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七十一章 考验?

正文 第九百七十一章 考验?

    第九百七十一章考验?

    罗帆微微一笑,道:“不知我该怎么做,才能够获得丹道传承。”

    那青年脸上现出欣赏之色,道:“你很坦诚。这便是我们继续聊下去的基础了。来吧,先到我的城主府里面再说吧。”

    罗帆自然没有什么反对意见,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那青年也不管罗帆,抬步一跨,刹那间便已经消失在罗帆面前。这整个过程是如此的无迹可寻,几乎找不到任何一丝丝的痕迹能够看到他所去的方向。

    但,哪怕罗帆只是普通的先天大罗,如他此时虽表现出来的一般,也是能够轻松知晓他的目的地的。因为,他已经说得清清楚楚,正是要罗帆前往城主府,现在当然只能是去城主府了。

    心念微动,知晓这乃是那青年的另一重考验,罗帆也不疑惑,似缓实快的开始迈步前进。向着这巨型城市的中央某处而去。

    罗帆之所以来到这个城市,正如他所说的,是为了求道,当然,并非是为了丹道的传承,为了投靠这青年背后的势力。

    对于罗帆而言,他在这梦境世界的最终目的,便是战胜这梦境世界的主人,那做这场梦境的那大成准圣。为了这个目的,他所要做的,便是努力的提升自己的道行境界,努力的牟取那大成准圣在这梦境世界之中所加载的,他自身所体悟的种种大道玄奥。

    哪怕是,他知晓以自己的合道大成的境界,想要在这梦境世界之中提升到超脱之境,乃是一种几乎不可能的任务。但这并不代表,他要放弃在这梦境世界将自身道行境界提升的打算。这梦境世界,在他的道行境界比不得那做梦的强者之前,这里便是一个最好的,提升道行境界的所在,最好的修行之处。

    眼前有着这样一个美妙的所在,罗帆自然不可能放弃。

    哪怕是最终不太可能将这种妙处发挥到极致,不可能真的凭之获得道行境界的巨大突破,成就超脱者,也不代表着他要完全抛弃这种换就那个带来的妙处。

    这一个巨型城市的城主府,在这一个城市的中央,距离罗帆所在之处大概有着数百里的距离。这点距离,对于罗帆来说,自然是一段极短的距离,只是短短的数个呼吸之间,他便已经来到了这城主府之外。

    这整个城主府,与这城市完全不同。

    其中并没有任何一丝丝符咒文明的痕迹,整个城主府看起来巍峨壮阔,充满一股威严的气势。上面所镌刻的无数符文都好似一个个的玄奇丹药一般,一个穿着一个,一个套着一个,组成了一个无比严密,无比玄奇的完美整体,形成了一个极其奥妙的阵法。

    整个阵法此时并没有激发,但便是这样,那上面若有若无的力量流动,那上面所显现出来的点点灵光,已经是让罗帆感到心神一震,感受到那丹道文明的博大精深了。

    整个城主府之中只有一股生灵的气息存在。这一股气息,非是其他,正是那中成准圣的气息,若非罗帆本身乃是合道大成的境界,说不定根本感受不到其气息的存在。

    除了那中成准圣的气息之外,整个城主府之内,没有其他任何一股气息存在,整个城主府之中,显然只有他一个人存在。却是那方才与罗帆见面的,那掌握这三千七百多个区域之一的丹道强者,居然没有让任何人伺候。整个巍峨壮阔的城主府之中,居然只有他一个人存在而已。

    这样的事实,却是真的出乎罗帆的意料之外。

    要知道,一个修士一旦达到了先天大罗境界,已经是近乎无所不能了。一切事情,只要想得到,几乎都能够使用若干手段去做到,所不同的,顶多也只是耗费的时间长短,精力多少而已。而日常种种来说,任何先天大罗之修,都能够毫不费力的做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按照道理来说,任何一名先天大罗之修,都可以自己自足,不需要任何生灵伺候都能够掌握到哪怕是再大的洞府了。更别说已经是准圣级别,还是中成准圣级别的存在了。

    但,这也只是按照道理来说而已。事实上,作为修士,特别是修行到先天大罗级别以上的修士来说,心中都自然有着超乎凡俗的骄傲。哪怕是自己能够一动念便做到一切事情,他们却绝不会愿意自降身份去处理那些打扫搬运之类的杂事的。因此,在罗帆以往所见到的那诸多修士之中,几乎任何一个,无论多强大,多无所不能的存在,都定然是有着许多或是生灵,或是机关人之类的存在在伺候着的。

    便是罗帆自己,也不例外,他的洞府之中,虽没有许多真正的生灵伺候,却也使用自身的神通炼制出一些黄巾力士出来伺候着。

    在这样的情况喜爱,眼前这中成准圣级别的强者居然是如此豁达,居然不需要任何生灵,任何机关人之类的存在伺候,自己亲力亲为的掌握这三样一个巨大的城主府,这却是一种可以说是特立独行的表现,让罗帆不由得对这青年的感官微微有了一些改变。

    便在这时,在罗帆落下身形降落在这城主府之前的时候,那整个城主府上面所镌刻着的,那好似无数丹药一般的奇异符文开始发出耀眼的光芒。

    接着这光芒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开始疯狂流转,最终串在一处,猛然扩大,直接将整个城主府遮掩住了。

    远远看上去,整个城主府便好似一个巨大的太阳一般,散发着耀眼的金光,甚至根本无法看出那城主府的轮廓。

    又或者可以说,这整个城主府,变成了一颗散发着耀眼金光,巨大无比的金色丹药。

    罗帆微微一感应这阵法,便知晓这个阵法内部已经形成了一个阵法空间。这个阵法空间繁复无比,其中包含了无穷玄奇的丹道奥妙,想要通过这阵法空间到达那城主府内部,便需要在不断前进的过程之中体悟其中的丹道奥妙,需要对丹道的奥妙有着颇为深入的体悟,方才可能最终穿过这整个阵法空间。

    可以说,这阵法空间,便已经是丹道的传承了。

    只要通过这阵法空间,便相当于获得了一部分丹道文明的传承。当然,也可以反过来说,若是无法从其中获得丹道文明的传承,便绝不可能通过这阵法空间,进入那城主府之中与那青年见面。

    这,便确认了罗帆之前的想法。

    进入城主府之中与那青年相见,便是那青年的一种考验。

    “居然这样考验我。”罗帆脸上神色不变,心神意念之间却闪过一种哭笑不得。

    他在这超脱之路上已经遭遇了九千九百多次关卡的考验,那考验自己的甚至可能是圣人级别的存在,眼前这道行境界比起自己还要差的修士,居然也来考验自己,这让他怎能不感到又有哭笑不得。

    不过,虽是如此,他却没有打算翻脸。

    虽是一种不合身份的考验,但这却也是给他提供了一种知晓丹道文明奥妙的方法,可以说是省了他的许多麻烦。

    因此,罗帆心中暗自苦笑之后,抬步一跨,便直接撞入前方那无边耀眼的,好似太阳一般的金色光芒之中。

    一进入这其中,他便刹那间将自身的感知蔓延而出,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开始接收这阵法之中所蕴含的无量信息。这些信息量,比起当初他破灭时代投影之后所承受信息反噬之时的信息量少了不知多少倍,对他来说却是无比轻松便能够将之承受住的。

    但,这也是因为他本质上乃是一名合道大成的存在才能够如此轻松的承受住。

    若是他只是表面看来的那种普通先天大罗的状态,这样的信息量,却是接近了他的承受极限,却是足以让他完全失去对外界的感知,但却不会对他造成真正的伤害。

    当然,这只不过是周围阵法灌入的信息,若是罗帆愿意的话,感知力度再加强一番,这信息量灌入的速度还能够提升百倍、千倍、万倍。

    不过,这却没有必要。若是他加大感知力度,固然能够获得更快的信息量灌入,但很显然的,这样一来,自然便会让这阵法的掌控者知晓他隐藏了自身的实力,知晓他是别有目的,那却是没有必要。

    这整个阵法空间,便好似是一个丹药的海洋一般。

    无边无际的空间之中,充满了无穷无量的丹药。这些丹药各自不同,有些金光闪闪,有些银光灿灿,有些透明无色,有些漆黑深邃,色彩斑斓,各不相同。而那丹药之中,更是散发出种种莫名的气味,有些是清香,有些是恶臭,有些是酸涩,有些是甜腻……千奇百怪,虽是混合在一处,但却让人只要一动念便能分辨出其中任何特定的一种。

    这无数的丹药虽是如同海洋一般充斥着眼中所见的空间,但那些丹药本身却是并不均匀的。那种种丹药按照种种特殊的方式凝聚成为一个个奇异的整体,组成了千奇百怪的种种事物模样。

    有些是鸟兽虫鱼,有些是花草树木,有些更是山河田土,甚至有着日月星辰夹杂其中。

    但这样千奇百怪的种种事物,却并不显得混乱,反而是按照某种相当玄奇的方式组合成一种无比和谐的状态,散发出凛然不可侵犯的威势。

    罗帆一看眼前这片丹药的海洋,便知晓若是自己就这样撞上去,便会激起整个阵法的全部力量轰击,而以这丹药海洋所散发出来的力量气息,罗帆若是真的只是先天大罗之修,那爆发出来的力量定然瞬间便能将他抹去。

    而想要完好的穿过前面的阻隔,那么便需要他完全体悟此时灌入自己心神意念之间的那无数的信息,体悟其中包含的丹道奥妙方才能够做到。

    这,也便是考验的所在了。

    罗帆面上神色依然不变,心中却完全放松下来了。

    眼前这样的考验,对于先天大罗之修而言,自然是艰难无比,对于符咒修士而言,更是难上加难,但对于罗帆来说,却是轻松无比的事情。便是他直接撞上去,都不会受到丝毫的损伤,能够顶着那无数的攻击进入那城主府之中与那青年见面。

    更别说,以他的能力,想要体悟灌入心神意念之间的那无数信息也是易如反掌,根本没有任何难度。

    心念微微一动,那灌入罗帆心神意念之间的无数信息开始快速的分解,化为无数根本丹道奥妙,被他轻松的吸收。

    这些丹道奥妙虽是这梦境世界之中的丹道奥妙,但以其完善程度来说,显然不可能是那大成准圣凭空臆想出来的,定然是那大成准圣现实当中掌握,甚至便是那大成准圣自己的修行之道。

    这样的法门,对罗帆来说,自然是有着许多的参考意义,哪怕并不是那大成准圣自身的修行之道,也能够让罗帆见识见识大成准圣,也即是超脱者对于丹道的感悟,能够从中窥得一些超脱之境的奥妙。

    当然,也只是稍稍窥得而已。

    想要凭借这种窥得的奥妙来踏入超脱之境,那却是妄想。除非这丹道,便是那大成准圣的修行之道还有着那么一点希望……

    罗帆对于那些信息的理解速度之快,远远超过一名先天大罗之修,特别是符咒文明的先天大罗之修来说,快了不知多少万倍。但,这种理解的速度虽快,却也不会让其他人怀疑什么。因为这样的理解速度,并没有与道行境界挂钩锁死。若是天赋较高的修士,吸收理解的速度比起天赋较差的修士强上一些,那根本便是理所当然的。罗帆理解的速度快,顶多也只会让人觉得他的天赋超乎想象的好而已。

    而显然的,那青年原本便觉得罗帆资质极好,道心极其坚定,为他修行符咒文明而感到可惜,罗帆表现得越好,他便会越感觉自己的眼光越好,而不大可能会怀疑罗帆隐藏了自己的实力。

    更不大可能因为这一点而怀疑罗帆便是那他们数千名强者来到这蛮荒星球的目标。

    当然,罗帆之所以有这样的自信,也是完全看透了他们的心态。

    一般来说,这样多的强者来寻找某种异常存在,若那异常的根源乃是一名生灵,那么那生灵肯定会隐藏极深,丝毫不敢露面,需要他们将整颗星球翻过来才有机会找到,这是他们作为这梦境世界巅峰存在门下的自信,他们哪里可能会想到那存在居然会大摇大摆,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在他们面前晃来晃去?

    有着这样的底气,罗帆很快的便开始迈出了第一步。

    周围的丹药海洋随着他这一步微微一颤,却没有激发任何力量,依然是如同之前一般和缓平静,看起来便好似他已经完全融入其中一般。

    而便在这时,罗帆便感觉那城主府之内,那青年的气息微微波动。接着现出一种淡淡的喜悦,好似正在为自己的目光而感到得意一般。

    显然是正如罗帆所料一般,只是震惊于他的天赋,却没有怀疑他的用心。

    “这样就好。”放下心来的罗帆自然不会客气,暗自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之后,便开始不断的将源源不绝灌入自身心神意念之间的信息进行理解吸收,再转化为对这个大阵的了解,找到自己的一个个落脚之处。

    丹道文明博大精深,其中的丹道奥妙有着许多是罗帆所了解过的——他记忆之中有着无数修行法门,无数的修行奥妙,其中自然也包含着一些有关丹道的法门与奥妙,但他毕竟并非专精丹道,因此其中却也有着许多的丹道奥妙是他所不曾了解,甚至不曾听过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随着不断理解这阵法之中蕴含的丹道奥妙,却感觉自己对于丹道的理解在不断的提升着。

    而这种理解的提升,甚至反过来作用在他的道行境界之上,让他那已经陷入**颈的道行境界开始产生了微微的松动。

    这种松动是如此的微弱,几乎无法察觉。但,却已经是足以让罗帆大为惊喜了。

    毕竟,合道大成与圆满之间的**颈虽说不大,但若是他自己来修行,却绝不是千年、万年能够突破的。此时能够感觉到松动,便是这**颈有了被破开的迹象,那松动虽小,但意义却重大,这怎能让他不感到惊喜呢?

    这样的变化,当然并非因为这丹道奥妙阿是多么的深奥,多么精妙。而是因为这些丹道奥秘之中,蕴含了一丝丝,那大成准圣的境界秘密。或者说,蕴含了一丝丝的超脱秘密。

    这种秘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若是要罗帆从中整理出来,那自然是绝不可能的。

    但那秘密存在了便是是存在了,罗帆自己虽无法感觉到其具体是哪里,具体是什么,但只要他将之吸收,理解了,便已经能够让他对桎梏自己道行境界提升的**颈有了一些新的认识,而这种新的认识,便化作了这种**颈的松动!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