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七十四章 丹道之树

正文 第九百七十四章 丹道之树

    罗帆听得丹参之言,脸上现出欣喜之色。

    原来需要百年时光方才能够获得的传承丹此时只需要五六年便能获得,这已经是将时间缩短了二十几倍了。对他来说,却是大大的节省了时间,这让他怎能不欣喜。

    “多谢师兄成全。”因此,他便躬身对丹参如此说到。

    丹参一听,哈哈一笑,道:“师弟何出此言,从师门库存之中取出传承丹这乃是门中长老的决定,我只不过是将师弟的存在报上去而已,哪里有什么功劳可言?”

    “师兄过谦了。若非是师兄在一旁多加赞誉,此事定不会如此顺利。这点,我还是明白的。”罗帆一笑,道。

    丹参只是笑,并没有在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过得一会,他对罗帆道:“此时看来师弟你已经是获得了初成准圣级别的丹道传承,不过师弟毕竟原来乃是符咒修士,根子上还没有完全改换,不如趁着传承丹还没有完全到位的这段时间好好修行一番,将修行根本完全扭转过来,如何?”

    “正该如此。劳烦师兄安排一处静室。”罗帆自然无可无不可。虽说他并不需要修行改换自身的修行根本,但那却并不可能直接和丹参说出来。毕竟,丹参虽然口中说自己不在乎罗帆是什么人,隐藏着什么秘密,对丹道门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想法,但既然已经隐瞒了,让他知晓的话总是不太好的。

    丹参一听。点点头,抬手向着某处一招。

    便有一道翠绿光芒从不远处的一栋建筑之中直冲而出,来到罗帆的身前一丈开外落下,一凝,化出一名全身翠绿的女子。这女子样貌倒不是十分美貌,不过却是较小可爱,全身上下透出一股温柔的气质。

    “带二主去最好的修行室。”丹参对那女子说道。

    这女子躬身行礼,道:“喏。”

    罗帆一看这女子,将之与自己所获得的丹道传承向对比,便知晓这女子乃是一颗丹药。是一颗女仆丹。

    “这看起来却是一颗极为上等的女仆丹,所化出来的女仆却有着纯阳级数的实力。”罗帆心念微微一动,已是衡量出了这女仆丹的等级,甚至隐隐间已经找出了许多这女仆丹的炼制材料了。

    女仆丹那是一大类丹药,其中具体的种类繁多至极,几乎有着千百万种之多。而每一种女仆丹使用的材料都是独一无二的,也即是说,使用不同材料炼制出来的女仆丹,化出来的女仆实力将会有着巨大的不同。而且。除了实力之外,性格。也将有着许多的区别。

    其中,除了此时在罗帆眼前这种女仆丹之外,有些女仆丹化出来的女仆只是如同普通凡人一般,弱小无比,却又傲慢粗鲁,完全不知如何伺候人的。

    “多谢师兄。”罗帆向丹参表示了感激,便跟着那女仆丹离开了这一处传承丹室,向着这城主府某一处颇为偏僻静逸的所在而去。

    那一处位置距离此处颇为不近,几乎是在整个城主府的两个极端。想要从此处到达那一处修行静室。几乎要穿过整个城主府才能够到达。

    这修行静室并不大,看起来也十分普通,方方正正的,便好似一个正方体一般。这静室的门户乃是石门,整个看起来无比的厚重稳固。

    这女仆丹有着纯阳级数的实力,虽说比起罗帆来说差了不知多少亿万倍,但却也是有着不少神通的。

    来到这里之后。抬手一拍,翠绿光华从其手中扑出,在虚空之中化为一道长河,直接灌入前方那石门之中。

    随着这翠绿光芒的灌入。那石门之上闪过无数丹药形状的符文出来。这些符文按照无比繁复玄奥的方式组合成一个整体,在那翠绿光芒的催发之下开始产生无比惊人的变化,所有的符文开始了全新的重组。

    这些变化,在罗帆眼中也是颇为复杂。他所获得的那些丹道传承之中,之包含了那种种变化的一小部分而已,而且,是极少极少的一少部分。

    很显然,这些符文的布置,并不是局限于准圣初成这一境界的丹道奥妙。其中包含着的,是更高的,小成准圣、中成准圣甚至是大成准圣级别的丹道奥妙。

    不过,虽是繁复异常,包含着许多他此时还没有接收到的丹道奥妙,但他所获得的传承之中却能够很轻易的找到与之相对应的控制方法。

    因此,在这石门随着那翠绿光芒的变化而打开之时,罗帆也已经是完全知晓了如何控制这石门的开合自由进出这石门了。

    “此处便是本城最好的修行静室,二主请随意使用。”那女仆收回翠绿光华,对罗帆躬身道。

    罗帆点点头,道了一声多谢,便饶有兴致的跨入这石门之中,走入了那一个静室。

    一踏入这静室,一种浓郁无比的丹药香味便铺天盖地的笼罩住他的周身上下,从他的周身窍穴之中疯狂的灌入,让他感觉自身的整个身心都似乎要被同化与这丹药香味之中了。

    抬目四望,眼中所见的并非外界所见的那样乃是一个方形的房间,而是一片似乎无边无际的空间。

    这片空间却并非如同那传承室之中是一片虚无,而是有着一道长长的,巨大无比的丹药长河高挂在空中,他所站立的位置,便是在这丹药长河的上方,低头看下去,便能够看到无数密密麻麻的丹药在他脚下从不知何处产生,奔向另一个不知何处的神秘所在。

    一看到这丹药长河,瞬息间,罗帆之前所接收到的丹道奥妙的传承开始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不断回荡,让他转眼间便明白了这丹药长河的本质。

    事实上。这丹药长河看起来是如此完整的,如此真实的丹药组合而成,但事实上,它们却并非真正的丹药,而只不过是无数丹药的气息而已。

    这些丹药的气息乃是丹道门使用某种玄奇的方法将无数种丹药的气息凝聚在一处所形成的。它们本身并没有拥有什么威能,也不可能被吸收炼化,但却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妙用,能够将种种元气转化为丹气,提供修行丹道的修士吸收,免去了修士将元气转化为丹气这样一个极其麻烦的过程。

    这修行静室最大的存在意义。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而修行静室的等级,也正是看这丹药长河。这丹药长河所转化出来的丹气越多,越是纯粹,越是凝聚,这静室的等级便越高。

    此时罗帆所在的这一间修行静室乃是丹参所掌握的修行静室之中最好的一间,其对元气的转化效果自然是相当的惊人,别说罗帆伪装出来的先天大罗能够直接吸收,便是初成准圣、小成准圣都能够直接吸收,而不需要多少淬炼。只有中成准圣以上的存在。方才需要将这些丹药长河转化的丹气进行一定的淬炼再来吸收,不过。这种淬炼,比起直接在体内将元气转化为丹气来,却是轻松了不知多少倍了。

    “这丹道的修行系统之完善,却还超乎我的想象之外,莫非,那大成准圣本身的修行之道便是丹道不成?”当明白这修行静室的玄妙之后,罗帆心神意念之间忍不住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任何生灵一旦修行到大成准圣级别,也即是修行到超脱之境,其心智。其思维,其逻辑性,都将强大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大成准圣所做的梦境,要能够让他相信那是真正存在的,进而将之在某一处时空开辟出一个介于真实与投影之间的梦境世界出来,其中的种种细节。都定然是相当完善,而且符合逻辑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梦境世界之中的种种细节,定然都是相当完善。相当符合逻辑的。也即是说,哪怕是这丹道传承只不过是一种这大成准圣臆想出来的虚幻传承,其中的种种细节,所包含的种种玄妙,都必然是能够经得起推演,经得起考验的。

    不过,这种经得起推演,经得起考验,却也是有着其极限的。

    毕竟,一名大成准圣并非是至高无上,无所不能的圣人。他虽然勉强能够做到是无所不能,但却并不代表着他能够凭空开创出一个真正的,无比完善,无比圆满的真正传承出来。

    因此,这丹道若是只是他臆想出来的,其中可能出现许多的真实细节,但这些细节若是细细推演之下,定然还能够找到一些破绽,找到其中臆想的痕迹出来。

    而眼前出现在罗帆面前的,这修行静室,却是对一个丹道传承之中极为细微的修行细节,也是最容易分辨出这丹道传承是臆想还是真实的所在。换句话说,这丹道传承若是臆想出来的,罗帆便应当能够很容易的从这修行静室的存在方式上找到一些不合理的点,发现其中凭空臆想的痕迹——便如这丹道门的创派宗旨一般……

    而很显然的,此时出现在罗帆面前的这静室,结合他所获得的传承,其构造,其功用,其中所蕴含的丹道奥妙,无不完善之极,让他根本挑不出任何错处,找不到任何疏漏或是理想化的点。

    正是因为如此,罗帆方才会生出对这丹道是否便是那大成准圣本身的修行之道这样的怀疑出来。

    毕竟,只有是真正存在的,而那大成准圣也了解得无比通透的修行之道,他方才有可能做到如此地步,将修行室这样的细节也设置得这样完善,没有丝毫罗帆能够找到的破绽。

    当然,罗帆对这梦境世界的了解还是十分初步的。因此这怀疑也仅仅是停留在怀疑阶段,他却还需要对这梦境世界有更多的了解,对梦境世界之中存在着的其他种类的修行之道有着更多的认知方才可以确定那大成准圣修行的是否真的便是丹道。

    此时此刻,他所需要做的。却是细细推演那丹道奥妙之中所蕴含的秘密,努力的推演更上一层的丹道奥妙,以便伪装出自身将符咒修行之道改换成为丹道的表象。除此之外,这样的做法还有一个好处,那便是能够在五六年之后获得那小成准圣以上的丹道传承之后,将其中蕴含的丹道奥妙与自己所推演出来的进行对比。这样的对比当然不是为了更好的理解丹道奥妙,而是为了从这样的对比之中,找到其中的不同之处,进而推演出那丹道奥妙之中所存在着的,那超脱之境的秘密。也即使,那大成准圣成加载在丹道奥妙之上的,只属于大成准圣的种种。

    当此之时,罗帆直接便在盘膝而坐。

    眼睛缓缓闭上,心神意念之间开始有着无穷信息不断的回荡,渐渐的组成了一颗巨大无比的大树。

    这一颗大树此时只是有着一个大致的轮廓,虽已经相当的巨大,有着无数的枝桠分支,但无论是根部还是枝桠。都十分的不完整,十分的不圆满。显然还需要有着无数的补充方才能够将这一棵大树完全的补完。

    这一棵大树非是其他,正是罗帆所整理出来的,丹道之树。

    这丹道之树上,包含了罗帆所掌握的,一切有关丹道的道理与奥秘,每一种丹药,每一种与炼丹有关的功法、神通,都在这丹道之树上面。

    这一棵丹道之树之所以如此的不完整,不圆满。正是因为此时此刻罗帆所掌握的丹道传承只是包含了初成准圣及以下,也即是入灭之境以及以下的丹道奥妙而已,是十分的不完整,不圆满的丹道奥妙。

    想要将这一课丹道之树补充完整,补充圆满,便需要他获得小成准圣级别的丹道传承、中成准圣级别的,大成准圣级别的。甚至是巅峰准圣级别的丹道传承方才可能做到。

    不过,罗帆暗自猜想,想要让这丹道之树圆满却是几乎不可能的。

    毕竟,那大成准圣本身也只是大成准圣级别而已。便是这丹道乃是他的修行之道,他所掌握的也顶多只是大成准圣级别的传承罢了,甚至可能连大成准圣级别的丹道传承都没有掌握,更别说巅峰准圣级别的丹道传承了。

    而显然的,他没有掌握这些传承,罗帆自然便不可能在这梦境世界之中获得,这丹道之树,自然也便不可能完整,圆满了。

    将掌握的丹道玄奥整理成为丹道之树,这对罗帆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从头到尾,却只是花了他短短的数日而已。

    而在这数日之中,周围近乎无穷无尽的丹气不断的灌入他的身体之中,洗涤着他的肉身,想要将他的肉身改换成为丹道修士的状态,将罗帆从里到外的转化为丹道修士。不过,结果是很显然的,罗帆所修行的力量之道已经深入骨髓,别说这些丹气的质量只是相当于小成准圣体内的丹气,便是这丹气的质量再提升两个级别,达到大成准圣体内的丹气那一层次,也不可能扭转罗帆的修行之道,不可能改变他的身躯结构的。

    因此,这些丹气灌入他的身体之中,却只是不断的被罗帆体内的力量打散,重新化为元气,再被排出身体之外——罗帆此时早已能够自给自足,将外来元气淬炼成为体内力量的速度还不如他自身体内生出力量的速度来得快,自然不屑于吸收这些元气了。

    将这丹道之树的轮廓建立起来之后,罗帆便开始进行之前所想定的过程,开始通过那丹道之树上的基础,结合自身所掌握的种种大道玄奥来推演出更多的丹道奥妙,对这一棵丹道之树进行从根本上的补完。

    以罗帆所接受的丹道传承,事实上已经包含了丹道文明的基础。

    其中的许多基本原理,基本思想,都已经是包含在其中。向要通过这些传承凭空推演出下一级数的丹道传承已经再非不可能。再加上罗帆因为再不上一个梦境世界所获得的机缘,此时所掌握的大道玄奥已经是达到了本身道行境界的极限,包罗万有都只是一种低估,推演起来自然难度更低了。

    故而,罗帆对于这丹道之树的补全速度,却是超乎想象的快速。

    几乎只是数日,便能够在将其中一个枝桠补完,让这枝桠变得完整——虽说,这一棵丹道之树上有着数以亿计的枝桠,但要知道,这每一个枝桠若是拿出去,都足以制造出一名炼丹大宗师,开创一个炼丹门派经久不衰,传承数以万计的年份了。由此便可知晓罗帆的补完速度是如何的快速了。

    在这样快速的补完推演之下,时光渐渐流逝。

    某一日,罗帆忽然从那种对丹道之树进行几乎看不见尽头的补完当中回转过来。

    砰砰砰的声音从不知何处产生,在这修行静室之中回荡不休,不断的灌入他的双耳之中。

    念头微微一转,罗帆便知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却是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十年时光,此时此刻的声响,正是修行静室之外有人正在敲门的声音。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