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七十二章 丹道门

正文 第九百七十二章 丹道门

    在不断收获丹道奥妙,松动自身遭遇**颈的过程之中,罗帆一步一步的向着那阵法的核心之处,也即是那城主府的所在位置靠近。

    不知过了多久,他已经是前进了数百里,便是这无边无际的丹药海洋之中,也已经是能够看到那城主府的轮廓了。

    当此之时,那在城主府之中一直呆着的那一名青年早已是无法在那城主府当中继续待下去,早早的便已经是离开了城主府,来到罗帆的不远处,借助阵法的隐藏近近的观察着罗帆。

    也无怪乎他如此。罗帆迈入这个阵法之中只不过是短短的三日而已,但他的前进距离,却是他师门存在不知多少亿年立时以来所经历的,几乎是最长的距离。若是按照速度来看,他的前进速度之快,几乎已经是达到了师门历史上的前三了。

    这一个阵法,事实上并非是这青年自己设立的阵法。而是这青年背后的师门所特有的一种传承阵法。这种阵法,其威能固然是强悍异常,但更重要的作用便是传承丹道奥妙,寻找最好的丹道传承者。

    这一次,这青年背后的师门感应到此处有着异常情况出现,因此派他前来这一处恒星系之中调查其中原因。按理说并非为了寻找传承者,但他的师门相比于其他传承却是颇为特殊。丹道文明强大精妙,拥有无法想象的玄奥,若是能够获得其中的一二传承,更是有着无穷益处。

    但。真正能够接受丹道传承,适合丹道修行法门的生灵,却并不是没有任何要求的。正常的情况下,一般几百亿,几千亿生灵之中,方才会有一两名适合丹道修行之法。在这样的情况下,这青年背后的师门想要寻找到足够的传承者,那难度自然非是其他门派所能够比拟。

    因为传承者的难以寻找,因此便造成了这青年背后师门的特殊做法,任何一名被承认弟子无论去执行什么任务。都要将传承丹道奥妙放在最重要的位置,都要首先在完成任务的地点布置下传承法阵,努力的发展丹道奥秘的传承者。

    这城主府表面上所镌刻的那个阵法,便是这样一个传承法阵。

    而这青年虽说被派出来的根本原因乃是调查这一处恒星系的异常情况,寻找那异常的根源,但若是能够寻找到适合丹道文明的传承者,那么这个根本的目的,他却绝对能够将之放在一边的。

    而显然的,罗帆能够以一介先天大罗之修的道行。以前又不曾接触到真正的丹道奥妙将在传承法阵当中的前进速度推到历史前三的地步,其对丹道传承的契合程度。可想而知。

    可以说,这青年在此时此刻已经是完全将寻找这星球的异常根源抛在一边,全心全意的都是这与丹道文明几乎是天作之合的符咒之修。

    甚至,隐隐间他已经是将罗帆当成是自己师门最重要的传承者,对其日后在师门当中的前途无比的看好,隐隐间甚至有了巴结之意。

    罗帆自然知晓那青年此时早已是隐藏在周围。这阵法根本无法真正阻挡他的感知,其中所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没有秘密的,那青年隐藏在周围,哪里可能不被他所知晓?

    不过。他对此却是毫不在意,便当做完全不知道一般,只是将注意力都放在周围时时刻刻灌入自身心神意念之间的那无数信息之上,努力的体悟其中蕴含的丹道奥妙,体悟其中所包含着的,那一丝丝超脱的秘密。

    这些丹道奥妙只不过是整个丹道文明之内所蕴含的奥妙极少极少的一少部分而已。虽说其中的道理对于其他文明的修士而言已经是精巧难言,足以培养出一名丹道大宗师出来了。但相对于整个丹道文明来说,却只是微不足道的。

    而那大成准圣的境界奥妙,显然是包含在所有的丹道文明之中的,想要凭借这样一小部分相对于整个丹道文明乃是微不足道的奥妙之中所蕴含的超脱秘密来让自己突破合道圆满的**颈。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因此,哪怕是罗帆前进速度如此快速,对周围灌入心神意念的那无数信息的理解是如此的深入,待得他在五天五夜之后走到那城主府面前,几乎将整个传承阵法之中蕴含的丹道奥妙都完全吸收之后,他所遭遇到的,从合道大成突破到合道圆满的**颈,却依然只是松动而已,依然没有被完全打破。

    他的道行境界,自然也便没有什么进步了。

    当感觉到周围已经再无任何信息灌入自己的心神意念之间,而眼前的景象已经化为那一栋看起来巍峨壮阔,气势惊人的建筑,罗帆终于叹息一声,知晓想要通过这传承法阵来突破合道大成终于还是不可能。

    “没想到只是短短的五天而已,你就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便在这时,那青年终于现身在罗帆的面前,张口如此说着。

    “丹道奥妙,果然是博大精深,与符咒文明精妙了不知多少倍。”罗帆发出了正常符咒修士必然会发出的感慨。

    符咒文明虽说已经是一个颇为完善的修行文明,其中的种种玄妙,甚至让罗帆也觉得颇为有趣。但,这符咒文明能培养出来的最强修士也只不过是超越先天大罗达到准圣级别,也即是相当于入灭者级别的存在而已。这样的修行文明,相比于能够培养出中成准圣,大成准圣,甚至更高级别存在的丹道文明来说,自然是差了不知多少倍了。

    任何一名接触到丹道文明的符咒修士,都必然会发出罗帆此时这样的感慨。罗帆若是不想要被人所怀疑,自然便需要同样发出这一声感慨了。

    “丹道奥妙自然是博大精深。这法阵之中所蕴含的,只不过是亿万分之一而已。道友若是想要了解更多的丹道奥妙,别无他法,只能是加入本门。不知道友是否由此意向?”那青年呵呵一笑,如此说着。

    罗帆一听,微微一愣,看这样子,却是要引自己入门啊。这看起来怎么有些奇怪。自己的身份看起来并没有任何不对之处,但毕竟是不知根底,再怎么样。也必须调查清楚再来说起他的啊,怎么此人居然便如此放心的要将自己接引入门,看起来还是如此的迫不及待?

    罗帆虽是神通广大,见微知著,能够轻易的从种种细节之中推演出许多隐藏在背后的,不为人知的秘密,但这毕竟还需要有着许多的资料支撑才能够做到。此时此刻他只是闯过了这传承法阵,只是与眼前这青年第二次见面,最多也只是说上几句话而已。对这青年背后的师门更是近乎一无所知,哪里可能知晓这青年背后的师门对传承者的需求是多么的迫切。自然那便不可能知晓为何眼前这青年为何如此的迫不及待了。

    不过,虽是不明白,但这却并不代表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听得这青年的话语,微微一笑,躬身一礼,道:“在下心慕丹道,还望城主不弃,收我入门。”

    对罗帆来说,虽道行境界比起眼前这青年还要高上若干倍。但他却并没有其他修士那种不肯低头的傲气,向不如自己的修士微微躬身行礼,对他来说却根本算不得什么,也不会让他有什么心理障碍,故而这一礼却是做得自然无比,根本没有任何勉强。

    那青年正等着罗帆这句话,听得他此言。不由得大喜,道:“好好好!我叫丹参,乃是我丹道门第八千三百二十七代弟子,你乃是闯过传承法阵的修士看。若是被我接引入门,将与我同代,我在这里便先称你一声师弟了。”

    罗帆此时也已经回过味来,开始回想自己之前所接收到的那些丹道奥妙,却是开始渐渐的明白这天地间能够适合这丹道传承的生灵是如何稀少。明白这一点,他也便大概的想清楚为何这丹参会对自己加入丹道门如此的迫不及待了。

    不过,这对他来说却是再好不过了。

    不管这丹道修行之法是不是创造这个梦境的大成准圣所行之道,其中所蕴含的超脱秘密定然都是相当不少的,罗帆所是能够完全接受这丹道门的传承,不敢说一定能够成就超脱者,至少成就合道圆满应当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这丹道门对自己的需要越是迫切,对他来说便越有好处。

    因此,罗帆做出大喜之状,道:“原来如此,在下罗帆,在此先谢过师兄。”

    丹参哈哈一笑,抬手一拂,周围那原本无边无际的丹药海洋便瞬间消失无踪。在外面看来,这一处如同金色丹药一般散发出无穷金光的城主府更是在瞬间恢复了正常。

    罗帆四处一看,发现他就好似从来没有移动过一般站在城主府外面,迎面面对的,便是那个看起来巍峨壮阔,古朴无比的城主府。甚至便是他的位置,看起来也与最开始以相比不差半步。便好似之前那五天五夜的闯阵过程完全没有发生一般。

    显然,却是那丹参将停下了那阵法的运转。

    见得如此,丹参一手拉过罗帆,道:“既然师弟已经同意,那便快随我来吧。”

    他拉着罗帆,快快的往城主府之中走去。

    罗帆被他拉着不断深入城主府,眼中所见的,乃是一栋栋散发出丹药气息的古朴建筑。这些建筑修筑得十分奇异,看起来便好似一个个的丹室一般,而每一间丹室看起来又是别有特色,与他以往所见的种种丹室都有所不同,便是那其中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是有着不少的区别。

    一路上,丹参也并不是静静前进,而是将罗帆真的当成是师弟一般,不断的与他解说周围那一栋栋好似丹室一般的建筑物的功用。

    其中有着什么选药、炼材、凝材、淬火、炼丹、洗丹、拉丹……等等等等,许多罗帆听过但却没有见过的功用。光是听着这些名字。他便能够猜想出这丹道门已经将丹道精细到了何等地步,对于在丹道门之中能够获得的收获不由得有了更多的期待。

    这整个城主府之中虽只有丹参一人存在而已,但整个城主府却并没有任何的寂寞的韵味。

    甚至完全相反,整个城主府之中还是无比的热闹。

    声声奇异的声响从各处丹室之中传出来,其中甚至有着许多打斗争论的声音存在着,便好似其中有着千百生灵在其中一般。

    “原来是丹药,怪不得我之前并没有感觉到有生灵与机关人的气息。”罗帆感应着那些丹室内部所发生的种种,听着丹参的解说,终于是明白了其中的究竟,也知晓了为何自己之前在城主府之外为何会没有感觉到它们的存在。

    其中的原因无他。这些发出种种声响的,甚至是在不断争论打斗的却并非真正的生灵,而是一枚枚丹药。

    丹道文明不敢说穷尽了丹道的秘密,但却已经将之深入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了。这其中真正玄妙的炼丹法门所炼出来的丹药,却不是如同普通丹药一般的死物,其用法也绝不只是如同普通丹药一般只用来服食。

    此时存在于各个丹室之中的那些丹药,便是被炼制出来的,拥有着智慧,拥有着自我意识的丹药。他们的功用。也是各不相同,有些是用来战斗。有些是用来研究,有些甚至是用来炼丹,有些更是用来选药、炼材、凝材、淬火……种种种种,几乎任何生灵所能够做到的种种都能够有着特定的丹药来做到。

    罗帆之所以之前以为整个城主府之中只有丹参自己一名中成准圣孤零零的在这里,只是先入为主,并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精妙的丹药存在,本能的便将这些气息当成是普通的丹药而已。

    “我之前居然还对丹参独自一人居住在这样一个城主府之中感到对他刮目相看,看来却是我想多了。”罗帆见此,也只能推翻了自己最开始对丹参那种刮目相看的看法了。

    “这一次我前来这一颗星球是有着自己的任务的。因此懈怠的丹药更多的都是战斗丹,传承丹却没有携带多少。现在能传师弟的,只不过是准圣初成级别的丹道,若是要小成准圣以上的,却必须申请,至少也要百年之后才能够获得。却是得委屈师弟了。”丹参带着罗帆来到一栋建筑面前,叹道。

    这一栋建筑并不高。便好似一个方形的丹炉一般,而那建筑的大门,看起来便像是一个投药的入口,它并不是开在地面。而是开在离地数丈的半空中,显得极为怪异。

    “师兄多虑了,能够获得准圣初成级别的丹道传承已经是我的天大幸运了,哪里还会有委屈?”罗帆连忙摇头说道。

    “不,这是委屈师弟了。我们丹道门并没有太多的条框,只要能够被援引入门,自然便能够获得几乎所有传承,现在师弟闯过了传承法阵却无法获得太多传承,这绝对是委屈了师弟,师弟放心,我等一下便会用通讯丹将师弟的消息传回师门,百年之后,定然能够将更多的传承丹送来。”丹参用坚定的语气说着。

    罗帆一听,只能苦笑。

    “好了,师弟,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嗯,我所携带的传承丹性格颇为古怪,若是见了我怕会节外生枝,师弟你便自己进去吧。”丹参顿了顿,说道。

    罗帆自然是点点头,抬步轻跨,好似虚空之中有着无形的阶梯一般,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那大门的前面。

    这大门内部漆黑黑一片,完全看不出其中的任何光影存在。而且其表面似乎也有着一层奇异的阻隔存在,虽并没有让他感觉到任何危险,但却阻碍了他的感知与视线,让他无法看出,感应出其内部的景象。

    当然,以罗帆的神通威能,若是真的想要撕破脸,将感知的威能完全发挥出来,突破眼前这一层大门的阻隔自然是毫无问题的,但显然的,在没有感觉到这屏障有着什么危险的情况下,罗帆却绝不会这样选择——为了一时的好奇而失去了进步的机会,这却不是智者所为。

    就要跨入那屏障的瞬间,罗帆心念一动,转过头来,问道:“我还是有一个疑问不得不问,不知可否获得答案。”

    “师弟有何疑问,但说无妨。”丹参呵呵一笑,道。

    “我是今日方才与你第一次见面,也是今天才第一次听到丹道门这个门派,相信你也应该一样的。那么,你又怎样确定我并非别有所图之辈,怎么放心将丹道奥妙传授于我?而丹道门,又怎会直接便将全部丹道奥妙传授于我?”罗帆终于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确实是他心神意念之中残留的疑惑。是他一直想不通之处。

    “哈哈哈……你果然还是问出来了。”丹参一听罗帆之言,却是哈哈大笑,好似终于等到了自己期待的问题一般。整个形象看起来却是颇为古怪。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