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七十章 剧变

正文 第九百七十章 剧变

    这些强者的降临,对于这整个星球的生灵而言,便好似将天空捅破了一般。。瞬间,便完全颠覆了这个星球不知多少年积累的修行观念。

    要知道,这数千生灵的降临可是毫无任何掩饰的,直接以最为宏大,最为高调的方式从天而降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是目力稍好的生灵,都能够看到他们的到来。而这些生灵的气息又是毫无掩饰,铺天盖地的笼罩这整颗星球。这更是直接向整个星球的所有生灵宣示他们那不可思议的强大。

    对于一个最强只是相当于初入准圣的星球而言,这数千名最差都是准圣的修士忽然从天而降,这对于星球之上的诸多生灵而言是何等的震撼,便可想而知了。怎么可能不颠覆他们的修行观念?

    一时间,之前罗帆所造成的种种异象,已经被这星球之上的生灵完全抛在脑后。又或者说,已经被这星球之上的生灵完全当成是这数千名从天而降的强者所造成的了。

    这数千名强者,乃是这整个梦境世界之中最巅峰那一级别的强大存在所派出来的,而那些在梦境世界最巅峰那一级别的强大存在,在整个梦境世界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哪怕是这个星球上的修行文明乃是符咒修行文明,并非这个梦境世界的主流修行文明,那些巅峰存在,也同样有着强大的威慑力,同样有着他们的传说流传。

    因此,这数千名强者虽是第一次来到这一颗星球。但他们却并不需要如同罗帆这般造假出自己的身份出来,直接各自挑选了这星球的某些强大势力,或者强大的个体,表明自己的身份,直接成为这些势力,或者强大个体的上宾。

    只是短短的数日之间,整颗星球的气氛便直接改变,那原本闲适和平的状态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鸡飞狗跳。所有生灵都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

    那数千名强者之所以来到这里,乃是因为他们的上司,他们的主子,他们的师门前辈感受到这一处恒星系有着异常情况出现,让他们来寻找调查这种异常的根源。他们本身对于这一颗星球根本便是完全看不起的。在调查的过程之中。自然丝毫不会顾忌对这一颗星球的影响。如此一来,对于这星球的秩序破坏程度,自然可想而知。

    这数日之间,因为种种原因而被抹杀的。这一颗星球之上的生灵,足足超过百万之多。其中有许多甚至只是因为某一名降临者心情有些不爽而被直接抹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整颗星球的气氛有害怎么可能保持之前那种闲适平和?怎么可能不让这星球之上的生灵惶惶不可终日。

    从一开始,罗帆便将事情的一切发展都看在眼中,当看到这星球因为这降临者的降临而变得混乱之后。他不由得暗自摇头。

    “这些人根本便是一盘散沙,便是一名普通凡人怕都能够在这其中浑水摸鱼了,想要调查到我,怕是千年、万年都不可能做到。”他心神意念之间有着这样的念头涌现。

    这数日,罗帆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在这一个小城的那最高楼层之上盘坐着。

    最开始,也有着一些强者前来找他,要他贡献自己的势力出来,让他帮助他们调查某些明显与这星球有所不同的事物。

    但。当听到他只是普通的先天大罗之后,那些强者便对他再无任何兴趣。直接随意吩咐了几声,让罗帆有所发现的时候便告知他们之后,便直接离开了,甚至没有留下任何的联系给罗帆。更没有监督他。

    显然,却是并没有将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甚至便是这样一吩咐,也只是死马当活马医,只是因为已经找上门来。便随意吩咐下来罢了。

    对此,罗帆自然是并不在乎。他此时的伪装真得不能再真,他的身份又已经做得无比完美,除非能够感觉到他的实力比表现出来的要强大无数倍,否则绝不可能怀疑他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事物。如此一来,他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有任何心理压力,自然也不用在乎他们怎样看自己了。

    因此,无论是对于哪个找上门来的强者,罗帆都只是点头答应,表示一定会努力完成他们的吩咐。而在他们走后,却便依然如故的坐在这高楼之上,感受着这整颗星球的种种变化。

    那数千名强者显然已经做好了长期奋战的心思。

    在数日之后,便开始各自整合这星球上的诸多势力,想要通过这样的整合,来掌握这星球的一切,继而让那异常事物无法躲藏。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对于派出这些强者的巅峰存在而言,数千年、数万年对他们而言,都只是打一个盹而已,让他们数千名强者来到这恒星系,便早已是打好了让他们在这里停留数千年、数万年的打算了。

    而对于这数千名强者来说,数千年、数万年时间虽说不长,但也不可能短暂经过的站点来看待。当然也不可能任凭这星球变得混乱,变得惶惶不可终日了。因此,在最开始数日之间没有找到他们的目标之后,他们便自然那想要将这颗星球的秩序构筑成为他们所想要的模样。整合这星球的种种势力,也就是必须的了。

    接下来数月之间,整个星球陷入一片比开始那数日更加混乱的状态之中。

    整颗星球之上的所有势力,都几乎被直接拔除,取而代之的却是数千个特色各不相同,甚至完全看不出任何这星球文明气息的势力。

    而这些势力彼此之间也并不和睦,偶尔间便有着不大不小的摩擦出现。而每一次出现摩擦,都会造成大量生灵的死亡,造成这星球混乱的加剧。

    这种种变化,在不到一年之间便完全平息下来。

    最终,整颗星球被划分成为三千七百六十七个区域,这三千七百六十七个区域有大有小,各自的环境也是有优有劣。

    “居然是这样,看来那五大圣人并没有派人前来,或者说没有直接派人前来啊。”罗帆看着整颗星球最终的变化,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

    这一颗星球之上那三千七百多个区域的划分形式。便代表了那占据各个区域的强者背后的势力之间的强弱、敌友等等方面的形式。而显然的,以罗帆所见的那种种区域之间的关系,他便能够看出来,这三千七百多名强者背后的势力之间,并没有任何一个能够有着绝对的优势压下其他势力。

    若是有圣人直接派出的修士夹杂在其中。显然不可能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

    圣人。毕竟是至高无上,永恒不朽,万劫不灭的无上存在。与之相比,一般修士。哪怕是准圣巅峰,也即是相当于道尊的存在,也是蝼蚁一般。

    这样的存在,在这梦境世界之中,其地位定然也是至高无上的。其他不是圣人势力的势力。定然不可能与之相争。若有圣人直接派出的修士,这星球最终稳定下来的形式,便绝不可能如此这般有着三千七百多个相差不多的区域组成,定然是由几大圣人派出的修士分成几个巨大的区域,而那些修士便是各自依附于某位圣人的势力而存,而不可能独自脱离去开辟势力,与圣人势力分庭抗礼。

    没有圣人亲自派出的修士加入,这从一方面来说可以让罗帆所受的压力减少,是好事。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却是让他难以真正接触这梦境世界的至高巅峰,自然是一种坏事了。正因如此,罗帆才会这般皱眉感慨。

    看得这整个势力最终稳定下来,罗帆终于站起身来。

    将身一震,无数符咒凭空涌现出来。在他的身体周围凝聚成一团云雾,裹着他的身躯,直冲而起,向着他所在的这一区域的中央直奔而去。

    他此时所使用的方法。乃是模拟这星球原来修行文明的飞遁手法,借助自己的神魂将体内的力量凝聚成为一个个玄奇的符咒。最终组成一团飞行云团,裹着他飞天遁地。

    这区域的中央,并不是在他呆了数个月之久的城市,而是在一个距离此处十来个城市之外的,一个巨型的城市。

    这个城市比起他呆了数个月之久的大城要大上十倍以上,整个城市依然残留着许多符咒文明的特点,城墙上面镌刻着无数的奇异符咒,闪烁着种种奇异的玄光。

    但在这符咒文明的残留之上,还有着一种更加玄妙,更加完善,威能也更强的修行文明产物加载在那上面。那些新加载的,乃是一种丹道文明的产物,它们看起来便好似是一个个丹丸一般,若有若无,若隐若现的覆盖在那些符咒表面,发挥着种种不可思议的妙用,让这城市更加的坚固,防御能力变得更加的强大。

    这两种修行文明的产物叠加在一处,产生了一种十分诡异的魅力,让罗帆远远一看,也感到其中拥有莫名的和谐。

    远远的,他便看见在城门口有着几队兵士在守着,任何进出城市之人,都要受到极其严密的检查。

    将身一按,他的身形便被符咒云团裹着,降落在那城门口。接着,他心神一动,那无数符咒之极崩解,其中蕴含的神魂被他直接收回体内,而那神魂凝聚的力量,却是直接消散无踪,回归天地去了。

    那两队兵士见得罗帆到来,几乎所有人眼中都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接着,有一名看起来应当是队长之类的兵士上前来,用一种奇异的语言说道:“这位上师,要进入丹道城,需要来我们这里登记,还望上师谅解。”

    罗帆自然知晓这些兵士眼中的失望之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这数月虽一直盘坐在那高楼之上,看似毫无作为,事实上却是将这整颗星球所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中,毫无任何一丝遗漏。因此,他却明白,原本这星球之上的符咒修士,在这数个月之间,或是被杀,或是投降妥协,或是逃避隐居,早已没有多少真正自由的符咒修士存在了。

    而此时罗帆一看便是一名极为强大的符咒修士,他却直接降落在这城市门口。那便是傻子都知晓他是一名早已投降妥协或者正要投降妥协的符咒修士。

    这些兵士虽说乃是这丹道城的兵士,但怎么说也是这星球土生土长的生灵,见得以往高高在上的符咒修士又有一个失去原本的高傲,失去原本的骨气,自然会感到有些失望的。

    罗帆自然不会管他们如何失望。他淡淡的点点头。道:“带路。”

    那兵士队长哪怕是心中有些失望,却也不敢表现出来,带着罗帆来到了旁边,让他在一块青铜铸造的。好似一座丹炉一般的奇异器物之上留下了自己的烙印之后,便放罗帆进入城市了。

    因为对这丹道城也有所了解,所以罗帆却是明白,这烙印,便是这丹道城控制符咒修士的手段。只要在这青铜铸造的。好似丹炉的奇异器物之上留下烙印,日后无论是身在哪里,都能够被掌握这丹炉的修士感应得到,甚至面对这丹炉的主人都无法发挥自身全部的实力出来。

    对于真正的符咒修士而言,在这丹炉之上留下自己的烙印,便是将刀柄送到他人手里,但对于罗帆而言,这却只是一见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他只是心念一动,虚空之间自然便有着力量凝聚而来。形成了一个势力不超过他绝对无法发现任何异常的伪造烙印出来。

    那兵士队长见得罗帆毫不在意的留下那烙印,眼神深处失望之色更甚。但却依然不敢多说什么——虽说看不起罗帆这样将自由丢弃,但他却依然无比清楚,若是罗帆愿意,一只手指便能将自己直接碾碎。

    罗帆进入这城市之后。只见得这城市显得颇为热闹,其中更有着许多以前所不曾出现的丹道文明产物或是被买卖,或是被运用在各处建筑之上。

    整个城市便好似符咒文明与丹道文明的混合产物,而且是以一种十分和谐的方式进行混合的产物。到处充满了一种另类的勃勃生机。

    在这城市随意的逛了一会。一股极其内敛,但本质却极为强大的气息在他身前出现。

    这是一名看起来二十三四岁的青年。他身着长袍。头发散乱,整个人身上有着浓郁的奇异气味,似乎是丹药的气味,又似乎是某些药草混合起来的气味。

    此人面目邋遢,用一种饶有兴致的眼神看着罗帆,也不说话。

    罗帆在这人一出现,便知晓这人便是这丹道城的掌控者,也是他所在的这个区域的掌控者,是那数个月之前从天而降的数千人之一。他的道行境界,乃是中成准圣,但比起罗帆来却差了不知多少倍,顶多也只是相当于燕倾城梦境世界之中的瞓魍而已。

    这青年的出现毫无声息,他身上的气息有是极度内敛,因此哪怕是凭空出现在大马路上,也没有任何路人发现任何痕迹,便是看到他出现过程之人,也只是感觉眼光一闪而已,怀疑自己眼花,根本不曾想到眼前这人真的是突然多出来的。

    “你很奇怪。”这青年看了罗帆好一阵子,待得看到罗帆不曾开口说话之后,张嘴说道。

    “不知在下奇怪在何处?”罗帆淡淡的反问。

    “这颗星球上,所有的修士见到我们,都是要么一脸仇恨,要么一脸敬仰,从来没有像你这样平静的。”那青年呵呵一笑。

    “那只是你没见到而已,并不代表没有。”罗帆还是摇摇头,道。

    “或许吧。不过,像你这样放弃自身逍遥来投奔我们的修士,要么就是软骨头,要么便是走投无路,我看你也不像是软骨头,更不像是走投无路,难道这还不是奇怪吗?”那青年似乎找到非常有趣的东西一般,笑道。

    “我为的是什么?难道这还用说吗?”罗帆依然是神色淡然。

    “当然,难道这是一个很明显的问题吗?”那青年更是惊讶,双眉一挑,脸上神色要多夸张有多夸张。

    “我是一名修士。什么外来者,什么正义,什么侵略,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我所求的,是大道,是长生永存。”罗帆淡淡的道。

    这话语,没有任何激扬的文字,没有任何高昂的语气,但其中自有一股坚定透出,让人听了不由得心生震撼。

    那青年听得罗帆之言,神色一震,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罗帆。

    罗帆静静的看着他,也不说话,更没有离开的意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而已。

    “没想到,在这样一颗蛮荒的星球,居然能够遇到一个像你这样的修士。这样坚定的求道之心,若是你不是生在这样一颗星球上面,你现在至少也要比现在强百倍。实在是太可惜了。”过得良久,那青年莫名的一叹,道。。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