的玄奥所占的比例比起自己想象当中的还要多,还要强!

    面对着这样的攻击,罗帆哪里还敢有所保留。

    心念一动,抬手一抓,一只带着淡淡明红的印玺便凭空在他身前凭空出现。这印玺乃是由数十种力量组合而成,虽是不少,但相比于之前那数百万种力量组成的庆云来说,却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整个数十种力量组成的印玺显得无比的凝实,完全看不出一丝乃是力量凝聚而成的痕迹,便如同由某种奇异矿石切割雕刻的一般。整个印玺显得无比的古朴,无比的简洁,上面的每点转折,每一道线条,每一片起伏,都是如此的完美,如此的精妙,在那印玺的正面镌刻着两个无比久远,无比繁复的文字“时代”!

    这印玺出现之后,直接一转,直接印向那血红的,已经变得残破的巨大手掌。

    燕倾城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忽然生出一种莫名的危险之感,瞬间明白罗帆的这一招的威能将是极其惊人。

    心念一动,那一个包裹住罗帆的阵法猛然一转,忽然散发出无比明亮的光芒。

    其上面的无数奇异符文与线条开始以超乎想象的速度疯狂游弋运转,显然,整个阵法的威能已经被发挥到了极限了。

    在这变化出现之时,那一个原本与罗帆庆云凝成的手掌相撞而变得残破的血红手掌,开始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被修补,待得罗帆的印玺与这手掌触碰之时,这原本只剩下三个手指的残破手掌已经重新变得完完整整,看不出任何一丝丝的损伤了。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面上神色更是严肃,但却并没有施展更多的手段。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知晓,这时代印已经是他所能施展出来的,最强大的攻击手段了。除非他有着更多的时间去重新修炼那附加时代潮流玄奥的神通,否则,他根本不可能施展出对这印玺有所帮助的神通出来。

    甚至,若是他硬要施展的话,还可能对那印玺造成干涉,产生影响,反而让那时代印的威能变小,反而是弄巧成拙。

    因此,他虽知晓燕倾城已经大大增强了那手掌的威能,但却只能硬着头皮将那时代印继续印向那血红的手掌。

    那印玺,乃是罗帆此时按照自身所掌握的时代潮流的玄奥,结合自身种种力量所寻找出来的,能够完全发挥那时代潮流玄奥的力量组合。

    当然,他毕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体悟这种力量组合,此时这印玺也只是他瞬息间心念微动所推想出来的而已,距离真正完美还有着遥不可及的距离——所以才是数十种力量组合而成,而非是数万、数十万、数百万……

    但,哪怕是这样,这印玺对他来说,也是他此时所能施展出来的,最强大的攻击手段了。

    这印玺,与那手掌接触的瞬间,一股无法形容的冲击从接触之处向着四面八方暴闪而出。

    这种冲击,并非普通爆炸所产生的那种冲击波,而是一种无比玄妙,无比诡异的冲击。在这冲击之下,产生的不是破坏,而是一种轮回。

    周围原本已经被破灭成为无数粉末的时间、空间开始重新组合凝成正常的,或者说相对于正常的地球宇宙来说是正常,相对于这梦境世界来说却是无比荒谬的时空出来。便是这洞穴,便是这大地,便是燕倾城所在之处,便是周围的阵势,都完全变成了与梦境世界完全不同,与真实宇宙却是几乎一模一样的时空出来。

    在冲击波所波及的范围,除了罗帆、那时代印、那血红的手掌、那周围残破不堪的阵法、燕倾城、圣人烙印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变成了虚无,或者说,被那正常的,真实的时空所完全掩盖了。

    无论是周围的土地,那洞穴之中的种种气息,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例外。

    在这里看起来,便好似一个巨大的时空空洞开始不断的扩大,不断的将周围的一切完全吞噬一般。

    这整个变化的过程无比的快速,若非是在场的罗帆与燕倾城都是道行境界极其强大,目力感知都极其惊人的存在,说不定根本都看不出这冲击蔓延的过程,只能看到一闪之间周围便大变模样。

    这冲击蔓延的范围极其广阔。

    转眼间便蔓出了地层,直接向着整个梦境世界扩散开去。

    那在洞穴口存在的燕缘、瞓魍,那蛮荒的山脉,那山脉之中的无数生灵,那天空,那云层,一切的一切,都在冲击过后完全消失无踪,如同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好在,这里地处蛮荒,距离这梦境世界的核心之处还有着极其遥远的距离。

    因此这冲击便是扩散到极限,却也只是稍稍接触到那梦境世界核心边缘的一两个城市而已,却没有直接将这整个梦境世界直接化为真实的时空——若是这样的话,便相当于这梦境世界已经完全毁灭,燕倾城自然再无法停留在这里,而是会直接清醒过来,罗帆也将相当于通过了这第九千九百九十一关了……

    此时这一切冲击波及的范围变成真实时空的变化,却只是这轮回变化的第一阶段而已。

    在周围巨大范围的时空变成真实时空,抹去其中梦境世界所生成的一切之后,另一波冲击开始扩散开去。

    这次的冲击,却是将其影响范围之内的一切时空完全绞成粉末,最终化为虚无。无论是时间,空间,物质,能量,还是其他任何一切有形无形的存在,统统被这刚产生的第二波冲击先化为粉末,继而化为虚无。

    这冲击的波及范围,与之前那创造真实时空的波动一般无二。同样是波及到了这梦境世界核心区域的边缘几个城市。

    接着,另一波冲击在相撞之处产生,重新创造了时空。

    如此这般,一波冲击接着一波冲击不断的产生,而这些冲击,却是一种创造,一种毁灭,如此这般交替的出现,将周围的时空当成是橡皮泥一般随意的搓揉,疯狂的玩弄着。

    这冲击毕竟是撞击所产生的,自然是遵守着撞击冲击波的规律,一波比起一波小,到得数个呼吸之后,这冲击波完全消失。

    在罗帆与燕倾城周围,只剩下一个方圆数十里范围的球形时空存在着——这样范围的时空之所以存在,却是因为那圣人烙印存在于此处。在这时空之外,便是一片无比诡异的虚无。连时间、空间都没有的虚无。

    罗帆的凝成的,那但这淡淡明红的时代印一震,忽然变得无比虚幻,再无一丝丝凝实的模样,好似一个虚影,随时可能消失一般。而与这时代印相持的那巨大手掌,连同凝聚出这手掌的那个阵法,都直接崩溃,化为细碎不可收拾的齑粉,如同烟雾一般四处散逸,最终化入虚空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施展的劫灭之力,居然比我还要精纯……”燕倾城用一种莫名的语气说着。

    随着这话语,她的身形渐渐的虚幻,最终,待得她的话语还未曾真正落下之际,便已经只剩下淡淡的残影了。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