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七十三章 传承丹

正文 第九百七十三章 传承丹

    罗帆颇为惊讶的看着丹参,却是难以想通他为何会忽然间如此哈哈大笑,似乎自己所问的问题很是好笑一般。

    丹参笑了一阵,方才渐渐的将情绪平息下来,道:“对我们丹道门来说,除了丹道传承之外的一切,都是一场空。不管你是别有所图还是其他,只要你接受了我们丹道门的传承,将丹道奥妙传承下去,对我们而言,便已经是完成了本门的根本宗旨了。至于你是什么人,接受丹道传承是否是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对我们来说,都是无所谓的。”

    罗帆一听,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种震撼出来。脸上神色也变得恍然大悟起来。

    原来,却并非自己的伪装多么完美方才让自己能够如此顺利的获得丹道门的传承,而是这丹道门根本便不在乎自己到底是什么人,更不在乎自己是否是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对他们来说,不管自己是什么,哪怕是敌对修士,只要能够接受丹道传承,能够将丹道奥妙传承下去,对于丹道门来说便已经足够了。

    这样的豁达宗旨,让罗帆听了也不由得大为叹服。

    这样的门派,怕也只有梦境世界之中方才可能出现吧……这样的念头,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一闪而过。

    只是为了将丹道奥妙传承下去而存在的门派,便是敌对修士,便是一心想要覆灭丹道门的存在,他们也能够毫不在意的将丹道文明的传承传授下去。这样的门派,若是在现实宇宙当中,别说能以亿年来计算时光的岁月当中存在下去,怕是百年、千年之后,便会被其他门派吞得连骨头都不剩下了。

    “原来如此,却是我多想了。”明白那种种之后,罗帆也只能如此说道。

    不管他心中如何想,这样的话语却是必须说的。

    “好了,进去吧。再等下去那传承丹说不定要有所不满了。”丹参摆摆手笑道。

    罗帆点点头,抬步一跨。便撞入了前方那一层屏障之中,眼前一黑,一亮,已经来到了一个巨大的虚无空间之中。

    这个虚无空间似乎无边无际,又似乎极其狭小,几乎连他转身的空间都并不存在一般。

    在这片虚无空间正中央,一颗黑漆漆的丹丸好似心脏一般一伸一缩的震颤跳动着,便好似一颗奇异的心脏一般。

    便在罗帆跨入这虚无空间的瞬间,那一颗丹丸的震颤速度猛然加快千倍、万倍。

    那速度快得甚至在其周围形成了一片虚影。让这丹丸变得模糊起来。

    接着,那丹丸猛然崩溃。化为无数黑色的粉末,散布到方圆三丈范围之内的虚空之间。

    再接着便猛然一凝,凝成了一名盘膝而坐的老者模样。

    这老者全身漆黑,整个人看起来极其的衰老,盘坐在那里,便好似风一吹都会直接崩散化为齑粉四处飞散一般。

    但,这老者的双眼之中所泛出的光芒,却是深邃到无法想象,好似两个漆黑深邃的宇宙一般。似乎看上一眼,都将被其完全吞入其中一般。那其中包含的智慧,甚至便是罗帆看了,也不由的心神震动,有一种自己被这眼光看了便无法保持任何自己的秘密一般。

    从这眼中的光芒上看,那与他一同进来的通晓老人与他相比,简直便如同天壤云泥一般。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你隐藏着很强的实力。”这老者望着罗帆,面上神色无比的冷漠,张口说出来的声音更是好似机器人的声音一般,根本没有任何情绪的起伏。便好似正在说的只是最简单,最普通的话语一般。

    若是在进门之前没有与丹参发生那一番对话,此时罗帆定然是会不顾一切的扑上前去,直接将眼前这极可能是那传承丹的,蕴含入灭者这一级别丹道奥妙的存在直接抹去,不让他再开口说出任何一个音节。

    但此时此刻,在听了那丹参的回答之后,他却完全打消了这样的凶暴做法。而是开始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好奇眼前这看起来并不强大,感知也并没有多么惊人的存在是如何发现自己隐藏着的实力的。

    “不过,无所谓,我的存在目的便是将我身上所镌刻的丹道奥妙传承下去,只要能够到达我面前的生灵,不管强弱,不管种族,不管目的,我都不会在意。你现在准备好了吗?”那老者继续用毫无情绪起伏的声音说着。

    “且慢。我现在对你为何能够拥有超越你本身力量的感应能力颇有兴趣,不知你能否告诉我。”罗帆连忙说道。

    那老者眉头皱起,毫无情绪起伏的道:“这并不是我的任务。你若是想要接受传承,就快上前来,若是不想,马上滚蛋。”

    罗帆被这话语一噎,不由得说不出话来。

    顿了好一会,他脸上现出了淡淡的苦笑,道:“好吧,我接受传承。”

    他现在已经是明白了丹参所说的,那传承丹性格有些古怪的话语到底是什么意思了。这样的性格,怪不得丹参不愿意与他见面,可以想象,若是丹参走了进来,这老者说不定就是一句:“你已经接受过传承了,来这里做什么,给我滚蛋。”

    若是这样的话,丹参哪怕是能够勉强保持镇定,不会因此而愤怒不已的对这传承丹进行报复,但显然也不会因之而心情愉悦,自然的,对于来与这传承丹见面当然便是能免则免了。

    那老者也没有什么动作,盘膝坐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罗帆上前来。

    罗帆摇了摇头,抬步轻跨。这一处虚空之中虽然看起来没有任何的物质存在,但任何人。哪怕是普通人想要在这里移动都只需要动念之间,根本不需要有着超常的神通威能方才能够做到。此时此刻的罗帆,向要走到那传承丹的面前,自然也是如此,一步一步的,没有产生任何一丝丝波动的便已经来到了那老者的面前。

    “坐下。”那老者如同机器人一般说道。

    罗帆已经来到这里,自然不可能扭头便走,当下便同样与这老者一般盘膝坐下来。

    这老者见得罗帆坐下来之后,身躯一震,直接崩散化为一团云雾。直接缠向罗帆,瞬息间便将罗帆的周身上下完全缠上了。

    被这些烟雾缠上,罗帆感觉颇为怪异,但却并没有发现有任何威胁,因此也便任凭它去了。

    便在这时,无穷无尽的信息忽然从周围的烟雾之中疯狂的灌入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

    这信息灌入的速度之快速,比起之前罗帆在闯那传承法阵之时所遭遇的,那信息灌入的速度要快上不知多少万倍。

    却是完全不将罗帆当成是先天大罗之修,而是将他当成是中成准圣来灌入。虽说没有达到罗帆所能承受的极限,但却也是接近了。

    “它果然是看出了我隐藏的实力。并不是诈唬。”罗帆心念一动,有着这样一个念头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

    不过很快的,他便被那无穷无尽的信息给淹没,完全失去了对外界的一切感知了。

    这些信息,全部都是有关丹道的种种道理,种种奥妙,种种神通,种种不可思议的创意。

    在其中,有着战斗丹、传承丹、力士丹、女仆丹等等等等。千奇百怪的丹药原理、炼制法门、限制、提升、本质……

    这无数的信息之中,绝大多数对于罗帆来说都是完全陌生,也即是他第一次见到,对他有着巨大启示的存在。

    当然,这也只是这些信息的表面形态而已。事实上,这些信息之中所涉及的深层原理,深层奥妙。对于罗帆来说,都是并不陌生的。也即是说,其中的绝大多数的根本原理,都是罗帆已经掌握的。

    它们之所以在此时看来显得如此的陌生。好似他是第一次见到一般,其中的原因便只是因为它们的组合方式是他所未见的罢了。

    也即是说,事实上,这些丹道的奥妙,便好似是将罗帆以前所掌握的一些道理通过全新的法门进行组合所形成的,对罗帆来说完全陌生的组合而已。相当于罗帆使用那些熟悉的力量构成的全新力量组合一般。

    这对于罗帆来说,虽不能说是完全给他打开一个全新的天地,让他见识一个全新的领域,但却让他对自身以往所掌握的那种种道理,种种玄奥有了更深入的体悟,让他对于自身的实力有了更加精深的理解。

    而显然的,通过在燕倾城的梦境之中感悟圣人烙印之后,他自己所掌握的种种道理,种种玄奥,已经是几乎达到了他此时道行所能掌握的极限。也即是说,任何与他同级别的修士,所掌握的道理、玄奥绝对没有任何一个能够与他相提并论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所缺少的并非全新的道理与全新的玄奥,而是对这些道理与玄奥的全新应用,全新组合。

    因此,这些丹道奥妙,对于罗帆来说,好处之大,却是难以想象。

    几乎他每体悟一点丹道奥妙,便感觉心神清明一分,感觉对自己的掌握程度更深入了一层。

    而其中那种种玄奥与道理的组合方式,更是让他隐隐间感觉到了在那背后所隐藏着的,某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秘密,那种秘密,让他所遭遇的,合道大成至合道圆满之间的**颈变得越来越松动,让他几乎每时每刻都感觉自己下一瞬间便能打破这**颈成就合道圆满。

    在如此状态下,罗帆哪里还会将注意力放在这些丹道奥秘之外的其他任何存在上?

    他几乎将自己的一切精神,一切心力,都放在那其中,努力的体悟其中所蕴含的,对自己有利的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

    罗帆忽然间感到心神一空,那源源不断灌入自己心神意念之间的信息已经是完全断绝。睁开双眼一看,只见得周围的烟雾不知何时已经完全消失。

    在他前方,那老者已经如同当初第一眼所见到的一般盘膝坐在那里,脸上神色依然不变,那双眼之中的智慧光芒也依然深邃若宇宙虚空一般。

    罗帆微微一笑,刚要说什么,那老者便抢先开口说道:“我所拥有的所有传承都已经传授给你了,现在,你马上消失在我的面前。”

    这话语让罗帆的笑容一僵,接着不由得苦笑。道:“不用这样着急吧,我还有许多疑惑无法解决呢。”

    此时此刻,距离他接受传承之时,时间已经是过去了一年之久。而这意念之间,罗帆虽是接受了无尽量的信息,此时可以说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丹道大宗师,一般的传承丹、战斗丹、力士丹、女仆丹等等丹药他都已经能够轻松炼制,更完全掌握了丹道修行的基础法门,能够将自身的力量完全改换。

    但。这些却都只是达到了入灭之境这一级别而已。

    也即是,相当于初成准圣这一级别而已。

    而显然的。以罗帆此时此刻合道大成的道行境界,他所掌握的种种道理,种种玄奥,自然那不可能仅仅是局限于入灭之境这一境界。

    因此,虽是接受了这无数信息的传承,但罗帆依然对许多自己已经掌握的,更明显能够感觉到可以运用与丹道之上的道理、玄奥该如何组合才能够化为丹道奥妙有着许多的不解,许多的疑惑——这些,他若是想要。耗费漫长的时光当然能够推演出来,但那耗费的时光与收获相比却是相当的不平衡,而且,此时有传承丹在自己面前,不问白不问。

    那老者神色冷漠,道:“你是白痴吗?我只是传承丹而已,换句话说。我只不过是一颗丹药,我所拥有的一切修行信息都是从外界加载的,根本便不是我自己的修行成就,它们对我来说便是一堆毫无价值的乱麻。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我方才传授给你的就已经是我所掌握的所有了。难道你还奢望我一颗丹药能够完全理解其中的奥妙,能够对你进行指点?还不给我马上滚蛋!”

    这话语虽是解说,但却同样让罗帆听得极为无奈,虽说并没有什么愤怒的情绪,但还是不愿意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

    也不多说,道了声多谢传承之后,站起身来,几步之间便走到了之前进入这虚空的位置,继续前进几步,便穿过了那一层奇异的屏障,消失在这虚空之中。

    在罗帆消失之后,那老者微微一震,化为黑色的烟雾,再猛然一凝,重新化为一颗黑色的丹丸,在虚空之中继续一伸一缩的跳跃震荡着,便好似是一颗奇异的心脏一般。

    而罗帆却感觉自身穿过奇异的屏障,接着眼前一亮,外界的光芒便涌入他的双瞳之中。

    “一年时间便接受完初成准圣级别的传承,果然不愧为五日闯过传承法阵的天才,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这时,丹参的话语忽然传入罗帆的耳中。

    罗帆扭头向着声音来源指出望去,只见丹参正似缓实快的向着他所在的这一处位置赶来。

    当话音还没有落下,他便已经来到了罗帆面前,用一种十分奇异的眼神看着罗帆。

    “只是侥幸罢了。”罗帆一听,便知晓自己一年时间接完那传承丹之内蕴含的传承恐怕是一种极其惊人的速度,只能如此说道。

    “哈哈,若是这可以是侥幸,那我们丹道门的传承怕也没有流传下去的必要了。”丹参哈哈一笑,道。

    说着,罗帆已经是落到了地面之上了。

    这话已经说出来了,罗帆自然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呵呵一笑,揭过这个话题。

    “这里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不知师弟你打算先听哪个?”话题揭过之后,丹参忽然一笑,问出了这样一个十分狗血的问题。

    罗帆一听,微微一愣,虽说没有什么兴趣玩这种猜答案的游戏,但却也不会吝啬配合丹参一番。故而开口道:“那就先好消息吧。”

    丹参得了罗帆配合,十分欢喜,道:“我就猜到你会先听好消息。听好了,好消息就是,在一年前我将传承丹的神情发送回师门之后,诸位长老听说师弟你通过传承法阵的速度这样快速,决定特事特办,改变了以往需要重新炼制传承丹的规定,而是决定从师门库存之中直接调出一套传承丹直接送来,因此,师弟你却不需再等百年时间才能够获得新的传承丹了。”

    “哦?原来如此。”罗帆一听,也是颇为意外,脸上现出欣喜之色。

    丹参见得罗帆如此,不由得更有兴趣了,停下了话语,乐滋滋的等待罗帆继续询问。

    既然已经配合了开头,罗帆自然不介意再配合下去,因此很是知机的问道:“那坏消息呢?”

    丹参一听,哈哈一笑,道:“坏消息就是,从库存之中调出传承丹所需要的手续还是相当繁杂的,故而哪怕是不需要百年,师弟你却也还必须有五六年才能够获得那一套传承丹。”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